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送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那可真谢谢老先生你了!只要能保住她俩母子,老先生就是我马家的恩人,无论老先生要多少诊金,尽管开口便是!”马纵横这下一听,才是松了一口气,立刻一振色,向华罔毕恭毕敬地一拜。

毕竟就算马纵横拥有着鬼神一般的武勇,超前精妙的计略,攻城掠地,他自问不在话下。但若是王莺真有个万一,只通晓些许包扎之术的他,却也只能干瞪眼着急。

“将军仁义,愿意每日耗费重金,救济百姓。老夫又焉敢收将军的诊金?所谓善有善报,但愿将军能记住今日善果,日后多行善事,老夫便是欣慰了。”华罔笑着摇头说道。马纵横不禁暗叹华罔也是仁义之人。

当日,正值黄昏时候。马纵横轻装打扮也不带护卫,只与华罔出了城外义栈来找华旉。哪知有人却告诉他俩,说这华旉被人请去到临县里治一个身患恶疾多年,快要死的病人,恐怕没个两、三日是回不来。马纵横听了,不禁有些失望,请华罔到府中居住。华罔却是不肯,说他这些日子都会呆在这里,若是府里有什么事,派人过来找他便是。马纵横闻言,倒不强迫,不过旁边一些人,却察觉一丝端倪,连忙便问马纵横是否就是猛龙将军。马纵横只是淡然一笑却是不答,反而问了一些有关义栈设置还有可否充足的问题。那些人见马纵横没有回答,也不敢擅自确认,听马纵横问话,下意识便是回答,当然除了回答马纵横的问题外,各人话语中都是满溢着对马纵横善举的感激之情。马纵横一一记下,遂是上了马,与华罔和众人告别后,便是离去了。马纵横走后,众人见他威武高大,异于常人,众说纷纭,都觉得他就是猛龙将军,遂来问华罔。华罔知马纵横不欲引起骚乱,便也是笑而不答。

次日一早,张辽派人回禀战报,报说已击破樊稠大军,更兼送上樊稠首级。马纵横闻报大喜,遂通报全城,城中顿时一片呼声,处处都是庆祝的欢乐声。

而不久后,史阿又来报说马纵横,说各地诸侯正各派使节前往陈留,而在今早之前,他也刚从曹操派来的人手上得到邀函。马纵横闻言,想了一阵,竟是教了胡车儿前来,吩咐毕,便教胡车儿立即回去准备,今夜出发,参加两日后的会议。胡车儿自是慨然领命,遂是下去准备。

时间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便是过去两日。这日,阳光明媚,正是晌午时分,陈留城中的营地里,喝声震天动地,却见一部部义军都在加紧操练,营地各处都是车水龙马,各种军备、粮草纷纷运往军中。却说,曹操征伐董卓,因董卓暴虐不仁,残杀了许多中原一带世族中位高权重的族人,而在荀彧游说之下,曹操得到不少世族的暗中协助,其中有送来私兵的,也有送来粮草的,也有送来铠甲、兵器的,亦也有送来各种攻城利器。

也正因如此,曹操势力在这两月里又是壮大不少,军队扩张到有八千余人,而且其中有一半都是各世族的私兵组建而成,平日里就操练有素,再者一切军需品倒也充足。

不过以曹操这八千兵马要对抗董卓的四十万大军,自然是螳臂挡车。因此曹操不得不利用天下各地诸侯欲要趁乱世到来,建立基业的野心,来组建起伐董联盟!

陈留大殿之内,左边一席分别有后将军袁术帐下主薄阎象、冀州牧韩馥帐下长史荀谌、豫州刺史孔伷帐下参谋韩伟、兖州刺史刘岱的谋士汪溥、勃海太守袁绍的主簿陈琳、东郡太守桥瑁麾下谋士彰武、山阳太守袁遗麾下谋士陈扬、济北相鲍信麾下将领聂明,右边一席则有广陵太守张超胞弟张海、徐州刺史陶谦麾下别驾陈珪、汲郡太守王匡麾下将领苞禀、上党太守张扬将领陈韩、长沙太守孙坚麾下大将黄盖、北海太守孔融麾下将领甘飞,以及北地太守公孙瓒的师弟兼骑督刘备,一干文吏、武者齐坐一堂。

殿上大座,正坐着陈留太守张邈,曹操坐于次席,下堂各诸侯使节依次而坐。

“哼,都什么时候了!这马家小儿的人还迟迟不到,番人就是番人,连最起码的礼节都不知道!”豫州韩伟面色一寒,忽然说道。他话音一落,广陵的张海立即冷哼一声,接话道:“说得没错,若非曹大人几番举荐,他一个区区番人有何资格与我等商议这国家大事,我看就不必等他的使节了,眼下时势紧张,还是早些把事情议定,然后各自回去准备讨伐董贼之事吧!”

