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技压枪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蓦然,山下猝起连阵惊天杀响。杨定顿时变色,还未反应过来,一员将士急报,说有山下忽然来了大量的敌兵,进军速度极快,正往营地杀来。

杨定闻言,吓得浑身一颤,忙问:“敌兵来了多少!!?”

“回禀将军!!敌兵起码来了有数千之众!!而且似乎都极为熟悉周围地势,恐怕无需半个时辰就能杀上山来!!”那将士满脸慌色地说道。

杨定一听,心头稍是一定,暗付道:“此下不可先乱阵脚。半个时辰里,胡轸的兵队应该能够赶回。我只需率兵死守,等胡轸率兵赶回,便能大举反攻!!“

想罢,杨定面色一凝。此时,又有兵士来报,说敌兵兵分两路,因军中尚未来得及设于栏栅,若不派兵拦之,恐怕敌军会很快杀上营地。

杨定闻言,急派麾下两员心腹要将各领兵士一百前往拦截。那两员将士迅疾领命,便退出帐外。

却说,庞德、胡车儿此下各引部队,杀上山头,因早前马纵横已派人将四周一带山林探查数遍,并做了一张简略的地图。因此庞德、胡车儿两军进军甚快。这不,只一阵间,由庞德所率的一千兵众已杀上山腰,正好遇上一部百人队伍。

“谁敢挡我去路!!!”庞德怒声一喝,舞动手中赤狮追星戟。那将士见庞德威猛,不由吓了一跳,急命射箭。庞德身后的盾牌手却也早有准备,立刻纷纷赶上抵住。刹时,连阵‘嘭’响暴起不绝。须臾,响声一止,庞德如同一头腾飞的猛狮蓦然跳出,冲入人丛之内,一对赤狮追星戟狂砍乱扫,杀得一片大乱。

“杀~~!!!”庞德声若狮咆,一声巨吼,声威骇人,竟把四周兵士震得全都退开,不敢靠近。说时迟那时快,庞德身后的将士纷纷引兵扑上。西凉军瞬即溃散,只见庞德健步如飞,那指挥将士见状吓得肝胆皆裂,狼狈而逃,却被庞德快步追上,施以长戟将其拦腰砍死。

鲜血飞腾,浴血的庞德更显可怕,那些剩下不到数十人的西凉兵吓得丢盔弃甲,向四处逃窜。庞德却不理会,争分夺秒,引兵倏然扑上山头。

另一边,胡车儿率近二千余兵众已然杀破来挡敌军,其军将领与胡车儿交战不到数合,便被胡车儿一铁锤砸破头颅,旋即二千兵众扑上厮杀,只一阵间,便把那百人部队杀得七零八乱。

天色渐渐快到黄昏时候,杨定刚整顿好部队,这时忽然两边都有数个残兵狼狈逃来,纷纷报说敌兵杀来。

“敌兵竟来得如此之快!?”杨定闻言,面色不禁一变,这些敌兵来的速度,起码比他先前预料的时间,快了要有一半。杨定心头正急,这时右边山道上,先见一个拧着一对镔铁怒兽锤的猛汉带领兵马杀上。

杨定急声一喝,四周乱箭顿起。那猛汉正是胡车儿也,见乱箭射来,巨目圆瞪,拧锤猛拨乱扫,飞奔而去。在他身后的将士,恐其有失,忙令盾牌手赶去拥护左右。

就在胡车儿杀上不久,另一边庞德亦率部队从正北山道杀了出来。两部悍军相继杀到,气势如虹,刹时间,杨定军中兵士无不阵脚大乱,慌而应之。

“诸军将士听令,胡将军不久便回,拼死守住,必能力挽狂澜~~!!”杨定疾声大吼,却是稳住不少将士的军心。于是各队人马纷纷迎上。却见,庞德一路引兵冲杀,血肉横飞,可谓是所向披靡,一队又一队杀去的敌众,被杀得溃散。另一边,胡车儿也是凶悍绝伦,一对镔铁怒兽锤舞得密不透风,不知将多少人活活砸死。杨定见此两人如此生猛厉害,皆有万夫莫敌之勇,才知为何彼军来得如此迅疾,恐怕他派去的两部百人兵马根本抵挡不了一时,就被杀得大败。

随着时间飞速流逝,杨定军的兵士死伤愈多,大多人已生怯意。杨定看得眼切,面色猝地变得狰狞,暗暗恨道:“胡轸这莽夫怎还未归来!!?害煞我也!!!”

就在杨定咒骂着胡轸的同时。却说胡轸正追着马纵横的兵众掩杀。刚到一个路口,胡轸追在前头,不断嘶声大骂。蓦然间,路口两边闪出数百弓弩手,拽弓便射。胡轸看得眼切,顿时面色剧变,眼看乱箭从两边射来,忙是舞起手中大刀急是挥挡。

须臾,乱箭疾猛扑来。跟在胡轸身后的骑兵大多反应不及,纷纷被射落马下,惨叫不绝。张绣刚是赶到,见得前方一片人仰马翻,不由瞪大了眼,心头揪得死紧,浑身发麻。

“哇!”忽然,一声惨叫突起。却是胡轸被射中一箭,正中胸膛,摔落马下。随后跟来的将士各个吓得面色大变,忙是赶去接应。刹时,又是连片乱箭射来,又是射杀不少西凉兵将,张绣急舞枪支,徐徐退开。而胡轸则被他的部署拼死救出。

