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无敌奉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须臾,只听一道宛若雷鸣般震响,‘咻’的一声,董卓那双凶目赫然瞪大,正见一根飞影猛地扎入了身前的将士头颅,那将士‘啊’的惨叫一声,立刻倒下。

“该死的邪魅,休得冒犯我主~~!!射箭~~!!!”一员西凉将士忿声大喝,顿时关上弓弩迸发,箭落如雨。不少兵士更是仿佛被心中的恐惧逼得疯狂,不断乱射!

却见关下一员身材高大,高达足足一丈,满是肌肉坟起的躯体如有无限爆发力,一对健硕的虎臂如能撑天举山,一身赤甲红袍,尽是妖异的邪煞之气,脸上更挂着睥睨天下的邪笑,仿佛鬼魔神佛在他面前,都是不堪一击,关上名震天下的西凉精锐更是犹如蝼蚁。

他是一个不可一世,傲气冲天,横行霸道的男人!勇悍若如西凉精锐却称其为邪魅而畏之,足可见此人之超凡脱俗!

“哈哈哈哈~~!!!尔等不过在白费箭矢,要取我吕奉先的性命,便出关来战罢~~!!!”

此人名叫吕布,乃并州刺史丁原的义子。本乃丁原麾下骑都尉,因膂力过人,威猛无双,并州豪士无一不怯之,深得丁原喜爱,故收其为义子。

吕布纵声狂笑,目空一切的嚣张态度,令关上的兵士更怒,纷纷拽弓狂射。可在关下的吕布距离甚远,关上兵士乱射一通,却无一能射中吕布。

“哼!就凭这些乌合之众还敢冒犯我家将军,真是不知廉耻~!!”吕布麾下成廉看着关上西凉军的丑态,不由冷声哼道。

“就是!吕将军天下无敌,迟早将纵横天下,创立大业,就岂是这些鼠辈可挡耶!?”旁边的魏越听了,也是一脸鄙夷之色,附和说道。

这时,两人身后的高顺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头,旋即望向前方霸气超凡的吕布,还是没有出声。

“够了!!莫要再丢人现眼了!!”这时,关上忽然响起一阵轰雷般的喊声,刹时乱箭顿止。吕布邪性十足的锐目射出两道精光,遂是望向了关上。只见董卓悠悠而出,俯视着关下的吕布,喝道:“吕奉先,你自诩天下猛士之首,竟敢轻视我西凉豪杰,我怜惜你才,不愿伤之,你速速退去,莫要再在此大放厥词!!”

在吕布面前,尚能够面色自如,丝毫不惧,更以一副上位者身份喝之的,吕布还头一回见过!就连他的义父丁原,也不敢用这般姿态与他说话!

“董豺虎,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若要我能将他擒之,岂不是大功一件。听说那大将军何遂高不久将来,到时必有重赏!如此一来,距离我成为天下霸主的日子,便是更近一步!”吕布自恃无敌于天下,更欲效仿西楚霸王项羽,成为天下之霸主,册立诸王,受天下人所膜拜。如此目空一切,本领超凡的狂徒,又岂会甘愿在丁原之下!

甚至,在吕布心目中,他认为他当与天同高,他这一生迟早会超越古今名帅虎将,大帝贤王,甚至与诸神并而论之!

比起当年西楚霸王的项羽,吕布更傲,更加狂妄!

吕布念头一转,立刻一举手中铁弓,扯声喝道:“董豺虎你少说大话,是个男人的话,就率你的部署与我一战!!今日我吕奉先就要挑尽尔等西凉狗熊,让天下人都知道,所谓西凉豪杰,不过尔尔~~~!!!”

狂,非一般的狂。吕布仿佛要践踏天下一切,与他作对的人。敢如此轻视西凉诸多豪杰的人,恐怕除了吕布外,还真没有其他人了!

“邪魅~~放肆~~~!!”

“狂徒,我杀了你~~!!!”

“吕奉先,我不把你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霎时间,连道怒骂声一起响起。李儒吸了一口凉气,他还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过如此狂妄放肆的人。

“主公,末将等愿拼死一战,拥护主公之威,西凉豪杰之尊严!!”这时,四周的将士纷纷跪下,向董卓恳请道。董卓忽然裂开一丝诡异的冷笑,李儒见了,眼睛陡一睁大,急欲劝时。董卓已是气势汹汹地,扯声喝道:“好~~!!!今日谁敢毁了我西凉豪杰的名头,我便要他性命~~!!!”

