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病态妖后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何皇后那带着几分娇媚的笑声,倒是让马纵横心头一惊,诧异di抬目望去,正好与何皇后互相对视。何皇后见他长得浓眉大目,相貌刚毅,充满浓浓的阳刚之气,笑得更是欢喜,幽幽道:“好,真是副好身体!”

“他奶奶的!何屠夫这妹还是个荡妇!”马纵横听着何皇后那露骨的笑声,心头又是一惊,觉得无比荒唐,暗暗骂道。

何进眉头一皱,面色一肃,忙提醒道:“皇后,殿下还在呢!还是先谈正事吧。”

何皇后一听,这才反应过来,依依不舍地从马纵横身上抽去目光,略整仪态,遂转头向身旁的刘辩道:“辩儿,你不是有话要和马校尉说?”

刘辩闻言,却是有些慌张,何皇后立刻一瞪眼,吓得刘辩急忙起身,壮着胆子,怯怯喝道:“蹇硕祸害宫廷久矣,马将军威武神勇,除得此贼,实乃大功一件,我特赏你金甲一副,只盼你为我汉室继续努力效命!!”

刘辩说罢,几个宫女遂是端着一副金甲而来。这时,马纵横却是明白了何进的用意,他这是想把自己推荐给刘辩,日后拥护他为帝君。

“承蒙殿下洪恩,纵横愿效死报之~!!”马纵横自然不会拒绝,忙是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拱手谢道。

“咯咯~!识时务者为俊杰,辩儿尚幼,日后在这宫中,左右还需多多依仗你。还有西凉虽是距离中原甚远,但那里民风彪悍,西凉勇士善于征战,倒是天下闻名。你乃伏波之后,你父更是西凉别驾,将来汉室兴衰,说不定还要靠你来扶持!”何皇后笑眯眯地说道,妖媚的眼中闪烁着阵阵光芒。

马纵横却是明悟过来,原来随着何进对他愈加信任。这对贪心的兄妹以不满足于以他为之利刃,更想把整个马家都拉拢过来,将来扶持以刘辩为帝的朝纲!

“我马家一门忠烈,自愿为汉室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马纵横心里虽是明白,但也不动声色,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慨然而道。

“咯咯~!好个壮志少年,你日后可要和辩儿多多亲近。辩儿,像马将军如此忠良,如今天下可是少之又少,你可要以国士待之!”何皇后笑容灿烂,刘辩听了,忙怯怯应是。这时,何进一沉色,道:“皇后,时候不早,还是让纵横先是出宫,臣下还有要事相报。”

何皇后一听,与何进一对眼色,便教马纵横先是退下。马纵横早也一刻都不想呆了,接过金甲,领命而出。何皇后望着马纵横离去的身姿,看他孔武有力,那副年少强壮的身躯实在罕见,渐渐地眼神里竟含着几分春色。

须臾,马纵横身影消失。何皇后却很快恢复正常,向一旁的刘辩吩咐道:“辩儿你也下去吧。”

“是,母后。”刘辩屈身答了一句,在几个宫女陪伴下,急急退出。

“哥哥快起。”刘辩刚是退去,何皇后忙起身扶起何进,眼中多了几分依赖之色,抓住何进的手,叹气道:“诶,辩儿如今年已十四,却如此胆怯,日后若无哥哥扶持左右,将来如何统领文武百官啊?”

“妹妹你且放心。辩儿虽为我外甥,但我却视他如亲子。只要有我在的一日,谁也不得冒犯他!”

“哥哥对我母子恩情,哀家实在无以为报啊!请受哀家一拜!”何皇后说罢,退后一步,执礼便拜。何进一惊,想要阻止时,何皇后已拜礼毕,叹道:“妹妹你这又何必。你我自幼相依为命,我何家若无你暗中支持,岂有今日之荣光,为了辩儿莫说是死,就算是粉身碎骨,我也不会皱半个眉头!”

何皇后感激不已,听罢,再三又拜。何进忙是阻止。原来这何氏兄妹,自来感情极好,何进双亲早亡,独自一人把何皇后还有弟弟何苗养大。对于何皇后来说,何进如同如父如母,百般依赖。何进对她亦是宠爱至极,容不得她受丝毫委屈。

少时,兄妹两人坐定。何皇后教人守在门外,闲杂人等皆不可进入,遂是开始密议起来。

“这马家小儿颇有胆识,实可大用。不过,如今宦党虽已诛除大半,但刘宏那病秧子却暗下拉拢杨彪、王允、黄琬等世族大家,欲要扶持刘协太子。再有刘协又有董太后支持。辩儿要登上帝位,恐怕还是极难。

再有,就算如今洛阳兵力掌控在哥哥手中,但与天下诸侯还有各大的世家的兵力相比,还是远远不足。就算他日辩儿真是登上帝位,以他脾性,恐怕难稳大局。哥哥毕竟是外戚,不可能事事经手。但若百官不服,各地诸侯、世家纷纷起兵,天下岂不乱耶!?”这何皇后倒是有几分见识,忧心忡忡而道。

何进面色一沉,冷声而道:“此事我早有主意,并州刺史丁原出身卑微,尚未成名时,便与我交好。后得我举荐,成为武猛都尉,屡建奇功,方有今日之荣光。此人乃我挚友,为人忠烈,也记念我当年恩情,早前我已与他通过文书,命他屯兵于河内,但等时机一到,以诛除宦党之名,杀入洛阳。并州兵足有十万,只要我等有丁原协助,天下还有谁敢反辩儿!?”

