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急利易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正见一个装备简陋,体格精壮,比起已有七尺之高的牛王祝还要高大几分,烈日之下,一身青袍长刀,竟隐约有几分神圣威凛的味道,就像是从天而降的神将!

“是哪个不要命的东西,竟敢挡老子牛王祝的去路!!老子可是张天帅麾下大将!!冀州之中,谁听到老子的名字,不让三分!!?”牛王祝定眼一看,心脏不争气地咯噔就是一跳。却见那青袍汉子微微抬头,竟是一张红枣赤脸,丹凤目如似发光,更不答话,一拍坐下马匹,便是杀了过来。

战场上的战马,可大约分为四类,第一类则是滥竽充数,为组建骑兵,勉强使用,品质较劣的劣马,一般分予刚入伍不久的骑兵。第二类则是经过训练的寻常战马,一般分予正规军使用。第三类则是出自各盛产名马之地的战马,譬如大宛宝马,西凉良驹,北地白马都是赫赫有名的,而能使用这些名马的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如董卓麾下恶虎军则是全都配以西凉良驹,公孙瓒麾下的白马从义,则是尽数配以北地白马,还有不久将来即将名震天下,曹操最为依仗的骑部—虎豹骑,则是尽配以大宛宝马。第四类,则是像是赤兔、绝影、赤乌等万中无一的绝世神驹,这些神驹不但天生异相,而且有些还是脾性刚烈,如非盖世英雄,是绝然上不了这些神驹的马身。因此能够拥有这些绝世神驹的人,往往都是人中之龙!

常言道,宝马配英雄。故有马中赤兔,人中吕布。可眼下那青袍大汉虽看似威武,但坐下战马实在太次,不但瘦如柴骨,奔跑起来,更显拖沓。

在战场上,有一句,见其马,如见其人。牛王祝等贼子一看,顿时大笑起来。

“哈哈哈~~!!骑这般劣马,还敢来拦我等天军去路,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对对对!肯定是个坐着扬名天下的白日梦的愣头青,自以为有几分武力,便敢来闯天下!真是笑死人了!!”

“哈哈,可惜那汉子看上去还真有几分威武,就这般死了实在可惜!”

却听牛王祝等人一齐大笑,丝毫不理正驰马杀来的青袍大汉。直到笑声渐止,一缕强烈的阳光射了过来,闪得牛王祝眼睛一痛,忽然间牛王祝如在那青袍大汉背后看到一条青色神龙游转之相,红色的龙眸射出两道凶凛的光芒,顿时吓得骇然变色!

“马弓手,还不快快射马!”这时,一个贼将才不紧不慢地叫了起来。令声一下,两边几个马弓手立刻张弓上箭。此时,青袍大汉已然快要接近到三丈距离。

就在这刹那之间,一股澎湃如同惊涛骇浪般的恐怖气势轰然爆发,如潜龙出水,如猛虎下山之势,只见青袍大汉从马上一跃而起。所有在前的贼子全都被青袍大汉威势所怯,全都目瞪口呆起来。

“你们这些废物,快射箭啊~~!!!”刚才喊话那贼子头领蓦然回过神来,疾声大叫。周边的马弓手立即朝着跃在半空的青袍大汉纷纷射去。

随着一道道破空震响暴起,一连七、八根箭矢一齐朝着青袍大汉射来。

“鼠辈,哪能伤得了我关云长,牛王祝拿你狗命来!”青袍大汉正是刘备二弟关羽,喝声一起,拧刀如旋风一挥,箭矢齐破,人猛地落地,气势更烈,乍眼一看,如同吞天灭地的洪荒巨兽。

“快逃~~!!!”

贼子全都吓得肝胆欲裂,也不知哪个贼子先喊一声,前头队伍立即溃散。牛王祝却也是有生以来遇见这般恐怖的人物,在刚才与关羽眼神接触的一瞬间,深深地感觉到,常是作为猛兽角色的自己,如今却成了那些被猛兽吞食的猎物,而且眼前这头猛兽比起什么猛虎雄狮还要厉害得多!

可就在牛王祝一拨马时,关羽已然健步飞起,手提一柄青龙偃月刀,在地上赫然拖出一道疾起的风尘,眼看关羽倏地靠近,手起刀落,青龙偃月刀划落的轨迹猝然成一个弧月之状落下。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后面大多兵众都全然不知前面数百人为何就像是看到吞人恶兽般纷纷逃命,正是惊异之时,听得一声巨响,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惊呼乱喊声。

“死了~!!死了~~!!!牛将军被那赤脸青袍大汉一刀给劈开两了!!!”

“妖孽,这一定是妖孽!!快逃啊~~!!!”

“让开!!都他娘的给老子让开~~!!!”

前方一片混乱,贼众只顾逃命。就连后方的贼子也受到了影响,纷纷正欲逃时。这时,在后面的一个贼子头领见状,忙是喝道:“不要慌乱!!敌人不过区区一人,都给我扑上去,为牛将军报仇雪恨~!!!”

