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章 猛张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整个大地,此时此刻都快被这些西凉铁骑给踏破了。张辽冷眼瞰视,突兀之间,做出了一个令一众西凉人更为忿怒的举动!

张辽十分干脆地勒马就逃!

但若张辽一开始与众人遇到时,便夹着尾巴狼狈而逃,这些西凉人或者会一边嗤笑一边悠悠追去。不过如今张辽却是在他们面前大放厥词,而且还杀了他们的一个统将,竟就想这般轻易离开!?

怒火,欲要把天地焚烧殆尽的怒火,三千铁骑一齐爆发的怒火,轰然化作了一道道嘶声裂肺的骂声,杨炳状若疯狂,嘶声叫喝着追杀。

而张辽却是只顾逃命,宛若听不到背后的喊骂声一般。而在不远处正在等候的一百骑兵,看着那三千如虎似狼的西凉铁军携带着漫天风尘杀来,那一道道杀气腾腾的骂声,令这百员精锐骑兵全都变色。

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为何西凉铁骑能够夺得天下第一的名头,因为这些西凉铁骑不但装备精良,配备的都是宝马,而且这些马术了得的彪形汉子血性、凶悍如同一头头活生生的虎狼!

“全军听令,立刻准备背射阵型,不必惊慌,缓速撤去~~!!”就在这百员精锐心俱胆寒之时,张辽的喝声,令他们立刻回过神来,眼看满脸肃冷之色的张辽飞马赶来,众人只觉胆气一壮,随着几个将士喝令一起,众人即拥护着张辽呈鹤形散开,缓速撤去,在后面的骑兵,纷纷取了背后长弓。

说时迟那时快,杨炳率领第一部西凉铁骑,近数百人倏然杀近,眼看就要杀到张辽骑军之后,那恐怖的喊杀声,更是震耳欲聋。

“射~~!!!”张辽看得眼切,一声怒喝,那数十个骑兵,立刻纷纷拽弓射箭,刹时乱箭疾飞,杨炳看着蓦然有数十根冷箭射来,顿时心头一揪,急是舞起长刀,口中喊道:“小心冷箭!!”

杨炳喝声刚起,数根飞箭已逼到眼前,忙是挥刀急砍,砰砰几声,飞箭接连被破。只不过杨炳另外那些遭到冷箭袭击的麾下,大多却无杨炳这般灵敏,一连惨叫惊起,七、八个西凉骑兵顿时被射翻落马,从后追上的人马撞个正着,刹地又是一片惊呼急叫。紧接着,又是第二波乱箭射来,混乱之间,人仰马翻,片片风尘扬起。随着前方的骑兵被射落马下,后方的人马多是勒马不急,纷纷被撞翻。

“这些该死的猾贼,弟兄们和他们拼了~~!!!”在两翼的西凉铁骑受到的袭击最少,立刻加紧追上,眼看左右各有数十西凉骑兵杀来。张辽却早就回马,一声怒声,其军两翼的骑兵,各提长枪杀到。

驰马飞戟,张辽从队伍后面左边先是杀出,正遇着两个西凉将领,一戟骤砍,砍翻一将,急又挥戟挡住另一将砸来的大锤,另一手如猿臂飞出,抓住那人铠甲,猛一起劲,立便揪甩飞出。在后赶来的骑兵,见张辽如此勇猛,全都打起士气,纷纷杀去。左边西凉骑兵很快都被杀退。而右边那处,却显得有些混乱,忿怒的西凉兵把来挡的张辽军骑兵杀得节节败退。

这时,张辽军的大部人马已然拉开了一段距离。

“速往右翼救援!!”张辽眼中精光一闪,骤马便赶。须臾之间,从左杀到右,挥戟拼死时,就如同一头张嘴发恶的巨狮,吞噬着一条条生命。

待张辽冲散右边的西凉骑兵时,又是响起震天的喊杀声,却是杨炳再次聚合大军,扑杀过来。

“嗷嗷嗷~~!!张文远,你休想要逃~~!!!”杨炳嘶声大骂,怒得肝脾欲裂,刚才就这一番乱箭袭击,自己这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铁骑,竟就折损了上百人,其中被乱箭射死的却是不多,反而多数死在互相践踏之下,这般多的无辜牺牲,再加上严纲之死,杨炳自是忿怒不已。

可张辽却不理会杨炳的嘶吼,立即引兵望大队赶去。几队西凉骑兵疾是杀上,却又被张辽军中的长弓骑兵,射死不少。杨炳看得眼切,一对眼珠子都快要瞪破,而连日赶路的西凉铁骑追了近有两里的路程,渐渐也显得体力不支,很快就被张辽军拉开距离。

“停住~~!!!”杨炳大喝一声,此时已然恢复了神智,如今自军已入敌境,由不得他多加小心,但若这附近有一支伏兵,就算他的西凉铁骑再是厉害,在人疲马乏的情况之下,也难免损伤惨重。杨炳很清楚,西凉铁骑的重要性,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话说,董卓麾下的西凉铁骑总数莫约有两万之众,其中董卓自己掌控在手的就有八千,而且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另外牛辅、郭汜、樊稠、张济等将手中又各掌控三千。这些铁骑,全都配备精良的装备、良马,而且各个都是具有上佳马术,身经百战的壮士。所以每一支西凉铁骑都是价值不菲,甚至可以说是用无数的钱财和鲜血组成的军队!

