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汉室已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放肆!!”

“死不足惜的狗东西!!”

此言一出,袁绍身后两员大将,立刻嘶声暴吼起来,作势便要转往厮杀。这时,袁绍却轻一举手,不紧不慢地道:“这些人已成了丧家之犬,不必与之计较。”

那两员大将一听,如闻圣令,很快便安静下来。袁绍则冷眼望着那骂人的西凉将领,脸上露出一抹冷笑,道:“董豺虎作恶多端,如藐视天子,残害忠良,夜宿龙床,奸淫妃嫔,条条都是抄家灭族的滔天大罪,人人得以诛之。我袁家世代为汉室忠臣,受世人所敬仰,岂是尔等鼠辈能够肆意诋毁,再敢丝毫不敬,我便让尔等以死谢罪,以慰我袁家忠臣之心!”

袁绍此言一出,他那背后将领无不振臂高呼,杀气冲天。那些西凉将士听了,无不变色,再看袁绍身后猛将如云,峡谷上还有峡谷后方树林里,不知埋伏了多少的伏兵。于是素有骁勇之名的西凉铁骑也不由胆怯了,几个将士对视几眼后,似乎都做出抉择,忙是各是勒马转走,急声大喝撤退。

“主公,贼子已怯,何不发兵追击?”眼看那些残败的西凉铁骑逃去,一员年轻的骁将奔马赶来,一双眼眸锐而有神,正是袁术麾下骁将张颌是也。却说此番张颌随袁绍征战,立下大功无数,当日夜袭箕关,逼得王方献关而投的正是这个不到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

袁绍闻言,却仿佛失去了兴趣,摆手道:“不必了。董贼气数已尽,我等回去河北后,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不必与之纠缠。”

张颌一听,便知袁绍有意保存兵力,以准备接下来的大事,遂是面色一敛,拱手应诺而退。

这时,就在袁绍身旁另一员如有黑熊恶虎之姿的凶将,忽然问道:“如今关中无主,主公何不趁机夺下,可知关中自古以来乃帝王之地,主公若能夺下,对将来的皇图大业,必有大用!”

这凶将话音一落,在袁绍右边另一员黄脸大将,顿是眼神一亮,很是兴奋地说道:“文大哥所言极是,主公若是有意,末将愿领一军,十日之内,便可替主公取得关中!”

这黑脸还有黄脸的也正是令西凉军闻风丧胆的河北双雄—文丑与颜良是也!

袁绍听罢,却是神色一沉,眼里神采异动,其实他原本也有意关中,但却是有人竭力反对,他才不得不决意撤回河北,专心原本计划的大业。

“哼,两个匹夫,不懂时势,尽说些没用的话!可知至董豺虎这一把大火后,关中恐怕数十年内难以恢复生机,再有董豺虎几乎把关中的百姓都给带走,如今的关中也不过是一片的荒芜废墟罢了。而且陛下尚在,若是我取了关中,也难免落得他人话柄,这可谓是百害而无一利。反之河北富裕,冀州更是盛产钱粮之地,更重要的是,河北并无雄才。只要我取下冀州,便可北上与那公孙瓒一决高下,夺下幽州后,河北之内再无人是我对。,即时河北各地势力自然纷纷向我投诚,即时我再出兵取下并州,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南下夺取兖、青州,如此整个天下之北就尽入我袁本初之手,即时我再起勤王义师,号令群雄,杀入三辅,剿灭乱贼,只要把董贼的西凉派系铲除,普天之下,谁又能与我袁本初争锋!?”

袁绍赫赫震词,掷地有声,说得一干将士无不精神大震,亢奋激昂。

其实众人却不知袁绍刚才说的那一番极具雄才大略的话,只不过是把田丰和他说的原话,几乎照版照样地搬了过来。而且其中不得不提的是,田丰在说到与董卓西凉派系征战之时,几番提醒迎接天子的重要性,可袁绍似乎并无此意。

可他刚才,那大义泯然的所谓忠臣之心,莫非也只是一番口不对心的戏言?

袁绍仰头望天,在心中呐呐而道:“我谓,汉室已亡。”

另一边,却说孙坚遭到郭汜拦截,激战数日后,郭汜忽然连夜拔寨急撤,望上洛退守。孙坚却也不往追袭,星夜赶路急往洛阳,可当孙坚来到洛阳时,见到却是满目苍夷,尸骨遍地的残骸之地。

而孙坚和曹操还有张邈那些诸侯都不同的是,他并无选择忿而追袭,也无选择就此撤军,而是带着他的兵马进入了洛阳这座充满悲凉的死城。一路下来,孙坚见到四周种种,想到昔日昌盛繁荣的京城,竟变得如此凄凉,不由泪流满面。当日,孙坚来到被大火烧毁得残破不堪的宫殿后,找到了供奉汉朝历朝历代先帝的宗祠,遣散诸将,独自而跪,悲恸大哭,众人无不闻之泫然泪下,皆感孙坚的大忠大义。

