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伐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旉儿注意身份,不得无礼!”华罔见了,面色微微一变,如今的马纵横在长垣正是如日中天,日后将成为一方诸侯,几乎是铁定之事,华罔就怕华旉年少气盛,又说出一些令人难以接受的话来,得罪马纵横和这满堂的悍将。

华旉被华罔这般一说,顿是有些唯唯诺诺起来,惹得众将士一阵大笑。随即只见一脸横肉的眭固,笑道:“小兄弟你倒不必害怕,

我家主公爱才如命,当初我虽为贼寇,但主公依旧愿意收留,视我为手足弟兄,绝不似那些世家子弟,各个都要摆着臭架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唯恐别人不知他的身份!”

“哈哈,眭兄这话说得对,我家主公最是爱才,只要你有本领,他就像是看到**裸的大美女,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当年主公麾下有一贤才,名叫成公英,主公为了得到他,甚至和他赌命哩!”这时,庞德也是豪迈地笑了起来。马纵横对于这两人的放肆,倒没有任何怒色,反而跟着一起大笑起来,正如眭固所说,马纵横视众人就如手足弟兄一般。

华旉见状不由鼓起了涌起,眼里的神色猝地变得更是坚定起来,凝声道:“若马将军不嫌隙,我想在军中做随军大夫,一边学习一边修炼,不知马将军可愿接纳?”

“胡闹!军中乃是儿戏之地!?但若你犯了军法,或有丝毫怠慢,那可是要严罚斩首的,可知军令如山耶!!”果然华旉一席话,又把华罔惊出了浑身冷汗。华罔吓得整个人都猝地弹了起来,瞪眼睛吹胡子地喝道。

“叔父!华旉已不是小孩,这些日子我在长垣城内城外,都听说百姓盛赞马将军麾下的将士都是爱护百姓的仁义之士,由其马将军,众人更说他是再生父母!华旉以为,救济苍生的方式有许多种,但如现在这般,我俩叔侄每日就算日夜不休,又能救活多少人命!若我能以医者身份守护于马将军还有一众将士身边,但有急情,施与救治。马将军还有众将士便能得以继续征战,守护百姓,所能救济者便是千千万万之数!叔父,这就是华旉选择的救济苍生之道,还请叔父应承!”华旉说罢,双膝跪下,便朝华罔重重一拜。

华罔却是被华旉一席赫赫振词,震得满脸愕然,最终似也听出了华旉的决心,叹道:“你这孩子虽然从小就爱胡闹,但本心不坏,亦有一颗医者该有的救济之心。不过就算老夫同意,却也不知马将军愿不愿意答应。”

这下,一众将士都没有插嘴,纷纷望向了马纵横。马纵横眼神凛凛,不怒而威,咧嘴一丝笑容,更显霸气,道:“华旉,你好大的口气,竟敢说要守护我和一众将士,你可知我和他们都是战场上令敌人闻风丧胆,杀人如麻的鬼神耶!?”

马纵横此言一出,席将士纷纷迸发出恐怖的气势,霎时间宛如千军万马从四面八方扑涌而来,宛若置身沙场,耳畔甚至如隐约听到兵戈铁马的声音。华旉吓得脸色连变,浑身不止地瑟瑟发抖,但眼神依旧坚定,望着那散发出最强最为恐怖气势,俨然已如化作鬼神的马纵横,道:“马将军和众将士无论再是骁勇善战,但亦是血肉之躯,再说战场之上,瞬息万变,马将军也可能事事料尽先机,掌控全局,说不准但有一丝错失,便会酿成大祸。

到时,众人的血肉之躯但有损伤,那便是我华旉的战场。华旉不但要守护马将军,还要与诸位一同并肩作战!”

小小少年,子子铿锵,这下说得是掷地有声,语惊四座。

“哈哈哈哈哈~~!!!!!”蓦然,马纵横和庞德、文聘、眭固等一众将士,不约而同地一齐豪声大笑起来。满堂顿时笑声回荡,与外头的雷鸣相伴,赫赫惊人。

“这小子有志气,俺喜欢!”

“这一席话若是传了出去,恐怕天下人都会笑这小子不自量力,但是他有这份胆气和决心与我等并肩作战,却又胜过多少好汉?”

“哈哈哈哈,华旉,那你便是我等的弟兄了!日后谁敢欺负你,老子替你出头!”庞德、文聘、眭固等将纷纷而道。华旉一时间,只觉是热血沸腾,浑身有着无限的动力。

最终,众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马纵横的身上。马纵横轻轻伸出手臂,眼神烁烁发光,笑容可掬,道:“那么,从今日起,马某和中兄弟的性命便是交给你了。”

这一刻,华旉如同看到了正在闪烁发热的烈日,激动得流出了泪水,缓缓跪下,应道:“华旉拜见主公!”

