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张牛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纵横等将每日带着诸将领兵操练,经过这段日子的磨合,其军渐渐变得越来越是融洽起来。兼之马纵横治军有度,赏罚分明,那些黑山贼的旧将都对其佩服有加,皆盼能随其建功立业,取得功名。

同时,马纵横善待百姓,且又因屡破贼军,为东郡带来和平,声威愈高,远传于外,虽然东郡百姓都不知马纵横的姓名,却又听说马纵横手提龙刃,威猛无比,遂以‘猛龙将军’相称。

这日,马纵横正在操练兵众,忽然从濮阳传来急报,得知张牛角率于毒、眭固等贼首,引兵数万,大举杀往濮阳。数万贼军将要兵临城下,危急之际,桥瑁也顾不得再多,命人星夜赶路,前来求援。

濮阳乃东郡郡所,更是古今以来的兵家重地,但若濮阳一失,整个东郡都会人心慌乱。马纵横闻之,深知事态严重,立马召集麾下诸将前来商议。其中,张辽、庞德皆劝马纵横当早早出兵,以免濮阳百姓无辜伤害。文聘和高览却以为,如今出师无名,刘岱迟迟不肯表态,兼之濮阳城墙稳固,就算数万贼子猛攻硬打,起码也能稳住一头半月,以防万一,还是等刘岱做出表决,再做决定。

最终,马纵横却是忧心濮阳百姓无辜受害,与诸将商议后,决定让文聘、高览留守在长垣,自与张辽、庞德等将即日整顿兵马,次日出兵,而胡车儿则先领辎重、军备队伍,即日便往濮阳出发。

数日后,张牛角率兵攻打濮阳的消息传到昌邑,同时刘岱又听冀州张燕麾下贼兵亦也蠢蠢欲动,不少部队,已然接近兖州边境。刘岱大惊失色,王彧再是劝说,接纳马纵横之事。刘岱一时没了主意便也答应下来,不但立马纵横为长垣县令,更为军中破虏中郎将,即刻引兵讨伐张牛角的贼军。同时又遣人报完幽州北平公孙瓒处求援。

与此同时,却说马纵横先以张辽为先锋,率三千兵众赶往濮阳。这日,张辽已与胡车儿的部署会合,眼看不远处便是濮阳城,正欲寻找地方下立营寨,猝然路上风沙大作,杀声轰然暴起。眼前所望之处,各部贼兵或数百成队,或上千成群,如同洪潮巨浪一般扑杀过来。

“哈哈哈哈~~!!!尔等这些朝廷走狗,不知杀了我等黑山天军多少弟兄,今日便要尔等血债血还!!对面的人听着,但曾为我黑山天军的部署,快快来降,否则待会厮杀起来,莫要怪我不顾昔日情义!!”

那正纵声狂笑,猖獗无比的大汉,却见他长得虎背熊腰,浑身黝黑,手提一柄八十斤开山巨斧,身穿黑甲,头戴黄巾,喝声响亮,正是广平黑山贼首张牛角也!

却见在张牛角的身后,横列着一众贼将,其中不乏魁梧彪悍的猛汉。而在张牛角左边的是一个眼神阴鸷,大嘴上有一条狰狞伤疤,身形略显瘦弱,不过双臂极长,手提一杆黑蛇纲矛,身高足有八尺,头上也带着一条黄巾,正是于毒。而在张牛角右边,一个矮壮浓须大汉,手提一柄大铁刀,正是眭固!

无论是于毒还是眭固,此下两人都是杀气腾腾,仿佛要把面前这支官兵给生生活吞一般。

“哼!!少说大话!!是英雄的出来和老子比个高下!!”许久未曾在战场征战的胡车儿,正是手痒,此下见不少黑山贼旧部露出畏色,大吼一声,提起镔铁怒兽锤,纵马便出。

张牛角一瞪眼,此人看似粗鄙,其实心却细得很,此下见胡车儿长得魁梧,不知深浅,忙向身后诸将喝道:“谁敢出战,给我擒下这莽夫!!”

张牛角喝声一起,背后立即有一大汉提刀杀出。胡车儿大喝一声,纵马便迎,两人斗个不到三、四回合。胡车儿奋力一锤打飞那贼将的大刀,疾又提另一大锤,砸中其面门,那贼将当场爆头而亡。

被洒得满脸是血的胡车儿,猝地向张牛角咧嘴一笑,举锤指向,叫道:“你这贼头若是不敢出战,就派些厉害人物过来!!莫教鼠辈过来送死!!”

眼见胡车儿如此气焰嚣张,不少贼将都是气忿不已。这不,一声吼声就起,立见又有一大汉提着一柄狼牙棒杀了出来。

“哪来的胡狗,竟敢如此放肆,看我取你首级!!”那贼将凶神恶煞,驰马狂奔,眼看杀到胡车儿面前,举起狼牙棒便是猛砸过去。

“小畜生!!哪来的狗胆,敢跟爷爷放肆!!”胡车儿却是被他一句胡狗激怒,圆瞪恶目,提锤就砸,哐当一声,那正猛烈砸落的狼牙棒顿时荡开,胡车儿狂暴的力劲,更把那贼军掀翻下马,一连滚了好几圈!

