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大肆拢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再有董卓其性暴虐,迟早必遭天下群雄伐之,到时他自有出头之日。当然,自也不忘在洛阳宫中的刘雪玉。修书完毕,马纵横特召魏飞几个赤魁的弟兄,各往报发。

其中,魏飞取书连日赶回洛阳,一边也打探到刘宏驾崩,其子刘协登位的消息,想着此下洛阳正乱,正好混入。赶到洛阳后,魏飞很快找到昔年马纵横在麒龙府的下属张坤,张坤听明大概后,想马纵横重情重义,却也义不容辞,到了皇宫后,便把书信给了小彩蝶。

却说此下,刘雪玉把书信看罢,原本的喜色,早变作了浓浓的愁色。马纵横在信中,只莫约告诉了刘雪玉大概,然后便是一些安抚的话,教她不必忧心,不出数年,他定会重回洛阳,与其相见。同时又教她保重,而且务必提防董卓这淫贼。

“若非当初是我执意要他克立功名,再向父皇提亲。他又何须蒙此冤情?”常言道,倾国美人,总是多愁善感。想到爱郎蒙此冤情,刘雪玉不由泫然泪下,更是暗暗自责。

只见眸泛水波,泪如珍珠,我见犹怜。就连同样是女子的小彩蝶也看得心痛不已,忙是一边替刘雪玉擦拭眼泪,一边安慰道:“公主莫要伤心。马大哥威武无敌,定能安然无恙,你若在此暗自伤神,难免憔悴,他日马大哥回来洛阳见你时,岂不伤心?”

话说,小彩蝶活泼可爱,长得也是精致。马纵横待她如自己妹妹,知道小彩蝶嘴馋,平日里也从宫外带一些小糕点给小彩蝶。加上刘雪玉也把她视如己出,却总感觉小彩蝶和自己始终有一层主仆之间的隔膜,对马纵横反倒没有。后来刘雪玉便将计就计,让马纵横认了小彩蝶做他的妹妹。马纵横对小彩蝶本就很是欢喜,便也依之。而至此之后,小彩蝶不但人变得更加开心许多,和刘雪玉的感情也愈加深厚。

这下,刘雪玉听小彩蝶一说,贝齿咬着晶莹的嘴唇,闪动着那对楚楚可怜的大眼睛,道:“你说得是,我定要好好的,等马哥哥回来。”

而就在刘雪玉话音刚落,猝然小彩蝶面色一变,连忙暗作噤声的手势。刘雪玉也是一惊,忙朝着小彩蝶的眼神望去的方向,微微侧身看去,竟见王允满脸凝重之色地赶了过来。

少时,在寒蝉宫的厅堂内,王允被请于上座,刘雪玉则坐到一旁,小彩蝶站在旁边服侍。另外,就连那两个宫女也被王允叫了过来。

“公主实不相瞒,如今朝纲恐有大变。此时那西凉豺虎董卓已至洛阳,此人目无主上,暴虐残忍,今日在殿堂之上,更全然不把陛下还有满朝文武放在眼里。更兼此人平日作风淫luan,董太后也略有耳闻,只恐他听说绝色公主之名后,会心怀歹意。董太后念你自小凄苦,便教老夫收你为义女,暗中再送出宫外,从此再不要踏出宫中事非之地!不知公主意下如何?”王允面色肃穆,也不废话,直言告道。

刘雪玉听罢,脸色连变,但也显得又几分坚强,忙问道:“但若我就这般离去,恐怕那董卓不肯罢休,反而为难陛下和太后!”

“你这又不必忧心。普天之下见过你绝世美貌者,宫里除了在场这些人外,就只有先帝了。到时老夫自会寻一人替代。”

“不可,倘若如此,替我那人,岂不要无辜受那淫贼所害?而且时间仓促,寻常女子恐怕瞒不过那淫贼,王公又从哪里寻找这绝色美女?”刘雪玉一听,不由色变,脸上露出几分凄凄不忍之色说道。

王允长叹一口气,眉头深锁,暗叹刘雪玉善良,自己都自身难保,哪还有心思顾虑其他人,而且正如她所言,眼下自己却也无合适的人选,以董卓今日那般无法无天的态度,到时但若借故大发雷霆,恐怕一发难以收拾。

就在此时,忽然满脸苍白,瑟瑟发抖的小彩蝶,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怯怯而道:“奴才愿替公主。”

“小彩蝶!我视你如同姐妹,岂能让你替我受苦,但若如此,我还不如不走!”刘雪玉一听,顿时面色大急,急急而起,一把抓住小彩蝶的手,小彩蝶却也忍不住,泪水如泉,哭声哽咽道:“公主待奴才好,奴才岂不不知。这些年来,奴才已心满意足,只盼公主日后没有奴才在身边,能好好照顾自己。”

刘雪玉也已哭成了泪人,痛哭一声,与小彩蝶相拥而哭。王允看了,摇头叹气,也被这对主仆所感动,遂是起身,眼光猝地变得凌厉起来,望向另外那两个宫女道:“公主秉性善良,这些年里从无亏欠过你俩。老夫也知你俩身不由己。如今妖后已亡,后宫重归董太后掌控,还望你俩好自为之,否则小心小命难保!!“

