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破张燕 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话说,张燕又有‘飞燕将军’之名,正因他身体灵巧如燕,枪法了得,让人防不胜防,故得此名。

“嗷嗷嗷~~!!休要小觑我啊~~!!”蒋义渠大怒,猝地回身拧斧一劈,正好劈中张燕刺来的枪支,使其立即荡开而去。张燕面色一变,暗呐此人力大,不过却也不气馁,策马杀近,与蒋义渠缠斗一起。眼见张燕、蒋义渠正是杀起,两边将士各是飞马赶来,互相厮杀,战况正烈。

另一边,却见那张燕麾下将领王弥,提着一柄大刀,正要迎向那袁绍军的小将。

“哪来的小儿,竟敢与我黑山天军作对,找死!!”王弥一张丑陋大脸,此刻变得狰狞无比,嘶声吼道,正欲把刀抬起。蓦然,只觉一道疾风袭来,王弥眼睛大瞪,刚才分明还未见那小将提枪,但此下其手中梼杌黑镔枪,却已飞到眼前。

‘啪’的一声脆响,跟在王弥身后的诸将还未反应过来,却见他的头颅赫然爆开,一根黑枪遽然透出,更见一面模糊恶兽相势,蓝毛如炎,头似虎,长身赤足,竟如山海经中的四凶恶兽‘梼杌’有七分相势,顿时各个吓得魂魄飞走。

“张儁乂在此,尔等贼子还不快快下马受死~~!!”一声怒吼,梼杌恶兽相势瞬间消失不见,再定眼望去,竟是那杀了王弥的小将,一众贼将只觉肝胆欲裂,忙是勒马逃开。那小将却非一般,虽是年纪轻轻,如今却以成为袁绍军中恶武校尉—张颌!

电光火石之间,张颌一连追上几个贼将,将之纷纷挑落马下,这下却听背后将领在喊。

“张将军,不好!蒋将军陷入苦战矣!”

张颌一听,猛一勒马,一声马鸣骤起,震天动地。张颌面色一敛,急便望左边望去,果然见得蒋义渠被一员动作灵敏的贼将缠着,见其武艺甚高。

“高见,你继续依计行事,我去救蒋将军!”张颌大喝一声,立即便拨过马,朝着蒋义渠那处乱军杀去。

这时,张燕麾下几个将领,却看到王弥被杀,这时已是急喊了起来。张燕听得,暗里又急又怒,猝然避过蒋义渠猛劈过来的一斧,冲马飞去时,正有一将领截住。张燕往后就倒,那将领一枪搠空。张燕急一起身,凤嘴长枪一挑,便把那将领挑落马下,然后纵身一跃,极为灵敏干练地夺下了战马,喊道:“敌方势众,恐怕俺们挡不住了,快撤~!!”

张燕吼罢,转马便是望一边杀去。周边的贼将连忙朝着张燕突破处追去。

“张燕,你休想要逃!!”蒋义渠见状,哪肯愿意,正欲拨马追去时,张颌从后追上,急道:“蒋将军别忘了军师计策,还是先夺下贼子辎重、军备要紧!”

蒋义渠一听,心里虽是万般不愿意,但还是勒回了马,下令命诸军往贼军大部冲杀过去。

另一边,却说统领各部的贼军将领眼看张燕逃去,吓得忙令队伍赶去,须臾袁绍军扑涌杀来。生死关头,许多贼将也顾不得行装,纷纷喝令麾下兵士丢下,只管逃命。于是,众贼子各是丢下行装,纷纷朝着张燕逃去的方向逃命。蒋义渠和张颌的部队却也无扑来掩杀,任由贼军逃去。

两个时辰后,贼军大半逃去,把军中的行装、辎重、军备几乎都丢下,蒋义渠和张颌的部队,一一收纳,且擒下数千贼子俘虏,可谓是收获丰盛。

两日后,却说张燕在长风道遭到袁绍的伏击,损失大量的钱粮、军器,又气又恼,一路逃到了天梁山的附近。原来,正如田丰所料,遭到伏击的张燕,也不敢再走大道,欲想通过地势险峻的天梁山瞒天过海地逃回冀州。

却见峡道之内,黑山贼军蜿蜿蜒蜒,队伍紊乱,且哀吼苦声不断,眼看各个贼兵都是无精打采,眼神空洞。而在前的贼将,也是筋疲力尽,身心交瘁。

就在此时,刚出了峡道的前部贼军,忽然被一队十数人的队伍截去了去路。正处于前部贼军的张燕一看顿时面色大变,忿声怒骂:“袁本初你这猾贼,莫非正要赶尽杀绝耶~~!!?”

张燕倒也不是怕这区区十数人,而是以为这附近定是埋有伏军,毕竟袁本初竟然能料定他走天梁山,又岂会放过这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另一边,在那队十数人的队伍之内。为首领军之将,正是新投袁绍麾下不久的朱汉。朱汉听得骂声,冷哼一声,立刻策马冲出,扯声喝道:“张燕贼人休得放肆!我主谅在昔日情面,才特教我在此等候,放你一条生路!天梁山中,埋伏了近数千精锐,但凡你军一到,一涌而出,以你这些疲惫之军,必是兵败如山倒。你且速速撤去!”