“小畜生!!看锤!!”胡车儿驰马跟上,猝地把手中锤子甩飞而去,大锤骤地飞中那贼将,只听一声惨叫,那贼将立即不动,看似死绝。

“他娘的狗东西!!!快给老子一齐杀上,把这胡狗给乱刀砍死!!”张牛角连折两将,自是大怒不已,更兼于毒、眭固就在左右,只觉脸上无光,这下便教众人杀上,非要杀了胡车儿泄恨不可!

却说,胡车儿飞马疾飙,身子猛地朝地一倒,飞快地就取过大锤,急一翻身,顿时瞪大了巨目,竟看见一连七、八个贼将,各是拍马冲杀过来。

“一群无义鼠辈,以多欺少,还敢自称天军,真是贻笑大方!!”就在此时,一声宛若狮吼般的喝声暴起,正见张辽挺戟纵马倏地杀出,数员贼将闻言大怒,一齐迎住厮杀。却见张辽极是灵敏,左闪右躲,避过这数员贼将的攻势后,立即飞戟砍翻一人,另外两员贼将正是大惊时,张辽飞马冲过,戟若飞虹,骤地左刺右挑。那两员贼将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被张辽纷纷击毙。

“好生猛的汉子!”张牛角看得眼切,却见张辽快马正往奔来,连忙抖数精神,教众将快快射马。另一边,胡车儿却也打翻两员贼将,眼看左右两翼贼将正朝张辽张弓,急是大喝:“文远小心贼子冷箭!!”

胡车儿喝声一落,两翼贼将冷箭纷纷射出。这时张辽锐目赫然射出两道精光,嗷嗷大喝,竟驰马狂奔,背后更遽然显现出一面庞大的白毛狮虎兽相势。电光火石之间,随着张辽飞马急冲,飙飞而去,乱箭竟都射了个空。张牛角只觉自己如被那头白毛狮虎兽盯住一般,吓得忙是勒马就逃。于毒、眭固却也胆怯,急也拔马逃去。说时迟那时快,张辽倏地正面冲入人丛阵内,阵前只剩那几个贼将忙是拦住。胡车儿也斜刺里杀了过去,同时口中大喝麾下将士扑上厮杀。张辽、胡车儿麾下部署,见各自统将这般威猛,胆气大壮,迅疾涌上拼斗。杀得兴起的张辽,更是锐不可当,一路强突猛进,捣得贼阵一片大乱,随着众将士引兵杀到,贼阵更渐有溃败之势。

“他娘的,这是从哪来的恶鬼猛兽!!竟这般可怕~~!!!”正往逃去的张牛角回头一望,眼见张辽如入无人之境,不断紧追过来,整张脸立即都苍白起来,心中怒骂不绝。

这时,后方七、八个贼将纷纷引兵赶来接应。赶上的于毒,面色阴鸷地急道:“那官将骁勇无比,此时正杀入我军腹地,何不趁早除之,以绝后患!!?“

“是也,我与于头领,愿效以死力!!”旋即赶上的眭固,也疾声叫道。张牛角一听,脑念电转,面容猝地变得狰狞起来,咬牙切齿道:“说得对!诸将听令,都跟着于、眭两员头领,杀了那白袍官将!!”

张牛角此言一出,身后诸将纷纷怒声大喝。于毒面容一抖,暗瞟了眭固一眼,虽是不太愿意,但如今骑虎难下,也只好震色扯声喝道:“都给我一齐杀去!!”

于毒喝罢,提起手中黑蛇钢矛,引着几员将士杀去,一边冲突,一边又向四周贼子大喊扑杀。另一边,眭固也引着几个贼将杀往,各都大声喊杀。

正在冲突的张辽,忽然看见前方左右两边贼子猝然蜂拥杀来,士气从衰转盛,却也不怕,立即奋力挥戟,杀散周边贼众。胡车儿还有不兵士也急飞赶过来。两波人马猛一交锋,立刻拼死搏杀。不过贼军兵力虽众,但彼军却有张辽、胡车儿这两员猛将,须臾之际,便在贼军的人丛杀开了两条血路冲入。张辽更是速斩两将,杀到了那于毒面前。于毒心怯,不敢应战,勒马就逃。另一边,胡车儿也是狂猛扑上,眭固以为他已筋疲力尽,而且也明白若是自己退走,自己这一边的兵众,立刻就会失去斗志,如树倒猢狲散,任由官兵冲杀,故是大吼一声,奋力交战。

“嗷嗷嗷~~!!!胡狗,老子和你拼了!!”眭固手拧大刀,一来便是雷霆一击,施出全身力劲朝胡车儿赫然劈落。以眭固这般壮实的身子,这一刀若是砍实,恐怕胡车儿不死也要落个身残。而且,正如眭固所料,胡车儿身上力气也所剩无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