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犯虎威者,吞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就在这一刹那,一根飞箭破窗而入,倏地飞进殿内,‘啪’的一声,血液飞洒,正中那伪甘飞的头颅。伪甘飞惨叫一声,满脸不可置信,透过那窗中的破口,临死前却也隐约看到了就在对面楼阁上的杀人凶手。

那伪甘飞一倒下,荀谌一反应过来,连忙拔腿就逃,躲到一根大红柱子后,似乎依旧惊魂未定。

“凶手已然得诛,我听外头这般吵闹,恐怕是我等的护卫忧心我等安危,与把守府门的将士发生冲突,还是快快赶去,以免再生事端。”这时,刘备的声音再次响起,众人一听都觉是理,便是纷纷赶去。

而当众人赶出时,果然看见府门一片混乱。曹操一干将士拥护下,快步赶去,喝道:“文谦,奸贼已除,你且引你的麾下让开,让各位使节的护卫确认他们主子的安危,莫要再生事端。”

曹操喊声一起,在府门前正与张飞互相瞪眼的乐进,不由一敛神色,便是退开,拦在门口的护卫遂也分散到两边。

“大哥!”张飞眼尖,很快看到刘备,急叫一声,快步赶去,关羽也紧跟在后。刘备刚逃一劫,见得两位结义兄弟,也是大喜,忙是迎了过去。一众使节见得这关、张两人长得威武猛悍,竟都对称刘备做大哥,皆露异色。

“若曹某没有记错,这位一定是关云长了。”就在刘备三人团聚时,曹操走了过去,脸上带着几分笑容问道。

“曹大人,多年不见,你风采不减当年。不,应该说你已达成起处的志向,如今已成为引领天下俊才改革创代的的翘楚之一。”原来当年讨伐黄巾贼时,有一回曹操曾陷入险境,危急时候,却是关羽忽然杀出,以一挡万,更斩杀了当时黄巾贼的一员贼首。曹操方得以解难,最终曹操趁机反扑,大破黄巾贼军,立得大功,快马追向关羽时,关羽已是一骑绝尘,不过最终还是问得了关羽的名字。

“呵呵,今日难得相会,不如你我找个地方好好一聚,一叙旧情。”曹操眼睛一亮,便向关羽发出邀请。

“不了,我大哥远途奔波,刚才又被贼人所惊,我正想陪他回去驿站歇息,下回若有机会,再与曹大人叙旧吧。”关羽却是想也不想便婉言拒绝。

曹操听了,微微一愣,可知如今在这陈留一带,不知年轻俊才、有志之士都想得到他的欣赏,而在未来讨伐董贼大业中出人头地。再看关羽,穿着朴素,连靴子都是残破的,一看就知尚未取得功名,但他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大好机会。

“所谓英雄,一生为二者所趋,一者乃功名,二者乃忠义。看来这关云长在功名与忠义之间,却是更看重忠义。惜哉,惜哉!”曹操暗暗看了刘备一眼,遂很快收回了眼神,与关羽笑道:“那好,下回若再有机会,希望云长不要再拒绝曹某的好意。”

“关某万事以兄长为先,这还得看兄长的意思。”关羽红枣般的脸上,尽是坦荡之色,丹凤目如烛火闪动。

“哼,不知好歹,活该落魄至此!”这时,在曹操旁边的红袍大汉,看不过眼,不由冷声讽刺。另外适才来报说的那个白袍将领,不怒而威,一看就知绝非寻常之辈。而红袍的正是曹洪,白袍的则是曹仁,都是人中龙虎。

“你!”不过对于张飞来说,管你是不是人中龙虎,他看不顺眼的话,除了他两位哥哥,谁都敢揍!这下,张飞气得一瞪眼,刚是张口,刘备连忙就拖住他,急道:“三弟,莫要闹事!”

