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密室激战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尔等甘为宦党狗犬,死有余辜!!杀~~!!”史阿眼露忿色,慨然喝道,提剑应战。王莺却是显得有几分疲惫,但手脚却也不慢,但凡敢逼近她的人,都被她手中那柄凌厉的长剑迅疾地一一夺去性命。

就在两方人马厮杀愈加激烈时,本是在指挥的曹节,忽然带着七、八人转身就逃。

只不过就在这时,连阵吼骂声涌了起来,那些本被几个手持利刃的禁卫驱赶到一角的死囚猝然发作。那几个禁卫瞬间就被夺去兵器,活活被践踏而死。曹节刚逃不远,见得暴乱,顿时吓得灵魂似飞。

“曹节阉人,你哪里逃~~!!”一个死囚大汉手提利刃,乌黑肮脏不已的脸上,尽是狰狞之色,双眸瞪得斗大,忿恨地嘶吼着。曹节心知此时,再不逃去,必死无疑,生死关头之际,也是狂性大发,一边提刀杀去,一边扯声吼道:“尔等这些奴才,莫挡杂家的去路~~!!”

那死囚大汉浑然不惧,一脸疯色迎去,后面又有七、八个死囚快步赶来,冲向曹节。霎时间,两方混战。不少死囚都没有兵器,因此曹节凭着过人的武勇,领着麾下竟硬是杀开了一条血路。

就在此时,一连阵兵甲震动声响起,须臾之间,满脸高傲之色的袁术赶到,见众人厮杀,就似看一群畜生互相撕咬似的,迅速围观四周,仿佛对这里阴森的环境十分不满意,眼中露出几分厌恶之色,趾高气扬地喝道:“众将听令,除了那曹节外,把所有的反贼和宦党全都杀了!!”

袁术话音一落,宛若巨人一般的纪灵忿声喝起,手提一柄三尖两刃刀,立刻引兵扑杀而去。纪灵引兵刚去不久,曹操迅速赶到,见袁术不等自己到来,便先发令,不由眼中露出几分怒色,急向夏侯惇投去一个眼色。夏侯惇会意,立即扯声喝起,犹若虎啸,比起纪灵的吼声更是威武几分,一众兵士听了,无不奋起,随着夏侯惇冲杀而去。

却说曹节见得后方有官兵杀到,大喜过望,也顾不得再多,忙是呼救。就在此时,一众死囚纷纷加紧厮杀,似乎都对曹节痛恨极了,曹节一个不慎,被一个死囚从后抱住,随即那死囚张口一咬,就在曹节脖子上生生地咬去了一块肉,紧接着一个死囚提刀杀到,猛地刺入了曹节肚皮里,曹节惨叫一声,浑身一阵剧烈的颤抖,哇哇的叫了几声,翻身倒下,已然断气。

正要杀去的史阿一见,忙和旁边的王莺说道:“曹节已死,此地不宜久留。这内头有一条地道,可通宫外,师妹你快是逃去!”

“师兄我要与你并肩作战!!”王莺一听,哪里愿意,眼里尽是坚定的死志之色。史阿心头颤抖,原来他却是一直对王莺有意,为了王莺他甚至愿意牺牲性命,这下心头一狠,手掌一起,王莺眼露惊色,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史阿一手刀劈中脖子,昏了过去。

“弟兄们,快护师妹逃去!这里由我挡着~!!”史阿扶住倒下的王莺,急与身旁的天刺弟兄说道。众人面面相觑,很快一个身形健壮的好汉过来抱起了王莺,重重向史阿颔首应道:“我等一定会拼死保护大小姐的!”

说罢,那好汉便领着几个天刺弟兄离开。其余十多人都留了下来,各个都是眼露死志。史阿一见,只觉心头一热,说道:“今日我等虽未能除得张让、赵忠等奸贼,但却也让侯览、郭胜、曹节仨人伏诛,也算不枉一众弟兄的死了!弟兄们,史阿不才,能与诸位同生共死实乃史阿之幸也。今日只要再多杀几个宦党狗犬,便算值了!!”

史阿喝罢,提剑便又转回杀去。一众天刺之人,无不忿然喊杀,一一追随。

“哼!一群下贱的奴才!阿满,这里交给你了。”这时,袁术眼见曹节被杀,也无心久留,说罢,便带着几个将领转身离去。

曹操却是眼露精光,盯着史阿好一阵,似乎颇为赏识。

却说那些宦党的狗犬,见纪灵引兵杀到,纷纷弃戈投降,哪知纪灵毫不理会,连杀数人后,那些宦党的狗犬绝望之下,只能狼狈逃命。只不过史阿很快领着天刺之人杀到,一阵混战后,宦党狗犬几乎尽数伏诛。

“史阿!我谅你是条好汉,不过将命不可违,就让我亲手杀了你吧!”纪灵大声一喝,手提三尖两刃刀跨步而出。

史阿眼神赫赫,虽已筋疲力尽,却浑然不惧,应声喝道:“勇夫纪灵,如雷贯耳,不过你要取我性命,却非这般容易!”

纪灵听话,巨目凶光遽射,大吼一声,正要提刀杀去。此时,忽然背后却响起了曹操的喊声。

“且慢!”

