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黑山之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宣德殿内,却见如同巨熊一般的董卓为首,带着数十名魁梧将士,身披铠甲,携带兵刃,跨步走入殿堂。原先在殿外欲想拦阻的禁卫,却都被吕布、李催等面色凶狠的西凉将领用眼神吓得退回。

杨彪眼见董卓等人竟携带兵刃入殿,气得面色连变,欲要出去喝叱,背后却有人拉住,急转望之,却是王允。

“杨尚书,豺虎气焰正盛,此时正张牙舞爪。事到如今,你再去惹他,无疑自投虎口。”王允面色肃冷,不紧不慢地低声说道。杨彪一瞪眼,腹中全是怒火,就想连王允也一同喝叱,但其实心中却也明白,王允说得是理,只能强压怒火,忿忿转回身去。

“吾皇万岁万万岁~~!!臣下承蒙先帝错爱,投付国家社稷重任,未能及时来见陛下,辅佐左右,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却见董卓忽然满脸惶恐之色,跪伏在地,唯唯诺诺急声喊道。

“臣等罪该万死!”他话音一落,吕布、李肃等西凉将士纷纷在后跪下,喊声骇人,震得整座殿堂如在摇晃。年少的刘协看董卓长得凶恶,其身后又全是些彪悍猛汉,只如看到一头头恶兽凶禽在大殿之中张牙舞爪,吓得连连变色。而殿内群臣也唯恐得罪,无不敢言。

好一阵后,刘协才回过神来,速教董卓等人起身,然后大赞一番,倒还算是恢复如常。董卓见刘协虽是年幼,却颇有胆识,也暗暗诧异,又详装唯唯诺诺之色,一一谢过。

少时,刘协依照先前董太后暗中派人传来的话,封董卓为太尉,位列九卿之一,又封李儒为京兆尹、长乐侯。董卓、李儒先是谢过。随即董卓又奉上奏书,分别举荐麾下大将李催为执金吾,吕布奋威将军,徐荣为三辅都督,牛辅为河东太守,郭汜为弘农太守,张济为荣阳太守,一干要将全都得以升迁。刘协见了,当场变色。太傅袁隗只觉心头忐忑,暗觉不妙,恳请见之。刘协急是命段珪递与袁隗。

“哼!”李催一看,顿时面色骤寒,眼射精光,正欲喝叱。董卓却一摆手,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少时,袁隗看毕,可谓是心惊胆跳,气得浑身颤抖,如若依照董卓这般封赏,这关中一带加上三辅、河东岂不全成了董卓的地盘,再加上董卓如今麾下有大量的并州军,他日只要略做布置,并州便也成了他囊中之物,这般一来,恐怕不出十年之间,这天下岂不就成了他董家的!?

“董仲颖你你!!”袁隗手指董卓,气得瞪眼吹胡子,一张老脸气得通红,说到最后,连话也说不出来!

袁逢见袁隗罕有如此失态,连忙赶去扶住,把奏书接来一看,看得却也是惊心动魄,叹息连连。

“呵呵,我麾下四十万儿郎全都是忠国义士,乃勤王义师,自然要保护于陛下左右,否则但有万一,远水难救近火,被那些野心之辈有机可乘,这可如何是好?两位袁公不知觉得何处不妥?”董卓笑容可掬地侃侃而道。

面对董卓的笑容,袁逢、袁隗却是敢怒而不敢言,只冷哼不答。董卓冷瞟一眼,跨前一步,拱手喝道:“我等西凉儿郎为辅佐汉室,不惜远途而来,历经生死,莫非陛下连一个安置之地也不肯给耶!?如此还真教人寒心啊!!”

董卓吼声高震,目光骇人,一些西凉将领更把手放到刀柄之上,大有只要董卓一声冷下,便要拔刀杀人的态势。刘协连吸冷气,身体禁不住屡屡颤抖。

杨彪和王允还有黄琬皆露忿色,正要纷纷而出拥护之时,忽然殿后传来了董太后的声音。

“兹事体大,陛下尚幼,不知深浅,还望董太尉给陛下一些时间细作考量。”

董卓面色一变,转眼见一年纪虽老,但却颇为端庄威严,头戴银色凤冠,白发苍苍的老女人。

“没想到一往多年,今日竟然有幸见到哀家本族后辈,而且更是挽救了整个汉室社稷的大功臣,真是祖宗有眼,哀家死而无憾也。”那老女人仰头一叹,说得倒也显得真挚。

董卓闻言,面色一震,忽然迈步就走,满堂文武皆是惊之,却不敢拦。而杨彪、王允等人却是被董太后的所言震惊,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须臾,董卓走到董太后面前,跪下便是叩首,道:“董家晚辈,给老祖宗叩头了!”

