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虎兽华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与此同时,南方孔伷、袁遗、张超、陶谦、孙坚等各路诸侯,又以袁术为盟主,纷纷各起兵马,杀往颍川。

各路兵马相继而起,其势之大,莫约统计,北、南联军足有十八万众,丝毫不逊色于董卓的西凉大军,更兼义师各军士气高涨,各方豪杰皆欲趁此扬名天下,各地军阀雄心壮志,更是如要颠覆天下,吞没山河!

这漫天的大雪,似乎并不能熄灭天下军阀对董卓的怒火,亦或是他们欲趁机扩大领土,称霸一方的野心之焰?

这日,在长垣城外,正见马纵横纵马飞扬,驰骋如同风雷,在城头之上,王莺抱着一个尚于襁褓之中,又白又胖的婴儿正望着在城外策马奔飞的马纵横。

“哇~!哇~!”那婴儿见得马纵横策马的样子,似乎极其兴奋,一边叫着,一边还伸着小手在抓。

“易儿乖,等你再长大一些,娘再让你爹教你骑马,好不好啊?”王莺脸上满溢着母性的幸福笑容,马纵横的大儿也就是马易听了,又哇的一叫,笑呵呵的笑了起来。

“这孩子啊,体格惊人,还未懂事就对这马上之事这般好奇,恐怕日后和他爹一样,都不能让人省心啊。”这时,忽然走来了一个断臂大汉,正是王越。王越乱发飘舞,眼神里罕见地多了几分柔情,充满爱怜地伸手蹭了蹭马易的脸额。

“爹,你要走了吗?为何不留下来,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呢?”王莺眼中神采闪烁,又是期待又是不舍,如宝珠一般莹莹发光。

“国家未平,大丈夫何以为家?而且天刺的弟兄,还需爹爹照顾。”王越面色一震,慨然而道。

“爹,你也一把年纪,不如就趁此退下来,享受儿孙之福,我和纵横都会好好孝敬你的。”王莺却不死心,再次挽留。

话说马易的出生,却也让这对顽固的父女,冰释前嫌。当王莺看到王越失魂落魄一般冲了进来,见到自己母子平安无事,激动得老泪纵痕,拜天谢地,语无伦次的样子,王莺多年的委屈和怨气便是瞬间消失了。

那一夜,王越抱着孩子,就陪在王莺身边,寸步不离。

“罢了,我这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片刻停不下来,如今天下诸侯已纷纷举兵伐董,天下将来定会更乱,接下来天刺的工作只会更加棘手。我实在放心不下。”王越犹豫了一阵,最终还是拒绝了王莺。

“不如让师兄回去接替你的位置吧。”

“不,纵观古今,情报乃是一方势力的重中之重。比起我,纵横这孩子更需要史阿。而且史阿留在他的身边,也远比在天刺呆着,会更有出息。”王越吟吟而道,话音刚落,却见远方一队骑兵迅速赶来,正好遇到马纵横。

王越遂是面色一凝,与王莺谓道:“纵横出兵在即,你要好生照顾好自己和易儿。我送你回去吧。”

王莺听了,默默地看了马纵横的背影一眼,却也知马纵横迟迟没有出兵,就是为了陪伴她俩母子多一些日子。但大丈夫建功立业,岂可因家事怠慢,王莺想罢,亦也宽心,便略一颔首,在王越陪伴下离开了。

却说在城外,马纵横面色沉着,正听着魏飞报说。

“主公,如今各路诸侯已纷纷赶往河内,唯有我军迟迟未起,各地已有不少不利于主公的流言。”

“好,你且回去,通报诸将,立马赶往府衙,商议出兵之事!”马纵横闻言,面色一震,疾声令道。魏飞听了,顿时眼迸精光,慨然领命,便是纵马望城内赶去。马纵横抹了抹坐下马匹,满脸柔情,亲昵地谓道:“我的好兄弟,不久将来你我便将登上天下最为盛大的舞台。你我定能再次名动华夏,名留青史!”

却见,马纵横坐下那匹神驹,浑身赤红如血,体格矫健,有龙象之形,头似雀乌,威骏不凡,一看就知是匹绝世宝马,正是他的坐骑—赤乌。原来就在刚才,王小虎领了郭嘉之命,骑着赤乌赶了回来。

赤乌听了马纵横的话,仰头长啸,鸣声震天,仿佛极其亢奋。马纵横精神大震,望向城头时,却已不见了王莺的身影,想她定是以为自己有要事商议,不想打扰,便带着孩子离去了。马纵横心头不禁有些愧疚却也有些欣慰,遂一拨马首,赶往城内。

数日后,马纵横举八千精锐,留文聘、眭固把守长垣,率诸将正式起军,赶往河内北联盟屯兵之处—酸枣!

而就在马纵横赶往酸枣的同时,却说王匡、张扬、韩馥等诸侯,贪图西凉军所劫去钱粮,先前三人竟暗中商议,不与袁绍禀报,更不顾雪地难行,发兵追袭,一直追到了河东边境。

这下,在河东与河内西边边境,却见到处都是山林围绕。不过,正值寒冬,周围一带都是白雪覆盖,极为容易迷失方向。

忽然,响起了阵阵马鸣鞭响,蹄起雪飞处,三路兵马一齐赶来。其中正中一路,乃由王匡亲自率领的军队,人数莫约两千余人,左边一路,乃韩馥麾下大将潘凤所率,人数莫约有千余人,右边一路则是张扬麾下杨丑所率,也是千余人。三路兵马全都是清一色的骑兵。

“吁!”王匡陡地勒住缰绳,正见他是个略微清瘦的汉子,浓眉大目,莫约四十多岁,看似十分精明,这下向四周一看,不禁皱眉道:“这四下都被雪色覆盖,难以辨认方向,继续再追,恐怕也追不上西凉人的队伍。而且这里已然接近河东,但若西凉兵杀来,我等恐都要遭灭顶之灾也。还是稳健为上,撤回酸枣罢了。”

杨丑一听,不由冷哼一声,却见他是个强悍如牛,皮肤黝黑,一脸浓须的猛汉,听话后,不屑道:“哼,王太守为何如此弱哉?那些西凉狗掠去如此多的钱粮,哪能逃得如此之快,恐怕就在某处藏着,就等我等胆怯退去呢!”

