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东郡初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蓦然,城北处擂鼓鸣金声遽然大作。

城北营地内,马纵横却是早听细作来报,得知长垣民众造反,遂是速聚兵马,早就列阵已待。

“主公!!不久前,城北的贼兵遭到袭击,如今城门已打开了!!”一员将士策马疾奔而来,满脸兴奋地叫道。马纵横一听,双眼精光闪烁,一举手中龙刃,扯声喝道:“弟兄们,此乃天助我等取之长垣也!!都听我号令,全军杀入长垣!!不过却要谨记,不可误伤百姓,不可奸淫掳掠,但有违者,格杀勿论!!”

马纵横一声大吼,军将士、兵众全都轰然回应。于是,须臾之际,城北之外传来了铺天盖地一般的喊杀声潮。城北上,却也是火把招摇,不少义士、壮汉都在大喊助威,欢声迎接。

说时迟那时快,马纵横纵马急飙,眼看就要冲入城内。这时张辽忽地驰马追上,疾声道:“主公未免有诈,由我先去探往!!”

说罢,张辽却也不等马纵横回答,加速策马飞过,一头扎入城内。马纵横咧嘴一笑,倒也不生气,大手朝后方的兵众一挥,大喝加紧扑上。后方兵众见了,士气更高,无不争先恐后,随着马纵横拥入城内。

就在此时,迎面大道上正见一部贼兵仓促赶来。在火把的光芒照耀下,为首的贼军头领,看到官兵已然杀入了城内,顿时面色大变,忽见昏暗之中,似有一道快影疾奔过来,知道那飞影冲到面前,被火光照到,才见得是一个威风凛凛,面容肃冷,手提一杆月牙银狮宝戟的白袍将领。

“贼子,纳命来!”张辽锐目精光暴射,手中月牙银狮宝戟猛地一挥,犹如一道飞过的疾风,倏地便将那贼首的头颅削开两半,周围的贼将还未来得及反应,张辽早已提戟冲入人丛之内,手中宝戟左刺右砍,径直飞奔,杀得一片腥风血雨,人仰马翻。

滴滴答答~~!听似暴雨雷打般的马蹄声急促响起,紧接只听一声震天咆哮,后方杀上的兵众立即杀气暴腾,如同群魔恶兽般杀突而去。

“杀~~!!!!”

另外正在城西处的眭固,被这一杀声,吓得几乎从马上摔了下来,脑海中蓦然升起了一面模糊的血色鬼神画面。

“不好了~~!!不好了~~!!!官兵杀入城里了~~!!!”蓦然,一道急喊声传了过来,眭固只觉心脏都快要跳出,哪还顾得了那么多,竭斯底里地疾呼撤兵。那些正与百姓对视,本还满脸凶狠的黑山贼军也吓得一哄而散,急望城西逃去,大喊开门。

“你等这些杀千刀的恶贼,也有今日了!!各位乡亲父老,我们一起杀上,为惨死在这些恶贼手下的亲人报仇雪恨!!!”百姓人丛内,忽有一个大汉纵声吼起。于是上千余长垣百姓一齐扑上。黑山贼军一开始没有准备,又只顾着逃命,却也是吃了不少亏。但后来随着一个个贼首发狠,大喝厮杀,这些大多只会耕田种地的百姓,又哪能比得上终日在刀口舔血的黑山贼军,顿时被杀得节节败退,就一阵间,近百余兵士急遭杀害。

另一边,城内几处贼兵,有一些怯于官兵之勇,急从东门、南门逃出,有一些则是前往西门来营救眭固。

就在这时,西门大道中,先往赶到却是百余快骑。为首当冲的正是手提龙刃,快马赶来的马纵横也。而赶往西门来救的贼兵,却是被张辽指挥兵众各是杀住。

“嗷嗷嗷~~!!!尔等这些畜生,再敢伤害无辜,老子碎了尔等~~!!!”

一声惊天动地,犹如雷打电炸的吼声,轰然震荡。正在发狠厮杀的贼子一听,皆如被吓破了胆,连忙望去,见是马纵横引兵杀来,就像是兔子见到了一头洪荒巨兽,下意识地拔腿就逃。长垣的百姓却也被马纵横的吼声还有那浑身散发的可怕杀气所怯,纷纷退开。

马纵横圆瞪鬼神般的凶目,驰马倏地杀到贼军之后,飞刀乱砍猛劈,盛怒厮杀。逃之不及的贼兵只得鬼哭狼嚎,四处乱窜。却见,乱军之内,阔大的锋刃,一横砍过,连着几个贼兵身断肌解,鲜血一并射出,仍是温热的血,洒了马纵横的一身,却浇不灭他浑身冷酷的杀意。

“残杀弱者,欺压百姓!就是尔等所谓的黑山天军所为耶!!?就凭尔等还妄想救济苍生!!?简直天大的笑话!!尔等不过是一群任人驱逐,丧心病狂的狗犬罢了~~!!尔等有何颜面立于天下耶!?”马纵横一句又一句的怒喝,宛如洪钟重鸣,在一众贼子心中赫然震荡。许多逃到一半的贼子,不少人就像是被洗了脑后,忽然清醒过来,想到昔日所做的种种恶行,忽然丢弃武器,跪下捂脸痛哭起来。