说罢,董卓正就叩下,几声砰响,黑漆漆的大额头都裂了,流出血来。董太后却也被董卓的举动所惊,忙是教董卓起身。刚才还目无王法,无法无天的董卓,忽然变得乖巧温顺起来,立刻依命站起。

董太后安抚几句,便教董卓到后宫一叙,董卓却以还要安抚军中兵众为由,婉言拒之,但却也答应了董太后的要求,明日再听天子答复。董太后遂向刘协投以眼色,刘协却也机灵,立即吩咐董卓先把三万西凉军安置在城北,董卓谢过,便急是下令退朝。

就在众臣子退下时,董太后却又以眼色暗里示予四大护国大臣之一的王允,王允领会。

却说另一边,寒蝉宫内,却见楼阁之上,一道雪白而又清瘦的身影,显得一丝孤独一丝悲怆,再看那美轮美奂的面容,实在不由让人心醉,也让人气愤,到底是谁,让神色黯然神伤。

自从得到何进大败于箕关,刘雪玉这颗心就再无一刻安宁下来,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到如今迷茫空虚的凄苦。不过至此至终,刘雪玉并没有绝望,她相信天下无敌的马纵横定能像是以往那般逢凶化吉!

而在这些日子里,小彩蝶不断地替刘雪玉暗中打探,因为箕关之败牵连的内幕太深,一个小小宫女又如何能打听到实情?

“诶…马哥哥你到底身在何处?玉儿好想好想你…”平日里,刘雪玉自要有身为皇家子女的矜持,在马纵横面前,也甚少有过表达。

这一刻,刘雪玉却有些后悔,一些该说的话,或者当初应该早就说了。

“公主~~!!公主~~!!”这时,背后忽然想起了小彩蝶兴高采烈的声音。刘雪玉顿时面色一喜,忙转身迎向正赶来的小彩蝶,又急又是忐忑的抓着小彩蝶的双臂,问道:“是不是有马哥哥的消息了?”

小彩蝶似乎也极是兴奋,急一点头,然后机灵地看了看四周,见是无人,便从怀里取出一封密信交予刘雪玉。刘雪玉忙是接过,拆之便看,而写下这封信的正是马纵横也。

看到那熟悉的笔迹,刘雪玉那张倾国倾城的面容里,终于绽放起艳丽的笑容,只见眉牙翘翘,红唇如火,两小酒窝,美眸传神,多日未曾笑过的她,这下一笑,就如有昙花一现般的美艳。

却说在数日前,马纵横整顿好兵马后,把口粮略是一分,因为当时离去急促,还有不少俘虏,算起来口粮还不够整支部队食用两日。其中张辽的部队更是全都没有口粮备用。这还好是平时马纵横向其麾下部署传授游击队伍的艺术,教众人只要尚处于战事之中,每时每刻便要携带三日可用的口粮。因此马纵横的部署几乎全都有携带。马纵横教众人均分,众人却也不都没有丝毫私心,一一听令。张辽还有他的部署自然感激不已,而高览所领那些俘虏,却也没想到马纵横连他们也一并分了,不少人自也是暗暗感激。

先解了肚皮的后顾之忧,马纵横遂是率领兵马,一路前往兖州。而当马纵横到了兖州境界后,才发现兖州此时的乱况,比起自己在历史中所认识到的,还要混乱得多。

边境一带竟毫无官兵扎据,而更令马纵横一众人忿怒不已的是,到处可见的白骨尸体,有些未曾风干的尸体,还被人扒去了衣服。一开始马纵横率兵来时,还见到三五一群的人,在周围游转。马纵横细细一看,才发现这些人竟然还想在死人上捞上好处。

庞德一见,大怒不已,在马纵横示意之下,立刻率领两队骑兵冲出。那些扒死人的小贼,见远处有大量的官兵吓得一个个五魂六魄都似要飞走,拔腿就逃。

少时,庞德率兵归来,捉了三个小贼。说是小贼,还不如说是快要饿死的难民。马纵横不由眉头一皱,见这三个小贼都瘦如材骨,一些面色发黄,一些更是面色发灰,看似离死不远。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那三个小贼先见庞德一张赤脸,便也吓得以为见到了鬼煞,后又见威武骇人的马纵横,还有他身后精锐的部队,更是以为来了天兵神将,吓得忙是跪伏在地,叩拜求饶。

“死者遗躯不可辱也!尔等就算出身贫困,但这点道理起码也是明白,为何做这畜生不如之事!?”马纵横一凝神,冷声问道。其中一个年纪较老,看上去莫约四十岁的汉子,一脸凄苦之色,带着几分哭腔,忙是答道:“大人有所不知啊~!我等虽是下贱,但若非迫不得己,绝对不会干这偷鸡摸狗,有伤大体的事呐~!在这方圆数百里一带,全都是当年黄巾余孽,可这些黄巾贼与当年张角所率领的义军却大为不同,他们烧杀抢掠,奸淫妇女,强拉壮丁,更以天军自居,向我等百姓强征税赋,真所谓是无恶不作啊!而不久前,箕关大战爆发,那在冀州真定山一带的黑山贼首领褚燕,更与博陵的张牛角还有于毒、白绕、眭固一干贼首联合起来,自号黑山天军,又因强征壮丁,还有不少黄巾余孽纷纷去投,贼势之大,不过数月之间,便足有十万之众。那褚燕更改名为张燕,命其麾下头领,更处征战,欲把冀、兖两州收为囊中!!大人你也看见了,小的几个穷苦百姓,长得无三两肉,那些黑山贼看不中小的几个。小的几个家里却还有家小,若是交不出每月的‘奉天钱’可就小命难保。为了家小,小的几个也只能干这些低贱之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