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大闹平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战场之上,只有输赢,就算你把这树林里的所有树都给打断,我们还是输了。”关羽轻瞟了张飞一眼,带着几分傲冷说道。张飞一听,顿时咬紧了牙,却无法反驳,忽然向刘备跪下,道:“大哥,都是我不好!你若是听了二哥的话,我们也不会落得这下场!”

刘备听了,却是嗤声一笑,缓缓站起,走到张飞身边,一边把他扶起,一边笃定从容而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区区挫择倒也不值一提,若是翼德你能从中得到教训,日后能够善待兵士,把这暴脾性收敛收敛,反而是好事。

说起来,我军尽都是些乌合之众,且胡、汉两族各是仇视,我这领军的,并不能治理得当,又不能听取云长善言,落此败战,也不亏啊!”

刘备眼神里却是丝毫不见失落,依旧那般赫赫有神。关羽也站了起来,道:“话虽如此,但我等兄弟诛杀了牛王祝那恶贼,这样一来,这周边的村子起码能够避免一番屠杀。”

“就算如此,贼始终是贼,怎会善待百姓,张燕一日不除,兖、冀两州难安啊!莫非我汉室江山真是气数尽矣?”刘备神情真挚,丝毫不见虚伪,周围数十兵士见了,都暗叹刘备仁义之名,果非虚传,此时此刻都觉腹中有一团烈火在燃烧!

“刘公莫虑,我等愿效死左右,扶持汉室!!”数十兵士齐声大喝,各个神情坚毅,目光赫赫。刘备听了,灿然一笑,转过身子,也向众人一拜,道:“那刘某便先谢过诸位义士了!”

数日后,却说张燕麾下大将牛王祝被关羽所诛,消息传到张燕那。张燕又惊又怒,遂又派猛将黄克率兵一万,杀往平原边境。刘备兄弟三人听说后,率引着数十残兵前往。

平原太守柳和,为人懦弱贪财,听闻黑山贼黄克领兵大举杀来,兼之刘岱援兵迟迟未到,竟和城中几个将领商议,要趁黑山贼来前把城里洗劫一空,弃城而逃。

这夜,夜色寂静,渐渐地已至夜里二更时候,平阳城里各条街道上,已罕有人迹。

而在城内东北一处宅子里,却是聚集了数百好汉,内堂此时灯火通明。堂上,却见一人面白大耳,面色凝重,正是刘备也。

一只飞蛾正扇动着翅膀,朝着灯火而去,瞬间被烈火烧为灰烬。

“刘大人,柳和不仁,欲要洗劫平阳,我等收得风声,恐怕他今夜就会行动。我等弟兄都已下定决心,与之拼个玉石俱焚。但刘大人乃汉室宗亲,此番又是依公孙大人之命前来救援兖州,但若随我等造反,一旦传了出去,恐怕会连累了刘大人!”

刘备闻言,却是淡淡一笑:“兄弟说笑了。百姓有难,刘某人岂可袖手旁观。朝廷无道,奸臣弄权,比起那缥缈的名望、仕途,我刘玄德却更看重百姓的性命。不必多言,今夜务必取柳和首级,以遏平原之祸。”

刘备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说得众人心头狂跳,他的语言就像是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让人不由自主地去相信。几个大汉更是热泪盈眶,大声喊道:“我等愿听刘大人调拨!”

话音刚落,蓦然外头响起阵阵兵戈震响,众人顿时面色一变,随即便听外头有人大喊道。

“刘玄德!!我家大人已知你畏罪潜逃,不但对平原图谋不轨,还煽动百姓,欲取我家大人性命!!哼,什么汉室宗亲,我看不过是一条贪婪的恶犬,如今这里已被我等包围住了,快快投降,我还能留你一条全尸!!!”

却见宅子外果然被一队又一队的兵士包围得严严实实,周围灯火通明,起码有上千人以上。

与此同时,内堂里,顿时乱成一片,有人大喊着定有奸贼,有人惊慌失措地向周边的人去问计,有些人喊着要去拼命。

唯有刘备面色如常,叹声道:“汉室落寞,古往今来,但凡朝代更替,百姓必死伤无数。为了让我刘家减少一些罪孽,我刘玄德不惜化为恶犬。”

就在刘备话音刚落,外头猝然响起一阵巨响,大门被数十兵众撞了开来。柳和麾下一个将领,提刀冲入,瞪眼张嘴吼道:“刘玄德快来受~~!!!”

他的声音,却是愕然而止。因为,在他面前遽然出现了一尊凶神恶煞的罗刹。

跟随着那将士冲入的兵卒,还未反应过来,便将他的头颅瞬间暴裂,然后便是倒在地上,正见一个魁梧巨汉,环目圆瞪,搠出的蛇矛还在滴着血,忽地张嘴一吼,震天动地。

“有我张翼德在此!!!尔等鼠辈休想踏入一步~~!!!”这人正是张飞,屠夫出身的张飞。他从小力大无穷,继承家业后,就一直在宰杀畜生。但自从他追随了刘备后,他的杀孽却是有增无减,他相信刘备是仁义所向,他杀的每一个都是该死的畜生!

