第一百零四章 炼丹密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此时,在密室大厅里,却是教人毛骨悚然。只见正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炉灶,炉灶上有一个类似巨鼎的炼丹炉,炉灶下方竟有许多赤膊浑身伤痕的囚犯或是劈材,或是添柴,或是吹火。只要动作一慢,那些在旁监督的太监就会毫不留情地挥起手中的鞭子狠狠地打下,而在边上的角落里,堆满了一具具被苍蝇围绕着的尸体。这时却有七、八个目光空洞的大汉,抬起了尸体,竟朝着炉灶赶去。

这些囚犯大多都是死囚,而且不少竟还是以往朝中的官臣,大多都是因为得罪了张让,被关入了天牢,随后便被人暗中转移到这里,至此成了连畜生不如的奴才。

当然,许多人不堪折磨,选择了反抗,最终的结果都是落得死无全尸的下场。

再看从炼丹炉平台往下延伸的左右两侧,竟有着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铁笼子,铁笼子里面竟然都装着一个个活人,其中更令人觉得发指的是,这些人中还有不少是年幼的孩童。可这些活人,在那一个个高高在上,都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嘴脸的炼丹师眼中,只不过都是些材料。他们会用各种不同的办法,根据这些材料的品质来分类,上佳的就用独立的铁笼子困起,下佳的就用大笼子一群一群的困起。往往刚被运来的材料,都会被面前的景象所惊吓,或是大吼大叫,或是哭声求饶,不过这些材料不用太久就会安定下来,因为在周边守卫的太监,会毫不留情地挥起手中的鞭子,打到那些材料哭不出、喊不出为止。

此时,在平台上。清瘦面白的张让,犹如一头快要饿死极为饥渴的饿鬼,他眼睛幽幽发光,看着上方巨大的炼丹炉,在他身后跟着分别是赵忠、封谞、段珪、曹节、侯览、郭胜六位常侍,这六人无一例外,身穿锦衣长袍,红色披风。这些人有年纪老迈,双鬓发白的、也有年轻力壮,正值壮年的。当年的十常侍,高望、张恭、韩悝、宋典四人已然死去。譬如侯览、郭胜、蹇硕这些人,都是因为这些年表现上佳,加上忠心可嘉,被张让提拔起来。而如今程旷、夏恽则服侍在灵帝刘宏身旁,并无在场。

或者是因为看着昔年的弟兄一一死去,使得张让、赵忠这些年至暮年的人更是疯狂地想要找到长生不老之术。更何况,据说这仙丹一旦练成,更可重塑体魄,夺天造化,让他们早就没了的命根子失而复得!

“还要多久?”蓦然,张让幽幽的一句话,令在他们身后齐齐跪着的七、八个炼丹师各个都打了个寒战,瑟瑟发抖。唯有为首一人,面色如常,乍眼一看,倒有些高人的气质,此人名叫柳和,据说祖先乃是当年秦始皇御用炼丹师徐福的首席徒儿,世代祖上都是炼丹师。

“回国公爷的话,这仙丹乃逆天而行,岂是一朝一日能够练成!还请国公爷再给我等一些日子,再过七七四十九日,仙丹必可练成!!只不过材料方面…”柳和一副信誓旦旦的神情,其实他心里却是忐忑不已,但他却是明白,一旦自己露出丝毫破绽,必死无疑!

“哼哼哼,这些年来杂家兄弟几个一辈子的积蓄几乎都花在了这仙丹之上,尔等要的天材地宝可都是非同寻常,不是什么千年人参就是百年灵芝,甚至连天山雪莲,杂家也派人替尔等取来。尔等若是再没什么好的成绩,可休怪杂家兄弟几个无情!”赵忠一听,冷然笑着。

柳和忙震色,答道:“赵公勿虑,小的敢以小命担保,这回必能练成仙丹!”

“好!那杂家可就等你好消息了!”赵忠闻言,满意地笑了笑。这时,在他身后的段珪忽然说道:“赵哥,杂家兄弟几个是可以等,但陛下龙体日愈消瘦,恐怕坚持不了多久。如今那何屠夫把握宫外兵权,身边又有袁氏弟兄扶持,只怕陛下有个万一,杂家兄弟几个失去陛下庇护,小命难保啊!到时纵是有这仙丹也是没用!”

“哼!何屠夫有勇无谋,何足挂齿,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趁陛下尚在,杂家几个何不设计把他谋杀,到时再随意安上个罪名便是!以陛下对杂家兄弟几个的宠信,想必也出不来什么乱子来!!”身材健硕的侯览眼睛一瞪,如同一头大熊般叫道。

“此计甚好。何屠夫毕竟是个祸患,还是早些铲除是好!”

“没错,何屠夫仇视杂家兄弟几个久矣,若不除之,寝食难安啊!!再有陛下视国公爷如亲父,只要国公爷有这个心,杂家兄弟几个拼了这条小命,也愿为国公爷效死到底!!”

侯览此言一出,却是赢得郭胜、封谞等人的认同,众人不禁纷纷把目光投向张让。张让却是嗤笑一声,冷然地瞟了那封谞一眼,不紧不慢地说道:“若真是这般简单,杂家早就下手,还需你这蠢东西来提醒?这些年来,杂家兄弟几个大肆敛财,早已是民怨滔天,再加上黄巾之乱爆发后,陛下已渐有疏离宦官之心,就连杂家也少有召见。若非看在昔日恩情,恐怕陛下早就经不住朝中文武的压力,下诏处死杂家兄弟几个!!

