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怒摔纨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猛龙将军不但威猛善战,还会关心我等老百姓,真是仁义啊!”

“乱世出英雄,三位将军如此了得,日后定能名扬天下!”

“对!将来东郡有猛龙将军还有白狮、赤狮两位将军把守,我等百姓定然万无一失!”

安静过后,周围的百姓又是纷纷拜谢。马纵横和张辽、庞德各对眼色,三人脸上不由都露出满足的笑容。

有时候对于男人来说,除了功名和富贵外,还有一种东西是足以能够令每个男人为之疯狂的,那就是—声望。

随即,马纵横三人各是安抚了百姓,众人正要散去。就在此时,后方大道上猝然响起一阵阵气焰嚣张的吆喝声,百姓无不大惊,顿时响起一片惊呼乱喊,纷纷让开道来,不少孩童妇孺躲避不及,还摔倒一旁,不一时四处纷纷响起孩童的啼哭声。

“尔等贱民,让开,都快让开~~!!!”

“滚,莫要挡道!”

在一片混乱中,那一阵阵吆喝声却是尤为刺耳,马纵横顿时面色黑沉,眼里发出两道凶光,倒把周边的百姓吓了一跳,等百姓反应过来时,马纵横三人早就快步赶了过去。

却见后方百姓,纷纷让开了道。一队骑兵正快速奔驰。忽然,有个大哭着口里喊娘的女娃,从人丛里走了出来,一脸茫然着急之色,四处张望,在找母亲。

“啊~!!小心孩子~~!!”

这时,大多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队骑兵上,一个妇女看得女娃,顿时吓得面色大变。而正引兵飞赶,身穿华袍的男子,似乎也没看到女娃,眼看须臾之间便要撞了过去。许多听得大喊的百姓,回过神来看时,都吓得面色剧变。

“聂远!!你还不给我勒马!!!”

蓦然,一声震天大吼遽然暴发,就如有鬼神之威,万鬼降服,那身穿华袍的男子一听,只觉胆子都要被吼破,急下意识猛地勒住马匹。只不过这吼声却也让其坐骑大惊,嘶鸣一声,急是抬起前蹄,女娃早被吓得摔在地上,看着那匹巨马跃起,立刻竭斯底里地痛哭起来。

“他娘的狗东西!!”正狂奔过来的马纵横看得眼睛瞪大,几个大窜步就要扑上女娃那里,打算用自己的身躯来做肉盾。这时,人丛里不知何时有一道快影急是飞出,刹地就到了那女娃面前。

电光火石之间,马纵横却也赶到,一把扑住女娃,滚到了一旁。

“哇~~!!”一阵惊呼声叫起,四周在看的百姓却非为马纵横在千钧一发,舍身救人的义举惊呼。

却见刚才正要下落的大马,此时竟被一个孔武有力,肌肉发达,莫约七尺高的大汉一手托着一个蹄子,竟把大马和马上的聂远一起举着。这般力量,就连张辽和庞德都暗生异色。

“哪来的贱民,还不快甩手!!”这时,恼羞成怒的聂远,竟还不改那嚣张本性,举起马鞭就朝汉子打去。

四周在看的百姓又发出一声惊呼声,却见汉子双臂都托着马蹄,恐怕这一鞭是要挨实了。

“聂远你这不知好歹的狗东西,今日老子不好好教训你,就不姓马!!”说时迟那时快,已把女娃交还给赶来的一个妇人后的马纵横,健步如飞,刹地抓住了聂远挥来的马鞭。只见马纵横眼露凶光,一脸凶恶如鬼的恐怖之色,吓得聂远牙齿打颤,忙欲求饶时,马纵横一声怒喝,奋力把马鞭一拽,聂远发出一声惨叫,顿时整个人高高被抛起,旋即摔在地上,痛叫不绝。周边的百姓看得眼切,无不拍掌称快。

而在掌声之中,那托马大汉,却缓缓把马放下,还抚摸着马首,眼中露出温柔的神色,像是在安抚这那匹大马。

这时,张辽忽地面色一变,忙是走出,看清那托马大汉后,带着几分兴奋叫道:“好汉!果然是你!”

张辽话音刚落,聂友身后的那一队骑兵连忙纷纷下马赶来,其中一个将领急来跪下,道:“马将军息怒!不久前太守大人听说城内百姓盛情相迎,我家将军是奉太守大人之命,前来迎接,还望马将军手下留情!”

