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战在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另一边,正于帐中与张辽谈话交心的马纵横,却也听到先回的一个兵士来报,说发现了营后有火光闪动,疑有敌兵。马纵横不由一惊,心中更是对吕布暗恨不已,急是出帐,呼喝将士。张辽也紧随跟出,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果听营后杀声暴发,顿时色变。

“赤鬼儿,你与我速速率兵前往拦截。老胡,你与仲业把守营地!!”马纵横见火燎火急赶来的庞德和胡车儿,疾声喝令。与此同时,几员兵士,各是牵马过来。马纵横急翻身上马,又从递来龙刃的兵士手中接过兵器,一挥龙刃,寒光骤现。这时,庞德也已上了马,大声呼喝四周兵士,只一阵间便临时组建了数百人的队伍。

“众人听令,随我杀敌!!”马纵横一提龙刃,飞马便冲。这时,左边一道马鸣声骤起,却见张辽骑着一头神骏黑风烈马赶来,急道:“纵横,我与你一同杀敌!!”

“好!”马纵横一听,回以灿然一笑,遂一声怒喝,震荡天地,驰马望营后飞驰而去。

却说,李蒙引兵急攻,眼看快到营地。蓦然,一左一右,先见两人奔马杀出,那恐怖的杀气,犹如两头吞人猛兽。

“何方鼠辈,竟敢夜袭我营!!都莫想好死!!”左边手提龙刃猛汉,正是马纵横也。只听他扯声怒吼,驰马悍然杀近。李蒙急是拧枪应战,两人刚是交马,哪知马纵横早已挥刀劈落,那恐怖的龙刃震起一阵烈风骤响。李蒙迎接不及。猝然,背后正随杀来的将士,突兀看见寒光一道,紧接着血飞头起,马上的自军统将,竟就成了一具无头尸体。

李蒙麾下部众顿时皆吓得失色,骤然间,浴血而来的马纵横如同鬼神一般,杀到面前,李蒙麾下部众急忙抵挡,却又哪里挡得住杀气冲天的马纵横。只一刹那,马纵横便杀开一个破口,一路冲击,人仰马翻,如入无人之境。

“勇猛如神,凶煞如鬼,真鬼神也!”在后紧随跟来的张辽,眼看马纵横瞬间击毙敌方统将,独自一人杀入敌军,惊异之余,亦是亢奋不已,一提手中银狮月牙戟,急飞马杀入人丛,飞刺猛扫,亦是所向披靡。

却见李蒙军中,只就马纵横、张辽两人各舞兵器,如同虎入羊群,左突右冲,杀得其军乱作一团。电光火石之间,庞德亦率兵杀至,连阵冲突之下,竟把李蒙军杀得溃散。正往赶来救援的王方,忽闻李蒙被杀,又见其军大乱,心慌之下,正是不知如何是好。就在这时候,只见乱军中,一左一右,两员满身是血,凶悍绝伦的悍将杀破而出。其中一人手舞龙刃,驰马争先杀来。

“嗷嗷嗷~~!!马纵横在此,尔等鼠辈还不快快来战~~!!!”马纵横振声咆哮,宛若鬼神之威,吓得王方肝胆皆裂,哪敢应战,忙是拨马就逃。马纵横也杀得眼红,竟又驰马火速杀入王方军中。张辽恐其有失,忙是追上掩护其后。

王方狼狈而逃,其军将士自也失去战意,纷纷逃命。马纵横、张辽一路杀突追去,因夜色正黑,王方引数十从骑先是逃脱。马纵横见追不上去,便又与张辽回马杀突,飞纵驰走,毫无阻碍,一路杀敌犹如砍瓜切菜,可谓是所向披靡。王方、李蒙部署丢盔弃甲,四处逃命。

少时,火光成片,文聘、胡车儿率兵赶来,不一阵便把残兵杀散,擒得俘虏近有千余,杀敌约有数百。而其中,死在马纵横和张辽手上的西凉将领恐怕就有二十余人,杀敌合计近约有百余人众。

时至五更,天色渐呈鱼肚皮的颜色。在丁原的虎帐中,高顺、魏越等将士正被丁原怒声喝骂。其中魏越却也不敢说是领了吕布之令,调走斥候。而高顺虽也猜到这大约是吕布所为,但也没有揭发,自愿替其背了黑锅。

却见丁原又羞又恼,先前吕布便是故意挑衅马纵横,引发乱斗,这不久后,高顺又罕有地犯下过失,使得西凉军有机可乘,几乎奇袭得手。

马纵横毕竟是何进的先锋将,这才来不到一日,便一而再再而三地连发事端,若是传到何进耳中,就算何进不大发雷霆,丁原自己也羞于与之见面,再想何进不久将到。丁原实在无颜见之好友,越想越怒,一怒之下,竟要斩杀魏越,重罚高顺,棒打五十军杖,以儆效尤。

