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谁乃无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吕布越想越是激动,心中的亢奋如一团火在充斥着全身!

“呵呵,我主可是对奉先极为看重,甚至说了,只要奉先肯来投靠,便把赤兔赏之!如今当值乱世,大丈夫顶天立地,理应建功立业,扬名立万!奉先啊,你若投于我主麾下,以你本领,功名利禄,那可是享之不尽!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可要细细想之!”

次日,阳光明媚,气候晴朗,万里晴空。却说马纵横率领先锋部队,近五千多兵众,连日赶路,终于来到了箕关。马纵横先遣魏飞报予丁原。丁原得知后,特派吕布还有一干将领前往迎接。

却见在并州军营地东南方向的平地外,正率兵赶来的马纵横,忽然把马一勒,神色不由一肃,望向不远正迎来的一彪兵马。

马纵横眼神赫赫,微微地眯了起来。

终于,他即将见到在这东汉末年里,以卓越超群的武力称霸群雄,后人称为‘马中赤兔,人中吕布’的吕奉先!

始初来到这东汉末年时,马纵横每每想到自己将会见到以往自己所崇拜的猛将豪杰,心中就会激动不已。而被誉为天下最强猛将的吕布,作为一个尚武者,马纵横自是最为崇拜。

但不知为何,也或者是因为经过这数年来的战场的磨砺,血腥的洗礼。此时此刻,马纵横心情尤为的平静。

随着马纵横把马勒住,在他身后的庞德、胡车儿等将士也纷纷勒住马匹,其军部队迅速停住,如此仓促之下,队形竟丝毫不显紊乱。

而那迎来的那队人马,速度却陡然加速起来,为首一将,兽面重铠,血红赤袍,手提方天画戟,策马狂奔,威风凛凛,倏然赶到。

“吁~~!!!”那威猛将领一声怒喝,如轰雷震起,马纵横军中不少将士都暗暗变色,就连庞德、胡车儿两人看到那员将领,也不由暗暗诧异。

此人高达丈余,虎臂硕长,魁梧如有天上神将、地狱修罗之姿,一对邪异眼眸,尽是睥睨天下的狂傲之气!

此人正是丁原的义子,被西凉军称之为无敌邪魅的男人—吕奉先也!

“你就是那小伏波马羲耶!?”就在众人看望着吕布时,吕布却也在看着对面正首的那员雄风骇人的年轻将领。却见此人目光威凛,面容刚毅,健硕如同镔铁一般的身姿,犹如鬼神降临,比起吕布竟还不逊色,又见他身披黑镔怒鬼铠甲,身穿金纹虎啸锦袍,手提赤色盘龙宝刃,浑身更散发一股纵横天下的赫赫霸气!

“早闻丁并州麾下有一绝世虎将,威猛绝伦,无人能敌,故纳为义子,名字就叫吕奉先,想必就是将军你了!”对于吕布充满挑衅味道的问话,马纵横却是从容不迫地徐徐答道。

“吕某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小儿还不快报上名来!!?”吕布见马纵横答非所问,心中暗怒,一瞪眼便是扯声喝道,同时浑身气势迸发,顿时一股股狂烈的邪气,宛若翻江倒海一般,朝着马纵横扑涌过去。

感觉到吕布的敌意,庞德、胡车儿都是心头一惊,却也都感觉到面前这人与以往的敌人绝不能相提并论,连忙各是抖数精神,暗作提备。

“吕将军好大的威风,莫非这就是尔等并州军的待客之道!?”马纵横面色一寒,却不惧怕,声音一吼,如同洪钟在耳边震起,吕布身后高顺、魏越一甘部将都不由变色,暗暗心惊。

“哼!出言不逊,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领!!”感觉到马纵横强大的气势,吕布反而是愈加亢奋,双眸精光闪动。

“吕将军若想要比较一番,尽管说便是,何必在这兜弯抹角!”马纵横眼眸正是睁开,瞳孔却在骤缩,浑身那股无形的气势,愈加可怕,庞德、胡车儿都是一惊,宛若看到在马纵横身后有一尊浑身血气萦绕哦,身穿铠甲的模糊鬼神相势。

另一边,高顺等将却也似看到吕布身后有一尊如有熊熊火焰所化的邪魅相势,极其可怕。

“不好!!将军恐是要施出真功夫了!!”高顺早前万无想到,马纵横能够在吕布面前,毫不怯场,还能在气势上与之抗个不相伯仲。此下见两人一言不合便要大打出手,而且吕布似乎还想全力施展,不由吓得满脸变色。

不过就在高顺念头刚是一转,吕布却早已飞马杀出,一声怒吼,如同凶凛骇人,震天动地。马纵横却也被吕布那盛气凌人,看他那目空一切,仿佛要把天下人都踩在脚下的狂傲姿态给激怒,大喝一声,如有雷霆炸开之威,倏然骑马飙飞迎出。

两人喝吼之威,震得两方人马都是齐齐变色,大多人还未反应过来时,其军的统将却已遽然交锋!