曹操喊声一起,纪灵杀意顿收,转眼望去,却见曹操领着夏侯惇一众将士赶来。纪灵面色一凝,拜礼道:“曹大人,袁将军有令,要尽除贼党,还望曹大人莫要为难。”

“呵呵,此番宫中动乱,陛下若知,定然龙颜大怒,到时若要细查,这些人倒还有用处。否则,一旦陛下怪罪下来,曹某可担当不起。”曹操不紧不慢地笑了起来。纪灵一听,先是一愣,随后一想,也觉是理,便教人把史阿一干人等擒下。

史阿等人却是不愿就范,各个提起兵刃戒备。纪灵麾下兵众见状大怒,正要提起兵刃厮杀。这时,曹操迈出几步,向史阿笑道:“史阿,大将军素来痛恨宦党,今日尔等虽犯下诸条弥天大罪,但也算是诛贼有功。何必白白牺牲性命?曹某愿替尔等向大将军求情,以陛下对大将军的宠信,说不定会饶尔等一命。”

史阿闻言,深吸了一口大气,最终还是选择了听从曹操的话,丢弃了手中的兵器,一众天刺弟兄见了也纷纷丢下兵器,选择了投降。

就在宫中动乱,一一平定下来的同时。何进领着袁绍一众将士赶到了灵帝寝宫。却见程旷、夏恽早在等候,见何进带着这么多兵马过来,都是面露惊色,忙低头哈腰道:“大将军,陛下有令,召你到宫内说话。”

何进闻言,面色一冷,眺目看了宫内几眼,便和袁绍吩咐道:“本初你且在这里等候,何某先去看看陛下状况如何。”

“大将军小心,阉人狡诈,恐内有埋伏!”袁绍一听,却是心头一紧,忙是劝道。何进听了,一摆手,即道:“这些阉人都是没种的东西,焉敢害我!不必多心!”

说罢,何进迈步就朝宫内赶去。程旷急和夏恽一投眼色,夏恽会意,忙是低着腰板,跟了过去。

少时,何进走进了灵帝寝宫,夏恽就在外头等候。何进刚一进去,便见张让、赵忠跪伏在地,面色苍白的刘宏则倚靠着床榻而坐。

“何进啊,你擅自带兵马入宫,你是要造反耶!?”何进一听,面色顿变,忙跪下道:“陛下恕罪,微臣是得知宫中有乱贼造反,忧心陛下安危,不得已之下,才擅自领兵入宫!”

却见刘宏,长得剑眉星目,仪态威严,乍眼一看,也不像是个昏庸无能的昏君。听罢,刘宏轻一摆手,淡淡道:“罢了,罢了。那你可有收获?”

何进听了,心中暗喜,急道:“微臣已派袁公路和曹孟德引兵前去剿贼,想不用多久,就有消息传来。”

就在何进话音刚落,刚在宫前守候的程旷忽然神色匆匆地赶了过来,急跪伏在地,道:“陛下!大事不好了!!那麒龙府的马纵横把蹇黄门给给!!”

刘宏见程旷好像是被吓破了胆,心头一惊,急喝道:“怎么了!?快给朕说!!”

“给杀了!!”程旷此言一出,如同晴天霹雳,轰然炸开。蹇硕掌管几乎皇宫大半禁卫,可谓是朝中重臣,而且更是刘宏亲手提拔,日后以来拥护刘协为帝,哪想到竟然被一无名小辈给杀了,顿时吓得龙颜色变,猛地从床榻站起,怒声喝道:“那马纵横是何人也!?竟敢杀朕之大臣!?莫非是与贼人一伙!?”

程旷一听,反应也快,忙道:“那马纵横乃西凉别驾马寿成之子,不久前正是大将军上奏陛下,召他入宫为官!”

何进闻言,一阵心惊肉跳,心中已开始在咒骂马纵横,急道:“陛下息怒。此子微臣见过,并非大奸大恶之辈,恐怕其中或有隐情,不如召他来见,问过清楚?”

刘宏听话,却是眼神凌厉,狠狠地瞪了一眼何进。毕竟他和何皇后素来对蹇硕恨之入骨,更想要趁其病重时,立刘辩为太子。刘宏此下自是以为是何进暗中教唆。

“哼哼,朕自会查个明白。若是被朕查出,这背后牵连太子所立之事,定严惩不贷!!”刘宏此言一出,何进一颗心都凉了大半,万万没想到这会害了自己的妹妹和外甥,一转眼,便是满头大汗,一时也是无言以对,也无心思去对付张让。

这时,忽然外头一阵骚乱,似乎来了不少人。须臾,夏恽走进来报道:“陛下,外头曹孟德还有袁公路求见,听说有要紧之事。而且连那马纵横也一并来了。可要一并召入,教他们在偏殿等候?还是明日早朝,再是召见?”

夏恽知刘宏素来注重仪态,不愿被人看到他的病态。刘宏听话,深吸了一口气,平稳了神态,道:“不必了。教他们都去偏殿等候。朕一会便去。”

夏恽闻言急是应诺,遂是拜退而出。刘宏默默地低头看了看,一直跪伏不动的张让,道:“啊父,你替朕换衣吧。”

张让听了,瘦弱的身体一抖,受宠若惊般地应诺下来。随即何进、赵忠、程旷三人一起拜退,先转往偏殿等候,途中正好遇到曹操、袁术还有满身血迹的马纵横。何进见了马纵横,立刻面色一寒,冷哼一声。众人向他拜礼,他却毫不理会,径直走去。

“哼!番人就是番人,野蛮无知,恐怕这回是难逃一死咯!”袁术冷冷地瞟了马纵横一眼,便也迈步离去。曹操却是笑容可掬,暗暗向马纵横投了一个眼色。马纵横则是一直都是那副面无表情的神情,只略一点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