吕布顿时面色大变,也没想到丁原会暴怒至此,连忙走出求情。丁原却是想到这其中与吕布定有瓜葛,不当众揭发,乃看在情义份上,这下见吕布竟敢走出求情,便是一顿痛骂。吕布见丁原动了真怒,也不敢反驳,直被丁原骂退出帐。

“丁公息怒,两军交战在即,重罚军中要将,是为不吉。不如且记罪过,他日让两位将军戴罪立功如何?”这时,倒是马纵横以德报怨,替高顺和魏越两人说话。

丁原听之,更是羞愧,一张老脸都不禁红了起来,对马纵横更是看重,不禁说道:“这两人几乎害得马贤侄挫败于敌,纵横却愿为他俩人求情,且能深明大义。老夫身为并州军之首,实在愧于见人。”

“丁公谬赞。小儿早闻丁公忠义,治军有道,今番难得与丁公携手作战,还望能向丁公多多学习。”说实话,虽然马纵横与丁原相识不久,但却觉得他不似正史中所言为人粗略,是个暴躁易怒的老汉子。反而觉得他颇识大统,对于年轻一辈极为看重,是个愿意提携后辈的老好人。就如适才,他下令要斩杀魏越,重罚高顺时,自己却也露出不忍之色。

“纵横年纪轻轻,便能学会谦虚待人,与人学习,日后必将前途无可限量。马寿成真是生了个好儿子,马伏波也算是后继有人了!!”丁原手扶白须,称赞不已。逃过一劫的魏越听了,非但没有感激,却暗露鄙夷之色,好似觉得马纵横为人虚伪。而高顺却也对马纵横多了几分好奇,暗暗用余光瞟了他一眼。

不过说起来,马纵横为两人求情,一来确是有意赢得丁原的好感,二来却是因为高顺这一员在历史长河中所埋没的瑰宝。据史中记载,高顺为人忠义刚烈,其麾下八百陷阵营更是与李催的飞熊军还有刘备的帐下的白眊精兵并称为三国时期最为顶尖的步兵部队。可如此虎将,却一直不受吕布重用,最终不肯投降曹操,而和吕布、陈宫一齐被斩首示众。

高顺不但善于练兵,更颇具武勇,忠义刚烈,是为虎将。马纵横自也希望他日能将他纳于帐下。

至于那魏越,马纵横见他不过是跳梁小丑,要不是看在丁原、高顺的份上,哪里会替他求情。

于是丁原听从马纵横所劝,先免高顺、魏越刑罚,让两人戴罪立功,又见马纵横作战一夜,想他疲惫,便也不多逗留,让张辽送其回营。

高顺和魏越回到营地,吕布听说两人并无大碍,急忙来见,三人遂是入帐。须臾,三人坐定。吕布见高顺面色默然,不肯出声,便也不再相瞒,把怀中所藏血书示与高顺,高顺见之,不由面色大变。

“这马家小儿乃何屠夫之爪牙,我故而想在何屠夫未到之前,急于将他除去。还望子义休要怪我。”吕布知高顺为人忠义,便是故意装出一副正义泯然的样子说道。

高顺本以为吕布是心胸狭窄,暗里有意报复,这下才知错怪吕布,忙是告罪,满脸愧色道:“将军忍辱负重,却是我高子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将军有此血书,为何不向丁公示之?”

“你莫多虑,其中我已与董少府暗有商议,此下时机未到。你我兄弟一场,有此大好机会能够扬名立万,我岂会忘了你!到时,你只要随我号令,共举大义,富贵声名,自是手到擒来!”吕布自然不会告诉高顺实情,胡乱编话,故作慨然说道。高顺眉头微微一皱,只暗觉有几分怪异,但却又说不出来。

数日后,却说自从西凉军那夜奇袭不成,反倒折了李蒙,便再无动静。而王方为免受罚,故意说马纵横早就得知,反而伏击,故有大败。董卓听说,以为吕布无心来投,又想血书在吕布手上,大怒不已,便要斩杀李肃,以泄其忿。倒是李儒发觉在后一直缩头缩脑的王方面色大变,似做了亏心事,几番厉声喝问,便令王方不打自招。董卓方知王方是恐怕受罚,故意伪报军情,勃然大怒,当堂拔出利刃,在众将士面前,将王方砍死。一众将士见董卓暴怒杀入,无不变色。其后,董卓又赐百两黄金予李肃,以作慰藉。至此后,董卓便听从李儒之劝,暂时按兵不动,等候何进大军来到,再做图画。

而在这数日里,袁绍、何进、何苗的部队相继来到,就在并州军营地旁边屯兵扎据,箕关之外,眼看连营满地,旌旗盖天,惊天大战似乎一触即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