张飞吼声一起,背后如有黑雾腾飞,一尊模糊的罗刹相势轰然展现,那些冲进宅内的兵士全都吓得肝胆欲裂,连步后退,好几个还吓得跌倒,瘫痪在地。

“他娘的!!对方不过是一个人,你们这些废物怕个鸟啊!!都杀上去,否则休怪老子无情!!”一个将领看得眼切,嘶声大吼,好举起手中大刀威胁起来。于是在后的兵士纷纷相拥,把前方的兵士逼入宅内。

“杀~~!!”张飞环目暴射凶光,提起丈八蛇矛迎面突去,猛地一扫,如有横扫千军之势,一大片兵卒纷纷惨叫翻倒,后面兵士扑上,却被张飞以矛抵住,大吼一声,竟硬推着那一群近数十人的人丛,望门外挤去。

“妈呀!!这简直就是怪物啊!!!”一个被挤得几乎断气的兵士,扯声叫道。前面被张飞抵住的那几个兵士早就活活被逼死,门外的兵众,忙是过了协助,众人齐齐用劲,竟都不够张飞一人力大!!

“去~~!!!”正见张飞一对臂膀、大腿、小腿各处肌肉不断膨胀起来,满脸都是凸起的青筋,一声怒吼,奋力一推,一大片兵卒顿时翻倒,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外头几个将士全都看得呆若木鸡,心惊胆跳。

与此同时,在平原郡衙内。流着一对小胡须,贼眉鼠眼的柳和,望着窗外传来喊杀声处,冷哼几声,道:“这刘玄德自以为身上流着汉室血脉,就满口仁义道德!也不想自己不过是个织席贩履之辈,竟敢和我作对,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大人说得对,这刘玄德就是个跳梁小丑,此番不过是飞蛾扑火,死不足惜。不知这赏钱…”这时,在柳和身后,正见一个面容丑陋的大汉子,满脸谄媚的笑容,搓着手在说道。

“赵青,你也算是识相,我已下人准备好赏钱。你下去领吧。”柳和却是看也懒得去看他,冷声说道。那叫赵青的汉子听了,忙是道谢,诺诺而退。就在他离开不久,一个将士快步走入,向柳和问道:“大人,这些鼠辈何必对这般客气,还要白费这数十两黄金!”

“霍强啊,我当官十数年载,这敛的每一分钱财,可都是费劲心思,如今世道混乱,要想富贵,更是随时会赔上性命。你说我,又怎会白白浪费呢?”柳和一转身,双眸露出两道寒光,悠悠而道。

那叫霍强的将领听了,面色微变,拱手道:“原来大人早有安排,却是小的多嘴了。不过小的却有一事担心,听说那刘玄德有两个结义兄弟,都是威猛无比,小的收得风声,那牛王祝就是死在一个赤脸绿袍的大汉身上。大人把城中精锐都调去讨伐刘玄德,而大多兵众都在外头准备洗劫城池,这里守备空虚,小的怕若是刘玄德早有发现,派他那两个兄弟前来的话!!”

就在霍强话还没说完,忽然外头传起一阵惨叫声,霍强顿时色变,急回头望去,正见外头的守卫一齐翻滚进来,各是身中重伤,血流不止。

“是谁!!”霍强吓得脸色不禁发青,不过还未乱了阵脚,扯声喊道。

却见,赤脸威凛,绿袍沾红,一个如同能够诛邪震恶的大汉,一头提头,一手提着一颗血琳琳的人头,迈步走了进来。

而那人头的主人赫然正是刚才离开不久的赵青!

“是是是你~~!!!”霍强一看,顿时方寸大乱,在他那双丹凤目注视之下,只觉自己犹如沧海一粟,龙前蝼蚁,吓得跌倒在地。

柳和咽了几口唾沫,回过神来后,立刻拔腿就逃,口中喝道:“来人,快来人啊~~!!!”

“不用喊了,你那些狗犬,不会来了。”绿袍大汉轻一抛起赵青的首级,快似随意一抛,但被抛出的人头,速度却是极快,猛地砸中了正逃的柳和,柳和惨叫一声,顿时摔倒在地,浑身颤抖,哪里还有刚才嚣张的气势,而且很快他裤裆里流出了一滩黄色发臭的液体,竟被生生吓得失禁!

“你你是何人!你若是杀了我和大人,那可犯了大罪,到时你便要成了朝廷通缉要犯!”生死关头,霍强强忍惧意,站了起来,拔出腰间宝刀,想要做出一副强硬的样子,但他的双腿和声音却都禁不住地在发抖。

“朝廷要犯又如何?若为伸张正义,为民除害,莫说是尔等鼠辈,就算是千军万马,关某也照砍不误!”

这绿袍汉子正是不久前斩杀张燕麾下大将牛王祝的关云长也!

却见关羽轻迈步伐,看在柳和和霍强眼里,他走下每一步,他们的心头却如有一座巨山压落。随着关羽最后一声喝下,浑身光明正大,欲要诛除一切邪恶的气势如熊熊烈焰,朝着霍强轰然席卷而来。

“啊~~!!!我和你拼了~~!!”蓦然间,霍强双眸发红,所谓兔急了,还敢蹬狮,被逼到死路的霍强,大吼一声,举起刀便要和关羽拼命。

轰~~!就在霍强扑去时,一阵浑厚浩大的刀破虚空声,骤然而起,霍强刚跑几步,便被飞起的青龙偃月刀遽然砍破了头颅,脑浆、血液迸射而出,看起来就像是扑向火焰,自取灭亡的飞蛾。

“不自量力!”关羽一脸冷傲之色,带着几分鄙夷而道,那柳和何时见过如此人物,早被吓破了胆,急道:“好汉饶命!!我可以把平原城让给你,把我一生的积蓄都给了你!!求求你饶我一命~~!!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才做出这些丧心病狂的!!”

柳和声音猝然而止,却是因为他看见了关羽已举起了那柄恐怖的青龙偃月刀,就如主宰生死的天神一般,威武神圣,不可抗拒!

铮~~!就在柳和以为必死无疑,甚至连求饶都忘了的时候,落下的青龙偃月刀猝地停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