这头领这般一喊,后方的贼子才反应过来,纷纷向前方转身逃来的贼子咒骂喝叱,一拥而上。只不过,此时关羽却已杀入了人丛之内,步移刀飞,如一头闯入羊群,随意吞噬猎物的高傲神兽,所过之处,如波开浪裂,一些发狠的贼子,欲来拼命,但都还未近身,便就死在了关羽的刀下。

血雨飞舞,兵败山倒,一人独享无敌,俨然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与此同时,左侧山地上猝然响起了一阵阵喊杀喝响,却见一白脸的一黑脸的策马杀落,后面跟着一队一队队形紊乱的兵士从高往下扑杀而来。贼子见有伏兵顿时胆寒,在后的贼兵立刻弃戈而逃。说时迟那时快,白脸的手提双剑,杀入乱军,迎上一个贼子头领,避过他刺来的长矛,生死厮杀之间,竟面带笑容,挥剑一挑,便把那贼人头领,挑落马下。比起白脸汉子的从容,那黑脸的才是真正的地狱罗刹,手提一柄丈八蛇矛,杀入乱军后,只顾乱冲乱撞,杀得贼子,人仰马翻,惨叫不绝。紧接着伏兵杀到,贼子再无反抗意识,纷纷逃散,瞬间便是溃不成军。

“哈哈哈~~!!赢了~~!!赢了~~!!快抢兵器、战马~~!!”

“他娘的!!三队的别抢,这战利品人人有份!!”

“你们这些不要脸的东西,凭什么呀!!杀了牛王祝的人,明明是我五队的关队长!!”

一些军将士见得贼子逃去,却都开始眼睛发光,命麾下兵士去抢起战利品来。

“撒手,这是老子的马!!!”

“哈哈哈,这把巨斧真是称手,正合适俺!!”

“你奶奶的!!这是我先看上去的,滚开~~!!”

混乱间,一边先有一个胡人和汉人的将士为抢一匹战马争执起来,那一边又有一个汉人将士被一个胡人将士抢去了刚得到的兵器。

“敢抢老子兵器,弟兄们,胡狗造反了!!杀他娘的!!”一个汉人将士忿声大喝,周边的汉人立即纷纷回应,胡人仗着人多,也不惧怕,自军的两方人马竟就开始了厮杀!

“哎!快看,官兵竟然自伤残杀!!”

“还真是!!这正是机会,大家伙一齐杀回去~~!!”

“说得对!!天帅赏罚分明,此番牛将军虽死,但全因那青袍汉子威猛,若是我们能力挽狂澜,必得重赏!!”

“那还等什么!?杀他娘的~~!!!”

正往各处逃去的贼兵,随着一个个贼人头领喊了起来,忽然恢复了士气,一齐喊杀起来,往后扑回。

“哇啊啊啊~~!!气煞我也~~!!!谁敢放肆,老子碎了他~~!!!”就在这时,发觉到自军已乱成一团的张飞,瞪大环目,扯声怒骂。刘备见状,暗叫不好,此下只后悔自己急功近利,不听关羽之劝,就在转念之间。

哇~!忽听一声惨叫声起,刘备眼睛赫然瞪大,正见张飞一矛刺死了一个胡人将领。

“三弟你!!”刘备心头一急,话还未喊出,四周胡人立即暴发起来,全都发狂似的扑向了张飞。张飞哇哇大叫,拧起蛇矛,策马杀上,这招招狠辣狂猛,都是一招致死,胡人不到一阵便死了数十人。

就在张飞不分敌我,大杀四方时,贼兵扑杀过来,有几个汉人将士却恐张飞事后算账,又见贼兵杀来,竟各带队伍逃去。须臾,贼子杀到,各处混战,看得让人眼花缭乱。

刘备急得满头是汗,眼及之处,一时也分不出谁是敌人谁是同袍。这时,关羽带着数十兵士赶来,见了刘备急道:“大哥,军中已乱,贼子又是杀回,还是走为上计!”

“好!”刘备暗暗叹了一口气,但很快便又打起精神,向还在混杀的张飞大喊一声快撤!

“他娘的!!又吃一番败阵,都是你们这些该死的畜生不听将令!!”张飞大怒,拧矛狂刺猛突,杀开周围的胡人间,连是击杀两个胡人将士,才转马逃去。须臾之间,张飞和刘、关两人会合一起,乱军里也无人敢惹这兄弟三人,纷纷逃开。不久刘、关、张便是引着数十从骑逃去了。

夜里,众人逃到一处林丛,为了躲避贼兵的搜索,也不敢生火。黑暗中,忽起一声暴响,只见张飞始终还是忍耐不住怒火,一抡拳头竟把一棵大树生生打裂,这般怪力,顿时把那数十兵士全都吓得变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