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伪善的袁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纵横侃侃而言,如能料尽先机,说得让人可谓是惊心动魄。但不知为何,张辽却又觉得马纵横说得很是有理,而且看他那从容不迫、娓娓道来的姿态,更让人有一种不由信服的魅力。

张辽不禁抖数精神,眼里渐也显露光彩,急问道:“纵横欲往何处!?”

“听闻河北冀、兖州一带,如今黄巾贼甚为猖獗,由其是那叫褚燕的贼首,如今更在聚与上万贼兵。我有意前往讨伐,纳之为部,待群雄齐讨董豺虎之时,再呼应往之!”说起来,马纵横也不过在刚才下定的主意。毕竟如张辽所言,若他不回天水,天下之地恐怕无处容身。如此一来,马纵横唯有把目光放得更长远一些,他来自后世,虽然现在历史的走向被改变不少,但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以董卓的脾性,最终遭群雄伐之,那几乎是必然之事。而河北冀、兖州乃盛产钱粮之地,袁绍能够称霸河北,也是靠在河北发家。因此马纵横便是打算现在冀、兖州安身,静待时机。

张辽闻言,面色一震,忽然眼神一紧,紧紧地盯着马纵横,似要看透他的心思。

“倘若如有纵横所料,不久将来,天下恐将烽火不断,战事难休。乱世之中,纵横志在何方?”张辽沉声问道,面色肃穆。

“哈哈哈~~!!!这未来之事,我又焉能知耶!?志在扶持汉室也好,志在皇图霸业也好。我却只知,乱世水生火热之中,苦的始终是平民百姓。更何况,大丈夫顶天立地,生逢乱世,自当要建功立业,成就功名!

但有一日,我若能终结乱世,为自身也好,为百姓也好,我却也不介意颠覆天下,效仿那刘邦、项羽开朝立业!!”马纵横却无一口仁义道理,笑得坦荡荡,清澈的目光里似有一股让人心惊的炙热。

张辽只觉心头砰然跳动,马纵横的话给他第一感觉就是狂妄,但他的狂妄却又与吕布那种想要把天下人都踩在脚下的不同,是一种欲与天下群雄,斩荆披棘,最终登上巅峰的霸王之风!

张辽只觉心头躁热,浑身血液如在沸腾。他一生的志向就是光复昔年聂家的荣光,此下蒙冤受辱,若说没有大受打击,那是不可能的。但与他有着相同处境的马纵横,不但不为此而低落,反而迅速地定下方向,而且还能毫无顾忌地说出这一番赫赫豪言。

陡然间,张辽只觉在斜阳照耀之下的马纵横浑身光芒万丈,耀眼无比,也不知是否一时心热,竟忽地单膝跪下,拱手禀道:“纵横若不嫌弃,辽愿追随左右,为你效犬马之劳!!”

马纵横闻言,面色大震,又惊又喜,绝无想到张辽竟然肯投于自己麾下,忙走到张辽面前,将他扶起,执起手,满是真挚的激动神情说道:“若有文远来投,我岂愁大业不成!?愿视与肱骨,此生绝不负之!!”

说起来马纵横能够如此快招纳张辽,却也有一定的运气成分。毕竟若非张辽被吕布诬蔑,落得如今身败名裂、无处容身的下场,心怀大志的张辽恐怕也看不上马纵横。但如今,张辽与马纵横历经生死患难,同时又因两人相同的处境,而引发共鸣,最后被马纵横一番话说得心头大热,权且可以说是鬼迷心窍,才会投之马纵横的麾下。

马纵横却唯恐张辽会后悔,震色落下诺言,张辽听在心里,也是激动不已。

就在此时,魏飞急引几个兵士回报,说后方正来一彪人马,形色匆匆,队形混乱,不似追兵。

马纵横一听,以为是何进军的残部,与张辽一对眼色,两人立即纷纷上马,策马前往看望。

说时迟那时快,马纵横和张辽还有魏飞一干人等,迅速地来到了一处高地,正见莫约有一部七、八百人的残兵,竟就是袁绍的部署,而且马纵横还发现那黑脸、黄脸两员大汉,似都有不轻伤势,正护在袁绍左右。

“这两人莫非就是被袁绍誉为左右臂膀的河北双雄—文丑、颜良?”马纵横不由心头忽起一个念头,眼神猝地一变,露出几分凶光,暗想此下正是出去袁绍的大好时机。

哪知张辽的话,却是让马纵横炙热的心立即凉了下来。

“主公!袁本初乃当今天下年轻俊才之首,若是他愿与我等平冤,或者尚有转机,何不先往投之,与其说明其中实情?”

“不可!袁本初此人心胸狭隘,妒才善嫉,绝非善类!”马纵横心头一急,他心知若按正史发展下去,袁绍将会称霸河北,自己若想在河北闯出一片天地,早把这袁绍除去,定是好事。

张辽闻之,面色却是一变,不由皱起眉头,眼里闪动异光,心里暗道:“这马羲恐怕还在记恨适才袁本初狠下死手之事,故意诋毁,反令大家失去伸白冤情的大好时机!”

马纵横见张辽眼中神色,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似的,一咬牙,暗道:“张辽不知袁绍虚伪,恐怕此下反而对我生出异心。他娘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若是张辽转投那袁本初麾下,岂不赔了夫人又折兵!”

