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秋猎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却说,当年刘宏尚未登得帝位时,社稷紊乱,大将军窦武一派还几个握有重权的皇家子弟,听说汉桓帝刘志有意让刘宏继承皇位,都欲将其杀之,为此还曾派过刺客下手。而当时刘志却已派张让在刘宏身旁保护。也正是幸亏有武力超群的张让,把来刺杀的刺客一一杀退,刘宏才得以有命登上帝位!

只不过随着时间消逝,一代老人退下,换上一代新人,却已鲜有人知这权倾朝野的老宦官是个武力超凡的高手!

兼之就连张让自己也有意隐蔽,也难怪周围的人全都惊得目瞪口呆。只不过,就在众人惊骇失神之间。人丛内却有两道赫赫眼光,射在了张让的身上。

“嗯?”张让只觉心头一跳,一股恐怖的杀气骤然逼来,急转头一望,正见一道熟悉的身影,顿时惊得面色大变。

‘唰’的一声,一柄锐利龙蛇宝剑拔出,寒光闪动,那人猝地腾起,强大的气势,宛如飓风骇浪,逼得在他周边的人都不禁退开。

“王越,是你!!”虽然未曾看清那人面容,但从他手上的龙蛇宝剑,张让瞬间就确认他的身份,一声惊呼,又把周围的人吓得连阵变色。可就在此时,张让却见那人双臂健全,背后斜刺里一股恐怖强烈的杀气骤地涌来。

电光火石之间,张让急是一闪,可一柄平平无奇的铁剑已然削去了他一条手臂。同时,那腾飞杀来的汉子,疾飞刺去的宝剑,竟反被张让扭头避开。须臾,那汉子刚是落地,张让一爪就抓住了他的脖子,急是一扭,那汉子脖子发出一声脆响,当场气绝。尸体倒下时,手中的龙蛇宝剑已被张让夺去。只不过,在张让身后又是一道寒光飞搠而来。张让避之不及,后背被铁剑扎入,急一转身,赫然看见地先是一对充满冷酷杀意的眼睛,还有那满是胡渣,乱发飞扬的熟悉面孔。

这手提铁剑,刹那之间,就断张让手臂,连是重挫他的人正是天下第一大剑师—王越!

“嗷嗷嗷~~!!王越,你想取杂家性命,恐怕没那么容易~!!!”当张让看到王越的刹那,却已知必死无疑。

“张让,当年的仇也该是时候还了!!”王越扯声怒吼,浑身杀气遽然爆发,身体立即上跃下窜,舞动快剑,连是猛攻疾刺。张让身受重伤,哪里抵挡得住,一瞬间又被王越连添血口。

“快!!快去救张常侍!!张常侍若有万一,尔等全都要陪葬~~!!!”这时,刘宏忽然满脸慌张,气急败坏地叫了起来。刘宏吼声一起,周围的臣子和禁卫哪还敢怠慢丝毫,忙是各提兵刃,正欲围上,哪知人丛内好几处,又忽然有人发作,场面刹时乱作一团。

另一边,马纵横和庞德、胡车儿护着何进,正是往混乱处去赶时。蓦然,几个禁卫策马各往赶来。马纵横心头一揪,只觉杀气忽起,忙道:“小心!!保护大将军安危~~!!!”

马纵横话音刚落,一人猝地从马上高高跃起,持剑飞刺而来。何进吓得大惊失色,忙是逃开。电光火石之间,马纵横快步迎上,那人见了马纵横似乎有些变色,两人眼神忽地对上。那人竟就是刚被逐出洛阳不久的史阿。

话说当初史阿一干天刺之人被逐出洛阳之后,张让依刘宏吩咐,却是暗中派人追踪,打算找出这些刺客的老巢。只不过张让的麾下很快就被史阿发现。史阿便将计就计,将那些张让的爪牙引到一隐秘的山林中,准备铲除。

正巧的是,王越当时领着一众天刺弟兄望洛阳来赶,正好发现史阿的行踪,于是师徒两人还有一干天刺弟兄合力将张让的爪牙合力铲除。

而就在几天前,王越打听到刘宏将要秋猎的消息,便早就领着十多个天刺弟兄,隐藏在深山之中,一直等候时机。就在刚才混乱之中,王越等人伏击了一队正在巡逻的禁卫队伍,然后便是分开几队,想要趁机伏杀张让、封谞,甚至还有外戚一派之首的大将军何进!

说时迟那时快,史阿一剑刺空,马纵横急扭动身姿,迎上厮杀,不过拳头都是只有招式,并无威力。史阿也不想与马纵横拼命,正**何进那里赶去,却听马纵横低声急喝道:“史阿!!莺儿在哪!!?”

史阿一听,顿时面色一变,眼露凶光。一个月前他日思梦想的小师妹王莺终于和王越一同归来。但史阿却发现王莺好似变了一个似的,那种陌生感令他揪心不已,而且他很快就明白到王莺的改变全因一个男人。

就是眼下他面前的男人!

