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南北联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哦,竟然是纵横赠送,那就绝非凡品。胡壮士快拆开来给众人过目!”曹操闻言,不由抖数精神,兴奋地站了起来,一对细小而又深邃的眼眸里,散发出赫赫精光。

“得令!”胡车儿拱手慨然应话,遂是在众人注视之下,打开了脚下的木盒,然后从木盒之中竟揪出一个血琳琳,发着极其刺鼻尸臭的人头。

“放肆!!”

“这胡人莫非是来示威!!”

“臭死人了,果然是外番蛮夷,难登大雅之堂,连丁点礼数都不知道!”

甘飞、陈扬等人,各是捂着鼻子,喝声叱道。曹操却是满脸喜色,带着几分惊异几分兴奋道:“这莫非是那樊稠的首级耶!?”

曹操此言一出,顿时满堂哗然,连阵失声惊呼,一连响起。坐在左边尾席的刘备,眼睛顿是发亮,脑念电转,心里暗暗腹诽道:“这樊稠率领一万大军侵犯兖州至今,不过半月,这马纵横竟能如此之快把他击毙,看来长垣的势力之盛,绝非寻常!”

“曹大人敏锐,难怪我主早前就曾说,曹大人定能第一个发现。”胡车儿笑容璀璨,似乎很满意殿内这些人震惊愕然,刚才神气的模样瞬间化为乌有的表现,悠悠而道。

“哈哈,好!好!这樊稠可是西凉八骏雄之一,又是河内太守,此下一死,定然能大挫西凉军的士气,更兼消息一经传出,河内重地必然混乱,何不速起兵马,把河内占下,如此一来,便能屯集重兵于此,威逼洛阳!!马纵横此番真是给我等义师联盟送来了大礼啊!!”曹操纵声大笑,兴奋异常。他这一席话,一说出,众人才纷纷回过神来。兖州的汪溥还有东郡的彰武更是露出狂喜之色,毕竟樊稠来犯兖州,长垣是首当其冲,但若马纵横抵挡不住,紧接着就轮到东郡,尔后甚至整个兖州都要遭殃。

这时,苞禀急是站起,振声喝道:“我家主上早有预料,如今已在河内边境屯集八千精锐,但消息传去,即刻出兵,想必不出三日便可夺下如龙无首的河内!”

“河内与洛阳临近,古往今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但若董豺虎得知,定会立刻派大军夺回,难得这般大好时机,我愿即修书一封,教我家主上遣兵增往!”来自上党的陈韩立即说道,同时也不由暗暗瞟了胡车儿一眼,腹诽道:“那马家小儿虽是可恨,但眼下也不是计较私情的时候,河内重地,我上党军势在必得,岂能白白便宜了汲郡的王匡!”

哪知陈韩话音刚落,冀州长史荀谌也接话说道:“说得正是,董贼祸乱朝纲,人人得以诛之,取得河内,对伐董大业至关重要。我冀州军就在距离不远,自是责无旁贷。”

“哼,这话说是讨伐董贼的勤王之师,但这各派势力不还是想着趁机扩张领地,取得吸引天下贤才的名望!我主虽欲无心与天下雄主争霸,但我冀州也不能落于人下!”

荀谌心里默默暗道,同时又瞟了一眼渤海的陈琳,那一直默不作声的陈琳,却是回以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荀谌看了,暗里冷哼一声,转念又道:“哼!由其这袁本初麾下的渤海一派,近年来势力增长神速,如今拥兵已近有七、八万之众!!势力增长之快,实在让人匪夷所思,虽然这与袁家还有河北各大世族不懈余力的支持大有关系,但袁本初还有他的麾下没有一定的能耐,渤海哪能有如今之盛势!?我还得多加向主公提议,让他小心袁本初反客为主!”

这时,与河内临近一带的各派势力,也纷纷争说,要派往兵马,口里说得大义泯然,但都是各怀鬼胎,另外其他远离河内的势力也不想其他势力得到河内重地,毕竟谁先占据河内,日后一旦攻破西凉军,谁就能先得到皇都洛阳。洛阳之中,所藏的钱财可是个天文之数,最保守估计,一旦能得到洛阳的财富,最起码也能组建一支百万兵马,如此一来,要取得天下自是如囊中探物。

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如今诸侯逐鹿中原的趋势,已成定局,各人自然都在为自己一派势力的将来各做打算。

一时间,殿内吵声不断,谁也无心去理胡车儿。坐在尾席的刘备,却是长吁了一口气,眼神连是闪过几分异样的神采,拽紧了拳头暗付道:“自今日起,汉室再无回转的余地也。刘家列祖列宗在上,我刘玄德绝不会轻易放弃,定以光复汉室为己任!”