何皇后一听,顿时神色一喜,不过很快却又变得凝重起来,道:“这丁原哀家也略有听闻,此人素来忠于汉室,而且哥哥也别忘了那张让可是知道辩儿的身份。一旦他来个玉石俱焚,把辩儿并非汉室血脉一事昭告天下,丁原一旦造反,我俩兄妹岂不成了瓮中之鳖!?”

“当年那张让收了我俩兄妹重金,早把证据毁于一旦,而且他作恶多端,人人得以诛之,谁会相信他的鬼话!?妹妹且是宽心!”何进闻言,神色先是一变,遂又很快恢复如常,向何皇后安抚道。原来当年何氏兄妹和张让等宦党一直交好。而当年恰恰正是有张让等宦党相助,何氏才能得偿所愿成为刘宏的第二任皇后。之后何皇后和张让等宦党联合,很快肃清后宫其他势力,其中因此死去的还有刘协的生母—王美人。

王美人,原名王荣,乃是前五官中郎将王苞的孙女、王章之女,出身于名门世家,举止文雅,再加上容貌姣好,身材苗条,深得刘宏的宠爱。当时何皇后刚主宰后宫不久,恐王美人危及其地位,意图将之杀害。哪知当时王美人已怀有身孕,却怕招惹何皇后更深的嫉妒,不敢告说刘宏。直到王美人临盘在即,瞒不过去,刘宏得知,又惊又喜,百般照顾。

后来何皇后得知,果然妒性大发,怕王美人有了儿子会进一步威胁到她的地位,指教宦党将毒药偷偷地放在王美人的汤药里,王美人饮后当即身亡。刘宏闻讯,亲往后宫验视,见王美人四肢青黑,知是中毒而亡。但何皇后背后有宦党协助,早就消灭了证据。刘宏却猜到何皇后所为,想要强行罢去,后来却是张让等常侍一齐跪下为之求情,何皇后才免于一劫。而之后,刘宏恐怕刘协留在后宫再遭到暗害,于是将他抱到永乐宫,请董太后抚养。自此,刘协就依董氏为外家。

说起来何氏兄妹和张让等宦党恩怨极深,后来正因权势之争愈演愈烈,最终还是反目为仇,水火不容。

何皇后这个女人却也是坏事做尽,其中有不少事更是丧尽天良,只不过身居后宫,鲜为人知。

“不,哀家还是认为豺虎比忠犬更好利用。那董豺虎虽是贪心奸诈,但起码不会做些伤及自身利益之事。反而丁原此人一旦发觉辩儿的身世,甚至会不惜一切的造反!何况哥哥如此看重那马家小儿,还不是为了钳制那董豺虎?竟是如此,哀家有一计,或可大用!”何皇后想了想,眼神一变,很是认真地说道。

“妹妹快说!”何进一听,不由心头一阵,连忙问道。

“那马家小儿本为人质,哥哥却愿重用于他,对他们马家算是有恩。你何不修书一封,拉拢那马寿成,暗中却又教董豺虎屯兵河东。但若刘宏那病秧子一死,可先召丁原入洛阳,肃清乱党。但若丁原怀有歹心,哀家却又可急召董豺虎从河东出兵勤王,此乃驱虎吞狼之计也。但哀家暗中却又教马寿成前往陈仓暗蓄兵力,一旦董豺虎胆敢造反,便袭击其后,逼其归去陇西,此又乃围魏救赵之计也!如此一来,哥哥便可趁机大举挥兵掩杀,或是招抚或是吞并董豺虎和那丁原的兵力。即时,哥哥兵力大增,傲视天下,诸侯又焉敢反耶!?”何皇后徐徐而言,却也是有几分胆识和迫力。何进听得心惊胆跳,暗暗叫好,忙道:“妹妹此计甚好,不过这样一来,我俩却要好好对待这马家小儿,此子表面看似放荡不羁,鲁莽任性,但我却觉得他并非如此简单。还有,妹妹你万不可对他乱来,否则臣主巅乱,世人不容,必招来杀身之祸!!你若嫌弃那些玩物不够俊美,哥哥再替你找几个便是!”

何皇后闻言,幽怨地白了何进一眼,幽幽道:“哥哥说什么话,哀家自有分寸,哥哥不必多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