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西凉人的骨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那就是和你这猾贼好好地杀个痛快,就算是粉身碎骨,我也要让你看看我们西凉儿郎的骨气!!!!”杨炳狂喷口沫,怒声大吼,一声喝出时,一员将领早把马匹牵来,杨炳快速翻身上马,提起手中长刀便是杀出。

“杀呐~~!!!”

仿佛要用尽身体最后一份力量,杨炳嘶声狂吼起来,在后的西凉将领、兵士无不纷纷逼出自己体内仅存的力气,上马提刃,准备厮杀。

烈日之下,马飞如风。‘嚓’的一声,几道血液溅落在张辽的银甲之上,张辽肃冷的面容微微有了一丝变化,眼里闪过几分敬佩之色,却见他举起的月牙银狮宝戟,正搠中了杨炳的心窝。

杨炳一口血液喷出,神识迅速地飞逝,可临死之前,却拼命地想要举起手中的长刀。

这个念头,他想了一天一夜!他好想砍一刀,狠狠地砍这可恨的张辽一刀!

“杨将军~!!!”几个赶来的西凉将领看着杨炳瞬间被张辽击杀,全都发疯似地喊了起来。

张辽把戟一拨,冷声道:“你们的统将是条好汉,所以我让他死在我张文远的戟下!”

“畜生我和你拼了~~!!!!”一个西凉将领,已成复仇恶兽,狂拍马杀来。但逝去的体力,却无法瞬间恢复。‘嘭’的一声,张辽一戟荡开他的长枪,在猛而砍下,那人立刻被砍开两半。紧接着又是一人杀来,不到三合,被张辽刺中心窝,便也倒翻落马。不一时,两方兵士纷纷杀上,混战一团。正如张辽所言,这些西凉铁骑根本无力再战,因此就连高览这些优劣不齐的部队也把西凉铁骑一一杀翻,只看连个西凉骑兵被拽翻落马。高览手提猛虎钢矛奋力连扫,数员西凉铁骑一边厉叫,一边滚翻落马。两军看似厮杀激烈,实则却是一面倒的战况。可溃不成军的西凉铁骑却无人喊起投心,只顾各自为战,只为了身为西凉铁骑这支部队的傲气!

“宁死,不可降也!”这时,一个砍断一条手臂,倒落马下,正迎着飞砍过来的大刀的西凉将领吼了起来。

“宁死,不可屈也~!”一个正被数十兵士围着,纵马举刀,瞪圆大眼,满脸扶须的西凉大汉,也跟着吼起。

“宁死,卫其荣也~!”数个已被打翻落马,围在一起的西凉兵士望着纷纷逼来的敌兵,怒声吼道。

“嗷嗷嗷嗷~~!!宁死,卫其名也~!!”一个魁梧高大的西凉汉子,冲天怒啸,如同地狱冲出的修罗,聚着一柄硕大的铁锤,冲向了如同那一夜成为众人心中梦魇的张辽。

“杀啊~~!!!”巨汉拧起铁锤,如要破天裂地,朝着张辽那张冷酷的面容狠狠砸落。张辽挥戟便扫,却也去势汹汹,两柄兵器赫然撞在一起,火星迸射间,锤子的去势却是更猛,陡地逼开了张辽的长戟。电光火石之间,那巨汉拧锤又扫,张辽身子一伏,霍地避开,两人刚是人马分过瞬间,张辽飞戟快速一刺,正中巨汉后背。巨汉痛叫一声,最终随着张辽的长戟拨开,滚翻落马。此时,张辽已策马扬长而去。

“杀了这张辽,为杨、严两位将军报仇雪恨!!”眼看张辽杀入腹地,各处的西凉骑兵纷纷吼起,策马杀来。只不过,张辽从昨夜初更发起第一波袭击后,便立即歇息。如今是精神充沛,而这些西凉骑兵只不过含着一口血气拼杀,又哪能抵挡得住张辽?

却见张辽如同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刃,狠狠地撕破西凉军的队伍,张辽一路杀突间,血雨狂飙,人仰马翻,可谓是无敌之姿。高览还有各个将领看得张辽如此凶猛,士气大振,更是引兵杀上。

而这时,西凉兵那口血气已被众人打散,再也无力支撑,但至此依旧没有投降,纷纷迎接敌人举来的屠刀。

剩下的就只有无情的屠杀。而在这部军队之中,大多都是出自黑山贼的俘虏,对于这些人来说,屠杀或者已是家常便饭,却见这些人出手比起张辽、高览的部署,更是狠辣无情,只一阵间那些西凉铁骑已阵亡大半。

就在此时,猝然间,西北方向传来阵阵震天动地的喊杀声。原来昨夜杨炳派去求援的将士,就在不久前遇到了樊稠的大部,那将士坐下战马活活被跑死,报说完后,也昏死过去。

樊稠听报,又惊又怒,即刻引兵赶来。

“不好!!西凉援兵以致,众人听令,把战马都给抢了,然后迅速撤走。高览你指挥兵队,我引兵前去替你拦截一阵!!”张辽疾声喝道,虽然无法收服这些精锐的西凉铁骑,但若是能得到他们的战马,也是极好的,毕竟在这乱世之中,骑兵的价值可是要远远高于其他部队。

