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貂蝉的诞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少时,其中一个到了王允府前,却不见王允的马车。而另一个追向西巷的,则也扑了个空。倒是另外一个,追向东巷的将领,不久后发觉了王允的马车,一看四周,竟有一处名叫‘醉仙居’的风流场地,自是不由一惊,才知这常是冷着一张面皮的老东西,竟是个道貌岸然的老**,等候一阵,见久久没有动静,这时醉仙居里不少打扮得花枝招展,浓妆打扮的女子前来拉拢。那将领怕是被王允发觉,忙是勒马转回。惹得那些风流女子一阵娇笑连连。

后来,李催得知之后,才醒悟过来,明白王允为何不带随从,想他是怕会影响名声,故又再无查探。

只不过,数日后,宫中却发生了一场巨变,令李催几乎吓得魂飞魄散,更是第一个怀疑到王允的身上。原来,这些日子里享受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快感的董卓,变得愈加肆无忌惮,不但夜宿后宫重地,更奸淫妃嫔,敢有违抗者,一一杀绝。皇帝刘协和董太后皆怯于其淫威,敢怒而不敢言,终日担心受怕。兼之自从袁逢、袁隗在董卓威逼之下,辞官退去,朝中百官几乎十有**都投向了董卓一派。其中董卓为了安抚有着四世三公家世的袁家,更特迁升袁术为后将军。当然,这是因为袁术早已投靠的关系。

董卓摆出的态度,分明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样一来,朝中文武自是争先恐后地投靠。兼之,董卓犒劳诸将过后,各得封赏迁升的将士也各是引兵前往赴命,此下关中一带已董卓掌控之下。

而董卓就像是一头难以满足其饥渴的豺虎,掌控大权之后的他,愈加肆意妄为,朝上他一旦张口,群臣几乎全都附和,天子迫于其威,任他摆布。朝下,堂堂后宫重地,天子妃嫔皇家睡寝地方,却成了董卓的后花园,一个个貌美如花的妃嫔包括稍有姿色的宫女,全都成了董卓泄欲的对象。

就这数日间,后宫被董卓奸淫的妃嫔、宫女,便就有数十人之多,一些还被董卓私下赏赐给其麾下有功将士。

可渐渐地,一般货色已难以满足董卓的胃口。而有着天姿国色、绝世无双之名的绝色公主,自是让董卓愈加渴望。

那夜里,董卓喝得大醉,也懒得理会早前在朝堂之上,所答应的事情,兼之转念一想,自己当时只说等先帝下葬后再娶这绝色公主,却无答应不可碰她。董卓这般想着时,已被众人搀扶来到寒蝉宫中,这些将士都知董卓的脾性,都照常守卫在外。

可董卓进去不久后,原本的淫笑声,竟变出了一声暴怒的惨叫。在外守卫的西凉将士,吓得顿时肝胆皆裂,急拔出利刃冲入寒蝉宫内,把两个宫女先是砍死,来到楼阁时,却见浑身**的董卓,手提一柄满是血色的匕首,压在一个被撕烂衣裳,肌肤若隐若现,几乎半裸的妙龄女子身上,朝着她的面容,乱刀捅刺,怒声大骂。

而当董卓住手时,这绝色公主已然面目全非,再无声息。

却说当夜,李儒得知董卓遭人刺杀,连忙深夜入宫来见,安抚完暴怒的董卓后,便说此事恐怕有人在背后操纵,未免刚离开洛阳的军队,军心动荡,最好还是隐瞒此事,然后暗里寻找,揪出那幕后凶手。

董卓以为是理,遂是急召负责掌管宫中守卫的李催来见。李催听说此事,吓得当场变色,又想这些日子里,宫中并无出异状,不过细一想后,李催很快想到数日前王允的事情,遂是急是报之。董卓和李儒听说王允当日早辞晚归,而且更是亲自策马,都觉其中有诡,便教李催彻查。领命后的李催,遂是先教人收买威迫王允府中下人,竟然得知不日前,王允忽然收了个义女,听说还是出身醉仙居那风流之地。

李催得知后,忙是赶往那醉仙居,找到负责管事的老鸨问个明白。却不知这醉仙居竟然是昔年刘宏在宫外暗设用来打探消息的产业,而在刘宏临死前,则把醉仙居暗中交予王允。也就是说那老鸨此下却是听命于王允,而王允早就有所交代,便与李催说,王允那义女确是出自醉仙居。又说明此女因家中贫困,不久前其父将她卖给了醉仙居。因此女长有非凡之色,她被特意留下,准备用来招待出得起价钱的主。那日王允过来,对她一见倾心,便是替她付了赎身钱。李催前后仔细听了几遍,却又听不出任何端倪来,只好先是罢休。

