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诛樊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张辽驰马急追,速度极快,在他身边的从骑,却怕他有失,连忙加鞭飞马追去。眼看张辽快到中军,这时忽然响起一道喝喊,两边弓弩手猝地一齐射箭。张辽见了,不由面色一变,急是把马勒住,舞戟扫动,有几根箭矢先朝张辽坐下战马射来。为了保护战马,张辽竟是拧戟先往击去,砰砰几下急响,正好后方的从骑赶上,替张辽挡下不少冷箭。不过饶是如此,张辽还是被这一次的偷袭所伤。张辽右肩猛地先响起一道‘嘭’响,随即见血色飞舞。紧接着还有几根箭矢从张辽身上擦过飞去,看得张辽周边的麾下各个瞪目结舌。

“中箭了!!张辽中箭了~~!!!”一个西凉将领看得眼切,便是狂喜的大呼起来。正是在逃的樊稠听了,顿时心头大震,与诸将一齐拨回了马,纵声笑道:“哈哈哈哈哈~~!!!张文远,你虽有勇有谋,却不知在战场之上,只要是一时的失算,就能令你万劫不复!!你武勇胜我,才略胜我,但你却输在了经验之上!!众将,随我取他头颅!!!”

樊稠飞马疾奔,十数个身体魁梧的西凉将领一齐跟上。狡诈的樊稠,竟然在张辽中箭的情况之下,还要以多欺少!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聚在张辽身上。若张辽要逃,其军士气必定一落千丈,樊稠盛势追击,这般一来,无论张辽使了什么诈都好,只要把他的军队击破,不说力挽狂澜,但起码大局可稳也。但若张辽不逃,樊稠却也相信,自己和诸将合力拼死作战,定能把张辽成功击杀!

“张文远,你是战!是逃!”樊稠双眸瞪得斗大,凶光迸射,心中暗暗腹诽。

就在此时,张辽猛地抓住了右肩箭矢,如头暴怒的雄狮,张嘴咆哮而起:“只有死战到底的张文远,绝无逃去的张文远!!谁要来送死~!!”张辽吼声震天彻地,在他身后一头模糊的白毛狮虎兽相势骤然爆发,随着箭矢被他拔出,血色刚从伤口飞起,张辽便纵马挺戟,主动迎上!

这一刻,在场无论是张辽的部署,还是樊稠的部署,全都心头揪紧,如见张辽化作了一头吞天灭地的洪荒猛兽!

“张文远,纳命来~~!!”生死关头之际,倒也有人能够迅疾压住惧意,忿然拼杀。却见一员西凉将领提起大斧,朝着张辽先是杀上,风驰电掣一般冲道张辽面前,提起大斧便砍。张辽面色肃冷,拧戟悍然扫去,两柄兵器遽然碰撞。却是张辽力量远胜此人,把那西凉将领整个人连着兵器都给打飞而去。很快,又有两个西凉将领杀上,张辽迎住便杀,只见三般武器急速飞转,火星迸射,就一阵间,那两个西凉将领,一个被刺中胸膛翻倒落马,一个被砍去头颅。

须臾之间,张辽便是连诛三将,威悍绝伦。那些杀去的西凉将领信心和胆气顿受打击。樊稠见状,又惊又恼,举起手中丧鬼狼牙棒,飞马急冲过来。张辽迅疾迎住,便与樊稠杀在一起。张辽后面的从骑纷纷赶上,与剩下的西凉将领混杀一团。孟克看得心头连跳,忙教诸军快快扑上助战。猝然间,后方又是连阵杀声传来,却是高览已纷纷击杀樊稠麾下刘望、臧赫两员将领,正往杀来。

一时间,战场突变连生,最终的走向恐怕还要落在张辽和樊稠两人的胜负之上。

“嗷嗷嗷嗷~~!!张文远,老子就不信杀不了你!!”樊稠拧起那丧鬼狼牙棒连是猛攻暴砸,失去先机的张辽,一时也只能拧戟硬挡。只见在樊稠连番猛攻之下,张辽右肩的伤口不断迸裂,血流如泉。

“杀!!!”樊稠满脸狰狞,心里那股不祥预感愈来愈是浓烈,他越是不安,就攻得越是猛烈,丝毫不想给张辽有任何的反击机会。

又是凌厉浑重的一棒,可张辽并无以戟去挡,而是在樊稠快要砸下的瞬间,才挪身闪避。那足有六十六斤丧鬼狼牙棒在樊稠奋力使然之下,起码有数百斤的威力,但若张辽被砸中,恐怕就算不死,也要落个身残。

这一下,就连征战多年的樊稠,也不禁屏住了呼吸!