张飞一听,这暴脾气才下去。至于关羽,却是毫不理会曹洪的讽刺,淡淡道:“看来曹大人的麾下对关某十分不喜,那关某还是先行离去吧。大哥,我们走吧。”

说罢,关羽转身便是离开,张飞忿忿哼了一声,也便离去。刘备点了点头,与曹操拜礼毕,遂也和他两位兄弟离开了。

“那刘备的两个兄弟都不简单。听说此人乃中山靖王刘胜之后,阿瞒你觉得此人如何?”曹仁看着刘备兄弟三人离去,虎目不由微微一眯,说道。

曹操略一沉吟,眼里露出地却是鄙夷之色,淡淡道:“不过跳梁小丑,不足为患。”

却说,刘备兄弟三人离开后,走在陈留城的街道上,夕阳照射在三人的身上,其后影子渐渐地合在了一处。

“云长,那曹孟德对你甚为赏识,以你的本领若是投在他的麾下,想必不久必能扬名天下。”刘备忽然长叹了一声,悠悠而道。张飞听了,不由一变色,急朝关羽望去。

“兄长何必如此说话,自桃园结义,辅助兄长光复汉室,便乃云长一生之志也。就算那曹孟德以君侯、千金利诱,也动摇不了云长之心。”关羽连头也不回,不假思索便是答道。

刘备不禁脚步一停,仰头望天,想到刚才一时失态,几乎便是丧命,才深刻地认识到自己渺小和卑微。

“天下大乱在即,各地诸侯皆如恶虎,就凭我刘玄德真的能闯出一片天地耶?”刘备心头不禁有些动摇。张飞立刻瞪大环目,扯声喝道:“大哥尽管放心就是,有俺和二哥在,你一定能扬名天下,在这乱世立足!”

“有志者事竟成,兄长只要坚定信念,我和翼德便自会替你斩荆披棘,为你扫清障碍!”关羽脚步一停,转身望向刘备。兄弟二人赫赫言辞,在刘备耳中回荡。

恍然间,刘备仿佛看到面前有一条康庄大道,而在终点他所看到的正是四海昇平,太平天下的理想国度。

世间为己私利者,不计其数,野心之辈更杜络不绝,只因人心本性贪婪,权谋之术,往往会令人丧失良知,为此愿与天下人而敌!

洛阳皇宫,飞火楼上。在这里,能够俯视整个宫殿以致洛阳城所有的景象,远远望去,天地如成一线,山河围绕,无边无际。近看又能见得街上百姓如蚁,宫中官吏行事,苑中妃嫔嬉游,实乃视觉上的盛宴,江山如画,掌中,不觉是豪气万丈,如同世上之主宰,在俯视这天下。

据说刘宏当年建这飞火楼就是为了享受这种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感觉。

“没有见识过江山的美好,芸芸众生又岂知野心家为何不惜一切,也要争夺这天下大业的雄心?

主宰天下,怒则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为之帝王!

俯视苍生,善则恩泽四海,福延九州,为之帝王!

因而,天下所有,任吾索取。苍生万物,皆以吾为尊!”

轻声的呢喃,却不代表没有满腔的热血。

吕布充满邪恶的眼眸,仰望眼前之景,落日就在他的身后徐徐而降。

从他懂事开始,他就发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长大后,那些常人所畏惧的东西,在他眼中却如同蝼蚁。入伍后,他征战四方,杀敌如麻,堪称无敌。得势后,他轻而易举便能得到众人倾服、拥戴,转念间便可让那些与他为敌的人死在他的方天画戟之下!

渐渐地,他明白了,他降临这个世间,就是要登上芸芸众生之顶,他命中注定要成为这天下的霸主!

如今,他站在了皇都洛阳城最高的地方,可他依旧大业未成,甚至不过是寄人篱下的一条恶犬!

在洛阳之中,那些记恨他的、妒忌他的,如此辱骂,比比皆是!

吕布伸出了手臂,宛如要把眼前的一切光景抓住,猛然,他握住了拳头,浑身赫然爆发出一股惊天地泣、鬼神的恐怖气势,那是一种如能气吞万里的威势!

