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董家大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这时,侯成听说宋宪被杀,又见马纵横、张辽煞若杀神,哪敢去追,便任由其逃远去了。

却见另一边混战处,正是急于奇袭何进军的吕布,却被那黑脸猛汉拦住。吕布见马纵横逃脱,此下正怒,连阵狂攻暴砍,杀得黑脸猛将节节败退,眼看便要败阵。这时,一员黄脸浓须大汉提刃杀来。吕布却不惧怕,先是猛一挥戟,将已落尽下风的黑脸猛将击飞落马,迅疾又拨马冲去。黄脸浓须大汉见得吕布凶猛无敌,此下正飞杀过来,面色顿变,见吕布挥戟劈来,不敢硬挡,忙是挪身避开,吕布飞马过时,倏地一击刺中黄脸浓须大汉的后背,黄脸浓须大汉惨叫一声,立刻倒翻落马。

却说,被吕布相继击败的黑脸猛将和黄脸浓须大汉,正是文丑和颜良。其军部署见两人被吕布杀败,全都吓得如魂飞魄散,四处逃窜起来。吕布趁机引兵突破,须臾便杀破而去。

“报~~!!马羲叛变,已然率兵逃去!!文丑、颜良纷纷被吕布击败,不知死活!此下吕布已然杀破前军营地,正往中军杀来~~!!!”一员将士急回来报,袁绍一听,顿时吓得满脸发青,尽是不可置信之色地喊道:“文、颜两人竟都非那吕布之敌耶!?”

与此同时,何进还有一干将领听说吕布这般厉害,全都也吓得心头大乱。何进更是暗暗后悔,不该把军中最为勇猛的马纵横逼得叛变,否则凭他鬼神之勇,或者还能抵住这邪魅吕布!

不过很快令何进更为惊慌、后悔的事,随即便发生了。只听一浪接一浪的嘶吼声、喊杀声,震得地动山摇,铺天盖地而来的敌兵,数之不尽的敌兵,正往此处冲杀过来。

何进的脸色变了,袁绍、何苗的脸色变了,周围所有人的脸色都齐刷刷地变了!

为首先见一支骑兵,一支庞大近有万人的骑兵!如能席卷天下,如能踏破大地。这就是天下无不畏之的西凉铁骑!

一杆杆迎风招展的火红旌旗,赫然绣着一个个斗大的‘董’字。董卓亲引一万铁骑,为首先是冲杀过来,猛一挥落宝刃,轰天震地的杀声骤起,庞大的骑阵仿佛摧毁一切的洪流巨浪,挟裹着卷席万物生灵的威势,如摧枯拉朽,骇然扑涌过来。

那一瞬间,董卓感觉到,纵是铜墙铁壁的固城,纵是百万雄兵组成的铁阵,只要他令声一下,全都将毁于一旦,灰飞烟灭!

那一刻,犹如成了世间的主宰,熊熊的豪火如围绕着的董卓心脏在跳动。

“给我杀破敌寨,取下那何屠夫的头颅!”董卓扯声呼喝,手中宝刃,猛地指向敌军的中军营地。

“杀!”一万西凉健儿轰然回应,声如炸雷。却见那一万西凉铁骑全副铁甲,就连坐下一头头健硕威武的马匹亦披着铠甲,朝着敌军的中军营地如同巨浪掀起,如同狂潮涌动,扑杀而去。

与此同时,吕布率兵扑杀而至,一手招起血书,大喝天子诏令天下义士,诛除外戚乱党,凡敢抵挡者,全视为叛国恶贼而杀之。吕布喝声一起,何进的军阵立刻开始爆发连阵骚动起来,各部队里的士兵无不惊恐慌乱。

“莫听那恶徒的鬼话,我乃陛下亲封一国之大将军,统率天下兵马,陛下焉会杀我!!?”吓得面如土色的何进忙策马来回奔走,大声嘶喊,试图稳住军心。但他的努力却是徒劳的,原本其军就怯于吕布之勇,还有西凉军的雄威之势,吕布这下一喊,倒是给了这些兵士退路,不知从那边的队伍开始,猝然之间,连片惊呼乱叫,何进的军阵刹时溃散,犹如树倒猢狲散一般,各部军队里兵士只顾抱头鼠窜,四处逃命。

轰隆隆~~!!

就在此时,一声震天骇响,正见数百铁骑一起冲破了营外栏栅,赫然杀入了营内。何进面色剧变,却见自军已然溃不成军,霎时间如被夺去了灵魂一般,呆若木鸡。

明明这一回,他信誓旦旦,以为与自己的挚友丁原联手,定可击退董卓这头豺虎,然后割地封王,辅佐自己的外甥刘辩登位,从此享受无限荣光,让何家成为除刘氏汉室之外,天下第二大的世家,成为天下人所敬畏的存在!

这是他奋斗一生,阴谋诡计算尽,所想要得到的最终结果。

可如今,他却又落下了什么下场!?