唪~!兔起鹤落之间,丧鬼狼牙棒带着一股烈风轰然砸空。樊稠顿时面色剧变,只见那面可怕的白毛狮虎兽相势猝然又现,且张大血嘴,飞跃而来。

“飞!狮!吞!月~!!”张辽一戟飞起,招若其名,如雄狮吞月,来势不但极快,而且凶势骇人,樊稠心头已俱,只觉浑身僵硬,根本闪避不及。

嘭~!一道恐怖的嘭响,张辽飞搠而出的月牙银狮宝戟,赫然刺透了樊稠的重铠,击中的位置,正是他的心脏。

“哇~~!!!”樊稠恶目瞪大,吐血而出,似乎把所有的力劲,都化作了这一声咆哮,直击苍穹。四周所有人不禁都停住厮杀,纷纷望去。

“为将者,马革裹尸。樊稠,你也算是死得其所。”张辽的脸上再次恢复那肃冷之色,把戟一拨,已然断气的樊稠,即是翻落马下。

“樊将军~~!!!”在周边的西凉将领看樊稠被杀,无不愤慨,纷纷怒声大喝。张辽神色一凝,与樊稠大战一场后,竟还有力气厮杀,迎住几个疯狂的西凉将士杀在一起。这时,张辽的大部人马也已扑杀过来,听说张辽已诛杀樊稠,士气如潮爆发,为立功名,纷纷涌上拼杀。另一边,也是大发神威的高览,引着从后山杀落的部队,也夹攻过来。孟克见大势已去,连忙下令撤军,自己在数个西凉将领的拥护之下逃去。其余西凉军残部,不久后也纷纷逃散。张辽和高览各率部掩杀,擒下千余人俘虏。直至黄昏时候,久久不见敌军援兵的霍泰,听说樊稠被杀,才知中计,悲痛之余,又想汲郡太守王匡素来与樊稠交好,且早已暗投他们西凉军麾下,便是率兵赶去投靠。

三日之后,在长垣城内。如今的长垣城,已大不如前,到处都是车水马龙,原来随着曹操向马纵横购买了第一批的粮草后,再者经过这半个月来,各地粮商大户又是纷纷抬价,东郡一带不少世家为准备将来乱世,忙是前来长垣购买粮食。马纵横给了赵强一些方案,便把大权交付予赵强,精明的赵强倒也不辜负马纵横的期望,完成了一笔又一笔回报丰厚的交易。而就在这日,桥瑁却也派人直接找上马纵横做了一笔巨大的交易,桥瑁一来便要上了近十二万担的粮食,当然桥瑁希望马纵横看在两家即将联姻的面子上,把价格降低一些。

说起来,原本桥玄一开始以为马纵横屯集如此多的粮食,若是没有人肯牵个头,恐怕马纵横这如意算盘还打不响,甚至还会遭到各地诸侯、豪门的笔诛口伐。因此看重马纵横有无限潜力的桥玄,打算豪赌一把,把桥家将近一半的钱财都用来购置马纵横的粮食,毕竟桥家是东郡大户,而桥瑁更是东郡太守,只要桥家做出表态,其他地方的人倒也不敢保证,但东郡一带的豪门肯定会纷纷前往,这样一来,只要有了人气,再加上如今的局势越来越是紧张,毕竟只要是有一些眼光的人都能看出,一旦董卓与天下诸侯的战争暴发,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逐鹿中原的时代一定会到来,纵观古今,每每天下局势至此,烽火连天、战事不休的混乱局势起码都要持续两代甚至数代人之久!

因此粮食的存备就变得至关重要了。一般只要粮食妥善保管,保存大半年或者一年左右是没有问题的。一些若是做成干粮,保存的日子那还能更久。战乱一起,只要存有足够的粮食,就不怕募集不到兵士和苦力。

也正因如此,就算如今粮价居高不下,只要马纵横愿意,他屯集的粮草很快就能清光清尽。当然在桥家的帮助之下,他能卖得更快,价格卖得更好!

桥玄想着马纵横这番若是受了桥家这般大的恩惠,以他的脾性,日后多是照顾,自是不说。而桥玄也希望,马纵横能借东郡为根据,日后成为乱世的军阀,这样一来,已逐渐走向没落的桥家,在乱世有了屏障,他便也放心。

只不过,桥玄却无想到,曹操动作比他更快,而且还购置了不少粮食。而马纵横倒也聪明,竟然想出了后世促销的手法,先来购置的都能享受一定优惠的价格,越往后这价格就会越高。而且这促销的时期,只限制在两个月内,一旦超过了,就恢复市场上的价格。

马纵横的促销方案一经推出,加上如今名望正高的曹操牵了头,自然反应极好,若非如今樊稠正攻打长垣,其他地方的豪门世家都在观望,恐怕长垣的屯粮,无需一月便能清光了!

至于东郡的豪门世家,却能先一步打探到前线战场的消息,当他们得知白狮将军张辽,不久前轻而易举的击败了三千西凉铁骑后,便知樊稠翻不起风浪,毕竟他最为精锐的部队已经败下,而镇守在长垣那位怪物,还未出手呢!

当然,以桥玄的才智自然也是看出,后悔不已,更是大骂桥瑁了一番。原来早前桥瑁却是总觉得马纵横就派张辽出战,是挡不住樊稠的大军,想要再观望一阵。桥玄劝了几回,桥瑁都不肯听,因此罢休。

所以到了今时今日,桥家的这番大购买,倒不像是雪中送炭,甚至锦上添花也算不上。毕竟只要张辽击破樊稠的西凉军,各地诸侯、豪门定会蜂拥来长垣购粮,他根本就不愁卖不出去,甚至还能再提高价格,狠狠地剥削一笔。

而此下桥家虽然购量巨大,但却要马纵横把已是优惠的价格再降低一些,还真有些不上道。

“呵呵。这事不急,桥叔叔先坐。”马纵横灿然一笑,正向一个打扮整洁而不失华丽的中年汉子笑道。

此人名叫桥锋,乃桥瑁的侄儿,颇有口才,如今桥家有关商业的事务都交由他来管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