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荀彧的阳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马纵横呐呐说了一声,便是下令召见。不一时后,一个身穿华服锦袍的男子和一个甚为魁梧的大汉走了进来,见了马纵横便是拜礼,各报名号。

马纵横听说来者,分别是刘晔和乐进,倒是微微露出异色,这两人可都是贤能之才,一个是将来的大魏国的三朝元老,位至大鸿胪。一个更是曹操麾下的五子良将之一。

而在马纵横暗暗打量刘晔和乐进的同时,两人却也在打量着马纵横,互相脸上神色都有变化。

“刘主薄、乐壮士请坐。”马纵横却是很快恢复如常,一摆手笑道。刘晔点头微笑,先是走到一边席上坐定,乐进也走了过去,紧挨着刘晔坐下。

“昔年洛阳一别,没想到快是一年。如今是物是人非啊,孟德可还好?”马纵横先是微微一叹,遂是刘晔问道,神情却也有几分唏嘘之色。

“劳烦马将军费心。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曹大人不但从董豺虎的虎口之下死里逃生,此下更在陈留聚集了一干忠义之士。此番派刘某前来,所为有二。”刘晔也不废话,开门见山地说话。

“请说。”马纵横也喜欢刘晔的爽快,遂是抖数精神,说道。

“董豺虎罪恶滔天,天子危逼,曹大人企望各地忠国义士齐起义兵,以释国难。如今,曹大人已派人发书通知了后将军袁术、冀州牧韩馥、豫州刺史孔伷、兖州刺史刘岱、勃海太守袁绍、陈留太守张邈、东郡太守桥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相鲍信还有长沙太守孙坚、北平太守公孙瓒、广陵太守张超、徐州刺史陶谦、汲郡太守王匡、上党太守张杨、北海太守孔融等诸侯。若加上曹大人和马将军,共计十八路义军,从各地围攻,足以与关中董豺虎的西凉大军分庭抗礼。不知马将军可愿起兵伐贼?”刘晔起身,凝声而道,每说到一个诸侯军阀的名字,都会加深一分力气,声音响亮,就连马纵横也听得浑身热血沸腾。

“昔年董贼与他那假子吕奉先诬蔑我杀了丁公,令我身败名裂,且他祸乱朝纲,挟持天子,于公于私,马某都绝无可能拒绝!刘主薄放心,但凡孟德檄文一起,我必首个呼应!!”马纵横一拍奏案,豪爽慨气地喝道。

刘晔不由微微一惊,却是想到,临行前曹操跟他说过的一席话。

“子扬啊,伐董之事,你倒无需费心,马纵横定然当场答应下来。或者天下都惧怕董豺虎,但此人却绝然不会!”

曹操一语料中,刘晔钦佩马纵横的胆气之余,对于曹操的神机妙算,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马将军大义!在此,我先替曹大人谢过了!”刘晔回过神来,忙一抖精神,重重一拜。

马纵横却是一笑,又说出令刘晔一阵变色的话来。

“你也不必多礼。以孟德对我的了解,恐怕他在你来之前,对我会不假思索答应之事,早有定论。不过单单只为这已成定局之事,孟德绝不会派你过来,恐怕第二件事才是关键吧。”马纵横笑盈盈地说道。

在马纵横那如能看透人心的赫赫眼神之下,刘晔不禁咽了一口唾液,却也很快恢复如常,笑道:“马将军说笑了。至于第二件事,倒是有些难以启齿。”

“哦,那我倒要听听了。”马纵横笑得更是灿烂,好像心中早已有数,却故意又要调戏刘晔一般。

刘晔却也不乱了阵脚,似乎胸中也有把握,道:“为了征集义军,曹大人可谓是散尽家财,虽然聚集了五、六千兵众,但为了配置军中装备,曹大人手上的钱财已几乎用尽。可眼下粮价高升,辎重一直短缺,听说长垣屯有巨粮,还望马将军看在仁义还有不久将为义军同袍的份上,高抬贵手,以两个月前五十担粮食三两白银的价格给我军卖上一万担粮食。”

马纵横闻言,咧嘴一笑,曹操倒也不算过分,一万担粮食也正好够他的兵马用上一年半载了。如果他一张口就想以低价买个十万担,说明肯定想要从中牟利。

不过,马纵横似乎也不想白白便宜了曹操,道:“这就有些麻烦了。这屯粮的乃是城里大户赵家所为,与我并无关系。这样吧,看在赵家家主赵强与我也甚有交情的份上,我跟他说上一声,让他以每五十担五两白银的价格卖个你便是了!可知如今各地世家大户都在抢购粮食,以备战乱,有些地方五十担都快提升到七两白银以上!”

马纵横此言一出,刘晔旁边的乐进不由一瞪眼,怒喝道:“你这厮莫非想要发国难财耶!?”

“乐文谦休得放肆!!”刘晔一听,顿时面色一变,急向乐进喝道。乐进猛地站起,瞪大着鹰般的锐目,望着马纵横,好像就在等他答话!

“哈哈哈哈~~!!!”只不过马纵横却也不生气,反而纵声大笑,摇了摇头,呐呐道:“看来我还是喜欢直来直往,来得比较痛快!刘子扬我问你,你来长垣之后,可听说过惠粮价?”

刘晔一听,神色微微一变,而且不禁露出几分敬佩之色道:“刘某略有耳闻,这惠粮价是专供于百姓,价格比起两月前的粮价还要低上一些。”

“好。你在长垣城外,可有发现派米的粮栈?”

