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狡猾的曹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张扬闻言,又是大眼一瞪,吹着白胡喝道:“盟主,事实摆在眼前,又何须多费时间,直接把奸贼斩了祭旗,以稳军心。然后,诸军便各是向洛阳出军,早日攻破董贼,救天子于水生火热之中!”

“狗嘴里喷不出象牙!”韩馥一听,刹地面色一寒。杨丑闻言大怒,一手摸住剑柄,作势便要发作,仗着张扬素来护短,口中还骂道:“老匹夫你敢辱骂我主,老子和你拼了!!”

“姓杨的,朗朗乾坤,王太守被你害得死无全尸,你焉敢颠倒黑白,就不怕天打雷劈!?”潘凤亦是大怒,一声吼起,如若霹雳炸开,震得杨丑连退三步,陈韩见状,立即拔出宝剑,喝道:“休想欺我并州兄弟!”

眼看这所谓的北联盟,尚未开战,便先内乱,并州、冀州两派一触即发,袁绍又惊又怒,急喊文、颜两人,那两个虎背熊腰的猛汉齐声应和,正欲扑去。

“哈哈哈哈哈哈~~!!!”就在此时,曹操猝然大笑,众人顿是纷纷一愣,不由都望了过去。

“阿瞒,都这般时候了,你怎还有心情发笑!?”袁绍一张脸气得发红,忿忿喝道。曹操缓缓站起,拱手道:“本初息怒,我在笑那愚贼无知,还敢在这做戏。实不相瞒,为了防止有人与董贼私通,我早已派家中死士,安插在各军之中,作为细作。”

“曹阿瞒你敢!”

“好一个曹操,我看错你了!”

“哼,这就是所谓的义师联盟,我看诸位都是各怀鬼胎,就这样的军队还想和西凉兵对抗,还不如早早撤军,自扫门前雪罢了!!”

曹操此言一出,顿时一连几个诸侯,纷纷怒声喝叱,北地太守公孙瓒和北海太守孔融最为气忿,甩袖便要离去。

“这曹阿瞒到底在干什么,他这话一说出,岂不是毁坏了整个联盟?”马纵横倒是坐怀不乱,眼睛瞳孔微微骤缩,紧紧地看着曹操,心里十分好奇他要如何化解眼下混乱的局势!

“诸位!且听曹某一言!”蓦然,曹操一声大喝,众人又是面色一变。

“哼!竖子不相与谋!”却见带着虎皮宝石大帽,高七尺,身形娇躯,浑身孔武有力,丝毫不逊色于一流猛将的公孙瓒冷声喝道。

紧接着,一身儒生大夫打扮,相貌俊美,却又不失严明的孔融,慨然喝道:“所谓人无信而不立,业无信而不兴!公已失信义,众人各是提备,伐董大业不过一个笑话,恕孔某不奉陪了!”

“哈哈哈哈~!公孙兄、孔兄所言过早,曹某此乃赤诚相待,奈何两位鼠目寸光,不明吾心,惜哉,惜哉!”

“你!”公孙瓒闻言大怒,这时孔融却伸手拦住了他,神色一凝,望着曹操道:“好!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谬论,但若联盟果真瓦解,日后遭到万夫所指的却是你曹孟德也!”

曹操听了,却震色,拱手作揖,深深一拜,这下众人都把目光投在曹操身上。曹操大步流星跨出,走到帐中停下,不紧不慢说道:“一者,曹某大可把安插细作之事,一直隐瞒下去,可此下却为联盟得以团结,不惜昭告诸位,愿受众人喝责,此所谓赤诚也。”

曹操这般一说,虽然难以接受,倒确是有几分道理,一众诸侯纷纷不由变色。

“二者,恕曹某冒犯,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此理想必不止曹某相信,在座诸位,又有多少人在盟军里各安细作,以防万一?”

“简直一派胡言,我主光明正大,又岂会做这偷鸡摸狗的事!”

“说得对,曹操我看你是想把脏水都往众人身上泼,然后让众人都接受你的谬论,真是阴险极了!!”

各诸侯的将领、谋士听了,不少人都怒而喝叱,亦各有人在旁应和,刹时帐内又是骂声一片,此下曹操俨然成了众矢之的!

“哈哈哈哈~~!!笑话,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曹操却又蓦然纵声大笑,笑声里更含有鄙夷、不屑的味道。

“曹孟德,如今你已信义全失,如过街老鼠,你还笑什么!”