“你给我闭上你的臭嘴~~!!”史阿猝然发怒,连剑朝着马纵横急刺过来。就在此时,庞德提刀杀到,一声怒吼,猛地一刀暴砍,立刻把史阿连人带剑,一齐劈得荡开。

“好生猛的汉子!”史阿一条手臂不由发抖,看着满脸赤红,乱发蓬松如有一头赤狮的庞德,面色不由凝重起来。

与此同时,胡车儿正护着何进,两个穿着禁卫铠甲的杀手,不断策马迂回冲击,却如何都攻不破胡车儿的防守。

陡然之间,连阵马蹄声,兵甲震动声从四面八方一齐爆发。却是袁氏兄弟、曹操还有何苗等将一齐率兵赶来。

而在混乱的人丛里,张让与王越的死战却终于到了分出胜负的时刻。眼见王越舞剑如神,飞窜急冲,杀破了一片又一片前来拦杀的禁卫,而已然化作血人的张让,却也不再逃了,手执那龙蛇宝剑,与王越拼杀一起,一时间剑光闪烁,嘭响不觉,两人招式之快,肉眼根本无法捉摸。一刹那间,两人交手已有十数合,只见张让一剑急扎不中,刚是露出空档,王越连剑挑起,漫天剑影如同天罗地网,瞬间把张让笼罩起来,血色飞扬,张让连声惨叫,身体不知被砍中刺中了多少剑,由其是一张脸满是血痕。

“阉人!我说过要让你身中百剑而死,这都是你罪有应得!!”王越双眸尽是仇恨,拧剑就要往张让喉咙扎去,将其了断。蓦然,王越神色一变,听得周围如同轰雷般喊杀声,忙是纵身一跃,在人丛内抢了一匹马,然后大声喝道:“天刺义士,官兵将到,速速撤离!!”

王越喝声一落,驰马就突,此下几个尚未阵亡的天刺之人也趁乱纷纷夺下马匹,随王越一同杀去。

杨彪、王允见了连忙吩咐一众禁卫追杀,务必要将王越等反贼擒杀。另一边,刘宏在一干臣子拥护之下,急赶到张让身旁。却见张让已倒在地上,浑身血迹斑斑,伤口无数,看似活不了多久。

“啊父!!啊父~~!!!”刘宏见张让快死,大惊失色,失声惨叫。这时,张让宛若回光返照一般,猛地扯住了刘宏的手臂,嘴巴一张一张,似有话说。刘宏连忙把头俯低,旋即面色勃然大变,不知从张让嘴中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却说王越喊声一起,那两个正意图杀害何进的天刺之士,忙是转马就走。马纵横看其中一人背影无比熟悉,面色一变,急追过去。这时一队骑兵冲赶过来,正是马纵横的麾下。马纵横急教其中一人让来马匹,忙是上马后,便追了过去。只追了一阵,马纵横见那两人快要迎上引兵赶来的何苗部队,顿时色变。还好,那两人早就发觉,斜刺里穿插过去。何苗正急着赶来接应,一时见有两个禁卫离开,一时也反应不过来,很快又看见一身血迹的马纵横策马赶来,正欲张嘴喝问。

“车骑将军,大将军就在后面,这两个反贼交给我便是!!”马纵横疾声一吼。何苗一听有反贼,也不知事态如何,神色连变,急引一众将士加紧赶去。说时迟那时快,庞德还有两、三个骑术高超的赤魁弟兄,从后追上马纵横。这山林里,树木交横纵错,若无高超骑术,是难以在此策马急速奔走。

一阵后,山林内杂声一片,袁氏兄弟、曹操、何苗纷纷引兵赶到,近万人马显得密集而又混乱。

何进见了何苗,连忙问道:“高进!那些反贼正朝你那逃去,你可有抓拿!?”

何苗一听,面色一变,连忙答道:“末将当时只忧心陛下和大将军安危,却见马纵横已引兵追去,见贼子又是不多,一时心急便顾着率兵赶来,并无抓拿反贼!”

“混账东西!!马纵横适才方与猛虎死斗,受伤不轻,反贼中有那王越,就凭他那些人如何能够应付!!?快!!速速往回追去~~!!!”何进闻言大怒,不禁扯声大骂。何苗心头一揪,忙是向几个将领下令,旋即几声回应声响起后,一连几队兵马便是纷纷往后追去。

与此同时,却说马纵横、庞德还有几个赤魁弟兄纵马疾奔,紧追在那两个伪装成禁卫的天刺之人身后。一路上遇到不少兵众巡逻,马纵横却无故意大呼,教众人来堵。那些巡逻的兵士几乎还未反应过来,那两个天刺之人和马纵横一行人便已驰马冲过。

不过很快,那些兵众便回过神来,再想不久前那山林内连阵的骚乱,纷纷大声叫呼,霎时间但凡听到的队伍,朝着马纵横身后一拥而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