‘哐当’一声,狂风骤起,沙石飞扬,宛若天穹破裂。只见马纵横与吕布交马刹那,龙刃和画戟猛地碰撞一起,竟齐齐一起荡开而去。

“好力气!!”吕布大声一喝,人马斜刺里飞过,拧戟朝着马纵横便是暴刺猛搠,戟影快如闪雷,来势汹汹。

“你也不差!!”马纵横只觉浑身血肉都在收紧绷住,丝毫不敢分心,急提刀飞砍快拨,打开吕布刺来的画戟。

两方人马看得惊呼不断,都是首次看到竟有人能够与自军统将战个不相伯仲。

却见两个如同神魔一般的男人,无论是力气、速度、反应都是超乎常人所想象。两人交马而过,便已杀了七、八回合,兵戈嘭响如同惊雷,好不可怕!

“小伏波,果非虚名!不过想要赢我吕奉先,却还差得远哩~~!!”驰马飞去的吕布,猛一转马,喝声叫道。

“哼!说这大话,恐怕还早得很!!”马纵横遂也拨转了马匹,冷然地看着吕布,喝道。只不过,若是细细看之,便能发现提刀的那条孔武有力的巨臂,竟在隐隐抖颤。

吕布闻言,猝地露出一个邪笑,身体因亢奋而沸腾的血液,如要破体而出,二话不说,拍马便又来战。马纵横面色一肃,眼神愈加亮丽。自从与阎行在南安一战后,马纵横一直以来都在压制着自己的力量,而经过近两年来的勤奋练武,兼之综合后世武学精辟所得的领悟。自己到底成长到什么程度,极限到底在哪里,马纵横一直还未有一个底数!

而如今天下第一强人就在眼前,马纵横自然不会放过如此大好机会。

“战~~!!!!”眼看吕布奔马逼近,马纵横聚声一吼,双眸如有赤色雷霆一闪而过,猛然提刀,朝着吕布便是一劈。吕布也瞪大邪目,拧戟猛突过去。

‘嘭’的一声巨响,吕布飞去的画戟,竟然击开了如有破天毁地之势的龙炎偃月刀!

“什么!!”在阵内观战的胡车儿,惊得失声叫了起来。他常年与马纵横陪练,自然看出马纵横刚才那一刀起码用了七成力气,若是换了他,早就吓得躲开,哪敢强硬击开!

马纵横却是早知吕布厉害,暗有准备,把刀一转,急改劈为砍,朝着吕布面门飞去。

“起开!!!”吕布脸上邪笑顿时变得灿烂起来,大喝一声,奋力挥戟,又是哐当一声巨响,在力气的比都上,马纵横竟又一次落于下风,手中龙炎偃月刀被画戟荡开而去。

不愧是称霸群雄的天下第一强者!强若如同鬼神的马纵横,竟一时落于下风。

“马家小儿,今日我就给你瞧瞧什么才是真正的霸者之风!”吕布紧接又是疾声怒喝,手中画戟猝然间形成了漫天飞影,朝着马纵横铺天盖地的扑涌过来。

吕布所施的正是他独创的天荒八合邪神戟法中的—戟破千军!

危急之际,马纵横只觉自己的身体反而在狂亢激奋,竟主动地舞起龙炎偃月刀,施出了龙霸天下。却见刀光戟影,飞若霹雳虹光,两人招式轰然碰撞,一道道惊天动地的暴响声轰不绝儿。

霎时间,两人交手了近有数十回合。而更为可怕的是,随着战况愈加激烈凶狠,两人背后又再次升起了那烈火邪神和血气鬼神的相势,而且愈加变得栩栩如生,两方人马全都看得目瞪口呆,如似灵魂都被两人的相势所怯,一时间各个呆若木鸡,连惊呼声都逐渐消失了。

若在以往,性子沉稳的高顺,唯恐全力作战的吕布会错手杀了马纵横,定然会急声叫住,以免吕布犯下大过。毕竟马纵横乃大将军何进亲封先锋上!但如今却是就连高顺也被这两人的厮杀,而惊得失了神。

“住手~~!!!”

就在此时,一声疾吼赫然暴发。陡然间,众人如见有一头浑身雪白,似虎如狮一般的洪荒巨兽遽然出现,猛地插入在烈火邪神和血气鬼神的正中。

“这白袍小将好生厉害,到底是何方神圣!?”

最先回过神来的庞德,不由瞪大着眼,面露异色,却见马纵横、吕布还有白袍小将如走马灯般杀了起来。近些年来,庞德每日操练都极为勤奋,兼之又有马纵横的指点,武艺可谓是突飞猛进,只不过如今仅有十七、八岁的庞德年纪尚幼,尚需磨砺罢了。

话说庞德迅速回过神来后,见白袍小将忽然插入,恐马纵横吃亏,连忙一提赤狮追星戟,奔马赶去。

“将军莫慌,赤鬼儿来也~~!!”

另一边,高顺也紧接回过神来,眼看庞德纵马赶出,忙一提手中虎威狼牙棒,拍马冲出。

“吕奉先!!丁公派你来迎接马先锋,不是要你逞威,还不快快住手!!”三人交锋之中,却见那白袍小将略逊一筹,而吕布和马纵横却也只顾着与对方厮杀。饶是如此,能够插手吕、马两人之间交战的白袍小将,也足可见其武艺超凡!

“张文远,你给我滚开!!”吕布邪异眼眸,猛地闪过精光,猝然拧戟猛地朝张辽砍去。张辽手中兵器,也是戟,不过乃是一柄阔口月牙狮头银戟,看上去比起吕布的方天画戟虽轻上不少,少了几分凶厉悍猛,却多了几分轻巧灵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