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不白之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张文远,你莫挡我路,否则必杀之~~!!!”吕布一招画戟,刹地施出天荒八合邪神戟中的—邪戟荡天,蓦然火焰邪神相势遽然而现,吕布横扫飞戟,如有荡平天下之势,张辽不敢怠慢,涌出全身力气,锐目遽瞪,亦施出其聂家戟法,飞狮破天戟中的—狮咆四海,白毛狮虎兽相势亦在张辽背后轰然显现,两柄绝世宝戟一扫一搠,相撞一起,火星迸射。遽然间,刚是显现的白毛狮虎兽轰地破灭,火焰邪神如附加其身,与吕布做着相同的动作,横戟荡开张辽。

却见张辽刹地连人带马,暴退而去,其马惨鸣一声,恐怖的冲击,使得其前蹄骨头碎裂。张辽右臂更是连着战袍一起崩裂开来,血液疾飞,忽地滚翻落地。

犹如邪神降世的吕布,顿时把那剩下的四、五个骑兵吓得魂飞魄散,连阵惨叫声,待张辽回过神来,吕布已将那些从骑一一全都杀死,浑身血色斑斑,凶邪骇然!

“张文远,你若愿降我,他日扬名天下,荣华富贵,举手可得!但你若要反我,唯有死路一条~~!!”吕布眼眸邪光盛放,虽然他也十分看重张辽,但他却不要一条会噬主的恶犬!

张辽急一看不远处,趴地一动不动的丁原尸体,遂狠着面色回过头来,纵声喝道:“丁公待你如同亲儿,你却无情弑杀之,我誓杀你不可~~!!!”

“哈哈哈哈~~!!丁建阳与那何屠夫欲联手操纵朝纲,我身怀当今天子血书,今日正是依奉圣命,大义灭亲,为汉室诛除乱贼!!”吕布闻言,纵声狂笑,此言一出,张辽顿时勃然变色,满脸的不可置信。

就在此时,吕布猝地一拍马匹,骤声喝道:“张文远,你反还是降~~!!?”

吕布驰马狂飙,杀气盛放,霸天绝地,就连张辽,在那一刹那,竟也动摇起来。

不降便是死!到底谁是忠是奸,若丁公真是有意造反,那自己岂不死得冤枉极了。他还肩负着复兴聂家的重任,若这般死去,岂不愧对家中父老~!?

张辽念头急转,就在他开始犹豫、动摇之时。蓦然一声震天喝喊,如若一道轰天雷霆,在他的心头遽然震荡。

“文远,休听这丧心病狂的畜生妖言惑众,丁公一生忠烈,岂会造反!!?”

声荡苍宇,同时一阵疾风遽起,张辽心头迷惑顿时一扫而清,眼神变得清明起来,急便是挪身一弹,犹如一头敏捷的猛狮,窜入了一边的树丛之内。吕布眼见张辽忽然窜开,勒马不住,一戟猛劈而空,不过他很快就把注意力转移到前方,正见有一将,霸气汹腾,手提龙刃,宛若鬼神一般,驰马奔杀过来!

“马家小儿,今日我誓必杀你!!”吕布眼里邪光杀气一齐暴腾涌出,立刻飞迎过去。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倏地交锋,马纵横一拧龙刃,赫然便施出了无名刀法中的—龙霸天下!

龙刃一起,便是乱影暴射,飞刀大开大合,如有破天毁地之势。可吕布又岂会束手就擒?