“回禀马将军,我与众人从城南而来,这粮栈直到城下,遍布数里,我又听说,不但城南,城西、城东、城北都建有大量粮栈,都是马将军用来救济从各地而来的流民。”

“可你又知我为了城中百姓能够生计,就这惠粮价,我每月亏损近数万两白银,城外的粮栈,虽都是些米粥,但每月却也要耗费五、六万银子!!乐文谦你他娘的狗嘴如果真能喷出颗象牙来,就给老子每月贴上这些钱,老子就承认是他娘的发了国难财!!!”马纵横扯声咆哮,整个内堂都震得如在颤动起来。乐进憋得一脸通红,却又说不出半句话来反驳。

“马将军息怒。文谦不过一介武夫,你何必与他计较?可是这价格实在还有些让人难以接受。大战在即,如果辎重不足,一旦战事陷入僵局,后果不堪设想。再有,马将军屯有如此多的粮食,恐怕那董豺虎已是虎视眈眈。曹大人说了,但若马将军信得过他,他愿意替马将军做这说客,以每五十担四两银子的价格,向各诸侯还有各地大户售卖,这般一来,无需两月之内,便能把屯集的粮草卖个七、八,那董豺虎见无利可图,自然也会撤军。马将军也能赚上不少银子,以救济百姓,这岂不一举两得。”刘晔疾言厉色,说得也算是头头是道。

“哈哈哈哈~~!原来这才是孟德之意。如你所说,这样一来孟德不但可以在一众诸侯、世家心中赢得名望,更能从中牟利不少。高,真是高啊!可我却又因惧怕西凉雄军,不得不答应此事。如此阳谋,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有着王佐之才之称的荀文若想得出来。我说得是与不是?”马纵横听罢,却又是纵声大笑,说得刘晔心头连跳。

“不过,荀文若似乎太小觑我马纵横了!来人呐,把那许靖押上来!”马纵横忽又变色,脸色一沉,冷声喝道。外头兵士听了,立即大喝领命。刘晔与乐进暗对眼色,两人面上都有疑色。

不久后,一个披头散发,灰头土脸的瘦弱男子被兵士押了进来,只听那男子不停大骂。

“马纵横你这叛贼、莽夫!这兖州百姓都会因你遭到连累,我家将军若迟迟不见我回,定会雷霆震怒,遣兵来把你这长垣城夷为平地,到时候我西凉大军长驱直入,不需数月,便能攻克整个兖州!!”那瘦弱男子竭斯底里地骂着。

马纵横却毫不理会,指着他,向刘晔说道:“此人正是河内太守,董豺虎麾下大将樊稠帐下的参谋许靖。就在昨日,他来到长垣,劝我要把城中屯集的粮食,一并献予西凉军,赢得董豺虎的欢心。如此一来,不但能得赦免,将来高官厚禄更是指日可待。否则他家将军樊稠,便要率数万西凉精锐,杀往长垣,取我项上首级。”

刘晔一听,顿时面色大变,可知眼下整个北方、关中一带,除了官府的屯粮不算,几乎有三成的粮食都集中在了在这长垣城。若是他投了董卓,董卓的西凉军补给充足,日后联军若要与西凉军厮杀起来,没了后顾之忧的西凉军自是勇猛异常,要破西凉大军,便更是难上加难,更何况西凉军素来骁勇善战,猛将如云。

一想到这,刘晔连忙走前,疾声拜道:“马将军,董豺虎目无君主,残暴不仁,但若天下落于其手,那可不知有多少百姓要受到他的迫害!还请马将军三思啊!!”

“马纵横!!你别听他胡说!!董太师谅在你与他同出西凉,对你素来赞誉有加,只不过是你不自量力,常与他作对,昔日落得身败名裂下场,全乃你自取也!!你若不再吸取教训,以卵击石,那就是自取灭亡,死不足惜~~!!!”许靖越说越是气焰嚣张,声音洪亮,怒得乐进瞪眼咬牙,连露凶光,正要出手,却见刘晔暗打手势,才是止住冲动。

“哦?难得董太师如此赏识,若我还不知好歹,那真还说不过去啊。来人呐!”马纵横悠悠一笑,笑容愈加灿烂,忽然一喊。外头的兵士立刻刚入。

“呵呵,识时务者为俊杰!马纵横,你绝然不会为今日之事后悔的,这人适才如此侮辱董太师,定是祸国反贼,快杀了他!”许靖见马纵横终于开窍,现在更是变得趾高气扬,忽地指向刘晔,扯声喊道。

“我看谁敢!!”乐进一听,立马纵身跃出,好似一头猛兽一般护住了刘晔。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纵观今古,但凡助纣为虐者,皆落得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马将军你可要对得起你的良心啊!”刘晔慨然而道,却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马纵横一手撑着脸额,笑盈盈地看着,倒觉得很是有趣,另一手缓缓抬起,举出一根指头,猝地却指向了许靖,令道:“把这人的首级给砍了,然后送给前线张文远,转交给那樊稠!”

马纵横轻描淡写地一句,宛如惊雷炸起。刘晔、乐进自然还有那许靖全都齐齐变色。

“偌!”那几个兵士齐声一喝,立刻凶神恶煞地扑向许靖。许靖恍然回过神来,瞪大着眼,状若疯狂地喊道:“马家小儿你疯了,你一定疯了~~!!就凭你在长垣城这区区乌合之众,还真敢与我西凉大军作对,你这简直是飞蛾扑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