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混乱逃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天颤,地抖!

却说何进刚听说吕布又来挑衅,与马纵横正是私斗。何进大怒,正欲亲自前往将吕布恶徒擒之。哪知蓦然间连片杀声轰然爆发,何进勃然色变,周边将士、斥候急急来报,纷说并州军忽然大举来袭。几个斥候还隐约听说马先锋杀了丁刺史。

“什么!!马纵横竟杀了丁建阳,这怎么可能!!?”何进雷霆大怒,急揪住一个斥候,满脸凶神恶煞地喝道。

这时,正是和袁绍一同赶来的何苗正好听说,也不细想,立刻便冷声喝道:“大哥!!我早说此子蛮横鲁莽,迟早坏事,定是丁刺史前来劝阻时,被他误而杀之!!我看如今若要熄灭并州军的怒火,当把马家小儿擒下,然后当着并州军的面,杀之平息!!”

何进闻言,顿时色变,却又听并州军杀声愈近,心里乱作一团。袁绍见状,忙道:“事态危急,但若此时董豺虎率西凉兵趁机袭击,如何是好!?还望大将军以大局为重!!”

袁绍此言一出,不少痛恨马纵横的出身世家的军中领,纷纷跪下,拱手齐声喊道:“请大将军以大局为重~~!!!”

何进心乱如麻,一时顾不得太多,见众人皆欲杀马纵横,也只能答应,急向袁绍喝道:“本初!!你速引本部,擒下马纵横,以平息祸乱,不得有误!!”

袁绍闻言,顿时眼神一亮,震色喝道:“文丑,颜良何在!!?”

袁绍喝声一起,两员虎背熊腰,皆高达九尺以上的巨汉应声而出。此二人,皆乃河北豪杰,勇猛异常。话说,袁绍早在河北招纳贤才猛将,暗建势力,此番讨伐西凉军,特意把文丑、颜良召来,以立功绩。

却看,黑脸横肉,凶神恶煞,宛如一尊煞神的正是文丑。而那黄脸浓须,虎目生威,长得孔武有力的则是颜良。两人一出,众人见之,无不诧异,都暗叹威武。

“你俩各引一部,速把那马纵横擒下!!然后示与并州军前杀之,平息众怨!!”袁绍自恃文丑、颜良有万夫莫敌之勇,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疾声喝道。文丑、颜良听之,慨然领命,速是离去。

“那吕奉先凶横骁勇,马家小儿亦强悍善战,恐就这两人抵挡不住,大将军何不再派猛将相助!?”这时,何苗眼见并州军快要杀到,来势汹汹,不由带着几分忧虑之色说道。

“哎!车骑将军不必多虑!文、颜两人之勇,绝不在那吕、马之下,有他俩人前去,必是万无一失!!”袁绍忽一摆手,自信满满地说道。

何进也见文、颜两人威猛,遂是颔首应道:“此二人确是罕见虎将,此下当先整顿大军,提备董豺虎率兵来袭!!”

何进此言一出,众将都觉是理。于是,何进速命诸将,各整部队,以备战事。

与此同时,却说马纵横一干人等急回前营,文聘早就整备好队伍来迎。两员将领,各是让出两匹战马,马纵横、张辽纷纷上马。马纵横急教众人备战。

文聘听话,忙是急问道:“将军,到底发生何事!?并州军为何攻来!?”

“吕奉先早就投靠董豺虎,就在适才弑杀了丁公,却又嫁祸我与文远,此下领兵杀来,恐难止戈,而且恐怕不久,董豺虎的西凉大军也会杀来!!”马纵横满头大汗,疾声解释。众人听之无不大惊失色,还未回过神来,蓦然一声喝吼,又是把众人吓得心头大乱。

“大将军有令,要马纵横速速就擒,以平息并州军之怒!!!”吼声一起,马纵横疾往看去,正见一黑脸大将,提着一杆黑钢恶兽长矛引兵奔杀过来。

“将军!来者不善,这该当若何!?”

“他奶奶的!!何进这老匹夫,我等为他拼死拼活,如今一见事态不妙,他就下此狠手!!气煞我也~~!!!”

“主公!!事到如今,唯有走为上策!!否则一旦两军杀至,势必危矣~~!!”

而此时,马纵横军中士全都乱作一团,纷纷急声喊道。

“莫非真是天欲亡我!!?”马纵横却听不到众人呼喊,死死咬牙,心里却是恨透了奸恶的吕布和无情的何进。

“主公~~!!!”蓦然,庞德、胡车儿一齐急声大喊。马纵横猛地回过神来,眼神刹时恢复坚定的神采,纵声喝道:“我惨受奸人诬蔑,又遭大将军所抛弃,恐怕日后必然遭尽恶名!但若就此要我马纵横屈服,绝无可能~~!!!

患难见情义,但若能追随我者,我必以兄弟待之,将来若能创立基业,荣华富贵,必共享之,若有违今日所言,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马纵横赫赫震词,庞德、胡车儿、文聘三人听得热血沸腾,几乎不假思索便扯声喊道:“我等愿追随主公!!”

另一边,魏飞还有几个将士,一对眼色,也疾声喊道:“将军仁义,真心相待,我等弟兄岂能弃之!?”