“小儿,看我破你!!”吕布吼声暴起刹那,画戟陡飞,如若道道疾电飞虹,使出的正是—万戟灭宇。一刀一戟疯狂碰撞,似永不停歇,速度之快,肉眼根本捕捉不过来。却见两人身后相势,相继暴发起来。一面火焰邪神,一面血气鬼神,宛若神魔大战,惊天动地。

却见拼杀间,两人招式越使越快,马纵横身上更是连起骤响,连道血液飞起,而对面的吕布也有几声震荡,双臂忽显几道血痕。两人看似不相伯仲,但仔细一看,却是吕布占了上风。

“起开~~!!!”蓦然,吕布一戟抵住马纵横的龙刃,臂膀轰然涨大,那恐怖的臂膀所蕴含的力量,似乎能一拳破天,奋力朝上一挥,龙刃被荡开同时,马纵横亦是连人带马急退而去。

马纵横眼神赫地变得冷冽,这种感觉还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此下他的浑身肉皮都在不断地紧绷,筋骨都在发着痛鸣,自己的右臂早已麻痹,不知感觉,刚才拼杀全都是身体的下意识地反应。

而吕布似乎察觉到马纵横的异样,陡地咧开一丝笑容,冷冷道:“小儿你当值得庆幸,因为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能够让我施出全盛力量的男人!!杀~!!”

吕布骤声一吼,邪气盛放,正欲施出杀招,击毙马纵横。而马纵横似乎也已然胆怯,忽地猛一拔马,竟是狼狈逃去。

“小儿,休想要逃!!!”吕布一见,似乎并无料到马纵横竟毫不顾武者尊严的拨马逃去,顿时心头一急,纵马狂奔追去。

却见马纵横拖刀而走,在地上摩擦起连片火花,一股可怕的凶煞杀气,如在其龙刃中不断地积聚着。

说时迟那时快,吕布飞马倏地追上,赫然舞动起手中方天画戟,便要施出—邪神擎天,挥戟悍然砍下,那恐怖的火焰邪神相势已然再次显现。

就在这一刹那,如同龙潭破开,万龙腾飞之势,马纵横手中龙刃骤地一提,血气鬼神早已与之化为一体,龙刃如同万龙归一,神龙起头,灭天绝地,吞噬天下!

马纵横拖刀所施的正是他当下所创刀法中的最后一招—神龙抬头!

突兀,火焰邪神和血气鬼神两面相势再次交锋。吕布和马纵横,一人挥戟砍下,一人举刀而抬。两柄绝世宝刃碰撞一起,火星急射不断,恐怖的威力,简直就如神魔所有的力量。

吕布虽是失去先机,但凭着更为强盛的**力量,死死地压住了马纵横的龙刃。两人面容都是狰狞可怕,青筋凸起,血眼发红,不断地在拼命使劲。

可在两人尚未分出胜负,这可怕的比斗,却把两人坐下的马匹活活压迫而死。两道惨鸣相继发出,两人皆是满色陡变,身形霍地急下,忙都急抽回兵器,须臾纷纷滚落马下,掀起连片沙尘。

就在此时,张辽健步而飞,斜刺里杀出,满脸恨色,怒吼道:“吕布奸贼,取你狗命~~!!!”

适才急欲收招,吕布却是受了不轻的内伤,面色一顿急变,见张辽杀来,吓得忙是以戟挑起沙尘。冲来的张辽不料,被沙尘扑中了眼睛,怒喝一声,连步退走。

而此时,马纵横却又哇的一声,大口吐血,看来所受的内伤比起吕布更要严重,急起身子,眼睛红得可怕,提刀急朝吕布杀来。

“不好了~~!!丁公被杀了~~!!”

“前方有打斗声音,贼人定在不远,快追呐~~!!!”

猝然间,连阵急喊疾喝呼起,听得出来,有些是惊悚慌乱,有些是气急败坏,总之是乱作一团。

原来就在不久前,并州军的斥候发觉到林丛小道里有打斗声,急是回报,吕布麾下心腹宋宪、侯成几员将领早就有了准备,遂大造起势,说必有大变,诸将又听说丁原不久前出了营外,吓得连忙纷纷带兵赶去。

不一阵后,连队人马从小道里涌了出来。吕布一听,急奋力挥戟杀开马纵横,张辽来挡,被他又是奋起一戟打退。却见吕布罕有地显得狼狈,满脸土色,急从怀中取出血书,示与前头正急奔马赶来的几个并州将领,喝道:“此乃天子血书!!何屠夫祸乱朝纲,罪大恶极!天下特令董少府召天下群雄讨之!!丁公仁义,本与我同往劝阻。哪知张文远早就与何屠夫私通,与马家小贼里应外合,就在刚才伏击了丁公,诸位将军快随我除了这两个贼子~~!!!”