与此同时,从后赶来的兵众,不知前方发生何事,纷纷涌上,使得前后相拥,搅乱一团,一阵阵急骂声、怒吼声顿时响不绝耳。

只不过,真正的杀戮却还未正式开始。就在胡轸军一片混乱时。

陡然间连阵马蹄声暴起,却见马纵横那彪人马不知何时拨转了马头,正往奔杀而来。

“胡轸莽夫,纳命来罢~~!!!”为首当冲的马纵横,一声咆哮,声若霹雳炸起。西凉军一众将士见犹如鬼神一般的马纵横杀到,皆是变色。就连张绣也是不禁地浑身瑟瑟发抖,暗叫不好。

却听骇人急促的马蹄声轰然迸发,电光火石之间,马纵横倏然杀到乱军之中,手中龙炎偃月刀闪烁着赫赫赤光,猛地一挥而去,几个反应不及的将士,齐齐被他横刀拦腰砍死,那画面之凶狠暴虐,直轰击西凉军一众将士、兵卒的心头。

“哇~~!!恶鬼杀来了,快逃~~!!!”也不知哪个将领先是叫起,霎时间前方的西凉军急忙就撤。马纵横悍然杀入乱军之内,左突右冲,纵马奔杀。其后二千骑兵纷纷杀到,一齐突入,倏然便把血路杀开。

将下来便成了一面倒的杀虐,马纵横和他那二千兵众犹如化作地狱深渊索命的鬼神、煞鬼,驱马驰骋,乱冲乱撞,挥动手中兵器,肆意疯狂地收割着一条条人命。

此时此刻,马纵横没有半分怜悯,没有半分同情,因为战场之中,容不得妇人之仁,众人都在为各自的胜利赌上性命!

马纵横眼中血光更浓,不断冲突,追在胡轸之后,不知觉中已深入垓地,四周都是逃散的敌众。

“不必害怕,这恶徒只有一人,我等何不围上杀之~~!!”这时,一声怒吼骤起。却是张绣斜刺里奔马杀来。四周正逃的兵众,很快就反应过来,果然看见马纵横已和他的部队离开一段距离。几个将士顿时纷纷露出凶狠暴虐的神色,大呼扑上。

马纵横面色一寒,还未来得及看四周,张绣已倏然杀到,手中凤雕银枪飞奔暴搠,一来便是毫不留情地发起强攻。

“张武威,你在找死~!!”马纵横眼中凶光迸暴,奋力转刀骤劈过去,竟是全然无视张绣的进攻。此时此刻,两人若皆欲拼命,却要看谁的兵器更快。

“这疯子!!!”照理说,张绣先占先机,理应更有把握。但张绣反而先是心怯,却非他懦弱。而是张绣深知马纵横的厉害,他并无把握能够一枪刺死马纵横。但马纵横却能一刀把他生生砍成两半。

只听‘哐当’一声,张绣急奋力拨枪荡开马纵横的龙炎偃月刀,不过马纵横却似早有所料,反借张绣的力气,向后猛一回砍,那些正欲从后偷袭的将士,立即齐被砍死。又因高矮不一,有些被削去半个头颅,有些却是整个头颅都被砍飞。

张绣面色陡变,还未反应过来,马纵横却又回刀劈来,施出的正是他所创的刀法,第二个招式—龙回亢鬼!

此招,先头奋力一搏,全乃诱饵,龙回之时方乃杀招,亢之则为鬼也。

险象顿生,生死一刻,张绣也爆发了潜力,强是往后一倾,犀利锋利的刀锋在无与伦比的力量使然之下,赫然劈破了张绣的铠甲。随着铠甲发出骇人的崩裂声,血液随刀过而飞溅,张绣凄厉惨叫一声,立刻倒翻落马。此时却又有西凉兵士杀到,马纵横杀得正红了眼,也不顾落马张绣,迎着一顿砍杀。须臾,马纵横的麾下驰马飞扑涌来,西凉兵士吓得急忙逃命。待马纵横反应过来时,却已不见了张绣的身影。

“张武威你这鼠辈,莫想要逃~~!!!”马纵横怒声暴吼,引兵急速掩杀。早已溃不成军的西凉兵哪里抵挡得及。哪知,马纵横刚引兵直杀入乱军腹地之时,前方连阵喊杀声涌起。马纵横不用多想,便知定是张济赶来的援兵,也不急于拼杀,当机立断,下令撤走。

就在马纵横再次展现鬼神之姿,伏击胡轸,大破其军,重挫张绣之时。

时值黄昏时候,夕阳西下,不由令人多起愁绪。只不过,对于杨定来说,仅仅愁绪,绝难述说他心中的忿怒。眼看自军兵马已折损大半,胡轸尚未引兵赶回。杨定哪还敢寄托希望在胡轸这莽夫身上,忙是引着百余骑众逃命去了。

“老胡!!这里交给你了!!那将领项上人头是我的了!!”庞德看得眼切,迅速抢下了一匹马战马,急与不远处的胡车儿喝道。

胡车儿闻言,还未来得及应和,庞德却已纵马冲去了。其麾下几个将领还有七、八个兵士也纷纷急抢马匹,追了过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