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眭固来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庞德此言一出,赦猛不由神色一变,面容怒色一起,便欲与庞德争论。桥瑁却是心中有愧,忙是摆手禁止了赦猛。此时,马纵横却也不做声。而张辽也觉得桥瑁这般行举未免自私得有些过分,张了张嘴,但见马纵横没有出声,遂也无做声。

“黄巾余孽猖獗,东郡近些年来,饱受残害。老夫眼看百姓处于水深火热,却无能为力,已然心力交瘁。再有,那董卓凶残,若是被其得知,一怒之下,派兵来伐。恐怕东郡便要遭灭顶之灾。

若非实无办法,老夫绝不敢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但若小伏波把那于毒等恶贼歼灭,却又不同。到时老夫便可修书向兖州刺史刘岱举荐,表彰功绩。刘岱乃汉室宗亲,如今董卓拢权,祸乱社稷,想必也急于招纳豪杰贤才,他日好出兵勤王!不知小伏波觉得如此若何?”桥瑁说罢,执手深深向马纵横鞠身拜礼。

马纵横却似乎早料他如此,一抬手,便是拦住,咧嘴笑道:“就如马某适才所说,黑山贼多有恶行,人人得以诛之,马某责无旁贷。桥公你且先回,待马某先是整顿麾下,不日之后,但若贼子来犯,马某必起兵伐之!”

马纵横赫赫震词,但暗里却是隐隐觉得桥瑁这人有几分虚伪,对他的好感早就荡然全无。这也难怪,如今的汉朝天下,各地诸侯几乎都是自主自治,辖地若有乱事,几乎都由自己处理,想要别地的诸侯出兵相助,那几乎是妄想。毕竟如今天下局势不稳,任谁都能看出,大乱在即,各地诸侯自然是拥兵自护,已保家业富贵。有些野心之辈,更想趁此创立不世功业,又岂会自损兵力来替别人扫门前雪!

但桥瑁请人出兵,却连最起码粮食、兵力的资助也没有,也难怪庞德如此生气。马纵横觉得这桥瑁多是想要利用自己,一旦讨伐于毒等贼毕,说不定这人就会卸磨杀驴,狡兔死,走狗烹!

但马纵横为何却又答应桥瑁?那是原本一开始他就打着要把黑山贼给招纳为麾下,扩大自己的势力,由其是他发现他不久前所俘虏的那些属于正规军的黑山贼,战力之高绝不逊色于官府中的一些上流部队,暗暗诧异之余,也释然为何当初历史中以张扬为首的黑山军能够跨越冀、并、兖三州,令曹操、袁绍、公孙瓒、张扬等诸侯都束手无策,后来曹操为招降张燕更封他为平北将军,而在官渡之战时,张燕黑山军的倒戈却也为曹操后来得到的胜利,起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这也不由让马纵横雄心大壮,若是能够把这些黑山正规军收纳为麾下,他日要与袁绍、公孙瓒这两大诸侯来争抢河北,便也不在话下!

因此马纵横早做好起兵讨伐于毒等黑山贼首的准备,这下先卖桥瑁一个人情,他日十八路诸侯起兵讨伐董卓之时,或者还能借这份恩情,让他助自己洗刷冤名!

马纵横眼里闪烁阵阵骇人精光,笑容更是灿烂。桥瑁见着,却不由心头紧揪,忙向旁边的赦猛投去眼色。赦猛会意,遂是向后边兵士下令。不一时,两个兵士各取来一副火焰精鳞宝甲,一柄银狮宝剑。

“这副火焰精鳞宝甲,刀枪不入,乃是一件难得宝器。这一柄银狮宝剑,削铁如泥,吹毛可断,更是上等好刃。今特赠于小伏波,盼小伏波杀敌之时,可以用上!”桥瑁面色一震,凝声而道,对自己这两件宝物都是极有自信,想马纵横必然会感激不已。

哪知马纵横神色却是平淡,依旧那副不紧不慢的态度,略一笑道:“那可就谢过桥公了。”

马纵横说罢,张辽前去去了银狮宝剑,庞德则双眼发光拿了那副火焰精鳞宝甲,看是甚为喜欢。

少时,桥瑁上了马车,赦猛向马纵横三人拜礼告别后,便引着一干兵士护送马车登上山路。

马纵横转回身子,笑道:“文远,赤鬼儿可还喜欢这两件宝器?”