而孙坚麾下程、黄、朱、韩四员将领,则领着各自部下搜索皇宫,虽然明知为时已晚,但也还是秉着侥幸的心里,看看有没有存活下来的人,或是找到一些皇室珍宝,以为军用。

当夜,天色已黑。韩当与其部下正找到一处偏僻的宫苑,忽见一处被大石封住的井口里,隐隐看见一些五彩斑斓的光芒。韩当以为找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珍宝,自是大喜过望,忙是教人搬开大石,哪知四、五个大汉硬是搬不动。韩当见状,脱了铠甲,**上身,便来搬动大石。

“你们这些怂货,平日里饭量倒都不少,怎一个个都没有丁点力气。看老子厉害!!”

韩当大咧咧地叫道,然后向自己的双手,各吐了一口唾沫,遂便走到大石旁边,双手一拖,两颗大眼立刻瞪得斗大,满脸瞬间憋得通红。

“嗷嗷嗷嗷嗷~~!!!!”韩当聚气大喝,**的上身立刻见得一块块宛如镔铁一般的肌肉坟起,只不过那颗大石竟却纹丝不动。周围的兵士都在看着,韩当却感大失颜面,随即连吃奶的劲都给使出。

“他娘的,给老子起!!!”韩当又是一声大喝,奋力而起,哪知大石发出一阵轰鸣,竟才移动一丝。韩当霎时间便泄了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气,呐呐叫道:“见…鬼了,这…这块大石到底有多少斤重!!”

这时,韩当的叫响,却是引起四周正在搜索的其他部队注意,程普、黄盖两将纷纷赶来,见韩当一身大汗,坐在地上,好似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两人一问,都是不由一惊。程普快步赶去,果隐隐看见,在大石与井口的缝隙中隐约能看到那五彩斑斓的奇光,越看越是好奇,忽然想到什么,不由惊呼了一声。

“这莫非是!”

不过程普似乎想到其中关联重大,很快又闭上了嘴,黄盖‘咦’了一声,也走了过来,似乎也想到什么,猛地瞪大眼睛与程普对视起来。

程普暗作眼色,黄盖会意。韩当看两人眼色,心头一急,囔囔道:“你俩这一惊一乍,到底是作甚?莫非你俩都知道井口下藏有!!”

“义公,主公刚才分明教你把守内廷一带,以防夜里有盗贼,你怎么还在这里偷懒,还不快去!!?”韩当话还为说完,便被程普大声喝住。

韩当瞪大了眼,满脸惊疑之色,却见旁边的黄盖在向他挤眉弄眼,连打眼色。虽然韩当不知发生什么事,但还是连忙站了起来。程普趁机把他拉了过来,急道:“这井口下的很可能是传国玉玺,天下闻名的和氏璧也!此番主公从袁术那里借了不少兵马,眼下都在外庭搜索,你倒小心一些,莫要引起他们注意,否则传到了袁术那里,那可大事不妙!!你现在快守住内庭,不要让袁术的人进来!!还有,教你的部下,有关这里的事,定要绝口不提!!”

韩当闻言,脸色连变,看程普满脸严肃的样子,哪敢怠慢,忙是说好,便领麾下离去。

随即程普又把他和黄盖的部署都叫出把守,就两人留了下来。程普围着井口走了一圈,沉吟一阵后,道:“这大石重是不重,就是正好卡主了井口,所以就连能力举千斤的义公也搬不起来。”

程普刚是说完,黄盖却早就脱去了铠甲和上衣,只见他一身充满爆炸性的肌肉,一对猿臂更似有寻常人两倍大。

可知,在孙坚麾下不算孙坚的话,若只论力气,韩当也不过排在第三位。而黄盖正好排在他的前头!

“嘿!我来试试!!”程普见黄盖眼里发光,便知他非做不可,便耸了耸肩膀道:“试也是徒劳。不过你是不撞南墙不会死心。我便拭目以待好了。”

“呸!自己不行,别诋毁别人!看我的!!”黄盖吐了一口唾沫,充满挑衅的瞟了程普一眼后,便张开双掌,拖住大石,随一发劲,双脚先陷了下去,腰板用力,上身肌肉凸起同时,一条条青筋迸动而起,霎时间就像个如有拖天举地之力的巨灵神般。程普也看得瞪了眼,不由叫道:“好哇,原来你平时是深藏不露,你这力气也快比得上主公了吧!”

“哎!你可别乱说,我可不想给那对怪物父子天天缠着比武!”黄盖听了,倒是忽然变色,急向程普瞪去眼色。程普看着他那憋屈的样子,倒是忍俊不禁。

“嗷嗷嗷嗷~~!!!我就不信,还举不动这石头了!!”这时,黄盖忽然大喝,浑身肌肉顿有暴起,整个身形瞬间暴涨起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