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缺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董豺虎,你的命是我的了~~!!!”

只见吕布速度陡增,坐下战马狂奔飞驰,董卓眼见犹如邪魅一般的吕布杀来,却毫无惧色,反而露出了一丝冷笑。

“吕奉先,凭你一人就想杀我董仲颖,简直痴心妄想!!射!!!”董卓一声令下,在他背后猝然闪出了极多弓弩手,霎时间连阵弓弦震动,乱箭疾飞,如同狂风骇浪朝着吕布扑涌而来。吕布眼眸一瞪,急把马匹勒住,大喝一声,手中方天画戟立刻招舞得密不透风,那些迸射而来的乱箭,不断与方天画戟碰撞,发出砰砰骤响。吕布反应之快,简直是匪夷所思。第一轮箭矢射毕,竟只能停住了吕布,并未能伤及半根汗毛。

只不过,对于早有准备的董卓来说,如此已是够了。数员西凉将士连声大喝,霎时间西凉军左右两翼的刀盾手、长枪手一起扑出,气势汹汹地朝着向吕布扑杀过去。

“奸佞小人!!毫不知耻!!!”吕布见得,邪性双眸如喷射火光,拧枪手中方天画戟纵马突起,朝着董卓忿然杀去。只不过很快两翼的刀盾手、长枪手杀到了吕布面前,众人一拥而上。吕布刹时陷入人丛之内,怒声狂吼,却如同不可抵挡的邪魅,一路狂冲,杀得西凉军如波开浪裂,兵士翻倒一片又一片。与此同时,高顺急奔马杀到,手中提一柄虎威狼牙棒,狂扫猛拨,猛若恶兽,赫然杀到吕布身后。

“将军莫慌,高子义来也~~!!!”高顺眼睛圆瞪,舞起虎威狼牙棒一个横扫,一片兵士全被打得翻倒,如同惊雷般的喝响,也把四周的兵士吓得不敢前进。

就这两人,竟把名震天下的西凉军,捣得天翻地覆,简直就如天荒夜谈,但却确确实实地发生了。

“并州军竟还有如此虎将!看来却是我太小觑那丁建阳了。”董卓眼眸眯起,眼看着威风凛凛的高顺不由心中暗道。而这时,如有踏破天下之势的吕布,已然越杀越近,在乱军中纵横狂飙,如入无人之境。

“主公,那邪魅生猛得很,还是先是撤走,儒已传令下去,待会恐有一番恶战。”这时,李儒策马赶来,拱手向董卓谏道。董卓闻言,又望了几眼正在冲杀的吕布,嘴巴低声呐呐了几句后,便是和李儒一起离开了。

“董豺虎休逃~~!!!”吕布眼看董卓拨马离去,忿怒不已,扯声喝道。就在此时,关内连阵喊杀声轰然爆发,惊天动地。只见源源不绝的西凉兵队从关口狂扑而出。

“将军,敌军人多势众,我等恐难敌之,兼那董豺虎已然逃去,不如先是撤去,另做图画!”这时,高顺的喊声也从后响起。

“该死的董豺虎!!!今日算你命大,早有一日取你项上人头~~!!”吕布闻言,大怒不已,朝着远去的董卓喝骂一声,其声威如同狂躁的奔雷,炸得四周兵士无不耳朵发鸣,有些靠得较近的耳朵更被震出血来,好不可怕,足可见吕布功力之深厚。

于是,吕布迅疾在乱军中转回,四周西凉将领见援兵将到,纷纷急喝拦住,高顺很快便赶到接应,两人一前一后,驰骋狂奔,西凉兵虽人数众多,却抵挡不及。兼之董卓暗有命令,不可放箭冷射,故而让吕布和高顺的突破显得轻松不少。

一直在提防着冷箭的高顺,暗暗不由皱了皱眉头,也不知为何这些西凉兵不放冷箭袭击。须臾,成廉、魏越一起引兵扑杀赶到,刹时杀散一大片兵众,吕布、高顺急冲入阵内。成廉、魏越速引兵断后,大杀四方的吕布,就如这般引兵撤走了。

此时,已回到关头之上的董卓,眼看吕布潇洒离去,不由扶须叹道:“如此人物,方称天下无敌也!我若得此人,怎愁大业不成耶!?”

李儒闻言,不由眉头一皱,低声在旁劝道:“不过我看此人生性狂妄放荡,目空一切,恐不肯屈人之下,否则迟早必反!”