王匡麾下诸将一听杨丑出言不逊,顿时纷纷面色一变,正要发作。这时,另外一军的统将潘凤却是先发作起来,喝道:“杨将军这话就说得不对了!所谓紧行无好步,我等连日急追,人疲马乏,再者这里正是河东边境,或者西凉人早派人来接应,王太守有所顾虑也是合情合理!”

“哼!好!你俩自顾自说去吧,要撤你俩自行撤去。正好便宜了老子和一众弟兄!”杨丑大喝一声,便是甩起马鞭赶去,其麾下将士听说可以独占那些钱粮,都似打了鸡血,忙是抖数精神赶去。

“你!不知好歹!!”潘凤眼看杨丑离去,一瞪虎般凶目,忿声骂道。

而这时,杨丑已策马引兵离去数丈之外。

“诶,竟然同是联军的战友,为防万一,你我还是跟在后面接应。否则这杨丑若有折损,你我回去也不好向张太守交代。”王匡看了,沉吟一阵,如此说道。

且看潘凤高大一丈余,如同小巨人一般,手提一杆盘古恶兽巨斧,足有一百二十多斤重,加上潘凤恐怖的膂力使然,一斧之力,足有千斤之劲,破岩裂石,更是不在话下!

也正因如此,潘凤被韩馥称为是无双将!

潘凤这下一听,虎眉一竖,慨然道:“王太守所言是理,那杨丑无礼,我等却不能无情!”

说罢,潘凤一提巨斧,便是策马引兵赶去。王匡一喜,便也率兵赶往。

“哼,这些道貌岸然地鼠辈,说得天花乱坠,最终还不是怕被我一人独吞了钱粮!”杨丑回头一望,正见潘凤、王匡在后赶来,不由充满不屑的暗付道。

于是,杨丑又急下号令,命诸将快快赶路,其军遂是加快行军速度,渐渐与王匡、潘凤两军拉开距离。

“这杨丑竟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气煞我也!”潘凤见状,不由大怒,喝声骂道。

王匡见了,倒也是面色一变,忽然一阵寒风吹来,只觉毛骨悚然,浑身打颤。

蓦然,连声炮响,轰然爆发。四下伏兵齐出,纷纷朝着杨丑、王匡、潘凤三军扑杀而来。冲在最前的杨丑见状,顿时吓得面色剧变,急叫道:“不好!!中埋伏了,全军听令,快快撤去!!”

哪知刚才牛气冲天的杨丑,竟是不战先怯,还未拼杀,便立刻引兵逃去。

须臾之际,一路大军截住去路,为首一将,竟是个面如冠玉的年轻将领,厉声喝道:“我乃西凉第三军监军将董璜是也!尔等乱臣贼子,竟敢造反作乱,死不足惜,看枪!”

那员年轻将领正是董璜,这下正飞马挺枪杀向杨丑。杨丑听他性董,心中一喜,想他或是董卓的亲人,便想着把他擒下,以作挟持,趁机逃出生天。

念头一转,杨丑即是提刀迎上。两人刚一交锋,刀枪飞碰,在雪地上撞出片片火花,缠斗一起。其各自麾下,忙是纷纷停下,在这两人分出胜负前,恐怕都不敢轻举妄动。

“小贼枪法不错!”杨丑一声大喝,便是连刀骤砍猛劈,一时间杀得董璜节节败退。

“这汉子力气远胜于我,当以智取!”董璜一脸阴狠,一边抵挡杨丑攻势,一边在脑里想道。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缠斗十数回合,杨丑明显占尽上风,董璜一枪虚刺,诈过杨丑,趁机逃去。

“小董贼休逃,看爷爷如何把你擒来!!”杨丑立刻飞马追去,哪知董璜蓦地回身,手袖里射出两根小型弩箭,杨丑看得眼切,卑鄙两字还未骂出口,便惨叫一声,中箭落马。

另一边,却说潘凤、王匡两军,见杨丑领兵逃去,顿时阵脚大乱,不少人纷纷逃命。潘凤、王匡急欲稳住军心,喝响不绝。

就在此时,一部西凉大军蜂拥扑来,雪飞如潮,一将纵马急出,见他身形魁梧,喝声如雷,更有恶虎猛兽之姿,手提一柄虎头云纹钢刃,正是‘西凉虎兽’华雄是也。

“我乃西凉第三军先锋大将华雄,谁敢与我一战!!”华雄喝声惊天动地,潘凤听了,大眼一瞪,立刻拨马提斧向王匡喝道:“王太守,你先稳军心,待我杀了这华雄,你再率兵反击,让这些西凉人见识一下我北联军的骨气!!”

喝罢,潘凤不等王匡回应,急便飞马杀去。华雄眼露凶光,驰马狂奔。正见两人刚是接近。华雄作势便要举刀就砍!

“大汉子,纳命来罢!”

如同虎啸般的吼声,华雄刀已飞起,如有万钧之势,仿佛真能把如同小巨人般的潘凤活活劈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