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刘宏驾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慢!!”就在无数刀刃枪支正朝高览劈砍刺去时,猝然一声急喝,令之全数停住。

高览满脸惊骇,本以为必死无疑,回过神来时,已然是一身冷汗。

少时,高览的部下降的降,逃的逃,被俘虏的近有百余人。马纵横停马立在高览面前,高览被两边兵士的兵器架住却也动弹不得。

马纵横面色冷酷,冷道:“报上名来!?”

“叛贼,莫说废话,要杀要剐,给个痛快!!”高览却似乎并不怕死,瞪眼骂道。

马纵横嗤笑一声,眼神一眯,凶光毕露。高览看得心惊不已,那一刻似乎才知死到临头,下意识地叫道:“我乃袁本初麾下大将高元伯,你若杀我,吾主必不饶你!!”

高览原以为马纵横会怯与袁绍,却不想刚才其住被吓得狼狈而逃。马纵横又是一声冷声嗤笑,目光更寒,道:“哼,袁本初狗命我迟早取之,你降是不降!?”

高览见马纵横眼神冷酷,好像只要他答个‘不’字,立刻便会杀之,一咬牙,喝道:“我降了!”

毕竟在乱世之中,大多人都是为了追求名利,除非有着极为深厚的羁绊,才会甘愿为其主受死。高览却也不想死得这般憋屈,当下只是想着先是虚以委蛇,他日再寻机逃去便是。

“好!你且率领你部俘虏,暂且先听老胡调拨!”马纵横闻言,咧嘴灿然一笑,看得高览又是一阵心头发虚,就像是自己的心思被他看穿一般。而在一旁的胡车儿闻言,也咧嘴笑了起来,遂是领命。

为防追兵赶上,马纵横整顿兵马后,便渡过小溪,望河北兖州边境赶去。

却说吕布初得赤兔,心情大好,急于试之。哪知吕布一上马背,赤兔猝然暴躁不已,狂奔乱跳,欲把吕布从背上甩落。诸将见之,无不大惊失色,反倒吕布却是纵声大笑,双脚如铁钳一般夹住马腹,任由赤兔如何发作,却始终立身马上。后来赤兔,仰天一啸,发出一声怪鸣,四蹄奔飞,快如疾风雷电,倏地冲出营外,诸将急于追去,刚到营外,却早就不见赤兔和吕布的身影。

于是,吕布便是骑在暴躁忿怒的赤兔身上,一路狂飙,过了几片树丛,越过两处山地,直到快是夜色降临时,却见正好见到了袁绍逃去的兵马。吕布大喜,强把赤兔勒转,提戟杀向袁绍那处。袁绍麾下兵卒见吕布猝然杀来,吓得抱头鼠窜,四处乱逃。

袁绍刚逃一劫,又见吕布,兼之见他骑着一匹浑身毛皮如火燃烧的神驹,倏然杀来,吓得六神无主,还以为必死无疑。哪知,赤兔还未认主,忽然发作,猛地勒住飞驰的蹄子,几乎将吕布摔落马下。袁绍见之,连忙趁机逃去。

“畜生!!害我功劳去也~~!!”吕布怒不可遏,强拉缰绳,拧起手中画戟朝着赤兔头颅便要刺去!赤兔却不甘受死,狂躁地跃动起来,意图将吕布甩飞下去,呀呀急叫不绝。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赤兔甩落不了吕布,反而吕布的画戟将要刺到赤兔的头上。

吕布猝然停住了手,始终还是忍不了刺死赤兔。赤兔仿佛也知道吕布心意,幽幽长鸣一声,忽地止住了躁动,变得安静下来。

吕布罕见地露出几分柔声,一边看着袁绍逃去,一边抚摸着赤兔的鬃毛,道:“赤兔、赤兔。你我联手,他日要取这袁本初项上首级,不过囊中取物,今日且饶他狗命。”

赤兔闻之,发出一声低鸣回应,同时甩了甩那颗兔头,宛如在回答吕布似的。

于此,天下群雄无不关注的箕关大战就此结束。数日后,董卓整顿大军已毕,张扬因见董卓凶残,只称恐当下并州无主,波才等黄巾余孽和羌胡会趁机侵略,欲与麾下诸将辞回并州。董卓却也看出张扬无心投靠,此下未免多生事端,便先是答应,又告诉张扬他日到洛阳之时,会举荐他会并州别驾,以作安抚。张扬表面自是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再三谢过,最终才得以与其麾下部署撤回并州。董卓遂是率领麾下十八万大军,号称二十万雄兵,气势浩荡,犹如席卷天地之势,大举进往洛阳。

却说,两日前。洛阳皇宫内,已病在旦夕的当今大汉朝皇帝刘宏,得到段珪来报,听说何进已被董卓歼灭,大喜不已,急命段珪分赐毒酒予何皇后和皇子刘辩。段珪领命,正欲前往。哪知宫外忽然一片大乱,隐约听得有人大喊仪乐宫着火。刘宏闻之一惊,段珪也是机灵,忙是赶出查看。回来后,段珪满脸惊恐之色,向刘宏报之,说妖后似乎也得早知其兄惨败的消息,竟放火烧毁仪乐宫,其子刘辩也在其内。

“诶…早知当初何必今日?”刘宏听话,想起何皇后当年入宫之时,也是个乖巧善良的女孩,只不过宫廷后苑的勾心斗角,让她变成了如今放纵淫luan、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的妖后。还有那刘辩,虽不是自己的亲生血统,但毕竟自己与他还是有一份父子情缘。

多愁善感的刘宏想到以往种种,不禁是泫然泪下,一霎时间,宛若苍老十多岁,乍眼一看,如风烛残年,丝毫不像有大仇得报的喜悦。

少时,惊慌失措的段珪急忙忙地走出了刘宏的寝宫,大声呼喝道:“不好了~~!!陛下~~!!陛下驾崩了~~~!!!”

