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温婉如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哼,如今时势大乱在即,大丈夫自当以创业为重,我倒也不急着娶这桥婉!反正如今我与桥家也不过互惠互利的关系。待我根基稳定,也不怕这桥婉会跑!”

这一老一少,两人眼神交接,却都是各怀鬼胎。

“老夫也是倦了。纵横初来做客,不如让婉儿为你弹奏几曲,你俩多些熟络,这日后真是成了亲,也不会尴尬。”桥玄忽然神色收敛,微微笑道,倒也是给马纵横和桥婉相处的机会。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马纵横听了,自是万分愿意,想着时间也是正早,颔首笑道。

哪知桥缨看得马纵横一脸猥琐的笑容,自不愿意自家姐姐和他独处,灵动俏皮的眼珠子一溜转,不知又在什么鬼点子。

至于桥婉在旁却是暗暗地瞟了马纵横几眼,见马纵横高大魁梧,还真有少年项羽那般威武,又见他面容刚毅,不大也不细,稍长而锐的眼眸赫赫有神,心中不由有几分欢喜,道:“那孩儿先到后院里准备一下。还劳烦爹爹和马公子再谈一会。”

“那自然是好。”桥玄知道桥婉素来处事做人都务必求得尽善尽美,便也答应下来。依旧羞红着脸的桥婉遂向马纵横轻施一礼,便是转身离开了。桥缨见了,忙喊一声等我,便也追了上去。

“实不相瞒,军中有不少贼子俘虏,我本是打算来与桥太守和桥老告别后,便是引兵撤走。适才到郡衙拜见,却听桥太守有事在家,未免打扰,还请桥老替我向桥太守说上一声,就说昔日恩情,不敢有忘,但有吩咐,只需一面纸书,羲定当火速前往!”马纵横震色而道。

桥玄听了,微微一愣,暗想这孩子气量也不算狭隘,起码没有纠缠不清,见好就收,而且能以大事为重,想着若是桥婉嫁了给他,也不算是委屈,便是颔首道:“那好。不过如今世道紊乱,你且好自为之,年轻人建功立业是好,但不可年少气盛,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当谨记,谨记!”

桥玄神情真挚,说的话大有道理,马纵横听了,领悟一番,也明白其中道理,谢道:“谢过桥老教诲,羲定谨记在心。”

于是桥玄和马纵横便又坐下谈了一阵,桥玄毕竟上了年纪,加上今早被桥瑁急急叫起,又是连做重大的决定,极耗精神,谈了一阵后,不觉愈加疲倦。

这时,一个容貌颇好的婢女赶来,请马纵横到后院。马纵横遂是向桥玄告别,然后便跟着那个婢女去到后院。

话说,不知不觉也已是四月中旬,正是牡丹花的盛放期,后院里开满了各式各样的牡丹花,颜色鲜艳,花朵硕大,走在院里,香气扑鼻,正如进了人间天堂。

马纵横一路上欣赏着牡丹,心情也不禁平静了下来,不知不觉就跟着领路的婢女来到一座小楼阁前。婢女也不做声,笑容可掬地向马纵横一伸手,示意马纵横走入。马纵横灿然一笑,便走进楼阁,正见楼阁对面外头,两边花丛,各种五颜六色的牡丹花,争艳怒放,正中有一平台,底下可见流水。平台上,有一张用玉石砌成的桌子,坐着的赫然正是美艳温雅的桥婉。在美景之下,桥婉刹时便成了花中仙子,一手抚琴,桌子上还飘着袅袅烟雾,见马纵横来了,微微颔首,已示作礼,

马纵横回以一笑,看了看香炉,倒也从王异那里得知,这弹琴对于大户人家的子女来说,可是极为讲究,焚香就是其中之一。

须臾,马纵横坐定,而在马纵横注视之下,桥婉却是比刚才少了几分娇羞,多了几分自信。

这时,一阵微风轻轻刮来,牡丹花香还有那幽幽焚香的味道扑鼻而来,却是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变化,让人不觉放松、平静下来。

风一过去,琴声悠悠而起,如流水流淌,如微风吹拂。马纵横望着手扶木琴的桥婉,只觉眼前这花花草草,都像是活了一般,在轻轻、安静地述说着。马纵横不禁听得入神,这般乐声,实在为所未闻,或者就是那传说中的天籁之音。

只见听得入神的马纵横,眼神也恢复了以往的清澈,望向桥婉的目光也没有一开始的炙热,就好似随着琴声融入了这天地之间。

渐渐地,琴声渐止,直到消失。一阵微风又来,似把马纵横带回了现实。

马纵横神色一凝,叹声道:“听桥大小姐琴声,如能融入世间,花草亦似活了,如此乐音,真是神奇,恐怕就连天上的仙子,也弹不出来。”

所谓伯牙摔琴祭子期,知己难寻,知音便能难寻了。桥婉听了马纵横的话,心头不由一揪,绚丽美目里不由晃动起阵阵涟漪,不禁嫣然一笑,两旁百花,瞬间便是黯然失色。

“马公子谬赞了。”听着桥婉有些娇羞的声音,脸上又露出愉悦之色,马纵横便知自己起码赢得了她的好感,正欲说话时,忽然后面传来一阵带着几分挑衅之意,但却又好听的声音。

“你嘴上说得好听,所谓礼尚往来,不如与我双剑齐舞,献予姐姐如何?”马纵横回首一望,正见桥缨拿着两柄宝剑走了过来,其中长的那柄剑,剑柄有着一个龙头,短的那柄,剑柄上则有着一个凤头,一看就知绝非凡品,而且这龙凤之剑应该就是一对。

