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计中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刘强一边急喊,一边拿起兵器,随即冲出帐外,满脸慌色的张武也紧跟在后。两人刚出,便见高览等将带着一众兵士正快步赶来,如头一头猛兽般的高览,一见刘强、张武,立刻瞪大了眼睛喝道:“你俩叛徒莫逃,老子不把你俩碎尸万段,难泄心头大恨!!”高览吼声惊人,吓得刘强、张武顿时面色大变,甚至没有一丝抵抗的念头,当下拔腿就逃。高览在后便是一边追着,一边张口大骂。刘强、张武的麾下纷纷逃出,见得高览率众杀来,大多都吓得魂魄飞散,忙是跪下大喊投降。

却说樊稠今早天色刚亮,便教麾下兵士都穿好铠甲,就等山上乱事一起,扑上厮杀。把守后营的是樊稠麾下另一得力干将吴贺,这下听得后山杀声忽起,不由大喜,忙教人吹起号令,刹时间寨里擂鼓大作,樊稠还有各个将领听得号令,纷纷出帐,都以为刘强那些奸细已在山寨里发作,连忙各发号令,召集兵马,准备大举上山厮杀。

“报~~!!樊将军有令,教将军你先领一部兵马从后山袭击,一旦成功,立即鸣号示之!!”樊稠就是樊稠,在这个时候,却还是极为谨慎。他命吴贺先去,就是有意看那刘强有没使诈,若是没有,吴贺袭击成功的概率就会很大,否则吴贺那支部队恐怕就要遭到致命的打击,饶是如此,起码他还是保住了自己的大部兵马。

吴贺倒也明白樊稠的意思,更无任何觉得委屈的念头,反而因为樊稠肯交予如此重任,而感到无比振奋,大喝一声,便是率兵杀上。

就在吴贺上山不久,却见刘强一干人等惊慌失措地正是逃来,其中在一众兵士拥护之下的刘强,见得吴贺,连忙扯声叫道:“前面那位将军快来救人,我有重要的情报要与樊将军一说!!”

吴贺闻言,面色不禁一变,这下也来不及细想,一咬牙,便是拍马率兵迎向。刘强急把来龙去脉快是一说,吴贺听了,顿时连连色变,急与身边一个将领喝道:“快!!带他回去见樊将军!!”

那将领听了,忙是答应,便把刘强猛拽上马来,然后把马一拨,往后赶回。与此同时,正往逃来的张武见到刘强逃去,以为他抛下自己,自是又惊又怒,忙是竭斯底里地骂道:“刘强你这背信弃义的小人,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张武骂声刚落,后面却是蓦地响起了连阵马蹄骤响。只见高览手提猛虎钢矛,驰马狂奔,如有山崩地裂之势猛地撞了过来,七、八个兵士立刻被撞得滚落山下,须臾杀到张武背后,一矛把他刺了个透心凉。张武一死,他的部下立马纷纷弃戈跪下,急叫饶命。高览却是并无理会,凶恶的一双大目看着山下的吴贺,厉声喝道:“西凉狗,有种与爷爷来杀个痛快!!”

高览喊罢,飞马就是冲来,其后数十从骑纷纷纵马赶上。人数虽是不多,但在高览带领之下,却有千军万马之势。吴贺看得眼切,想着此下若是逃去,彼方从上往下杀落,占据地势之利,自军恐怕会被那员敌军猛将冲个稀巴烂。想到此,吴贺顿时面色一震,扯声喝道:“全军听令,彼方只有数十人,不必害怕,随我一齐杀上,把这些全都砍成肉渣!!”

吴贺喝声一落,便争先杀上,后面的部队也纷纷扑上。电光火石之间,吴贺和高览两员将领先是交锋,一者由下往上,冲的是斜坡,来势自然不如由上往下,轰然杀来的高览。

‘哐当’一声暴响,只见高览一矛将吴贺劈来的大刀荡开,急舞一搠,吴贺挪身不及,便被高览一矛刺中咽喉。那些杀上的西凉兵见得高览瞬间击杀吴贺,全都吓得心惊胆寒,一时间士气骤落。高览马不停蹄盛势杀落,只顾冲杀,刹时一处一处人仰马翻,惨叫痛呼,场面一片混乱。

与此同时,正等候鸣号往山上厮杀的樊稠,忽然见得一将士和刘强共骑一骑赶来,顿时面色一变,心头便有了一丝不祥预感。少时,跪倒在地的刘强,满脸慌乱,哭声叫着,把援兵将到,张辽下令教寨内诸军准备今夜厮杀之事急是报出,然后又说肯定是自己那些部下,其中有人贪生怕死,见风使舵,见张辽大有希望取得胜利,便是揭发了他。