“马家小儿,还不快纳命来耶!!?”就在此时,吕布已然飞马冲入了营中,惊天动地的喝吼声,尽显无敌邪神之威。

“吕奉先,与其受辱蒙冤活着,还不如和你这奸贼拼个玉石俱焚~!!”这时,张辽仿佛下定了死志,大吼一声,驰马挺戟便往吕布杀去。

“仲业,你速领兄弟退走!!我去去便回~~!!”生死关头,马纵横却也顾不得张辽,张嘴喝毕,立刻就拍马朝那黑脸猛将杀了过去。

文聘见状,一咬牙,也知自己肩上有着无数弟兄性命的重担,急是大喝,引兵朝东面逃去。魏飞等将,亦各指挥部署。那些不愿随马纵横逃去的将士和兵众,毕竟还是极为敬佩马纵横,也并没拦阻。

说时迟那时快,那一边张辽对上吕布,两人刚一见面,立刻就忿然厮杀。张辽拼死来搏,就算是吕布也不敢丝毫大意。

另一边,马纵横也挡住那黑脸猛汉厮杀。那黑脸猛汉,手提黑钢怒兽长矛,力气无比惊人。马纵横与之拼杀近十多回合,竟还分不出胜负。此时,却又有一彪人马斜刺里杀了过来,为首大将乃是个黄脸浓须大汉,手提一柄黄虎精钢刃。庞德怒声一喝,便是飞马迎了过去,那黄脸浓须大汉,二话不说,猛提大刀,骤地便朝庞德劈砍而去。庞德拧戟抵住,‘嘭’的一声暴响刚起,另一戟急速搠去。黄脸浓须大汉,见庞德虽幼,但却凶猛过人,不由面露惊色,挪身急闪,险险避过。

“适才来时已见中军营地开始屯集兵马,但若其军稳住阵脚,再想袭之,恐怕便是难于登天!”正与张辽交战的吕布,脑念电转,猛地贲力扫开张辽,飞马急突过去,口中喝道:“宋宪、侯成!张文远这叛贼就交给你俩人了!!其余人快随我去取何屠夫的狗命!!”

“奸贼,休想要逃!!”张辽见吕布飞马过去,忙欲追赶。这时宋宪、侯成却已率兵杀至,如潮扑涌的人潮瞬间就把张辽淹没。张辽却是不愿就此死去,拼死反击。另外那些并州将领,则各引兵众随着吕布杀往中军营地。

“主公小心~~!!!”乱战之际,吕布正是杀到马纵横背后,赶来的胡车儿看得眼切,急忙呼喊。这时,那黑脸猛将提矛正搠,马纵横挪身急闪。吕布倏地靠近,邪异骇目竟是狂奋之色,怒声吼道:“马家小儿,此乃天欲亡你也~~!!!”

吕布一戟暴刺搠出,眼看就要刺中马纵横的后脑勺。时间瞬间宛若变得缓慢起来,却见马纵横可谓是艺高人胆大,急一勒缰绳,身体往后就倒,‘嘭’的一声骤响,马纵横头上银盔即被击飞而去,乱发飞扬间,马纵横身体却又猝地停住,猛就提起龙刃朝吕布飞砍过去。吕布没想到马纵横骑术如此了得,不由吓了一惊,忙举戟挡去。哪知马纵横忽地起身,刀猝抽回,勒马去时,又忽那黑脸猛将暴砍过去。

那黑脸猛将似也被马纵横的高超骑术所震,蓦地回过神来,急拧钢矛挡住。马纵横趁机用巧劲把刀收回,人也拨马逃去了。

这一连串的凶险,可把周围的将士全都看得目瞪口呆,不可置信。马纵横那一伙人却都只顾着逃命,此下文聘已然率军逃开去了,马纵横急和胡车儿合于一处,便是朝东边冲突过去。

“赤鬼儿快逃!!”

马纵横策马飞去时,正见庞德激斗另一黄脸浓须大汉,急是喊道。庞德听话,急是避过黄脸浓须大汉横砍过来的大刀,遂拍马连戟猛攻,竟把黄脸大汉和那些正欲杀上来截的兵众一起杀退,随即勒马逃去。

另一边,却说张辽被宋宪、侯成两将率众围在垓心,就在这时,人丛内忽然连阵凄厉的惊呼惨叫声暴起,只听几个将领各带一小队兵众,纷纷大喝张辽的名号,竟全都是张辽的部署。

“张将军莫慌,我等来也~~!!!”

“张将军,我等相信你定是清白,愿与你共同进退~!!!”

“张将军,莫要弃众人耶!?”

张辽面色顿时大变,又惊又愕,陡然失神。

“快杀了他!!”侯成见状,急是大喝。宋宪亦引兵狂扑而去。

“尔等甘愿为奸贼狗犬,死不足惜!!杀~~!!!”张辽双眸赫地迸射两道精光,在他周边正围杀过来的兵众,刹时见得一头白毛狮虎兽相势遽然显现而出,顿时无不惊骇,纷纷吓得不敢前进。电光火石之间,张辽飞马挺戟,却倏然地冲到宋宪面前,奋力挥戟砍下,宋宪急提刀去挡,‘嘭’的一声,刀柄连着其头颅瞬间被砍开两半,血液迸飞。与此同时,张辽的部署亦纷纷杀到,护住张辽。

“文远!!那吕奉先妖言惑众,你我之冤恐怕一时难以洗刷,你我何不先保性命耶!?”此时,本是离去的马纵横,忽然和庞德、胡车儿复回冲来。张辽闻之,虽是万般不甘,但也不欲自己的麾下无辜就此牺牲,急便挥戟策马,赶往马纵横那处。马纵横那三人亦杀来接应,威猛绝伦,杀得宋宪、侯成的部署如波开浪裂。须臾,张辽引兵杀出一条血路,和马纵横三人回合后,立刻便朝东面逃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