紧接着哭声愈大,越来越多的贼兵放弃了逃命,在马纵横冷酷的注视之下,弃戈跪倒,如是忏悔,如是求饶。

“该死的狗贼,死去亲人的又不是你等,你等凭什么在这猫哭老鼠~~!!!?”就在此时,一个大汉怒声咆哮,举起锄头,猛地向一个贼子冲去,向着他的头颅奋力砸去。

这充满无尽恨意的一击,即刻便把那贼子的头颅砸成犹如爆开的西瓜,血液、脑浆迸飞。周围的百姓看了,纷纷也怒喝嘶吼起来,都欲要与贼子拼命。那些本已丧失斗志的贼子,眼看一个个百姓怀着无尽怨恨杀来,有一些已吓得下意识地拿起兵器。毕竟没有人想要被人杀死,保护自身,是每一个生物的本能!

“够了!!杀死毫无抵抗之意的贼人,尔等又与这些贼子有何异耶!?”猝然,马纵横一声大吼,那些本是奔杀而去的百姓,纷纷止住,随即一些人无力地跪倒,嘶声痛哭起来。

马纵横大口地长叹了一口气,默默地抬头望着天上的明月,呐呐道:“时值乱世,还不知会有多少无辜牺牲啊。战争,战争,也不过是野心之辈和强者的饕餮盛宴罢了。”

时值三更时候,城内的乱事渐渐结束,马纵横这边只以百余快骑,却收服了近七、八百贼兵,另外率领大部人马的张辽,成功击杀数名贼军头领后,也收得了千余人的贼兵俘虏。剩下的贼兵大多都是逃去,而其中眭固也在麾下一众贼将的拥护之下,早就逃脱去了。

马纵横把百姓安抚之后,遂是把大军还有一众俘虏安顿在城西营地,又因马纵横早有严令,麾下部队对城内百姓也是秋毫无犯。马纵横见过赵氏家主,一个叫赵强,莫约五十多岁,俨然一副儒生打扮的人物。赵强谈吐不凡,谢过马纵横救援之恩后,问到马纵横归属,见马纵横有意隐瞒,便也不多问,命人奉上一些酒水作为犒劳后,便是退下。

于此,马纵横成功地夺取了长垣这处东郡的咽喉之地,这数日间只顾安抚百姓,稳定军中,而不知不觉中,马纵横已拥兵近有六、七千余众,其中却有近五千余人都是黑山贼军的降兵。马纵横与张辽、高览等将商议过后,决定先遣散一部分无意入伍,被强迫拉入黑山军的贼兵。这一连数日,共计遣去近二千余人,其中大多都是年幼、或是上了一定年纪的兵士,正值壮年也有不少,几乎都是东郡百姓,这下听说马纵横愿意遣散他们,自都是想回去耕田种地,侍养家中老小。当然也有不少壮士,敬佩马纵横的威猛,又觉得他有大志,对百姓亦是仁义,有心留在他的麾下建功立业。

而属于黑山贼正规军倒也有一千七、八百余人,这些正规黑山贼子都是原属黄巾军,因近年犯下不少罪行,而且不少都是孤家寡人,也习惯了厮杀的日子,自不欲回去乡里耕地,都被马纵横纳入麾下。

于是过了这数日的遣散之后,马纵横的部队比起攻入长垣时,不增反减,仅有四千数百余众。随即,马纵横便命麾下诸将,每日加紧操练,同时又遣人暗中报往濮阳。

而长垣的世族、百姓,见马纵横这部官兵不但骁勇善战,而且军纪严明,暗暗庆幸之余,倒也相处得相安无事。倒是以赵氏为首的长垣世族,觉得马纵横这部官兵实在太过神秘,而且比起官兵中的精锐还要好上不少。如此厉害的军队,不可能没个名头。毕竟如今长垣已落在这部官兵之手,赵强和几个小世族的家主商议之后,觉得还是要打探清楚地要好,遂是一边派细作到军中营地打探,或者收买一些新降的将领,从中得到情报,另一边却又派人到洛阳一带,打听一二。

数日之后,马纵横却是从濮阳那里得到了好消息。原来不久前于毒从眭固的急报中,得知长垣被一支悍军强攻,又听白绕已死,唯恐遭到夹击,便是仓促从濮阳撤军。桥瑁自是大喜不已,而不久之后,又从马纵横那里得到长垣已破的消息,急便回信,告诉濮阳危机已除,另外又在信中安抚马纵横,说他已经派人贲书赶往山阳昌邑报知兖州牧刘岱,为其举荐表彰。

对于桥瑁信守承诺,马纵横却也是大喜不已,不过暗中他自也各做提备,派人赶回山寨,命文聘、胡车儿可先往长垣押解粮食、军备,逐渐遣兵而来,以加强长垣防备,如此一来,就算万一刘岱翻脸不认人,他起码有城池可据,有兵力可守。再兼,他这数月来,从黑山贼里得到极多的辎重,还有不少的良马,加上如今近有上万余众的兵力,再加以操练,足可打造一支精良军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