原本华旉只是想留下马纵横军中一段时间学习,然后再看马纵横是否是有着拯救天下苍生之心的明君,最终再决定是否要留下。但这下,华旉头脑一热,倒也忘了先前的打算,直称马纵横为主公。

“哈哈哈,好,好,好!!”马纵横闻言,大喜不已,今日不但得一子嗣,还能再得一贤才,真可谓是双喜临门!

这雷雨下了一夜。到了次日一早,大雨刚是停下,从各地而来军阀麾下官吏或是世家的商队或是各路行脚商人,纷纷又再是押着装备好的粮草起程。原来,在数日前张辽大破樊稠,将其击毙的消息一经传出,为了得到第一手消息,而就停驻在长垣附近城县的各路人马,连忙趁着长垣的粮价还未有急升,纷纷前来购买。毕竟大战在即,从此之后,战乱不知要持续多久,中原一带另外的一些粮商,也纷纷开始屯集起一部分粮食起来,以防不备之需,而且向外出售的不但数量很少,价格也十分昂贵。但却也极少人敢对这些粮商出手,毕竟这些粮商几乎都与各地的大军阀有着不浅的关系。就如荆州、扬州的几大粮商,都与后将军袁术关系匪浅。得到这些粮商的袁术,暗中又是开始大量招兵买马,势力发展之快,令荆州、江东一带的群雄都是惶恐不安。

首先表现出来的就是豫州的孔伷。孔伷见袁术麾下聚兵雄厚,钱粮丰盛,大有独霸南方之势,兼之刚是痊愈不久的旧疾又是复发,也有心无力,权衡之下,率先宣告拥护袁术为南联盟的盟主。紧接着一日之内,袁遗、陶谦、张超也纷纷表示拥立,长沙太守孙坚却更是派人前往袁术处,一者表示拥立,二者是请求联姻,希望为其长子孙策求得袁术的长女袁风月为妻。哪知袁术记恨黄盖当初与他作对,当堂怒叱孙坚使,还欲命人鞭打泄愤。还好阎象以战事在即为由劝服了袁术,孙坚使才免于皮肉之苦,遂是夹着尾巴逃回了长沙。

同月,李儒所派的西凉骑兵杀入河内,大肆抢掠河内西北一带的世家、巨商钱粮,其中烧杀抢掠无所不作,牵连无辜百姓,更是不计其数,可谓是令人发指。另一边王匡领兵从河内以东杀入,其一带世家、百姓纷纷呼应,连日来攻破十二座城池,待王匡杀到河内腹地时,却见但凡被西凉骑兵抢掠城县,皆是满目疮痍,一片狼藉,横尸遍野。细一打听,闻说西凉骑兵不久前杀到温县,却遭到司马家的私兵还有温县一带的百姓伏击。原来司马家早前以料西凉军会来抢掠,大肆通告城中百姓,彻夜制造弓弩。西凉骑兵刚来到温县,便遭到漫天箭雨袭击,死伤过半,为保性命,连近日来夺下的钱粮都是不顾,纷纷逃命,其弃之钱粮尽被司马家夺下,其中小半分予百姓。当王匡领兵赶到时,司马家的新家主司马朗把剩余的钱粮赠于义师联盟。王匡大喜,遂是对温县百姓秋毫无犯,更邀司马朗入仕,司马朗却是婉言拒绝。王匡随即教人打听,却听说另外几队西凉骑兵,闻说温县大败,纷纷撤回。王匡正欲派将士前往追袭时,后方忽连有急报,先报上党张扬大起并州军三万,以呼应北联盟袁绍为盟主,讨伐董卓的名义,杀往河内,连夺三座城池。另外,冀州韩馥亦率大军两万,拥护袁绍为盟主,从东面而来,连夺六座城池。紧接着又说,东郡桥瑁、兖州刘岱、北海孔融纷纷起兵,都以袁绍为盟主,正往河内而来。王匡听得,忙也宣告拥护袁绍为盟主,开放河内,为义师屯兵之地。

天下风云莫测,初平二年十月,中原大雪遍天,雪落如同鹅毛飘舞,天地之间白凯凯一片,一望无际。而就在这月里,群雄对于董卓一手遮天,操控朝廷,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种种恶行,终于到了爆发的临界点。

乱世,如星星之火,瞬间燎原。

各路诸侯纷纷起兵,由汲郡王匡首当其冲,先是夺下河内,再有张扬、韩馥、桥瑁、刘岱、孔融等诸侯纷纷引兵前往。不久被众人立为盟主的袁绍,几番婉拒后,终于接受,立北联军,从渤海率三万兵马出发。随即陈留太守张邈与大发檄文,在成立义师联盟之举中,有着重大功劳的曹操,也相继宣告加入北联盟军,各引兵马前往河内。却见北方各路诸侯,纷纷大起义兵,气势如虹,欲要吞没卧据中原的霸主董卓,战火一触即发,中原各地百姓无不惊恐,连夜间纷纷避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