却说那本随马纵横之后的几个斥候,赶到时,见得马纵横正与吕布厮杀,忙是回报。庞德、胡车儿两将听闻,却以为吕布又来挑事,一边命人报予何进,一边又带数十从骑赶往助战。可当庞德、胡车儿赶到时,却见小道里全是杀气腾腾的并州兵马,才知大事不妙,连忙朝马纵横那赶去。

“将军莫怕,赤鬼儿来也~~!!”

“胡车儿在此,谁要敢伤我家将军半根汗毛,绝不饶过!!”

却听庞德、胡车儿的怒吼声纷纷骤起。那些并州将领,还未来得及去细看吕布的血书,但见庞德、胡车儿等人凶神恶煞的赶来,立刻是信了大半。

“这定是何屠夫派来的救兵,丁公对我等并州将士素来仁义,我等当以死报之!!如今丁公被杀,诸位岂能袖手旁观~~!!?”

“杀了张辽这叛贼,杀了何屠夫这些走狗,替丁公报仇雪恨!!!”

这时,在人丛内的宋宪、侯成也是机灵,纷纷扯声怂恿,霎时间大半的并州将领,皆是变得怒火滔天,竭斯底里地吼道:“报仇雪恨!报仇雪恨~!!”

“吕布你这天杀的奸贼,分明就是你投靠了董豺虎,弑杀丁公,你焉敢颠倒事非,说忠为奸~~!!!”张辽听话,自是蒙冤暴怒,瞪圆锐目,撕心裂肺地吼道。

“我乃丁公义子,岂会害之~~!!叛贼休得再提吾父,我与你拼了~~!!!”吕布却也满脸愤恨之色,暴声一喝,提戟便望张辽奔杀过去。宋宪、侯成见吕布杀去,纷纷各举兵器,策马杀气。周围并州将领见之,亦都各自杀出,刹时间杀声如潮,并州军铺天盖地地朝着张辽还有马纵横一干人等杀来。

于此同时,马纵横却已跃上了庞德的马匹,见吕布还有一众并州将领向张辽杀去,急教胡车儿前去救往。忠义刚烈的张辽,蒙下不白之冤,眼看昔日同袍全都信了吕布的鬼话,一时间如万念俱灰,竟眼睁睁地看着众人杀来不知回避。

“张将军,我来救你,快伸手给我!!”就在此时,胡车儿从后策马赶到,那大嗓子一吼,顿把张辽惊醒过来。

“文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吕布这个不忠不义的畜生,终有报应,且留下性命。待他日真相大白之时,再取他性命,岂不痛快!!”这时,马纵横在后的吼声又起。

张辽听了,顿时心头一定,游离的眼神也变得坚定无比,急把伸手抓住胡车儿,胡车儿猛地一拽,张辽遂是跃飞上马,与庞德共骑一骑急逃而去。

另一边,吕布也骑上了一匹马,眼见张辽、马纵横等人纷纷逃去,便是想着一不做二不休,扯声喝道:“丁公无故惨死,全因何屠夫此大奸贼,诸位何不与我合力除之,立下大功,他日觐见天子,封侯拜将不在话下!!”

吕布此言一出,宋宪、侯成立即慨然回应,不少并州将领都是急欲复仇,遂也纷纷应和,一些将领见却也随波逐流。于是吕布迅速拍马在前,率兵朝着何进军营奔杀而去。

与此同时,正于箕关准备的西凉军,早就养精蓄锐,等候久矣。忽听前方杀声暴起,斥候急是来报,说正有不少并州军军队朝着何进的营地杀去。

“哈哈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董卓一听,刹时黑熊一般的大目暴射精光,纵声狂笑,只觉天地之大,腹中,他董仲颖权倾天下,号令群雄之日,即刻便要到来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