一切,所有,都要臣服在他的脚下,否则便要尽毁于他的拳头之下!

“总有一日,我一定会在芸芸众生膜拜之下,登上这天下之顶!因为我是吕布,天下的吕布!”

轰隆隆~~!!蓦然,风云色变,一道硕大的龙状雷霆,从天而降,‘啪’的一声,射向了吕布。吕布瞪眼直视,浑身气势如虹,再次冲天暴发,邪恶的气息,使得他如同一尊不可战败的邪神!

“温侯小心~~!!”就在此时,刚赶上楼来的高顺看着龙形雷霆向吕布劈来,顿时吓得面色剧变。说时迟那时快,龙形雷霆最终就在吕布面前半尺的距离轰然炸了开来。

高顺只见刺眼的雷光闪烁,飞电迸射,吕布瞬间便被爆开的闪雷吞没,紧接着一股强大的飓风,猛地刮来,把高顺头上的头盔也给掀翻了!

“哈哈哈哈哈哈~~!!天也奈我不何,谁还能与我吕奉先为敌耶!!?”

疯狂邪恶的大笑蓦然响起,高顺好不容易睁开眼睛,隐约看见如同邪神一般的吕布,张开双臂,仰天狂啸,那一刻高顺便征服了,望着吕布的背影,整个人如失去了神智。

不知过了多久,笑声猝止。高顺回过神来,忙向吕布赶去,单膝跪下告禀:“温侯,类似适才之话,绝然不可再随性而说!若是被其他人听到,后果不堪设想!”

这时,吕布却已恢复如常,默然地看着黄昏之下的天地,淡淡道:“放心吧,这个时候,董卓还有他那些西凉爪牙肯定是在太师府内纵酒淫乐。而自从董卓入主洛阳,这飞火楼便也荒弃了。

可惜如此美景,却只有我一人独赏,不过,我倒也不愿和他人分享。”

高顺听了,不由心头一震,此时此刻,他在吕布眼里看到的尽是疯狂而炙热的野望。

不过,高顺却也很快恢复如常,一敛神色道:“温侯,河内樊稠已被张辽杀矣,太师得知,雷霆震怒,教你立即前往太师府商议大事。”

吕布闻言,充满妖邪味道的眼眸,猛地睁开,如有两道电光飞转,咧嘴笑道:“如今天下诸侯就等一个时机大举义旗造反,樊稠一死,河内必乱,如此说来,我吕奉先扬名天下之日不远矣!好,好!再者,这樊稠素来对我多有忌惮,这回我倒是要谢谢这张辽替我拔了一根眼中刺!”

少时,在洛阳太师府内。有人曾说,如今的洛阳,太师府才是真正决定天下大事的地方。因为,董卓已然夺下了整个朝纲的大权,满朝文武近乎都是他的爪牙和那些为保富贵已然向他投诚的官吏,而保皇一派实力远不如从前,兼之不少人为等时机,却也忍辱负重投靠了董卓。至于当今天子刘协,终究还是个孩子,只不过任由董卓操纵的棋子罢了!

所列种种,无一证明了董卓才是真真正正那号令天下的霸者!

但如今,却有一些人,欲要推翻这个霸者。

犯虎威者,吞之!

董卓自不能饶恕这些乱臣贼子,他要把这些人全都满门抄斩,灭宗灭族,一个不留!

太师府大厅之内,西凉一派的各个大将,包括那些镇守各地的上全都赶了回来。只见为首者乃前将军牛辅紧接着是执金吾李催、护城大将军华雄还有郭汜、张济、王蒙等将,加上镇守在三辅的徐荣与前不久死去的樊稠,共八人,被称为西凉八骏雄也。其中除了牛辅名过其实外,另外七人都是各有本领的上之才。而并州一派,魏越、侯成、曹性、郝萌、薛兰等将皆是神情凝重地等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