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惊天内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就在这时,那两个天刺之人蓦然分开而走。马纵横心头一急,眼神快速在那两个天刺之人身上掠过,最终决定一人,驰马紧追,又令庞德追上另外一个。庞德领命,立刻转马追去。在后跟着的赤魁弟兄两个跟上了马纵横,另外一个则跟上了庞德。

在后急追的兵众看的眼切,也兵分两路,各是追去,纷纷怒声大骂。一时间喊声震天,马纵横却是心如火焚,眼中似只有那马上之人。

少时,马纵横所追那人忽地窜入一条山林小径,马纵横面色一紧,即刻跟上。后面在追的官兵却是见道路狭隘,不敢急追,纷纷减缓速度,因此很快马纵横就与这些兵众拉开了距离。

“莺儿!!停下~~!!你知道我不会伤害你!!!”马纵横扯声叫起,也不顾身后的那两个赤魁弟兄。那马上之人却是毫不理会,只管纵马疾奔。

一阵后,眼前出现一条分岔路。马纵横见其转入右路,急与身后的赤魁弟兄吩咐道:“你俩在此等候,见追兵追来,望左路赶去!!”

那两个赤魁弟兄闻言,急是应诺。马纵横迅疾策马望右路便追。连阵激烈追赶后,此下马纵横被猛虎所咬左边腹部的位置,伤口不断撕裂,血肉模糊,流血不止。马纵横却丝毫感觉不到痛楚一般,眼中紧紧地盯着前方那人,又喝声叫道:“莺儿,追兵我已替你引开,你为何不肯与我相见~~!!!”

马纵横竭斯底里的声音,似乎终于打破了前方人冷冻的心,那人急一拨马停住,忽然横剑在脖子之上。马纵横瞪眼一看,那人虽是满脸豆皮,但有着这双冷艳动人眼眸的,不是王莺又是何人!?

但马纵横还未来得及相认,见她的动作,顿时吓得满脸失色,急把勒住。

“莺儿你这是作甚!?”

“我爹还有大师兄尚未脱险,我是不会和你回去的!臭流氓你快走吧!”王莺见马纵横一脸激动之色,心头顿是一阵抽痛,旋即又看他腹部那处触目惊心的伤口,更是心如刀割,几乎当场哭了出来。

“你!!”马纵横心头一急,哪里愿意。只不过王莺却也知他脾气,把剑往脖子一顶,顿见一道血痕。

马纵横吓得揪心不已,急张手道:“好!我听你的,你莫要伤害自己!!”

“臭流氓,是我欠你的!”王莺那双绚丽的大目,水波流转,忙把马一拨后,继续奔逃而去。

渐渐地到了黄昏时候,一众追兵因失去先机,最终也不过请射杀了几个天刺之人。王越、史阿虽都中箭,但却也成功逃脱。另一边,王莺因有马纵横暗中守护,竟是毫发无伤地逃走了。

却说刘宏回到宫中,龙颜大怒,除了马纵横外,何进、何苗等一众重臣皆被重罚。就连袁氏兄弟、曹操这些并无失职的将领也不得幸免,一一被罚。又令何进半月内必须捉拿以王越为首的一众反贼,否则必不轻饶。何进惶恐领命。众臣见刘宏怒气冲天,皆不敢言,遂是唯唯诺诺地退下了。

众臣离去,刘宏怒气一褪,脸色更差。段珪吓了一跳,忙劝刘宏歇息。刘宏却是眼神发寒,急起身子,冷声道:“起驾!朕要去凤祥宫!”

段珪一听,神色一变,连忙应诺。

少时,刘宏赶到凤祥宫内。此乃董太后的宫殿。董太后听得刘宏来见,忙亲自迎出,见刘宏面无血色,满头冷汗,看得一阵心惊肉跳,忙道:“哀家听说陛下今日打猎,连生变端,心中正是忧虑。陛下可有大碍?”

“母后勿虑,朕有要事与你商议!”刘宏一凝色,满脸严肃地说道。却说,董太后当年八岁进宫时,不过是个侍女。后来得幸,诞下刘宏时也不过十四、五岁。如今的董太后也不过五十多岁,看上去端庄威严,不过自从何氏兄妹得权,董太后不欲与何皇后争权,甘愿退于幕后,平日就教刘协学习,过的日子也算安逸。

话说,董太后当下闻言,心头一惊,立刻转头向身后的老太监投去一个眼色,那老太监也是机灵,哈腰退去,便要去吩咐宫内的人离开。

这时,刘宏却见到躲在了门后的仅有八、九岁的刘协,张大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自己,脸色有些怯怯。想到这些年来,刘宏恐何皇后妒忌,自己也少有来看过刘协,甚至连抱也少有抱过他,想到此刘宏不禁心起愧疚。

而刘协见得刘宏发现了自己,却是鼓起了涌起,迈步小步走出,毕恭毕敬地拜礼道:“儿臣拜见父皇,父皇万岁万万岁!”