马纵横很明白,在这个东汉末年,天下俊才豪杰都盼望能投到名门世家的麾下。张辽初降,马纵横也不敢保证他的忠心,心头一定,忽地执刃望自己左臂猛地一划,顿时臂膀上一处战袍被锋利的刀锋割开,血流如泉。

“主公你!!”张辽眼睛一瞪,猝然变色,全然不知马纵横意欲何为。

马纵横也不与他细说,急道:“你若不肯信我,待会你莫要做声,看又若何!”

说罢,马纵横立刻一拍马匹,竟独自朝着袁绍那处人马冲了过去。魏飞吓了一跳,忙和一个兵士吩咐几句,然后便带着几人追了上去。张辽回过神来,虽不知马纵横葫芦里卖什么药,但也急是追去了。

却说袁绍引兵正逃,眼看夜色将临,正是惶急,想要找得一处歇脚,然后再做图画。

陡然,马鸣声起,却见一员威悍魁梧的将领,策马拦住去路,后面还跟着不少兵众。

袁绍和他麾下一众将士急是望去,顿时勃然色变,那拦路的猛将竟就是叛变逃去的马纵横!

“这马纵横莫非是来寻仇耶!?”袁绍吓得面色发青,又看自己麾下两员大将文丑、颜良都被吕布所伤,其军将士兵众却也如临大敌。

“本初!我乃被人诬陷,丁公实乃那恶徒吕布所杀!!怎奈又与部下走散,如今走投无路,若本初愿是收纳,势必效死报之!!”马纵横急是大喊,脸上神色显得疲惫、慌乱,全然一副劫后余生的姿态。

袁绍一听,顿时心头暗暗窃喜,遂又看到马纵横左臂流血不断,身上也是血迹斑斑,不由腹诽:“这马家小儿屡屡与我作对,虽本领不凡,却又任性妄为,桀骜难驯,若是收纳,日后必成后患,不如早早除之!!”

袁绍心头一震,遂是向旁边一员面容刚毅,身形魁梧,目光如炬的将领投去眼色。那将领会意。袁绍很快便又变色,笑道:“纵横莫慌,快入阵中,回到洛阳,我必会与陛下禀明实情!”

“本初今日恩情,马某人没齿难忘!!”马纵横听话,面色顿喜,眼里却暗藏几分厉色,遂急是拍马赶往袁绍阵内。

此时,魏飞等人赶到,见马纵横入阵,急是呼道:“主公,小心有诈~!!”

原本想要靠近袁绍,就等袁绍发作,即是趁机杀去,夺其性命的马纵横,听魏飞一喊,不由面色一变,暗喊坏事。

果然,魏飞喊声一起。袁绍那员大将,立刻扯声暴喝:“快乱刀砍死这叛贼!!”

如虎啸般的喝声一起,前方早在戒备的兵士立刻蜂拥杀出。

“袁本初你这奸佞小人,出尔反尔,不得好死~~!!!”马纵横大怒,急是拧起龙刃悍然冲杀而去。

“哈哈哈哈~~!!!马纵横我想除你久矣,今日便要教你知道,得罪我袁本初有什么下场~~!!!”袁绍以为马纵横此番必死无疑,纵声狂笑,尽是得瑟之色。

此时,刚是赶到的张辽,见袁绍果然是心胸狭隘,心狠手辣之辈,自是后悔不及,大瞪锐目,喝声叫道:“袁本初,你这阴险小人,休伤我主~~!!”

张辽一声怒喝,犹如巨狮咆哮,比起刚才那大将喝吼,不知骇人多少倍,倏地是斜刺里杀入。

“嗷嗷嗷~~!!!袁本初这可是你自找的,休要怪我~~!!!”马纵横却也怒声嘶吼,更具鬼神之风,舞刀乱砍骤劈,杀得人仰马翻,袁绍麾下兵众乱倒一片。

就在此时,蓦然间,连阵杀声遽起。却是庞德、胡车儿等将率兵扑杀而来。袁绍还有其麾下将士一看,如遭晴天霹雳,刹时面色剧变。

“不好!!马家小儿早有埋伏,主公莫要与之死拼,先是逃去为妙!!”在军阵中的许攸,脸色连变,疾向袁绍呼道。袁绍一听,也是吓得心惊胆寒,忙令文丑、颜良拥护左右,又命麾下另一大将高览率兵断后,急便逃命去了。

“袁本初你休想要逃~~!!!”马纵横看得眼切,扯声大喝,急策马欲追。哪知高览率兵拼死挡之,马纵横、张辽两人虽是勇猛绝伦,但也厮杀一日,体力不济,一时冲破不得。

说时迟那时快,暴怒的庞德、胡车儿纷纷率兵杀到,高览见势不妙,急欲逃去。其军须臾溃散而败。让袁绍逃脱,马纵横自是忿怒不已,急飞马追之,瞬间杀开一条血路。

“逃的不是英雄,敢来一战耶?!!”马纵横疾声怒骂,其坐下马匹虽是疲惫不堪,但在马纵横狂暴的气势之下,却也只能拼命奔驰。

高览身边从骑纷纷回头看去,正见马纵横身后猝然显现一尊血气鬼神,吓得肝胆皆裂,忙是四处逃窜。电光火石之间,马纵横追到高览身后,高览急提手中猛虎钢矛,陡地杀出一招回马枪。马纵横眼睛一瞪,急是挪身,几乎被高览刺中,奋力招刀怒砍,高览心头一乱,忙是提矛挡住,却未想到马纵横力气惊人,‘哐当’一声,钢矛从高览手中脱飞而去。马纵横策马冲过,舞刀一扫,高览无兵刃可挡,只听‘嘭’的一声,高览硕大的身子立刻便倒翻落马。随后赶到的胡车儿,立即教兵士扑上厮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