“说得也是,如今董卓麾下大将樊稠正在侵犯兖州边境,更扬言要把这长垣屠城泄恨。恐怕这马纵横如今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有什么功夫派人前来陈留!”北海的甘飞满脸不屑之色,随即又道。

“还有,这马家小儿实在是太过不识抬举,国家正是为难之时,竟然哄抬粮价,想要发国难财!这下若是长垣被破,其屯集巨粮都被西凉人所得,到时候董贼粮食得以充足,没了后顾之忧,我联军与之征战,恐怕是难上加难!再加上此人还曾弑杀忠良,这般不忠不义的豺虎之辈,在联军之内迟早会成害群之马!”这时,山阳陈扬也是一脸不忿的说道。原来不久前,陈扬顺道前去长垣问这粮价,马纵横却只是招待,但涉及粮价之事,就说与他无关。后来陈扬找到赵忠,其竟然开出每五十担六两白银的价格,还说已经是看在马纵横的份上打了折头,气得陈扬当场甩袖而去。这下,他也自然不忘落井下石。

其余人却都不做声,倒是在暗观形势,毕竟他们各为其主,也不必自招麻烦。

“呵呵,诸位且先息怒。曹某倒认为这买卖是你情我愿,若你不想买,谁也强迫不得。而且马纵横实力如何,曹某倒也有几分了解,就凭那樊稠绝非马纵横之敌也。不如再等片刻,若还是不见他的使节前来,那也不等了。”这时,曹操呵呵一笑,不紧不慢地说道,说话间,还不忘向汲郡的苞禀暗投眼色。

甘飞、陈扬等人听了,或是冷哼,或是露出不悦之色,但也没有再说话。这时,袁术麾下阎象忽然站起,拱手作揖,向众人一拜后,道:“难得诸位主上都是忠义之士,愿意起兵伐董,但我认为蛇无头而不行,这伐董联盟但真要成立,还是要先选出一个做头的来。否则各自作战,却极易被董贼逐个击破,不知诸位如何认为?”

阎象此言一出,众人不禁纷纷变色。毕竟在这里,若综合声威、bei景、官职来看,却是袁术最为合适。而阎象又是主动提出,看来他是势在必得。

“后将军袁术为人仁义,更是出自四世三公的袁家,乃天下豪门之牛耳,而且年纪正值壮年,麾下人才极多,倒也是适合。”徐州陈珪,手扶白须,轻声而道。众人听了,不禁暗暗变色,才知道原来陶谦已站到了袁术那一边去。随即代表东郡、山阳、北海的彰武、陈扬、甘飞等人也纷纷附和。一时间,袁术便成了这伐董义军盟主的大热人选。

其余各派势力,却还是没有发言。阎象见状,正准备打铁趁热。这时,忽然有人来报,说马纵横麾下校尉胡车儿前来拜见。

张邈听了,面色一震,忙是召入。少时,却见身材魁梧,一头光溜溜只留着一条小辫子的胡车儿,手捧着一个木盒子,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众人纷纷望去,大多人都是冷着面色,胡车儿走到殿堂正中,把木盒放下,一拱手,便是拜礼,其声洪亮,在殿中赫然回荡,不少人暗暗诧异,这才有些收敛了神色。

“呵呵,胡壮士可令我等好等,快快入座。”张邈大笑几声,便一摆手道。

这时,陈扬忽然带着几分讽刺说道:“也不知长垣前线战事如何,这木盒里莫非都是装满了银两,是想要向我等求援耶!?”

“那也说不定,如今粮价水涨船高,想必他的主上定是赚了盆满钵满,不过可惜啊,这西凉兵快要杀到城下,再多的银两最终还不是要落入他人之手?”甘飞立即便是接话讽刺。

“哎,马将军可是有鬼神之勇,区区樊稠自是不在话下,可能如今已斩下那樊稠首级呢?”

“只怕是已夹着尾巴逃去吧!哈哈哈哈~~!!”

韩伟、张海两人又是附和,语气里尽是鄙夷的味道。其余人都是沉着面色,倒也不插嘴。

这时,胡车儿咧嘴笑了起来,各是向那陈扬、甘飞、韩伟、张海各拱手示意,那四人见胡车儿笑容诡异,不由纷纷收敛面色。

“看来这回倒是让四位大人失望了。我家主上如今正在长垣乐得自在,长垣城依旧稳若磐石。而胡某手上的倒也不是白花花的银两,而是我家主上特地送给义师联盟的礼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