董卓一声喝下,关上顿起震天般的吼声。关上兵众还有关内、关后足足十万兵众,无不扯声喊起,一道道竭斯底里,炙热狂奋的吼声,冲天爆发。

刹时,在关下那仅仅数千兵众,无不胆怯,大多人更瑟瑟发抖,听着那恐怖的声潮,宛若有十面埋伏,草木皆兵,一瞬之间,便将会被无穷无尽的狂潮吞噬殆尽。

那成廉、魏越早就吓得说不出话,唯有那高顺面色如常,好似并无听到一般,策马而出。

与此同时,倒有一人更是可怕,反而因此而亢奋,邪异的双眸精光晃动。

“将军~!”高顺话音刚起,猛然一道狂烈的疾风扑来,只见吕布不知何时换了兵器,手中正提着一柄如能摧毁一切的绝世宝器,赫然出现在高顺面前,犀利的刃锋泛着阵阵寒光。

“高子义,你胆敢来劝,杀!”忽然向自己麾下提刃相对的吕布甚至不用正眼去看高顺,不容置疑地冷声而道。

“将军,我是来为你掠战的!”高顺却也似没看到眼前的利刃一般,淡然而道。

“哈哈哈哈~~!!!高子义不愧为吾之臂膀也~~!!”吕布闻言纵声大笑。成廉、魏越见了,忙是策马赶来。

“我有高子义一个就够了!都给我回去~~!!!”这时,吕布蓦然大吼一声,成廉、魏越吓得忙是勒住马匹,其坐骑都不安地发起低鸣。

“可恶,又被这高子义抢先了!”成廉面露不忿之色,心中暗道,遂与魏越一对眼光,一起勒马赶回。

与此同时,却见关闸开处,西凉精锐一涌而出,董卓在数十西凉将领拥护之下,先是赶到,瞬即摆开阵势。后面陆续赶出的西凉部队,纷纷在两翼散开,只一阵间,数千西凉兵众已摆开阵型,不愧是精锐中的精锐。

再看,关上人头涌涌,关内的兵士却也在伺机而动,仿佛只要董卓一声令下,十万西凉军便会瞬间杀出。

不过狂傲的吕布依旧丝毫不见惧色,脸上邪笑一露,奔马就冲,高声喝道:“谁敢与我战耶!!?”

吕布喝声一出,董卓身后一个身材魁梧的西凉将领,一瞪怒目,驰马便出,扯声喝道:“吕奉先,休得放肆,看我取你项上首级。”

霎时间,只见两将相对驰马飞起,快要交锋之时,那西凉将领正欲提刀劈去,却陡然只觉一股骇人的邪妖气息轰然爆发,浑身竟不住地颤抖起来,还未回过神来,只见眼前虹光一道倏地闪飞而过。

唰~~!!!一大片血液飙飞,却见那个西凉将领毫无预兆地忽然断开两截,吕布急冲飞过,手中那方天画戟竟毫不沾血。那些正看的西凉将领只觉心惊胆跳,诡异极了。

董卓面色一冷,这吕布已非第一回来搦战,他前前后后折损在这吕布手上,共十数个将士,其中两个更是军中猛将。董卓自不敢大意,疾声连呼。这一回,一连数个西凉将领纷纷怒喝,各提兵器,朝着吕布杀来。

眼看西凉军以众敌少,在后掠战的高顺,却一动不动。其中原因有二。一者,高顺对吕布有着近乎痴狂的信心。二者,如果此时出去打扰,吕布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

说时迟那时快,须臾之际,那三将赫然迎住吕布。

“区区蝼蚁,也敢挡我吕奉先的道!!”吕布邪异眼眸一瞪,拧戟一挥,便如有横扫千军之势,当头一个将士,提刀挡住,‘哐当’一声,那股摧枯拉朽般的恐怖力量,瞬间就把那将士手中大刀震得脱飞而去,吕布策马飞过刹那,一戟挑中其咽喉。电光火石之间,另外两个西凉将士一左一右,齐齐杀到。吕布亢奋地吼了一声,拧戟狂砍暴劈,几道嘭响骤起,瞬即便见那两人,一个头颅飞去,一个被削去一半身体。那动作之快,肉眼根本难以捕及。当那些西凉将领反应过来,眼看那杀去的人,接连死相可怕的死去,那如同邪魅般的吕布,正狂奔过来,而且越来越近。

眼看吕布竟然马不停蹄,独自径直杀向敌方大阵。这时,高顺才微微皱起了眉头。

“哼,这吕奉先果然有狂妄的资本!”董卓眼中精光一闪,这时李儒急是赶来,向他投以眼光。董卓微微侧头,略一颔首,旋即立刻又令身边将士杀出。董卓一连几道喝声,竟点了五名将士一齐杀出,而且都是军中颇有声威的猛将。

成廉、魏越等将,见西凉军竟然更加不知廉耻地派出五员将领,自是气忿至极,纷纷破口大骂。

只不过沙场之上,吕布却毫无怯意,被鲜血染红的脸上邪笑,愈加灿烂。

“杀呐~~!!!”其中一员健硕魁梧的壮汉子,手提一柄百斤大锤,驰马狂冲,见了吕布举起便砸。

轰~~!!!恐怖的大锤骤落间,响起了骇人的震响。那壮汉子眼看就要击中,脸色正喜,却见吕布倏地斜刺里避开,急拧锤想要改变方向时,眼里余光捕捉一道寒光,顿时左脸额上先传来剧痛,然后整个脑袋好似撕裂开来,转即便再无意识。

而正在后方赶来的四员西凉将士却知再后到底发生了何事,眼看着吕布又一戟刺破自军同袍的头颅,这四员将领有恐惧的有忿怒的也有犹豫的。也正因如此,本是并排的四人,很快便是队形全无。

其中,怒火腾腾的两员将领,急欲报仇,驰马来与吕布厮杀。却是不到数合,皆被吕布杀落马下。沐浴着一片片血液中的吕布,马不停蹄,又冲到一员西凉将领面前,将他头颅一破为二。最后剩下那个,吓得面色剧变,肝胆皆裂,如同见到邪魅鬼怪,凄厉大喊,拔马逃命。

“鼠辈,哪里逃~~!!!”吕布面色一寒,却不肯舍弃这已然丧失战意的敌将,驰马追赶。眼见吕布快要冲到敌方阵前,高顺急向成廉、魏越大喝一声,教众人扑上厮杀,高顺则策马狂奔,急冲而去,口中大喝:“将军,小心有计!!”

话所,那正追着敌将的吕布,忽然拔马一转,骤然冲向董卓,却是声东击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