张辽喝声一起,不等高览回话,拔马便去。高览见状,却也忧心张辽连番激战,有个万一,忙教几员将领各率队伍,前往拥护。

“我的铁骑~~!!!”那奔飞正赶的大军前头,樊稠眼看着自己麾下最为精锐的铁骑已然溃不成军,其坐下战马还正被敌人哄抢,气得失声痛叫。

“张文远,老子要啖你肉,食你血~~!!!”就在这时,正见一血袍小将提戟杀来,樊稠咬牙切齿,眼珠子瞪得浑圆,嘶声裂肺地吼了起来。

“将军且慢!那张文远能够在十几合间弑杀严纲,其勇恐怕不逊色于吕布!不如教弓弩手暗中准备,待其来杀,再以乱箭射击,全军一拥而上,必可擒杀之!”这时,樊稠麾下一员名叫霍泰的副将疾声说道。此人四十出头,也算是沙场老将。

樊稠一听,急压怒火,遂教弓弩手快快准备。另一边,正引兵杀来的张辽见得樊稠的大军猝然停下,脑念电转,暗付道:“这樊稠能在猛将如云的西凉大军中担任大将,恐怕绝非寻常之辈,我且当小心行事。”

想罢,张辽急一勒马,其后将士都吓了一跳,纷纷勒住,顿时风尘乱起,混乱一片。

在对面的樊稠看得凶光连起,几欲下令厮杀。霍泰急道:“张辽生猛,将军莫要中计轻进!”

樊稠听了,几乎咬碎钢牙,却见张辽渐渐整顿好兵马,另一边他的部队已然抢下了大半的战马,纷纷逃去。

“他娘的!!老子等不了~~!!!”樊稠一声怒骂,提起手中六十八斤丧鬼狼牙棒,纵马疾奔而去。霍泰看得眼切,忙一边赶去,一边教诸将杀上。

“全军听令,马弓手分开两翼,其他人莫要轻举妄动,见我回时再来接应!!”张辽不愧是天才人物,一刹那间,便制定好最好的计划,眼看樊稠杀近,耳里却听着坐下白马的呼吸声。众人一边散开,一边却不觉屏住呼吸,眼看着樊稠领着其麾下近四、五千大军,如恶鬼猛兽般,吞天灭地一般扑杀过来。

“杀~!!!”张辽一声怒喝,如同狮啸骤起,手中轻拍坐下白马,那已然显得有些疲惫的白马再次爆发起来,嘶鸣一声,纵飞而去。

“我乃河内太守樊稠也!!小儿可是张文远耶!?”樊稠见张辽杀来,心里却也以为他已是强弩之末,一边飞马赶去,一边扯声喝道。

“樊稠恶贼,某正是张辽!”

“好,你给我死来~~!!”

樊稠听得答应,浑身杀气轰然爆发,驰马赫然逼近,举起那六十六斤丧鬼狼牙棒暴砸而落。须臾,张辽亦是杀近,挥起手中银戟就劈。两人兵器轰然撞在一起,发出‘嘭’的一声暴响,两人战马立即各是荡开。

“这张辽竟还有这般力气,真悍将也!”

“恶鬼樊稠,果然名不虚传!”

两人脑海里,念头各起,眼神对视,倏又驰马杀往。电光火石之间,两人交锋,皆是奋力拼杀,一刹那间便是数十回合。樊稠仗着体力充沛,招招都是使狠,张辽虽然武艺高他不止一筹,但连番激战,加上又要顾虑坐下战马,因此被樊稠逼了个平手。

“樊将军坚持住,我等来也~~!!”霍泰疾声大喝,眼睛瞪得快要迸裂,急急飞马赶来,在他左右尽是策马飞赶的西凉将领。

“嗷嗷嗷~~!!吃老子一棒!!”樊稠面色凶恶,尽显恶鬼之色,举起丧鬼狼牙棒猛扫过来。张辽飞戟一挑,却是灵巧避过,急转戟搠来时,樊稠面色一惊,忙是挪身闪开,哪知张辽杀来却是虚招,这下早已拔马逃去。

“猾贼休逃~!!!”樊稠大怒,哪里肯舍,即是急追过去。这时,霍泰等人纷纷赶到,数十人各驰马急追。突兀,张辽坐下白马一声急鸣,原来却是前蹄受了伤,速度陡地慢了下来。

“快追!!!”樊稠急得心脏都快到嗓子眼去了,忙是大吼起来。就在此时,张辽面前那队人马两翼,猝然纷纷射来冷箭。樊稠吓了一跳,忙是举起狼牙棒乱打,身边一连几个将领中箭倒下。紧急时刻,那霍泰倒也威猛,和几个将领悍然杀上。还好那队伍的兵士早有准备,纷纷杀出,将霍泰和那几个西凉将领都是杀退。于此同时,先领着夺下第一批战马兵众逃去的高览,见不少兵士还没赶上,回头一望,竟见不少人在互相抢着战马,有些人还在与一些顽强抵抗的西凉兵厮杀,大怒不已,忙是急勒马赶回,扯声吼道:“莫要争抢,敌兵快要杀来,抢不到战马便用腿去跑,谁敢乱抢,老子杀了他~~!!”

高览吼声一起,大半人吓得忙是奔跑而去。却见有个原黑山贼头领竟还不肯听令,把一个同袍拽落马下。高览见了,即飞马赶去,一矛便把他刺死。其他人看了,都不敢再是放肆,纷纷止住贪念各是逃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