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豪气吞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哼,你这般鼠辈,关某还不屑于去杀!”关羽缓缓地收回了刀,遂是大步流星地走向了堂上大座,然后从怀中拿出一本破旧的书籍观看起来,封面上赫然写着《春秋左传》。

逃过一劫的柳和,见关羽竟然不杀他,还旁若无人的看起书来,连忙连滚带爬地爬了起来,望外头逃去,可就在他刚是走出,准备大喊时,却是当场吓得翻滚跌倒。

正见外头,尸体遍地,许多都是被一刀两断,死相恐怖,有些人脸上神情更是停留在惊骇之间,可见死前,连喊话都来不及,便是被人杀死!

霎时间,柳和如被人夺去了浑身力气,再次瘫倒在地后,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一时,郡府之外,响起了阵阵喝响,满条街道上挤满了百姓,刘备在众人拥护之下,来到郡府门前。柳和却是满脸惊悚地,和七、八兵士跑了出来,见了刘备还有一众怒气冲冲的百姓,不但不害怕,反而像是见了救世主一样,急急跑到刘备面前,痛哭流涕地跪下,喊道:“刘大人饶命!!饶命啊~~!!只要你肯放小的一条生路,小的做牛做马都是愿意呐~~!!”

柳和话音一落,他身后那七、八个被吓得如似丢了魂的兵士,也纷纷痛哭附和。

刘备灿然一笑,伸手扶起了柳和,不紧不慢道:“柳太守如此重礼,我可受不起。更何况柳太守视我为眼中钉,刚才若非城里的百姓相救,恐怕刘某此时已然一命呜呼了。”

当然最大的功劳,自然是守住门口的张飞,但刘备说的也不算是假话。话说,就在乱事尚未发生之前,他已派麾下兵士在城中各处埋伏,就在柳和所派的上千兵众攻打宅子时,他的兵士和城中几队负责接应的义士队伍,立刻在城中各处宣传,说柳和畏惧黑山贼子,意欲洗劫城池而逃,此下更欲把素有仁义之名,欲要挽救平原的汉室宗亲刘备杀害,以绝后患。柳和本就恶名久远,城中百姓集怨久矣,纷纷听说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皆往来营救刘备。当时攻打宅子的官兵都已被张飞之勇所怯,刘备见得百姓来救,遂是引宅子内的数百义士杀出,攻破宅外的官兵后,遂领着百姓前往郡府问罪。

眼下,刘备悠悠说罢,便跨步走过,在他身后的义士、百姓立刻一拥而上,扑向柳和,将他还有那些兵士全都剁成肉酱,躲在郡府内的兵士看得眼切,忙是纷纷大喊投降。

不久后,城中暴发起阵阵欢呼雀跃的喊声,各处官兵听说柳和被诛,却都不看反抗,纷纷投降。当然,这些官兵的统将,却非惧怕百姓,他们真正怕的是刘备的那两位兄弟,在此之前,他们已从各自的细作得知关羽、张飞的厉害,其中一人独闯郡府,如闲庭信步,数百守卫死伤过百,其余的都被吓得四处躲避,不敢应战。另外一人,更是厉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硬是抵住了上千兵众,简直如罗刹降世!

就此,一夜之间,平原易主。刘备在平原百姓的相助之下,诛杀了柳和,夺下了平原,更兼免于平原洗劫之难,声名大噪,百姓无不拥护。

随即,刘备立刻整备城中军队,将那些与柳和狼狈为奸、图谋不轨的将领全都依法处置,一一斩首示众,手段之雷厉风行,也深受百姓敬佩。然后刘备又把柳和与这些将领的家当,分予城中百姓还有城内各部兵众,只剩下一些充公以做军费。因此,刘备义名更盛,深受平原军民崇拜。而刘备似乎也想以平原作为根基,一边各做善举同时,一边又教两位兄弟整编军中队伍。

话说,如今的平原约有两千余兵众,兼之又有近八百余义士仰慕刘备仁名而来。关羽把军队分为两部整编,一部是平原军队的原先班底,一部则是新入伍的八百义士,然后又把前麾下那数十心腹战士,全都升迁为军中领,分配到各部队伍之中。

数日后,军中刚整顿完毕。前方斥候却急来禀报,说黑山贼的大将黄克,一日前已率兵杀到了平原边境,连破两座城池,屠城泄愤,烧杀抢掠,无所不作,百姓死伤无数,边境一带如成了人间地狱,如今临近的各座大小城池里的百姓,都惧怕黑山贼,纷纷带上细软和家小往各处避难而去。

此言一出,刘备顿时色变,眼中如喷出火来,忿声喝道:“该死的黑山贼!!我刘玄德与尔等势不两立!!!”