王允此言一出,那两个宫女顿时吓得魂魄皆飞,痛哭流涕,忙是叩拜求饶。刘雪玉却是早就发觉,善良的她,反倒是替两人为王允求情。

“诶,公主你就是太善良了。乱世将至,日后你如何保身啊?”王允说罢,摇头便去。那两个宫女如逃过一劫,忙纷纷跪到刘雪玉面前认罪。

一日就此过去。却说次日,洛阳皇宫,宣德殿内。刘协昨日却已与董太后还有四位护国大臣商议过,皆知如今洛阳局势,已然掌控在董卓的手上。而且昨夜刘协与四位护国大臣在夜里商议之时,却也得知朝中大半臣子,纷纷前往董卓处拜见,皆欲投之。无可奈何之下,刘协也只能一一答应董卓的要求。董卓与一众西凉将士听得诏令,无不大喜,一齐跪下谢恩。

至此之后,董卓可谓是牢牢地掌控着整个汉室朝纲,直至数年之后,群雄怒起而伐,天下动荡!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且不细说。却说,董卓与一众西凉将士领赏后。贪心不足的董卓,忽然露出满脸淫欲,请道:“臣下早闻先帝有一女,号为绝色公主,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臣下斗胆,如此倾国美人,若下嫁给一些凡夫俗子实在可惜,臣下盼陛下赐婚!臣下定当谨记皇恩,为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董卓此言一出,殿内文武百官,再次惊得瞪目结舌。这才刚一一满足董卓的要求不久,他竟又垂涎先帝遗珠。小皇帝刘协也气得满脸通红,浑身发抖,可见到董卓身后那一个个魁梧凶悍的西凉将领,却又不敢发作。

“哼!自古以来英雄配美人,陛下莫非认为臣下配不上绝色公主耶!?”董卓见状,顿时面如寒霜,眼中更是凶光腾腾,一声怒喝,吓得刘协一颗小心脏,几乎裂开,忙道:“爱卿息怒!皇家婚姻大事,朕刚登基不久,也不敢擅自决定。再有绝色公主,素来深受先帝宠爱,先帝刚驾崩不久,朕就把绝色公主赐婚予爱卿,只恐先帝泉下有知,会怪责朕不孝啊!不如!”

“竟是如此,不如就让这绝色公主,随先帝一同下葬,这般一来,先帝黄泉之下岂不有爱女相伴,也不孤也!!”董卓猝然扯起嗓子大声吼叫起来。刘协吓得立刻闭上了嘴,浑身抖得更是厉害!

“董太尉且慢!当年因后宫被妖后操纵,先帝只能把绝色公主困于寒蝉宫中,临去时,还多有挂念,愧疚不已。先帝如今尸骨未寒,就算董太尉要陛下赐婚,也要等陛下下葬之后吧!?”就在此时,王允忽然走出,目光凌厉与凶煞如熊的董卓对视一起。

董卓眼神一寒,见是王允,冷道:“好!竟然王司徒如此说了,我若不答应,岂不是大不敬耶!?不过昨夜先帝却又与我托梦,说陛下年幼,初登帝位,恐宫中生乱,教我保护左右!我已命人从今日开始,轮班守护宫廷,已保护陛下安危!”

“宫中守卫,事关重大,董仲颖单凭一人决定,你到底是何居心!!”杨彪闻言,勃然大怒,忿而出席叱之!

就在此时,忽然殿外一个将领急急赶来传报,喊道:“陛下~~!!城外十数万西凉大军已把洛阳城围个水泄不通,西凉将领李催更强开北门,西凉大军汹涌而入,百姓恐慌,城内其余各部兵马,皆不敢轻举妄动,如今整个洛阳城已在西凉大军掌控之中!”

此喊声一起,殿内王允、杨彪、袁逢、袁隗等臣子,还有刘协全都面色剧变,而许多已暗中投靠董卓的官吏武将却是暗暗庆幸不已。

“陛下莫慌,臣麾下部将全都是忠国义士。只要陛下能够分辨忠奸,不听小人谗言,臣必保陛下无失!!”董卓豪气万丈,跨步而出,走到阶下,距离刘协不过数丈。刘协吓得面色苍白,却还能保持冷静,僵硬着面容道:“有爱卿左右守护,朕自是安枕无忧,如此日后还要多多依仗爱卿了。”

“臣,领命!”董卓一听,咧开一个灿烂笑容,立刻慨然跪下领命。

王允、杨彪、袁逢、袁隗那四大护国臣子,心知汉室大势已去,虽气忿愤慨,但也无奈残酷事实,皆不敢言之。

董卓遂后又向刘协弹劾袁绍、马羲两人助纣为虐,乃奸臣何遂高心腹,当判为反贼宣告天下。袁逢、袁隗闻之大惊,竭力为袁绍求情。刘协左右为难。董卓一怒之下,竟当场拨出腰间利刃威胁,吓得袁逢踉跄摔倒、袁隗狼狈躲到众臣之后,众臣也怕被无辜伤害,纷纷逃去。

这时,禁卫中有几个将领,再也看不过去,怒声大喝,一齐朝董卓扑去。

“谁敢忤逆太尉之意,就是叛国反贼!!”吕布邪目大瞪,大吼一声,健步如飞,连道快拳,便抡翻两人,猛地抢过一柄利刃,把一人当场一刀劈死。另外两人,很快就被扑上的西凉将领,乱拳乱脚活活打死。

大殿之内,血色飞扬,诸臣皆惧,各是躲避。年少刘协,虽是已吓得动弹不得,但一双眼却死死地盯着这些无法无天的豺虎乱臣,眼中尽是怒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