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计破张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他奶奶的,又被这赤鬼儿抢先了!!如此下去,几阵打下来,这赤鬼儿岂不要骑到我头上来!!?”胡车儿见了,不由忿忿呐道,悔之不及。不过他也记得此番不惜冒险来袭敌寨的主要目的,连忙教两员将士杀散一众残兵,自引大部队伍赶去屯集辎重的地方。因为胡轸军也还刚刚赶到,因此许多辎重都尚未卸下,这倒也省下不少功夫。于是胡车儿命麾下兵士,纷纷推起装满辎重的车架,又命几队队伍拥护左右,开始望山下赶回。

另一边,天色渐渐变得昏暗。此下庞德正引着十数人追在杨定身后。杨定知庞德凶狠,不敢敌之,忙一路朝着张济的营寨逃去。

“狗贼休逃~~!!!纳命来罢~~!!!”庞德一声喝骂,震得杨定心头一抖,蓦然只听一阵狂烈的飓风袭来,旋即便听得一道惨叫声暴起。杨定急投眼望去,正见自己身后一员兵士被庞德飞戟击中,倒落马下,吓得心寒,忙驱马逃去。在后方的兵士全都吓得慌乱,望两边逃散而去。

只一阵间,杨定那波人马只剩下不到数十人。庞德须臾赶上,拔回插在尸体上的长戟,又是紧追过去。

“快快护我!!!”被吓得六神无主的杨定,不禁又回头一望,见庞德快要杀来,急忙叫道。哪知他麾下兵众早被吓得丢魂落魄,猝然间轰散而逃。

庞德眼见正是时机,狮眸精光迸射,杀气爆发,纵马疾奔,径直突去,杨定只觉身后有一股强烈杀气扑涌过来,急再是回头时,庞德倏然杀至,拧起手中长戟如有破天裂地之势,遽然砍落。杨定连反抗都来不及,就被庞德一戟砍开两半,**辣的血液洒了庞德的一身。

另一边,天色刚是入夜。胡车儿率兵拥护着抢来的辎重队伍走下山头后不远,正见前方举火如星,却是文聘派来的数百兵士前来接应。于是,胡车儿所率一干兵众,毫无阻碍地回到了寨中,诸军大喜,欢呼不断。马纵横更亲自迎接。少时,庞德亦率十数骑兵赶回,手执杨定头颅。众人见之,无不惊异其勇,更是呼声震天。

于此,在马纵横奇策之下,其军不但重创了胡轸军,更把其军辎重夺下,解了自军的燃眉之急。庞德更把胡轸的副将杨定击杀。军中士气可谓是水涨船高。

却说胡振军幸有张济率兵来救,保住大半兵力。回到寨中后,张济忽闻几个兵士来报,说张绣受了重伤,吓得面色大变。另一边又有斥候来报,说有大量的敌兵袭击了东北营地,张济一听,气得当场满脸通红,颤抖不已,最后还是禁不住怒火,连声暴骂,大发雷霆。

后来,胡轸得知,悔不及也,想自己不听其言,另外张绣受了重伤,也羞于去见张济,正想自行引兵回救时,又见有残兵赶来,报说军中营地已然被毁,辎重尽被敌兵所夺,杨定更兼被敌方一员赤脸小将所斩。胡轸听罢,只觉心惊肉跳,哪还顾得了那么多,急寻到张济,与之商议。

一夜就此过去。马纵横见此下军中士气正是高涨,诸将皆欲立功,兼之补给的问题已然解决,遂大起兵马,率三千兵众,前往张济寨的山下搦战。

不久,张济军斥候来报,张济还有一众将士听说,无不面带怯色,不敢应战。唯有胡轸瞪眼怒喝,急想复仇。张济却是面色一寒,疾声喝道:“胡将军莫非忘了昨日之惨败耶!?”

张济此言一出,本是暴躁不已的胡轸顿时萎了下来,在张济赫赫目光之下,也不禁低下了头。在董卓麾下,张济无论是地位还是声威都要高胡轸一头。胡轸不敢冒犯,兼之心怀惭愧。

张济遂目视众人,冷声道:“那马家小儿威猛过人,且麾下不乏悍将。此下士气正高,我军与之硬碰,绝非上策,且把守营寨,据险而守,自可挡之。”

帐中诸将都怯于马纵横之猛,这下一听张济所言,自是纷纷附和。

于是,马纵横率兵在山下一直毁骂数个时辰,山上依旧未有任何动静。

胡车儿还有不少将士,皆劝马纵横攻上山去。马纵横却是早探查过这山中的地势,而且他并不熟悉山地强攻之战,不敢贸然攻之,且也再无灵光一闪的奇策。等候一阵,尚且不见张济军有任何举动,便是领兵撤去。

却也难怪马纵横如此谨慎,他虽年幼,但却已经过不少大小战役,他很清楚,作为抉择的统领,但有丝毫错失、急躁,就很容易被对方抓住机会,趁机反击,以使军中有无辜伤害。马纵横在沙场杀敌时,虽是冷酷无情,狂虐凶猛。但他对自己麾下却是极为珍惜爱护,绝不愿因自己的错失,令之有丝毫损失。