刘宏见刘协这般机灵,心中愈是欢喜,脸上也多出了几分笑容,遂是走了过去,在刘协一脸又惊又喜的神情下,抱起了刘协。董太后见刘宏对刘协作出如此亲昵地动作,也有几分诧异。

“好皇儿,这些年来真是委屈你了。”刘宏也不管刘协听不听得懂,长吁一声,幽幽道。

“儿臣明白,父皇是为了保护儿臣。其中大概,儿臣虽是不太明白。但皇祖母说了,只要儿臣努力用功,学习韬略,御人之术,日后儿臣就能辅佐父皇左右,治理朝纲,等天下太平,百姓们都有好日子过了,儿臣和父皇还有皇祖母就能共聚天伦之乐了。”刘协稚嫩的声音,却是带给刘宏无穷的冲击力。刘宏瞪大了眼,不禁满脸泪光,仰头望着头上明月,叹声道:“没想到啊,朕还不如一个八岁孩儿!协儿说得好,日后大汉江山有你来治理,必能!”

“陛下!”刘宏话刚到一半,此时宫内的侍女、太监正是退出。董太后忽然面色一变,急呼叫道。刘宏身体一抖,就连刘协也感觉到了,小眼珠里露出几分惊异之色。

一阵死寂后,宫内的侍女、太监纷纷退出,刘宏放下了刘协道:“协儿先去歇息,好好用功,父皇下回再来看你。”

“好!儿臣一定会努力的!”刘协闻言大喜,眼中露出无比期待之色。可看在刘宏眼里,却心如刀割,因为他自己清楚,他已时日无多,但就算身体安好那又如何?如今朝中大权尽掌控于何氏兄妹手中,为了刘协的安危,他也不能经常与之相见。

刘宏顿觉心中满是悲凉,董太后似也有同感,轻叹一声,命一个老太监先送刘协回去歇息。那老太监应了一声,便领着刘协离去了。

刘宏默默地看着刘协离开,见刘协依依不舍地不断回头,心头更痛。

“孩子嘛,总是希望能多些见到爹娘的。幸好协儿这孩子从小懂事,平日也是乖巧,虽然很是想你这个父皇,却无大吵大闹。哀家说只要他用功学习,长大后就能常伴在你左右,他便日夜刻苦学习。听说他回到寝宫,若是睡不着,便看书看到二更,谁也劝不得。有时候还要哀家亲自出马,他才肯乖乖睡呢。若能再给他十年时间,他定能做一个勤政爱民,治理天下的好皇帝。”董太后和刘宏缓缓走进正殿,一路低声而道。

须臾,两人坐定。刘宏闻言,凄苦一笑,摇了摇头道:“却是我这没用的父皇,把大好的天下弄得一片狼藉,如今皇权尽丧,恐怕给不了协儿十年啊!”

“诶,若万不得已,为了皇统延续,也只能让辩儿登上帝位了。”董太后略带苦涩地叹了一声,虽然刘辩远不如刘协,但他有何氏兄妹辅佐,起码还能震慑朝中文武,还有天下各地诸侯。这么一来,起码当这皇帝的还是他们刘家!但若是刘协登位,何氏兄弟定然不肯善罢甘休,到时天下大乱,皇家威望尽失,各地诸侯必定纷纷拥兵自立,战乱不休,要让年幼的刘协在这种岌岌可危的情况下,保住汉室江山,那简直就是天荒夜谈。

这等道理,刘宏岂不明白,而且不久前他和董太后也几乎达成共识,为顾全大局,保住汉室江山,立刘辩为太子。

但此时,刘宏却是眼睛一瞪,猛地捏住拳头,冷声喝道:“朕恨不得将之碎尸万段,绝不能让这孽种登上帝位!!”

董太后一听,如遭晴天霹雳,勃然变色,忙转头望向刘宏,正见刘宏呼吸急促,咬牙切齿。

“宏儿!这到底是怎一回事!?”董太后急把刘宏衣袖抓住,满脸惊悚、慌乱之色。刘宏痛苦地叹了一声,遂是把今日从张让口中听到的,一一说给了董太后。

原来,当年何氏迷恋道术,随史子眇学道。当时,刘宏因见何氏善妒,逼死了宋皇后,有意避之。何氏一怒之下,不甘寂寞,竟然与史子眇勾搭在了一起,后来更因诞下了刘辩,母凭子贵,晋升为皇后。

却说刘宏当初也觉得事有跷蹊,所以派人把史子眇包括他道观中的人尽数杀了,以来泄愤。这些年又看刘辩越长越不像自己,心中怀疑更甚,加上刘辩生性懦弱,自然不喜。

可刘宏万万没想到的是,最终果真是被他自己料中。从张让口中得知那一刹那,刘宏几乎立刻认证了自己多年来的猜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