后来王允却也不知从何得知风声,知道李催在暗中查探,忙到董卓处,又哭又跪,大喊冤枉,只说绝无异心。董卓和李儒见王允神情真切,也不像是有假。董卓遂是安抚之。王允遂又问之为何,李儒才把董卓不久前遇刺之事说出。王允自是大惊失色,又是哭拜起来,忙说无罪,急急撇清。董卓早前也得知李催所报,见王允这般,方而信之。

因此,未免朝纲动乱,在董卓有意隐瞒和严令之下,再也无人再提起过绝色公主。而后来刘协和董太后却是在董卓质问之下得知绝色公主的死因,又惊又怕。为息事宁人,刘协答应李儒的要求,把这绝色公主之名移出族谱,更令史官不可记载,让世人逐渐遗忘。

而王允家中,却多了一个名叫‘貂蝉’的神秘义女。

却说就在刘雪玉遭遇到人生最为惨痛转折的时候。马纵横却也是到了他人生最为重要的转折点。而此下董卓已然宣告天下,消息一经传出,马纵横从颇有名气的年轻豪杰,一下子变作了受天下万夫所骂的叛贼走狗。由其马纵横不但投靠外戚乱党,甚至还杀了受天下人寒门之人所尊崇的并州刺史丁原,出自并州之人,自更是痛恨,纷纷都说要斩杀马纵横,替丁原复仇。

而马纵横虽是蒙了不白之冤,却无因此迷茫或者绝望,或者更贴切地说他根本没有多余的空闲去感觉迷茫和绝望!

话说,马纵横那日来到兖州边境的村子,剿灭了一波黑山贼,终于得以歇息。而接下来的数日之内,在村民的指引之下,马纵横把麾下队伍分为三队,他与张辽、庞德各引一队人马,只带上骑兵,各往歼灭在这一带的黑山贼。

说来,当初随马纵横叛离的兵士里,因其中骑兵队都是马纵横麾下直属,故而几乎都随马纵横离去,人数莫约有七、八百余人。加上张辽麾下近两百骑兵,总数近有千人。马纵横再分予一百骑兵给张辽,且传授了张辽有关后世‘游击’的学术,三人各领数百骑众遂是开始了与黑山贼的游击战。

一开始,张辽与其部下尚不熟悉何谓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深奥道理。有一回,张辽与他的部下因杀得兴起,贸然追击,深入贼子腹地,因不熟地势,只能拼死搏命。张辽勇猛异常,成功击杀贼首,方而化险为夷。但这一来,却损失了上百名兵士。反看,马纵横与庞德两队人马,一连数日歼灭了近七、八个黑山贼的据点,从贼子那得到不少的钱财和马匹,还有大量的辎重,这也算解了众人燃眉之急。马纵横见村民凄苦,只留下小半,其余粮食皆分予村民。

而最为可怕的是,马纵横和庞德两队人马击破了近两千余贼子(在马纵横和庞德击破的贼子里,不少是借着黑山贼名头的贼匪,还有一些还不算入流的外围兵,并不算是正式的黑山贼)竟只有不到数十人的伤亡,更为骇人的是马纵横的队伍,竟无一人折损。

张辽与麾下部将无不异之,惊为天人。不过张辽却非好脸之人,先是向马纵横请罪,然后便是谦虚请教。马纵横听了,也无怪责,便教张辽随他作战一日,看看有无收获。张辽大喜,遂是谢之。

这日一早,马纵横引着自军数百骑众,来到一山口之下。话说兖州边境一带多是山林之地,极易隐蔽,故而古今多有贼匪在此扎据。又因这些日子里,前前后后被马纵横麾下歼灭大大小小的贼群已有十几伙人,其军恶名已然远扬方圆一带。

而马纵横此下来到的这处山口,经过这些日子探索,还有从俘虏的贼子口中得知,这山上有一个山寨,里面全都是正规的黑山贼,人数足有两千余众,其贼首名叫张莽,传闻当年乃黄巾军的一员猛将,颇有武力。他坐镇在这山中,这一带里的贼匪都要听他号召,敢有不从者,便是灭之。无论是百姓还是贼匪都是极为害怕他。

而张莽得知马纵横这支官兵的存在后,不由生疑这是何方官府派人的兵马,而且当下局势正乱,各地诸侯都是暗保兵力,遂是越想越是奇怪,教人打探。哪知一连数日,这支官兵如摧枯拉朽一般,连连击破他不少据点。张莽听这些官兵的领军将领都极为勇猛,忙把周围一带的贼兵都集聚在寨中,这时张莽集聚的兵力已有数千之众。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为了让张辽更能认识到游击战术的精妙,马纵横先把张莽的状况一说。张辽听了,不由皱眉道:“贼方兵力将近是我军十倍有多,又占得山寨,如何破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