“大哥,小弟愿引一部前往杀敌,必取那黄克恶贼头颅来献!!”张飞闻言,立刻环目大瞪,扯着嗓子吼道。周边将士听了,却也是无不气忿,各是怒声大喝,欲往杀敌。

关羽丹凤目微微一眯,犹豫一阵,还是与刘备谓道:“大哥,军中初稳不久,但若要与黑山贼拼命,就算能赢下,恐怕也要大折兵马。大哥如今正受平原军民拥护,好不容易才在这里扎下了根,想自黄巾之乱爆发至今,这四、五年来你我兄弟一直颠沛流离,居无定所,不知何日才能建立根基,扶持汉室!大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过无论你如何抉择,云长皆愿听从左右!”

原来,刘备早年前已向关羽、张飞两位兄弟,谈及到自己的未来的规划和志向。他深知天下不久即将大乱,诸侯逐鹿中原的时代,迟早将会到来,汉室朝廷昏庸无能,又大失民望,各地百姓都对刘氏皇族多有怨气,要想扶持汉室,唯有先立以根基,成为一地军阀,再到一方诸侯,然后再不断扩张势力,征伐那些欲要造反、称霸的野心之辈,最后成为诸侯之牛耳,怯服天下群雄,再以改造社稷,推行仁政,平定乱事战祸,使百姓安居乐业,汉室朝廷自然能恢复民望,重新再回到正轨,天下太平!

刘备的志向,听上去虽然不切实际,甚至不自量力,但关羽、张飞却又何等人物?两人天赋异禀,又是血性男儿,一听自是激动不已,都愿协助刘备这位大哥,实现他要成为扶持汉室,平定天下的诸侯之首的志向。

“云长,我说过,没什么比百姓的生死安危更重要。我等各有本领,生存在这乱世之中,自当保护弱小,此乃天降大任也!”刘备面色一震,扯声喝道,字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在周边的将士闻声,立即全都跪下,慨然而道:“我等愿为大人效以死力!”

“好!关云长何在!?”刘备神色一凝,振声一喝。关羽忙单膝跪下,道:“大哥请吩咐!”

“我命你速领三百骑兵,前往拦截贼军,务必拖延时间,待我方大军到来,不得有误!!”

刘备疾言厉色而道,此言一出,周围一干人等,无不面色惊变。可知黄克素有凶残之名,比起那牛王祝更为令人发指,从他连屠两座城池的恶行便能看得出来。而他麾下的贼兵,却也已凶残而闻名,此所谓怎样的将领,就会带出怎样的兵。总之,黄克和他的部下,就是一支令人闻风丧胆,却又痛恨至极的贼部!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的义弟关羽真是勇猛绝伦,但真要说万夫莫敌,那实在不可能的。平时各军传说,只不过用来振奋军心,夸大其中。再有,远观古今,真能做到万夫莫敌的神人,又有几个?

可如今刘备却要关羽只带上三百人与那黄克上万贼部厮杀,那不全然是去找死!?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关羽定会怯而推脱,或是请求增添援兵时,关羽一双丹凤目猝地射出两道精光,冷傲而道:“前些日子,我已清点过了,军中三百匹战马中,大多都是劣马,较好的战马只有百余。为免拖延行程,我要百骑便可!”

关羽此言一出,周围的将士,全都瞪大了眼,各个目瞪口呆,都不愿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

“嘿嘿!有趣,有趣!二哥,我也随你去!!”张飞一听,环目里却闪出几分兴奋之色,扯着声音大喊叫道。周围的将士,又是神色一变,无不暗叹这关、张两人简直是胆大包天!

“不可,大哥左右还需有人保护,翼德你必须留在大哥身旁!”关羽神色一凝,不容置疑说道。张飞面色一怔,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性子急躁的他,却是罕见地变得听话起来,带着几分失望地应了一声。

这时,周围的将士还未回过神,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胆大包天的,却还有一人,就是他们所尊崇的大人—刘玄德也。

“好。二弟,人命关天,你速速点齐人马,即刻启程!”刘备从容笃定的一笑,颔首便道。

平日里刘备处事稳重谨慎,竟也看不出其中利害。若非刘备兄弟几人感情极好,众人还以为他是有心谋害关羽。几个将士脸色一紧,其中一个先是说道:“刘大人,这黄克贼部近有上万,且凶残无比,但凭关将军百人队伍,如何抵挡得了!?”

“哼!区区鼠辈,关某视如土鸡瓦犬,如何破不得!”关羽闻言,却是冷哼一声,魁梧威猛的身躯遽然迸发一股浩荡宏伟的气势,众人皆怯而不敢言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