“这副火焰精鳞宝甲,确是打造精致,怕是价值不菲,我自是喜欢。”庞德也不客气,笑得无比灿烂的说道。

张辽则是一愣,遂是拔出那银狮宝剑,见剑锋寒光惊人,一弹剑刃,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响,遂拱剑答道:“此剑长约三尺二寸,剑身厚重,颇俱光泽,刃锋锋利,确是件难得珍品。”

“好!难得你俩都喜欢,便送你俩了!”马纵横毫不犹豫,颔首便道。庞德似乎早知马纵横有这个意思,也不客气,呵呵地便是收下来了。

张辽却是微微惊异,见马纵横全不可惜,不由暗叹马纵横大度豪爽,忙是谢过。

不知不觉,便又过了十数日。马纵横每日只顾操练兵马,其麾下兵众也愈加娴熟,无论是行兵布阵还是阵前搏杀,都大有精进。兼之马纵横与诸将每日随同兵士操练,众人都肯努力,此下锐锋正劲,反而盼望战事早日到来,大展身手。而如今的高览却也对马纵横的看法,大有改变,或者更贴切来说,是被马纵横的各种魅力所倾服。而且他更愈加确定像马纵横这种古今罕见的天之骄子,定然能在河北闯出一番名堂。将来到底能成长到什么程度,高览还不敢想。但他却很确定,自己这个拥有鬼神之勇,还有能够吸引人心魅力的主公,拥有着无限的潜力!

随着这半月来气候愈加温暖,于毒、白绕、眭固果然再次出兵来犯东郡。而首先出兵的正是在东郡南下一带势力最为雄壮的眭固贼军。

却说,眭固一路引兵疾行,官兵皆怯,不敢拦截。不日,眭固的贼军便杀到了范县,上万贼众把范县围得水泄不通。

而马纵横却也依照约定,而且早就派人前往打探,就在眭固望范县进军之时,已然率领三千兵众出发。

这日,天下着蒙蒙细雨。在范县东面一座山头之上,马纵横策马而立,看着山下范城的上万贼兵,不由眉头微微一皱,呐呐道:“看来这眭固也非等闲之辈,看他军队的布置,甚是严密。据斥候所探,城里的官兵不过千余,却因贼众围城,只能分拨兵力,这般一来,反而四门兵力都是虚薄。若无援兵来救,恐怕不出五日之内,范县必破无疑!”

马纵横此言一出,张辽锐目赫光一闪,凝声便道:“主公!辽愿先引一部,挫贼军锐气!!”

“不!我军连日急行,兵众都是疲惫,兼之后方辎重未到。不可急于进军。”马纵横一摆手,一副不容置疑的态度说道。

张辽听了,神色一变,急道:“主公说是有理,但如今范县危急,但若怠慢,城池一旦被破,贼子有城可据,岂不更为棘手耶?”

马纵横却是淡淡一笑,抬手望着乌云密盖,甚为黑沉的苍宇,抬手接雨道:“眼下立刻袭击,就算能挫贼之锐,但恐怕还要死伤不少弟兄,兼之贼子势众,恐怕事后反而会狂攻范县。你且莫急,等赤鬼儿的队伍来到,这场雨停下,再发袭击不迟,如今且先撤回,谨慎隐蔽,养精蓄锐!!”

马纵横此言一出,本是显得有些急躁的张辽,面色不由收敛了几分,颔首道:“主公说得是理,却是辽太过急功近利了。”

真要说起来,眼下的张辽领军经验还真是不如马纵横充足。马纵横很相信一个道理,在兵家之中,确是有天赋异禀的奇才,但却没有什么所谓的常胜将军。每一个能够扬名立万的军略家、名帅都是经过无数生死磨砺还有刻苦用功,才能塑造而成的。就如在后三国时期中的马谡,就连堪称‘妖才’的诸葛孔明对他也是赞叹有加,足可见其天赋之高。但马谡因少于磨砺,腹中虽有才学,但未曾经过亲自的考证,不过是纸上谈兵。当然再加上马谡为人骄横,自视过高,就连足以能与诸葛亮相提并论的司马懿也全然不放在眼里,性格上有致命的缺失。正因如此,马谡兵败街亭,诸葛亮为证军法,不得不把这拥有无限可能性的天才人物斩首示众!

所以马纵横对于张辽如今的缺失并不会大惊小怪,不过他却很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张辽一定会成长到那个威震江南,东吴小娃但闻其名不敢啼哭的绝世名将!

却说马纵横主意一定,遂和张辽率领从骑返回。幸好,这场细雨并无加剧的态势,只悠悠的下,也不见有雷鸣声,气候虽是湿润,但起码还可以在密林内避雨。

但若是雷雨交加,有着后世知识的马纵横自是万万不敢在密林内屯兵。

安顿完毕,马纵横又在山地各处各派斥候巡逻,提防贼兵的细作。到了夜里,一干兵众也不敢起火,只能派兵士在各处守备,轮番歇息。说起来,马纵横治军确是有一套,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兵士竟也没一个喊苦,或是有所怨言的。毕竟马纵横这个主公,却也没有立起帐篷,和他们一齐同甘共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