段珪纵声一喊,霎时间整个后宫混乱骚动起来,很快消息传动了前宫,那些正在办事的官吏、巡逻的禁卫,还未回过神来,忽然听到从后宫发出一声声哀钟鸣响,皆知天子刘宏已逝,纷纷跪伏在地,放声痛哭哀嚎。

不久后,洛阳城内的百姓听得从宫廷传来的哀钟鸣响,无论是多么痛恨这个曾经宠信宦党的皇帝也好,怨他在天下各地灾难不断时,不知救济,还大肆花费修葺宫廷也好,路上的商人、家中的百姓、城上巡逻的兵士,纷纷跪下。

这日,气候渐渐入冬,不知何时起了雾,从远处望之,洛阳城苍白一片。显得有几分凄凉寒意的洛阳城内,哭声一片,全因他们大汉朝又一位皇帝驾崩了。而其中却有不少人,在为不久将来大汉朝将会变成如何慌乱的局面,而忧心不已。

皇嗣之中,太子之位久久未立。宦党已然几乎除尽,外戚一派之首的大将军何进尚在与西凉巨雄董卓在箕关激战。如今天子逝去,朝纲无人把权,而不少有才之士,已预料到,大汉江山即将会正式拉开乱世的序幕,这一回,恐怕不会像是黄巾之乱那般犹如昙花一现,而是会持续很久…很久…甚至可能会牵连数代人,还不能得以结束。

就在万民无不悲伤,在为将来而忧心不已的同时。在英雄楼上,曹操早早就来了,把二楼包下,此刻正在窗边俯视着被雾气所侵染的洛阳城。

“大乱将即,吾等才能之士,当提剑斩混沌,纵马平天下,谋定乾坤,以安社稷。元让,妙才!!即刻派流星马报往陈留的子孝、子廉,告诉他们吾辈的时代已经来了!!”陡然间,长得并不出众的曹操,浑身遽然暴发起一股指点天下的枭雄之气,凝声大喝,字字赫赫,掷地有声。只听得夏侯惇、夏侯渊荡气回肠,各是眼迸精光,扯声怒喝,慨然回应。

与此同时,在王允的司徒府中,王允痛哭流泪,竟跪在一个只有十三、四岁,正吓得瑟瑟发抖,眼目无神的少年面前。

“殿下莫慌,老臣势必保你安危。”王允一把搂过少年,仿佛失去一切依仗的少年,趴在王允肩上也大声嚎哭起来。

而在一旁,有两个浑身黑袍裹得得紧紧,头戴盖帽的之人,皆是面白无须,竟都是年轻太监。

“王公,小的任务已然完成,还望王公日后好好照顾殿下,那么小的两个便先拜退了。”其中一个太监,低声吟道,说罢便与另一人一齐离开。

却说,此时正与王允相拥而哭的竟然就是本因身在如今烈火熊熊的仪乐宫内的皇子刘辩!

原来,何皇后在得知其兄何进惨败的消息那一刻,又听来报细作所言,当时反叛的并州军将领中,曾说示出血书,说董卓是乃以当今天子血诏,前往讨伐乱党。何皇后能够掌控后宫多年,并不愚蠢,很快她就明白到这番河东大乱,西凉豺虎董卓的入侵,根本就是刘宏在背后一手操纵,为的就是对付他们何氏兄妹。

何皇后深知皇家之人的毒辣,唯恐刘辩受到牵连,便以重金收买段珪,教他暗中把刘辩送出宫外,托付予素有忠义之名的王允。而为了不让刘宏察觉,她更决意放火烧毁仪乐宫,与一个扮成刘辩的小太监,**而亡,已杜绝刘宏事后会再去寻找刘辩。

却说何皇后也算是托付了对的人,王允素来对汉室忠心耿耿,也并不知道刘辩并非刘宏的血统,此下只以为何皇后恐怕其失权之后,再无后tai的刘辩,将被皇嗣之争所牵连,因而丧命。而当王允知道,何皇后为了保护刘辩,不惜**之时,其母性的光辉,却也让王允深为敬之,故而向刘辩许下诺言。

一日之间,洛阳死去一个皇帝,一个皇后。仪乐宫的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把何皇后一生的罪孽、野望,包括她自己,也全都烧得一干二净。

另一边,刘宏却早已留下遗诏,令皇子刘协登领帝位,又命太傅袁隗、尚书杨彪、司空袁逢、司徒王允四人为护国大臣,辅佐刘协。

于此,仅有八、九岁的刘协,在袁隗、杨彪、袁逢、王允还有文武百官的拥护之下,正式登上了帝位,改年号为初平,大赦天下,以四位护国大臣为首的文武百官皆有封赏,又册封董卓为执金吾、东阳侯,令其即日撤出洛阳,屯据河东,以守护洛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