再有何屠夫那一派系,这些年来深得民心,更不乏年轻俊才,但若杂家几个真把何屠夫杀了,一旦这些年轻俊才发动兵变,必定各方呼应,到时候杂家几个恐怕更是死无葬身之地!!”

张让徐徐而道,说得众人各个面色大变,幡然醒悟过来后,都是心惊胆跳,害怕不已。

“诶,陛下是个念旧情的人。只要把仙丹练成,替陛下延续性命,杂家几个还能安享晚年,否则一切都是徒劳啊。”忽然,张让那张骇人的脸上,多了几分怅然之色,脑海中忽然想起许多年前,刘宏还是幼年的时候,总是爱黏在他身边,每一次看到那张天真的笑脸,都会令他有一种心头触动的感觉。

却说张让虽是作恶多端,甚至可以说丧尽天良,但他对刘宏的心意却是真挚。当年刘宏年少登基,大将军窦武掌控朝廷大权,却是张让在鼎立地支持着刘宏,甚至因此几番得罪窦武,差点被窦武处死,更有过被窦武重罚,当时几乎生生打去半条人命。为了刘宏,张让甚至可以不惜性命。而刘宏也正因念着这番旧情,甘愿与朝廷文武百官作对,为的就是保住张让的性命。

就在此时,外头传来一阵惊呼声。张让面色一变。郭胜忙是迎去,厉声喝道:“何事慌张!!?”

“常侍大人,宫中,宫中着火了~~!!!”一个禁卫将领急急喊道。郭胜一听顿时色变。

与此同时,就在刚刚运到,正在等候炼丹师查阅的新鲜材料里,猝然发生了暴动。

却见一个相貌靓丽,清冷不屈的少女,忽然抢过了一个太监的鞭子,另外一个太监看到,急是喝叱,却被她猛一甩鞭,一张嘴顿时被鞭子打烂,惨叫倒去。旁边好几个禁卫看得眼切,忙是拨出兵刃,冲了过去。

“天刺的弟兄们,阉狗作恶多端,人人得以诛之,此时不除阉狗,更待何日!!?”少女厉声大喝,人丛中一下子冲出了十几个人。说时迟那时快,那些禁卫纷纷提刀扑到,少女连甩鞭子,啪啪几声,那几个禁卫即刻应声而倒。几个天刺的杀手趁机抢了刀刃,提刀就砍,惨叫声猝然而起。另一边,也有十几个天刺之人暴发起来,纷纷从旁边的太监、禁卫手中夺过武器,厮杀起来。

“哼,跳梁小丑!”张让见了,面色顿寒,冷冷喝道。赵忠冷瞟了一眼道:“哥哥万金之躯,还是莫要和这些贼子计较,不如先是出去,这里交给侯览、郭胜两人就好了。”

在旁的侯览一听,立即拱手一跪,慨然而道:“诸位哥哥先去,这里自有小弟和郭胜看管,不用一时,就能尽除反贼!!”

张让闻言,略一点头,又看了看柳和和那些已然吓得快要魂飞魄散的炼丹师,道:“尔等都跟杂家一起离去吧。”

柳和一听,忙是谢恩。于是张让一众人在十几个身材高大的太监拥护下,从平台上徐徐离开。

“张让阉人,休想要走,还我王家一家三十六口命来~~!!!”就在此时,那最先发作的清冷少女,猝然神情激动地嘶声大喝。本是走在最前的张让,猛地一停脚步,凌厉的眼神竟一下子就从混乱的人丛看到了那清冷少女,一见她,竟然宛若看到当年那个不可一世,剑术绝伦,所向披靡的男人。

张让陡然心头一抖,双眸瞪得斗大,竟罕有地露出了几分惊悚之色。

“哼!大言不惭,国公爷可要小的替你去杀了那女子!?”曹节闻言,面色如霜,冷哼叫道。张让却是缓缓地收回了目光,迈步就走,幽幽道:“你去传我号令,那女的别杀,杂家要用她来引出王越。”

曹节闻言,连忙称诺,然后便赶了过去。话说,在这密室里却也有修建了一个兵器库。几个太监,忙取来兵器。侯览一把抓住一个巨大足有百斤的鬼头大锤,郭胜则拧起了一柄也是重达百斤,布满獠牙的巨大狼牙棒。

“都给杂家滚开~~!!!”侯览大喝一声,竟是个天生怪力的猛人,有几个禁卫闪躲不及,即刻被他一锤扫开。与此同时,一道刺响骤起,侯览眼暴精光,一抬手臂,只见一条鞭子宛如长蛇般猝地缠住了他的手臂。

“哼!你和王越那反贼有什么关系!?”侯览瞪大凶目,向鞭子飞来的方向问道。

“他正是我的家父!!”喝话人,正是王莺。王莺话音刚落,侯览立刻咧嘴笑起,手臂猛地用劲,王莺却没想到侯览力气这般厉害,整个人急被撤飞。还好王莺甩手及时,宛若一只灵巧的飞燕旋即落地,好几个禁卫正想扑来,却被身手了得的天刺杀手,纷纷杀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