张燕一听,刹地脸色连变,心头咯噔一跳,眼神不由眯紧了起来:“袁本初假仁假义,绝不可信,莫非这伏军根本就不在这天梁山,这些人等候在此,就是防备我走此道。如今是故意诈我撤去,却是早在大道中埋伏已定!哼哼,好阴毒的计谋,这设计之人倒是狡猾得很!”

张燕念头一定,心中暗暗冷笑,遂是一凝色,策马徐徐赶去,说道:“没想到袁大人还念在昔日情分,还请将军前来一趟,俺有话要报予袁大人!”

这时,在朱汉队伍内,有一莫约二十岁出头,剑叶眉麒麟目,面如冠玉,唇红齿白的白袍白马少年再也忍不住,厉声喝道:“将军!黑山贼作恶多端,烧杀掳掠无所不作,冀州百姓深受其害,如今正是诛杀贼首的大好时机,何不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只听少年声若龙啸,震得朱汉和张燕和他麾下一众贼将无不变色,急是看去时,见少年英姿飒爽,由其那双锐利有神的麒麟目,更如天上的麒麟神将,小小年纪,便以是威风无比,一看便知绝非池中之物!

“赵子龙这里哪轮到你说话,快给老子退下~~!!”朱汉一听,顿时面色变得狰狞起来,发恶朝着少年怒吼。原来这少年名叫赵云,字子龙,乃常山人。不久前赵云在蓬莱枪神童渊座下,修成学业,刚是下山便听说昔日名震洛阳,贵为天下年轻俊才之首的袁绍,如今成为了渤海太守,还在招揽各地贤才。赵云从小立志当个顶天立地,锄强扶弱,贯彻仁义之道的英雄,想袁绍乃出自四世三公的袁家,此番大举招揽贤才,定是准备有一番大作为,这热血少年遂是一腔热血,一路飞马前往渤海投军。哪知当时负责新兵军务的许旺(许攸侄子),见赵云长得英俊潇洒,气度不凡,便向他要取孝敬钱,才引他去见军中将,推荐给袁绍。赵云自是不肯,当场怒声喝叱,许旺大怒,教麾下几个兵士欲要擒住赵云,哪知赵云瞪眼一喝,声威骇人,吓得许旺踉跄摔倒,那几个兵士都是胆寒,不敢靠近。后来许旺忿忿而去,而且还公报私仇,让赵云与寻常的新兵一起参加考试。不过赵云凭着自己的本领,在各项考试之中都取得卓越的成绩,最终被分编到朱汉的队伍之中,担他的副将。

话说,袁绍军中招揽人才分三个级别,若是寻常百姓则是最次,照常分于新兵队伍之中,参加各项考试,合格了,再按照各种成绩分编。至于分编工作,则由素来处事严明、公正的审配负责。这样一来,也避免了有沧海遗珠的事情发生。从中挑选出的成绩卓越的新兵,也有机会担当军将领。

再者,就是略有名气或者天生体格优越的豪杰,则由许旺引见给负责考察的从事郭图和将颜良,通过两人的考察后,再分优劣。其优者,则是最高的级别,能够再由郭图和颜良引见给袁绍,由袁绍亲自犒赏、分编,如蒋义渠、韩猛等将,都是一来就能当上军将校。

当然,以童渊的名头,当时赵云若是报之,甚至可以略过所有流程,立刻就到袁绍那,由袁绍亲自接见。但傲气的赵云并不希望自己借助自家师傅的名头来创业,遂是隐瞒。但就算如此,凭赵云的相貌、体格,起码也能够入第二个级别,由郭图、颜良亲自考察,以这两人的目光,不出意外,肯定能见到袁绍。只不过因为许旺的贪婪,赵云却被分入了最次的等级,幸好公正的审配并没有刁难赵云,反而对他欣赏有加,把他分编到朱汉的军中,做其副将。后来,审配更亲自找到赵云,本想亲自引见给袁绍,哪知当时朱汉忽然得到急令,赵云便是仓促地随着朱汉出行了。

“将军!”却说少年赵云对于朱汉要放走张燕一事,自是看不过去,这下被朱汉一喝,面色一绷,一对麒麟目赫赫发光。

“哼,你这黄毛小儿不知深浅,就别给老子强出头!!”朱汉见赵云年纪轻轻,却给与自己顶撞,顿时大怒,一拧起手中狼牙棒就朝赵云砸去。赵云一寒,手中长枪猝地抖动,枪花绽放,砸来的狼牙棒顿被震开。

“好巧的枪法!这少年恐怕被张儁乂那怪物还要厉害几分!”朱汉顿时面色大变,刚才赵云根本没有用劲,却能轻而易举地把他奋力砸去的一击震开,这枪法之巧之妙,绝对可以称为上乘!

就在这时,张燕看得朱汉与赵云正在争斗,立刻面色大震,抖数精神,扯声喝道:“这些人乃是使诈,天梁山根本就没有什么伏兵,都听我令,立刻一齐扑上,杀了袁本初麾下这些走狗~~!!!”

张燕喝声一起,背后一干贼人也打起了几分精神,见朱汉那些人寡,而且军将士还在内斗,遂是各提兵器,纷纷扑上。

“可恶!!小儿坏了主公大事也~!!!”朱汉见状,不由面色大变,眼看贼众杀来,自己只有十数人哪敢抵抗,立马拨了马便是逃去,周边的从骑也慌忙拔马而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