“好!”马纵横倒也爽快,接过桥缨递来的龙头宝剑。哪知桥缨一看马纵横接住,秀目精光一闪,立刻就拨开剑柄,拧剑刺来。桥婉看得眼切,刚要喝止,却见马纵横便是灵敏避开,刺来的剑刃被他一手两根指头夹住,发出‘铮’的一声脆响。桥缨见了,娇美的脸上不由露出几分忿色,把剑一提,便又刺了过来。马纵横却早有预料,身子一转,一边避过桥缨刺来的利刃,一边跳出了楼阁之外。

“小妹,莫要胡来!马公子,我家小妹自幼是古灵精怪,你莫…”追上来的桥婉,忽然声音渐渐停下。

却看桥缨身轻如燕,曼妙的身子舞动起宝剑,如雀飞张翅,美不胜收。而马纵横却也拔出了长剑,剑如潜龙在水,不见凌厉张横,反而在桥缨的剑式配合起来,乍眼一看,竟还有龙凤起舞之势。

在古时,舞剑乃是一件文雅之事。原本桥缨是打算激怒马纵横,让他露出狂野一面,这般一来,就算自己输了,他也不过一介莽夫,以自家姐姐的脾性对他定会好感顿无。反之,若是自己赢了,一直想嫁给像霸王项羽一样的盖世英雄的姐姐,对他定然心生轻鄙,想他再是厚脸皮,也不再敢提及婚约之事。

可桥缨的算盘却是打错了。她却无想到,马纵横竟然没有丝毫强压她一头的意思,反而与她双剑合璧。

“哼,你这登徒浪子,别小看小姑奶奶!”桥缨心念一转,陡地从马纵横身边窜过,一招凤凰摆尾,回剑就砍。马纵横倒展现出他的灵巧,脚步一跨,身子转动时,同时以剑尖轻轻弹开桥缨的短剑。

“好剑法。”桥婉哪里看不出马纵横有意相让,却还能与桥缨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极具观赏性,便知马纵横的剑法高出自家妹妹不止几筹,看着马纵横那英武的身姿,心中更是好感顿生。

桥缨本还想让轻视自己的马纵横吃上苦头,没想到又被他巧妙化解,少女脾气一起,便是急转身姿,快剑飞去,竟就搠向马纵横的面门,两人距离极近,眼看就要刺中。

“小心!”桥婉看得心惊胆跳,马纵横在这一瞬间,竟然看到当初对自己也是百般厌恶,非要取自己姓名不可的王莺。刹时,桥缨与王莺两女的身影竟重叠一起。马纵横不由眼中流露出伤悲之色,这一呆滞,倒是把桥缨吓了一跳,但收剑却已来不及了,忙只好改往下而刺去,锐利的剑尖刺入了马纵横袍子。就在此时,马纵横倒是瞬即回过神来,急一转身,一手搂住了桥缨,刹是避过。

“桥缨你!”桥婉看那险象环生,吓得面色一阵发白,连忙赶来。桥缨也被吓了一跳,被马纵横这般搂住身子,若在平时,早就发作了,这下竟一动不动,睁大着眼,仰头看着马纵横。在马纵横的眼里,似乎藏着一丝淡淡的忧郁,看得桥缨心头有些发迷。

“呵呵,桥大小姐不必多虑。刚才,我一时走神,倒是坏了大家的兴致。”马纵横倒也不知桥缨这般看着自己,轻轻地把她松开,然后向桥婉笑道。

桥婉见马纵横袍子只是刺破了一些,并无受伤,也是放下心来,然后又低下头,发红的脸色,像极了一朵嫣红的红牡丹,声音也低得快听不见:“若是马公子不嫌弃,便叫…便叫我做婉儿吧。”

“好,婉儿。”马纵横灿然一笑,下意识地颔首便道。在旁的桥缨一听,却是急得一蹬脚,道:“姐姐,你怎让这登徒浪子如此放肆!你平日里矜持都去哪了!”

“小妹,你今日怎这般不知礼数,还不快向马公子赔礼道歉?”桥婉闻言,倒是微微睁大了那双美瞳,严厉说道。桥缨听了,却更是委屈,狠狠地瞪了马纵横一眼,转身便是离去了。

“无赖,流氓!”

桥缨离去,倒也不忘骂上马纵横两句。

“小妹你!”桥婉也不知道自家妹妹今日这般反常,黛眉皱地紧紧,娇美的脸上露出几分急色,便是我见犹怜。马纵横看了,笑了笑,只说是自己刚才冒犯了桥缨。随后两人到楼阁了坐了一阵,马纵横告诉桥婉,因为军中还有许多军务要事未曾处理,恐怕今日便要离去。桥婉听了,虽然有意克制,但还是不禁露出了几分失落和不舍。就在马纵横准备告别时,桥婉忽然让马纵横稍等片刻。马纵横自然不会拒绝美人的要求。

少时,温雅貌美的桥婉再次出现,脸上还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看得马纵横一阵惊叹。

“果然,跟美女一块,由其令人愉悦。”马纵横暗暗笑道,遂是起身相迎。桥婉轻咬了嘴唇,然后把一副匕首递向了马纵横眼前。却见匕首外鞘,泛着暗金之色,还有两颗红色宝珠,一看就知价值不菲。作为一个武者,对于神兵利器自然有一种犹如与生俱来的吸引,马纵横一见,眼神不由一亮,接过那柄匕首,拨开一看,只见匕刃一出,寒光陡现,刹又不见。马纵横就看这匕刃上的光泽,便知是上品,不由惊叹道:“好一柄神兵利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