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李儒计定三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少时,宛若猛狮踏入了自己的领地,吕布神武无敌的身子慨然而现,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强烈而令人心寒的气势。并州一派将领顿时纷纷露出喜色,向吕布投去目光。而西凉一派的将领,却多有收敛者,似乎极为忌惮吕布。

不过如此恐怖而不可一世的怪物,却还是要向一人膜首跪拜!

此人正是当今天下之霸主—董卓是也!

“孩儿拜见义父,因军务在身,有所来迟,愿意受罚!”吕布单膝跪下,低头而道。而紧跟在后的高顺,也跪了下来。

却见正首高堂上,董卓一手托着脸腮,嘴角有一道诡异的笑容,另一手伸出两个指头,轻是一摆,淡淡道:“无碍,归位吧。”

“偌!”吕布一声应诺,便走到并州一派的前首站好,高顺紧列其后,并州一派将士看到两人雄伟高大的身影,各个只觉心里都有了底气。就好像有这两人在,就算是九天之巅或是地狱之渊,他们也敢一闯!

“全都到齐了耶!?”董卓忽然冷喝一声。李儒跨出一步,道:“回禀主公,尚有把守东城门的晋武侯李肃未来!不过他适才教人先与我通报,说在东城门捉到了一个细作,听口音,说是像从河北而来,正在严刑拷打,希望问出一些有关反贼联盟的事来。”

“哼。”董卓听了,冷哼一声,眼眸射出两道凶光。就在此时,外头有人报起,须臾便见李肃满头大汗,火燎火急地赶了过来,见了董卓,急是拜道:“主公恕罪,那细作实在顽劣,肃恐耽误主公大事,一时下手过狠,便也把他给打死了。”

“没用的东西!不分轻重就罢了,还耽误大家的时间,最终却连丁点有用的消息都问不出来,我要你何用!来人呐,把此人拖下去,杖打三十大棍,以儆效尤!”董卓脸色说变就变,陡地变得狰狞凶狠,喝声叫道。李肃顿时吓得惨白,还未来得及求饶,便被两个面无表情的将领抓住,拖出了殿外。

“主公平日里对麾下都是宽容,但因这些日子众将过于松懈,大战在即,今日正欲杀鸡儆猴,这李肃正好撞在枪头,只能怪他气运不佳。”李儒看了,暗暗叹气,在心头快速腹诽。至于并州一派,魏越等将无不变色。可知吕布和高顺只不过比李肃来早了一些,似乎也感觉到董卓杀鸡儆猴的心思,忙是纷纷低下了头,收敛神色。

可知,就算他们并州军有堪称无敌的吕布还有能够统率大局的高顺,但他们毕竟都是隶属于董卓。若是得罪了董卓,他只要一句话,包括吕布、高顺寨内,并州一派每一个人都得死!

主就是主,仆就是仆!

做主子的,永远都能拿捏着仆从的性命!

很快,李肃的惨叫声传了过来,听他如杀猪般的嘶喊,大厅内忽然变得一片死寂。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将领从外走入,报道:“主公,晋武侯忍受不住,三十杖刚打完,他就昏死过去了!”

“哼!这不过大半年没有行军作战,这身子就变得如此虚弱,日后如何与反贼作战!叫他府里的人把他接走,下回胆敢再犯,绝不轻饶!”董卓凶目圆瞪,怒声喝道,威势骇人。那将领急是领命,便转身走出。

而董卓刚才的一干举动,在场诸将却也纷纷醒悟过来,他们的主子在向他们敲响警钟,示意大战在即,要他们都紧绷起精神,不能再向以往那般松懈。

“孟日: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这大半年来,我日夜笙歌,纵淫欢乐,凡在洛阳将士,随我每日通宵达旦。再有,这里有不少在外镇守的,亦有不少者,每日在大举宴席。此实乃为我之过也!”董卓此言一出,众将士纷纷变色,忙各是跪下,都称有罪。董卓却不理会,默默地俯视着纷纷跪下的一干麾下,再是说道:“酒色啊,是男人的通病,但是太过迷恋就会令男人失去了本有的血性,就犹如猛虎被拔出爪牙,迟早食之恶果!

河内樊稠,据探子回报,自去往河内,不但大肆敛财,又强征税赋,河内人人自危,各世家为保家业,更送去无数金银珠宝,美女佳人。樊稠和诸将日夜只顾享受,高傲自大,自诩无敌!因此他最终吃到了苦果!”

董卓侃侃而道,却见郭汜、王蒙两人面色大变,连忙把头低得更下,根本不敢与董卓的目光对视。

“上梁不正下梁歪。若追根究底,却是我占据主要责任!但你们啊,不要太放肆了,忘了谁才是你们的主子,是谁带给你们现在的荣光富贵!