杨炳很记得,樊稠就曾经和他说过,就他麾下这一支三千西凉铁骑,足可换上三座小城池不止!

杨炳眼顾四周,见不远处有一条长河,河岸边还有平原,正好可以歇息喂马,便先让部队歇息,然后派一队十人队伍前去打探。

一阵后,打探的队伍回报,说并无发现有埋伏的迹象,杨炳听了,才是放心引兵赶去屯集,临去时,又命一个将领领兵回去收拾战场,回收马匹还有严纲等将领的尸体。

不知不觉,日落西下。杨炳看完严纲分裂的尸体后,叹了一口气,教人用旗帜裹着,然后在岸上选了一个地方便把严纲还有几个将领分别安葬。

战事无情,若要把所有死去的弟兄一一让他们入土为安,那实在太过耗费功夫,以眼下的情况,那是明显是不理智的。由其杨炳总觉得那张辽并未离去,此下或者他和他的麾下,正在不知何处监视着自己的部队!

而正如杨炳所料,就在距离杨炳屯兵不远的一座小山头里,张辽和一众将士、兵卒正在一边歇息一边吃着口粮。眼看天色渐渐黑了起来,张辽却没有堆柴起火的意思。

“张将军,时候差不多了。”这时,一个穿着还有年纪都和张辽差不多的将士走了过来。张辽听了,面色一凝,遂是站起,高大威猛的身姿,在众人之中显得尤为鹤立鸡群。

“好!都按照原先计划,初更由我引兵袭击,另外两部都各到适才我指点的地方捉紧时间歇息,分别又在二更、三更时候发起袭击。切记,敌方势众,切莫不可急功近利!”张辽神色肃穆,一一吩咐,周围将士也纷纷站起,听令更是拱手领命。

不知不觉中,天已入夜,明月高照,繁星璀璨。在杨炳扎据那处,却是显得略为死寂。因为樊稠以为兖州兵软弱,又没想到马纵横竟会早就在边境做好准备,因此严纲、杨炳这三千西凉铁骑,辎重、行装都没配备,一开始却是想着沿路占城歇息补给。这下,因为没有行装,就连杨炳都没有帐篷居住,与一众将士、兵卒露宿在外。

就在这时,蓦然间西面传了一阵急促的蹄声。正倚靠在一块岩石下,闭目养神的杨炳立即面色一变,急睁眼站起,疾声喝道:“有心敌袭,诸军快做准备!!”

话说,这杨炳倒也谨慎,直觉也是很准,因为他一直心中忐忑不安,便令兵士都不可卸甲歇息,随时准备。这下,杨炳喝声一起,众人纷纷各执兵器,望西面赶去。

“不好~~!!张文远率兵杀来了~~!!!”蓦然,在西面把守的斥候,急是赶回。杨炳闻言,眼睛一瞪,喝道:“好哇!!这张文远实在是欺人太甚,莫非把我们西凉铁骑当做是黑山贼那些乌合之众耶!?”

杨炳喝毕,速和七、八个将领上了马,望西面赶去。周围举火如星,一涌而上。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众人都望西面赶去,把西面一带都照得明亮时。正见马蹄声急起处,张辽飞马挺戟,奔飞杀来。

“尔等西凉狗贼,今日已挫我手,何不速速退去,再敢在此逗留,绝不轻饶~~!!!”却见张辽威风凛凛,浑身气势骇人,如一神威将,勇不可挡。那些涌去的西凉兵众,却都纷纷色变,竟生起了一丝惧意。

“张文远休要嚣张,是英雄的就别要逃去!!全军听令,彼方只有数十人不到,快一齐拥上杀了,为严将军报仇雪恨~~!!”此时杨炳却是发现张辽只带着数十人杀来,气得又羞又恼,急声喝道。杨炳喝声一起,周围西凉兵众立刻反应过来,遂是各提兵器,凶恶扑上。

“好!今日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威震兖州白狮将军的本领!!”张辽即是抖数精神,眼神暴射出两道凶戾冷酷的光芒,那白毛狮虎兽的模糊相势轰然显现,在黑夜之中,更是骇人。

即见,张辽骤马而起,竟一头扎入了人丛之内,挥戟如电,奋起冲突。这些西凉兵众哪里抵挡得住,纷纷都被杀开,根本靠近不得,那数十骑兵看着,立马冲飞跟上,把血路杀开。

“他娘的!!都给我扑上去,我就不信这张文远还真能以一抵万~~!!!”杨炳倒也竭斯底里地咆哮起来,可他的吼声,一时间却显得那般的无力。正见,张辽左突右冲,如一头生猛无敌的雄狮在羊群犬窝里纵行,那些彪悍的西凉兵士全都成了他吞食的猎物,一处处被张辽杀得迸裂开来。乱军之中,西凉兵士互相挤拥,形势越来越乱,又因正是夜里,周围的西凉将士看得眼切,却恐误伤自军,倒也不敢放箭去射。

就在此时,忽然众人急声大喊,都说张辽望岸边杀去,恐怕是要渡河逃去。在人群里指挥的杨炳听着,又恼又怒,忙教人取来弓箭,急急飞马追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