何进心灰意冷,似乎已看到自己身败名裂,最终被乱刀砍死的下场。可当下他最关心的却非自己的命运,而是远在洛阳皇宫深苑里,自己由小最为疼爱的妹妹又会落得怎样的下场!

马驰飞扬,喊声震天,杀兵如潮,逃卒似鼠。

随着一万西凉铁骑和吕布所率的并州军一齐杀到,除了何进麾下几员心腹将士率兵抵抗外,全都只顾逃命,一旦被追上,便可立刻弃戈投降。

西凉铁骑虽然以凶残闻名,但幸好董卓早有命令,不杀降兵,于是这些未战先降的兵士得以保住了性命。不过那些反抗的军队,却遭到了可怕的摧残。只见西凉铁骑宛若铁甲巨兽,轰然冲破一队队扑来的队伍,锋利的枪刃,或是碎裂或是割开或是刺破,一具具脆弱的躯壳。

“哈哈哈哈~~!!!尔等鼠辈,焉能挡我吕布~~!!!”吕布邪声大笑,手中画戟狂飞猛劈,在乱军中纵横急飙,逢人就杀,许多人根本连投降都来不及说,就被吕布残酷杀死。此时此刻,吕布如同成了主宰人命的杀神,但若见到,唯有迅速避开,还要祈祷着莫要被他盯上!!

“哇~!!吕布来了,快逃!!”

“啊啊啊~~!!恶鬼,恶鬼~~!!别过来~~!!!”

“别杀我,我降~!”

却见吕布又是杀到一处,顿时带来了无尽的恐慌,几个被他盯上的将领疾声乱叫,却被吕布纷纷纵马杀上,或是砍死或是刺死。最后那个降字的字音还未喊个完整,就被吕布刺穿了头颅。

此下,何进的大军早已乱成一片,大半都是逃去,小半的人纷纷弃戈投降。

平日何进赖以宠信的袁绍和何苗此时此刻,却都不见了人影!

“这些该死的懦夫!!!诸将听令,莫听那恶徒妖言惑众,随我杀出一条血路,回到洛阳后,重整大军,再与反贼决战~~!!!”何进竭斯底里地大吼起来,眼中此时尽是浓烈的求生**,他不甘就此死去,而且为了他多年经营的何家,为了宫中的妹妹还有那可怜的外甥,他也不能够就此死去!

而就在何进喊声刚起,却见一处人翻乱倒,吕布乘马挺戟赫然杀破而来,一见何进,那双邪性凶目顿时精光暴射,扯声就喝:“何屠夫你项上人头是我也!!”

吕布喝毕,人马早已飞起,狂飙杀来。何进麾下几个将领,皆怒声大喝,引兵杀上挡住。吕布只顾奋力拧戟杀虐,眼中精光宏盛,那些杀去的兵卒,虽是拼死相搏,却难以靠近吕布,一到画戟所能触及之处,便是纷纷倏然死去。

吕布实在太猛,太快了,就像是一头有着一百张口,一千只手臂的邪魅,不断吞噬着一条条活生生的性命。

“哇啊~~!!”随着一声凄厉忿怒的惨叫,一员将领被吕布一戟劈死,吕布再次冲出了敌军的队伍,向着那逃入诸军拥护军阵内的何进,咧开了一丝邪恶笑容。

另一边,董卓在一众西凉将士拥护之下,刚到营外一处土垒高地,眺目正望向不远处营内的混战。众人见得吕布视这千军万军如同无物,杀敌犹如囊中探物,无所能挡之,邪异而骇人,无不吓得目瞪口呆,不可置信!!

“不愧是无敌邪魅,唯有这般人物,才堪称天下无双也~!!”就在众人皆为吕布无敌之风所怯时,董卓陡然纵声大笑。纷纷回过神来的诸将,无不暗暗庆幸,这尊无敌邪魅并非自军敌人,同时也敬佩董卓的高瞻远瞩!

可知,当初极为受到董卓宠信,被其视为智囊的李儒,曾屡说吕布狂傲不羁,不甘人下,劝其杀之。

但董卓却罕见地拒绝了李儒,依从李肃之计,以赤兔名利相诱,招纳吕布!

而此时,董卓最为倚重的心腹李儒,却不在董卓身旁。却见另一处,在并州军大营内。

数万西凉军正与数万并州军在对峙着,营内尚有不少并州军队伍,暂时按兵不动。

“大将军素来深受陛下器重,陛下岂会杀之!?这绝不可能!!定是那吕奉先前番遭丁公喝叱,心中怀怨,投了那董豺虎,今日更暗生变端,以酿成大祸!!可怜丁公如此看重此子,却被这畜生给杀了!!”丁原麾下军师,年近四旬的张超,满脸惨痛之色,喝声叫道。

话说这张超乃张良后裔,自幼深读兵法,博览群书,乃天下有名的名士,曾任前车骑将军朱儁的别部司马,但因朱儁得罪宦党,被免将职,另任文官,朱儁心灰意冷辞官回乡。随后,张超便转投于丁原麾下,也颇得其重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