马纵横不得已而退走,军中本是亢奋的士气顿时回落不少。马纵横不由有些想念成公英和庞柔两位谋士,毕竟他不是专攻其术,比起他来说,在计略方面,成公英和庞柔两位谋士更是得心应手。更何况作为一军之统将,他必须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整支军队的运作之上。而作为军中谋士,思考战略、对策,行军布阵,本就是其本职,因而能全神投注在其上。

“诶,看来身边缺了一个谋士,确是诸多不便啊!”马纵横不由暗暗叹道。这时,文聘见诸军回来后,稍显落寞,正是前来看望,正好见到马纵横在叹气,便是前来问话。马纵横遂把张济死守营地,自己亦不善于山地强攻之战,正是踌躇。文聘闻言,沉思一阵,遂献出一计,叫道如此如此。马纵横听计,眼神一亮,却也觉得甚好,便是和文聘细议一阵,然后召来诸将各做调拨。

又是一日过去。次日,马纵横又是率军早早来到,前来搦战。张济军依旧死守不出。马纵横和麾下兵众骂到晌午时候,见烈日正毒,马纵横遂教部下全都退到后边的树荫位置歇息,补水进食。其实暗里又令庞德、胡车儿各率一队兵马暗里埋伏于两翼守候。

张济军中斥候探得,连忙来报予张济。却说,张绣被马纵横击败,虽幸逃一劫,但身受重伤。如今虽然敷了药,人也从昏迷中醒来,但却极为虚弱,难以下榻。张济每每想到张绣身上那道狰狞可怕的刀伤,便是心如刀割,恨不得将马纵横碎尸万段。

这下,张济忽闻敌兵退到树荫歇息,先是暗暗觉得有几分不妥,但又想起张绣身上伤势,怒火一起,不由猛一咬牙,教麾下取来马匹,带领数十骑兵前往查看,果然看到马纵横的部队全都后方树荫下歇息,许多人竟还旁若无人的喝水,吃着口粮。张济看了忿怒不已,暗恨小马贼屡胜心傲,目中无人,冷哼一声,遂率马赶回寨内,召诸将商议。诸将听张济所言,这回倒是壮了几分胆气,大多都愿出战奇袭。胡轸更急欲将功补过,愿为先驱。张济帐中诸将都肯出战杀敌,心中决意一定,便迅速调拨,命胡轸先率其麾下部署杀往,其率众随后接应。胡轸慨然领命,引着几个麾下将士,急急便是出帐。

却说马纵横麾下一干兵众吃完饭后,似乎都是悠然自乐,正躲在树荫下歇息着。

忽然,山上杀声陡起。顿时,马纵横军一片混乱,疾呼乱喊齐齐暴发,乱成一团。

说时迟那时快,却见胡轸策马狂奔,引兵倏然杀落,见得马纵横军正乱,亢奋不已,扯声笑道:“哈哈哈哈哈~~!!!马家小儿,今日我看你还能如何嚣张~~!!!”

胡轸喝罢,一举手中大刀,喝令后方兵众杀上,顿时杀声遽起,只见一部部兵队汹涌杀出,朝着马纵横军乘凉的那片山林杀来。

眼看胡轸军士气如虹,皆如出笼猛兽一般扑杀过去,陡然间两边杀声骤起,庞德、胡车儿各引一军赫然杀出。胡振军不料,就如遭到迎头棒喝,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却见庞德驰马狂奔,倏地先是杀入乱军,手拧赤狮追星戟急砍乱舞,左突右冲,斜刺里杀开一条血路突击。胡轸麾下几员将士反应不及,纷纷被庞德杀落马下。另一边,胡车儿亦率兵杀到,强攻猛突,势不可挡。两军左右夹击,顿时杀得胡轸军乱作一团。

胡轸眼看如此,面色大变,又惊又怒地叫道:“贼杀才!!又中这马家小儿奸计也~~!!!”

就在胡轸心头正慌之时,张济率兵急来救援。此时,马纵横已整顿好兵马,率兵正中冲杀而来。胡轸军三面受攻,瞬即轰然溃散。马、庞、胡三将皆威猛绝伦,如同一头头杀入兽群的吞天巨兽,不断吞噬着一条条敌兵的性命。

“哇~~!!敌兵攻势太劲,我军抵挡不住,撤~~!!快撤~~!!”

“那马家小儿快要杀来了,快逃命啊~~!!”

“挡不住,挡不住拉~~!!!盾牌手,快快冲上抵住啊~~!!!”

一声声叫喝声响不绝耳。两军混杀剧烈,在正中处冲杀的马纵横不知觉中,已然杀到了乱军腹地,见了胡轸,大喝一声,驰马就冲。胡轸见马纵横杀来,吓得顿时色变,忙教弓弩手射住。刹时乱箭迸发,马纵横手提龙炎偃月刀,急砍乱拨,胡轸军的弓弩手倒是伤不了其半根毫发,反而流矢误伤了不少同袍。

“真如一群煞鬼!!”张济眼看着马纵横三部兵马,狂攻杀来,凶悍无比,面色黑沉地快要滴出水来,不由在心中惊呼叫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