“嗯!?”董卓听话,如同巨熊一样的眼睛赫然瞪大,忽地转过身子,李儒不由把头低下,不敢与之相视。

“哈哈哈哈哈~~!!凭那丁建阳的能耐,自然难以屈服此等邪魅,但我董豺虎迟早鲸吞天下,莫说是这邪魅,就算是天下诸侯,也要拜倒在我的脚下~~!!!”董卓忽然纵声大笑,霸气盛然,李儒看得心惊胆跳,不过很快便是满脸敬佩之色,连连附和。

却说董卓依照李儒的计谋,正是伺机而动。听说何进即将出兵后,便派张济埋伏,准备袭击,先将其先锋部队重挫,使得何进大怒,急于进军,哪知马纵横的横空出现,却打乱了董卓的计划。另外因吕布的威猛无敌,丁原安于在后统领大局,至今未曾出现。董卓也不愿轻举妄动,后来和李儒商议后,决定先静观其变,伺候时机。

另一边,话说董卓大起兵马侵犯河东,意图入主中原。在天水的马腾得知之后,勃然大怒,急欲起兵征讨董卓。可哪知忽然有人来报,说董卓已派麾下徐荣率三万兵众把守陈仓险地。马腾见董卓早有准备,不由一惊。这时,忽然又有韩遂的密信传来。马腾拆信一看,信中韩遂先是义正言辞地大骂了董卓一番,然后却又劝马腾莫要轻举妄动,又有言说董卓的西凉军和丁原并州军势必有一场大战,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何不待其分出胜负,在联合起来攻打三辅,以全忠义。

近些年来,马腾和韩遂两方势力少有摩擦,也逐渐修好。马腾与韩遂时常还互通书信。在韩遂的书信中,马腾却发现此人也是个忠义之士,只不过当年和他一样被宦党所迫,而且更为不幸的是他当时被造反的北宫伯玉劫持为人质,逼其加入叛军。至此,他便被定上反贼的名头。后来之所以拥立王国,却是看出朝廷**,欲想由天义军割于一方独立自治。这样一来,少了朝廷的重赋和那些贪官的剥削,起码西凉百姓能过上更好的日子。

马腾为人豪义,见韩遂真心相交,随后又经过互通书信的方式来联络感情。马腾暗里佩服韩遂高义,后来两人更以兄弟相称。此下韩遂修书来劝,马腾也觉得颇有道理,便是依从,随后回信复之。

也正因如此西凉依旧风平浪静,徐荣见之,却也不敢大意,遂一边加设防备,修以深沟土垒,一边派人报与董卓。

不知不觉中,马纵横与张济在河东边境一带的山林内,已对峙了将半个月的时间。可不知为何,援兵却依旧迟迟未到。但这还不是马纵横最为忧心的,令他此下心急如焚的却是眼看军中辎重剩下无多,但补给的队伍却还迟迟未到。

“何苗你这畜生!!”这日,马纵横仍旧听回报的斥候来说,未见有补给的队伍赶来,心中暗怒不已,一想不久前自己在黄涸的军营中大闹一番,又想何苗对他素来不喜,便猜到何苗是趁机报复。虽然,马纵横一直也有提防何苗会有报复,但却无想到他竟敢在如此关键时刻,暗中使坏。

不过马纵横却也知如今不是与何苗计较的时候,速修以一封密信,召魏飞过来,教他马上报与何进,不得有误,更说明此乃关乎军中上下所有将士的安危。魏飞见马纵横面色罕有地露出凝重严肃之色,自是不敢怠慢,忙是领命后,即刻引一队兵马离开。

却说不久前,马纵横已然得到何进传来的军报,得知其也率大部兵马望河东进军。

另一边,马纵横却又派一员将士沿路赶往袁绍处,一来催其尽快来援,二来向其请求借粮,以缓燃眉之急。

就在马纵横刚做好调拨,猝然有斥候急急来报,说有数千西凉军赶到了西北一带,正依山下寨。马纵横闻言不由面色大变,急寻来麾下一干要将前来商议!

“什么!!西凉军的援兵已到了~!?可我军中如今辎重短缺,如此一来,但若西凉军合众来攻,只怕无需数日,我军便抵挡不住啊!!”胡车儿一听,不由眼睛瞪大,疾声而道。

另一边的文聘眉头一皱,沉声道:“敌方如今已成掎角之势,我军贸然进攻不得,可死守在此,辎重早晚用尽,再者补给队伍迟迟未到。西凉军虎视眈眈,一旦我军急撤,必大举掩杀!!”

庞德听话,狮目一眯,厉声喝道:“竟是如此,何不与之拼个玉石俱焚,也好过在此坐以待毙!!”

庞德喝声骇人,胡车儿眼睛一瞪,便也认同下来,道:“赤鬼儿说得是,那西凉援兵初到,地势尚未熟悉,营寨也未曾立定,可急攻之!!”

“不可!!如今当务之急,乃以稳重为上,趁敌军尚未有提备时,当机立断,弃寨而撤,等援兵来到,再举兵来攻!!”文聘心头一急,跨出一步,疾声说道。

胡车儿一听,不由大怒,喝道:“我随将军征战至今,素来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从未有临阵退缩!!更何况,大将军委以将军重任,如今整个天下都在关注此番河东战役,将军作为先锋大军,一旦先是退阵,岂不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