“哼,嘴上说得好听!你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如此驱散百姓,一口贱民贱民的喊着,我看你们比那些黑山贼子好不了多少!!”庞德也是走出,一脸恶狠狠地向还在痛得哇哇大叫的聂远吐了一口唾沫,然后瞪眼骂道。

马纵横神色一肃,居高临下地说道:“今日我告诉你们这些当官的一个道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没有百姓拥戴,你们这些当官的得瑟不了多久,若是朝廷失去了民心,便也注定社稷崩溃,气数尽矣!聂远自大骄横,你们作为麾下,当勇于谏之,见百姓受欺负,当为之出头,伸张公义,可你们却助纣为虐,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又有何颜面立于天下!?”

马纵横赫赫振词,说得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聂远的麾下,无不愧疚万分,低头不敢说话。至于周围的百姓,却听得激动不已,纷纷大声叫好。

“把那只会依仗他人荣光,作威作歹的东西带下吧,待会我自会去桥公那饮宴!”马纵横冷喝一声,聂远的几个麾下忙是赶去把那痛不欲生的聂远扶起。

刚才那一摔,马纵横全力施展,聂远被抛起足足有两丈高,倒是把他的腰给摔断了。

随着聂远被带走,马纵横安抚一阵后,一众百姓也纷纷离去。这时,张辽带着适才那托马汉子满脸兴奋地走来,急向马纵横介绍道:“将军!此人正是我和你说过那员猛士,想不到竟会在此相见!”

马纵横闻言,不由眼神一亮。原来,今早张辽正收拾张牛角的残部时,有一些黑山贼头领忽然发作,引兵造反。当时,张辽麾下大多的兵士都在押解所得辎重和军中装备,故而扑救不及。军中正乱时,有一猛士猝然纵马挺枪杀来,一连击杀了两个造反的贼首,后来一贼人头领抢了马,带着一队残兵逃去,那猛士不肯罢休,急便追去。后来,等张辽整顿好乱军,想要追去时,那猛士早已不见,回来的将士也说,追赶不上。张辽颇觉惋惜,后来便与马纵横上报。马纵横听说有如此人才,却来不及认识,也是惋惜不已。

“我早从文远那听过好汉威猛,有幸相识,某乃破虏中郎将兼长垣县令马纵横也,不知好汉名字?”马纵横一把抓住大汉的手,甚是热情地说道。那大汉一听,浓眉一紧,大而锐利眼眸不由睁大,带着几乎惊异道:“莫非是扶风小伏波马羲?”

“是也!”马纵横灿然一笑,那大汉似乎不信,疑声又问:“可我听说小伏波马羲被朝廷通缉,将军怎会成了这名震东郡的猛龙将军?”

“哈哈,此事说来话长,好汉不如且与我同去饮宴,我在路上与你细说!”

“可是,这于礼!”

“哈哈,今日你助我平定贼乱,也算是有功之士,今夜这就是庆功宴,好汉随我去便是!”

马纵横不容分说,扯着那大汉的手便走。张辽和庞德暗对眼色,都露出会心笑容。

却说一路下来,也遇到不少百姓,有些因惧怕聂友报复,纷纷闪避,有一些则是满怀感激地和马纵横打起招呼,甚至要和请他吃宴,一些更是带着一箩筐一箩筐果实、蔬菜,或是手提鸡鸭,前来赠礼。马纵横与那大汉的说话,也被破停停断断,又和百姓说待会便要饮宴,实在不方便收礼,一边谢过百姓,一边婉言拒绝。

待快到郡衙时,马纵横才把来龙去脉说个清楚,同时眼神闪亮闪亮,自从得知大汉乃山阳李典后,更是热情了。

却说这李典在历史中可是曹操麾下名将,颇有武力,且熟读兵法。在博望坡时,就曾劝说夏侯惇莫要急功近利,夏侯惇不肯听,最终被诸葛亮一把火,烧去了数万兵众,最终只得夹着尾巴逃回许昌。在张辽威震天下的合肥之战之中,担任其副将,立下了汗马功劳。据历史记载,李典虽少在曹操麾下担任大将,多为军中副将,不过但凡他所率之军,军纪严明,作战骁勇,多胜败少。兼之李典为人清廉,颇具长者之风,只不过曹操麾下猛将如云,人才众多,再加上本家、氏族就有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曹真等极具才能的将领,故而很难得到独当一面的机会。而令人尤为可惜的是,李典英年早逝,助张辽在合肥大破孙权的十万吴军不久,便是病逝。

在历史上,李典虽只是配角,但马纵横早年在读三国时,却很是赏识他,更认为如果不是李典早逝,兼之不爱与人抢战功,曹操麾下这五子良将必有他的一个位置!

同时,李典又告诉马纵横,他前不久才从师门里出师,途中听说张牛角率黑山贼军来犯濮阳,便来助战。哪知来到时,却见贼军已被破之,前来细看,正见贼子造反,自是赶来平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