你们竟敢比我董卓,还要目无纪度,肆意妄为!!你们是想爬到我董卓的头上来耶!!?”

董卓话音犹如惊雷,在大厅中轰然炸裂,一拍奏案,一众将士全都吓得心惊胆寒,连忙齐声告罪,各个无论是装的,还是真正害怕,都是露出惶恐之色。

“主公,大战在即,先震纪度是好,但若是严惩过厉,恐怕有损众将军心,还望主公手下留情!”李儒面色一肃,拱手而道。

董卓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樊稠死得好,死得好啊~!”

董卓素来护短,对麾下跟随他多年征战的将领,更是视如己出。由其是西凉一众将领,都能听出董卓心中的苦涩,各个都是心中愧疚不已。

“孟子又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若非樊稠之死,可能我依旧还蒙在鼓里。如此等到反贼联军兵逼洛阳时,才恍然醒悟,必当付出惨痛代价,死伤无数!

天下人皆谓我董卓残暴不仁,目无君上!却不知若非我董卓操控朝廷,恐怕此时各地诸侯已互相征战,天下烽火连天,各地百姓皆处水生火热之中!

就算世人不能接受,我将来会受尽后人唾弃,但这就是我董仲颖秉持的仁德也!

谬论也好,大逆不道也罢!有我董仲颖在的一日,我就要保这天下太平安康,谁敢造反,我便一一诛杀,绝对不会让那些野心之辈能够得逞!!

在这世上,董卓只要一个就够了!”

豪迈、直爽、不可一世,厅内一众文武身上流动的血液,如被点燃!文者精神大震,只欲绞尽脑汁,为董卓谋夺平天下之计。武者,全身上下如有一种冲动,在不断地催动他们,让他们想要立刻提刃上马,为董卓征战天下!

“这就是董卓的魅力,几句话间,便能让人不顾一切地为他卖命!他能成为今日天下之霸主,绝非偶然!”吕布微微抬头,暗暗地打量着董卓,一边腹诽,一边按耐住被董卓煽动起的那股欲要疯狂杀敌的冲动。

“我等愿为主公效以死力,纵马革裹尸,在所不辞!!”众人齐喝,如有千军万马轰鸣之势,满堂顿是杀气冲天。

“好!所谓福祸相依,今番只要把反贼联盟击破,普天之下便无人再敢反我董卓,到时候我再乘胜追击,逐一击破,一统天下,再论功行善,在场诸位便是日后天下的诸王侯爵!”

董卓最后一句,却又是让这些人热血沸鼎,各个高吼呼啸,眼神炙热如火!

少时,众人呼啸过后。董卓见众人已都洗心革面,士气如虹,亦是十分满意,遂把目光望向了李儒,道:“文优,接下来便是看你了。”

李儒灿然一笑,只觉浑身上下如有火焰焚烧,炙热无比,今日便是他夺得天下第一谋士名头的大好时机。

“来人呐,把棋盘端来!”李儒大喝一声,一众文武闻言,先是一愣,紧接着只见近数十个大汉,端着一个硕大的棋盘,从后堂转出。一时间,众人不禁屏住呼吸,眺目望去。

‘嘭’的一声,随着那数十个大汉把棋盘放落在中央,众人再露异色,原来这棋盘竟是一个缩小版的关中地图,各险要抵挡都有明文标示,而且每个城池之中,都有棋子用来表明占据的军队,乍看一看,便能一目了然。

李儒走到棋盘旁边,笑容可掬,眼神清澈,凝声而道:“诸位且先看河内。河内樊稠已死,兼之其平日作风恶劣,此下必然大乱。而据细作来报,在河内与汲郡边境,王匡的部队早已屯集,但若向河内进攻,河内世家、百姓定纷纷呼应。反之,我军若要营救,却也来不及了。”

这时,牛辅一瞪大眼,急道:“我河东屯据十数万大军,只要我一声令下,河内瞬间就能夺回,如何营救不及!?”

李儒闻言,淡然一笑,答道:“河内乃兵家必争之地,又与洛阳临近。但若河内一破,各方反贼定然纷纷前往驻军。前将军急于起兵,其忧有二。一者,正乃我先前所说,我方已失民心,但若在河内与一众反贼激战,若陷入困局,河内的世家、百姓一旦造反,后果不堪设想。其二,据我所知,河东军粮略有短缺,但若河内战事拖延,反贼却能从河内世家、百姓中得以补给,而我方却每日损耗巨大,久持不下,必败无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