刘备如今看到的是一群衣冠禽兽,这些嘴上说着忠义的禽兽,却在不断地图谋着他刘氏的江山。刘备虽是忿恨,但他却明白自己对此无可奈何,因为他甚至连在这乱世生存的资本都没有,如今更是寄人篱下,更别说去和这些人背后的势力争锋!

“诸位,陈某有一言,不知诸位愿不愿意一听?”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陈琳忽然张了口。陈琳昔年在洛阳时,已是极具声名的名士,众人也是敬佩,纷纷相请。

陈琳这才徐徐站了起来,向众人拜礼毕,沉色而道:“以如今在座各位所代表的势力一看,今番勤王义师共有十八路诸侯组成。再者,不久之前我家主公已派人到西凉相请,近日得到西凉双雄马腾、韩遂两人的确定,两位明公皆愿大起义兵,聚三万之众,攻打陈仓,以呼应我联军。如此总共确是有二十路诸侯之多!”陈琳此言一出,众人顿时无不变色。就连胡车儿也惊得瞪大了眼,可知马腾可是他自家主公的亲爹,可此等大事,恐怕连他的主公都不知道!

“田元皓、沮广平真乃奇才也。”陈琳见众人反应,又是微微一笑,联合马、韩两人之事,正是出于沮授之计。而接下来,便是田丰的计策。

“我以为各路讨伐董贼义师分据各地,若屯集而伐,不但耗费粮食、时间,而且在行军路途中,极易遭到敌军伏击。竟是如此,何不把二十路诸侯分为三路大军,其中西方由马、韩两军为一路,扰击三铺董贼后院之地。另外再分北、南两路主力军。其中一路屯兵在河内,由冀州韩馥一军、上党张扬一军、汲军王匡一军、渤海袁绍一军、北平公孙瓒一军、北海孔融一军、兖州刘岱一军、东郡桥瑁一军、济北鲍信一军、长垣马羲一军、陈留张、曹两军共十二军组建为北联军,攻往虎牢关,直逼洛阳。另外一路,以南阳袁术一军、长沙孙坚一军、豫州孔伷一军、徐州陶谦一军、广陵张超一军、山阳袁遗一军共六军,组成南联军,围攻颍川后,再北上取洛阳。其中河内虽靠近洛阳,但因有天下第一雄关虎牢拦路,再因北联军兵力最多,董卓定会派重兵把守,因此北联军遭到的阻力定会最强。而南联军虽然只有六路组成,但颍川只有数万兵力,六路齐攻,不日便可取下,再者大举北上,董卓自顾不暇,倒也可以杀他个措手不及,如此北、南两路联军夹攻,再有西方马、韩联军在扰乱敌方腹地,就算西凉军有四十万之众,但要破之,亦非难事。同时分开三路大军,又可减少各派势力之间的摩擦,管辖起来也是容易。当然西方一派只有两军,也无必要分个主次。但北南两路联军,都是集合各派势力,自然还是分个领头管事的好,其余人依照军令,各司其职,这样才能凝聚一团,共举伐董大业!恕陈某冒犯,我家主公认为,北联军之中以冀、兖两位刺史资历、名望最深,无论是韩冀州还是刘兖州,我家主公都会极力拥护!未免军中出个意外,若是其余人来当这盟主,还恕我家主公不奉陪了!至于南联军,为了避嫌,我家主公还是认为由南联六军自己商议是好。”

却听陈琳侃侃而言,不但思路清晰,而且计策精妙,每个提议都能令人信服,到了最后说着说着,众人还有隐隐以之为首的趋势。

陈琳话音一落,兖州的汪溥却是立刻说道:“我家主上来前早有吩咐,他已年迈,不复当年雄志,这盟主之位还需一个年轻力壮,敢肩负天下重担的豪杰来当。”

汪溥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不禁都投向了荀谌。荀谌连阵变色,心里揪紧不已,瞪大着眼,久久不肯说话,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吞不下去,极其难受一样!

当然,许多人都是明白荀谌为何如此。毕竟兖州的刘岱如今不过五十多岁也已经认老,要把机会让给年轻人。而冀州的韩馥,如今却已是六旬。这番话传到韩馥耳中,恐怕他也不好意思来当这盟主。

而且,素来不欲与人争斗的韩馥,确也是从无想过要当这盟主!

最终,荀谌一咬牙,狠狠瞪了陈琳一眼,才是说道:“我家主公也有言在先,说此番伐董大业,事关天下百姓福祉,不敢倚老卖老,这盟主之位还是让有才之士来当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