“这张文远原来早有计策,难怪不见他有丝毫慌乱!”樊稠闻言,面色刹地变得有些苍白起来。在他周边的将领也各是露出了慌乱之色,纷纷张嘴提议,七嘴八舌,刹时间,局势好像是失去了控制。

蓦然,樊稠大喝一声,举起手中丧鬼狼牙棒,朝着刘强就砸,刘强根本反应不及,一颗头颅就被樊稠砸个稀巴烂,那些正喊着的西凉将领立刻纷纷闭上嘴巴,皆露惊恐之色。

“传我号令,立刻命霍泰率兵前往袭击敌方援兵!竟然那张文远欲要与我军一决胜负,我樊稠却也不惧!全军听令,给老子打起精神,一鼓作气杀上山赛,杀张文远一个措手不及!!让他看看我西凉儿郎的志气!!”事到如今,樊稠却是准备要放手一搏,毕竟马纵横麾下猛将极多,那率领援兵的将领也不知道是谁,霍泰能不能挡住还是一个未知之数。而若是他即刻撤兵,与霍泰合众抵之,那却也有七、八成的胜算。但问题是,张辽肯定不会在山上袖手旁观,但若他率兵下山掩杀,自军也难免一番恶战,而且在气势、和士气上,占据主动的张辽军,自是更胜一筹。竟是如此,还不如杀上山寨,自己掌握主动权,杀他个天翻地覆!

樊稠对于自己的部署很有自信,若论精锐程度,自非张辽那支优劣不齐的军队可以相比,而两军兵力相当,张辽虽占有山寨,但真要拼起来,胜负如何,却还是个未知之数!

“最终决定这场战役胜负的关键,正是两军的士气!”樊稠眼睛霍地瞪大,一边抬头仰望山上营寨,一边暗暗地腹诽道。

而就在樊稠话音刚落,蓦然间,山上营寨里,擂鼓声犹如霹雷般轰然爆发,一股股杀声冲天而起。

刹时,樊稠还有一众西凉将领无不变色,如遭当头棒喝!

原来就在刚才,张辽颁发军令,命各将整顿兵马,主动出击。这下张辽先率一千骑众,为首当冲,诸军都跟随在后,士气如虹。

接下来的便是一场,没有铜墙铁壁的城池可据,没有结实的营寨可守,两方的兵众真刀真枪拼杀的生死之战!

“快~~!!全军准备,待敌军杀来,立刻一齐扑上厮杀,给他一个迎头痛击!!”樊稠反应却也是快,迅疾嘶声吼起,打算给予雷霆般的痛击,一举压下敌军的士气。

就在樊稠话音刚落,蓦然后营先乱,却听有人纷纷慌乱叫喊。一将急是赶来,报说吴贺被一员敌将杀了,眼下那敌将还率兵杀到了营后。

此报一出,顿时众人士气先受打击。樊稠眼睛一瞪,大怒骂道:“他娘的,刘望、臧赫你俩各率部队,把营后那敌将给老子碎尸万段!!”

那叫刘望、臧赫的将领连忙领命,即是各率部署望营后杀往。

说时迟那时快,此下正见张辽挺戟飞马,威风凛凛的率着一千骑兵杀到。

在山口把守的几个西凉将领连忙引兵抵住。两方人马一是交接,却如猛虎闯入了狼群,恶狼虽狠,数量虽众,但依旧难敌猛虎之威。只见张辽手中月牙银狮宝戟舞得密不透风,左挑右刺,径直突杀,西凉兵一下子就如泄了气般,被杀得连连溃散。

“胜利在望,诸军何不随我奋力拼杀!!”冲入敌军军中腹地的张辽一戟刺破了一西凉将领的头颅后,举戟大喝,其后骑众先是齐声震喝而回应,而在后赶来的兵众,见得张辽已杀入敌军腹地,捣得西凉军一片混乱,士气再是提升,蜂拥杀落,那在山口守着的西凉兵部队,瞬间溃败。

“他娘的!!援兵未至,弃寨不守,其部优劣不齐,却要主动出击,这张文远若不是个疯子,就是我中了其诈!!”樊稠眼看前方混乱处,此下还在不禁想着原因,但回念又想那刘强确是不像说谎,到底是哪里出错,樊稠越想越是急躁,越想越是糊涂!

“杀呐~~!!!”几员张辽军将领扯声大喝,其军又是一齐高喊杀声。樊稠急眼望去是,那张辽竟已杀透了前营军队,正往中军杀来!

“生死关头,还想个鬼,老子和你拼了~~!!!”樊稠见状大怒,怒骂一声,便要拍马引兵杀去。这时,孟克急是拦住,劝道:“将军莫要冲动,那张文远勇猛凶悍,万不可贸然与之拼杀。可如此如此。”

素有急智的孟克,献了一计。樊稠听了,也觉是好,立马领诸将望后营逃去。张辽见了,立刻瞪大狮眸,扯声喝道:“樊稠匹夫休想要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