“我笑尔等不知好歹,不分是非,不过尔尔!!”曹操猝地面色一震,细目发光,厉声喝道。

“哎,阿瞒你莫要再说了,否则引发众怒,这联盟可真就不保了!快和众人认个错,然后把细作都撤回便是了!”一直支持曹操的张邈,也怕遭到连累,连忙说道。

“昔年洛阳之中,城内城外卧据恶贼十数万众,曹某尚敢刺杀董贼。曹某,胆敢问诸位,换做尔等,有这胆气,有这决心耶!?”曹操扯声怒喝,青筋陡现,众人被他这般一喝,却都不敢做声。曹操又笑:“曹某胆敢又问,但凡有私心之辈,心怀不轨之徒,会做这要抄家灭族之事耶!?”

死寂,一片无言的死寂。此时此刻,曹操的气势全然盖过一众诸侯和他们的将领、谋士。曹操一昂头,淡淡又道:“比起那些敢做而不敢当,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曹某宁愿做一个赤胆坦诚的真小人!”

曹操声音虽轻,却如有磐石之重,那些心中有愧之人,自然纷纷低下头不敢直视。

事实如何,已然不言而喻。

这番,真小人与诸君子的较量,却是以真小人以寡敌众,最终取得了胜利。

“说得好!马某不才,倒也是个真小人!”就在这时,马纵横忽然拍掌称好,主动承认。

自战国时代开始,细作就已是十分的普遍。到了大汉时代,高祖刘邦为了稳定朝纲,甚至不惜杀了一众开国元勋,后来依旧还是不放心,在各地偏布细作打探诸侯有无造反之心,为此还专门设立各种机制,至此细作之业,便是长盛不衰。渐渐地,甚至各地诸侯、世家中也大肆栽培各种细作,到了现今,几乎只要有些实力的世家,都会私下培养细作,极其的普及。

在座的一众诸侯,可以说每一个或多或少,都在其他势力中安插了细作,当然这是极其正常的事情,一众诸侯也都是心知肚明,但毕竟这是不见得光的勾当,像曹操如此明目张胆地摆出来说,这些素来好脸、自私的诸侯,还真没这个勇气。

而曹操,做这第一人,需要的勇气,和受到的指责,自然更大更重。

至于马纵横为何插一脚,他倒没有其他的念头,全然只是赏识曹操。

马纵横话音一落,张扬倒是苦涩一笑,摇首道:“没想到啊,老夫都一把年纪了,如今却还要被这年轻人取笑。这伪君子,老夫也无颜当下去了!”

张扬此言一出,韩馥却也叹了一口气,竟也当场承认。刘岱和桥瑁暗对眼色,便也是承认了。紧接着公孙瓒一凝色,对曹操重重一拜,不但主动向曹操道歉,还承认了自己也安插了细作。

一阵子,倒只有袁绍、孔融、鲍信等人一言不发,当然他们到底是真君子还是伪君子便是见仁见智了。

“其实这安插细作,也不过为了求得一个安心,如今竟然诸位都赤诚相见,那么也不必再是计较。毕竟诸位在此,都是为了讨伐董贼,匡扶汉室。何况,如今诸位已然出兵,以董贼睚眦必报的性子,一旦联盟瓦解,他定会趁机逐一击破。袁某却也相信诸位也明白这个道理,不会做出损已不利人之事来!”袁绍见曹操抢足了风头,再加上马纵横刚才一捣乱,使得刘岱隐隐有压过自己的势头,如今只觉自己盟主之位如同虚设,连忙震色安抚人心。经袁绍一提醒,一众诸侯也纷纷释然,坐回了席位。这时,已不觉出了一头冷汗的杨丑忽然向曹操问道:“就算曹大人说得是理,但你又如何确定你的细作就在我和潘将军的部队里,而且又能得知其中深浅?”

曹操一听,倒是灿然笑了起来,不假思索便答道:“曹某自然是有所把握,才敢在诸位大人面前说话,来前我已接到密信,只不过在等这个人露出马脚,再给予致命一击!毕竟他的主子乃天下有名义士,又对这贼人十分宠信,但若处理不好,反而会影起混乱!”

曹操越说,脸上的笑容越是灿烂。杨丑只觉心惊胆寒。这时,曹操忽又向潘凤转眼望去,颔首道:“潘将军你说我说的是与不是?”

“潘某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竟然如此,还请曹大人速速请出这细作前来,还潘某一个清白!”

曹操一边在说,一边却是在暗看杨丑和潘凤的脸色变化,此下已然有个大概,同时又是脑念电转,一拍奏案便是笑道:“好!曹某已有定夺,但却怕事发之后,众人不肯相信!”

“阿瞒这话说得见外,就凭你刺杀董贼的义举,还有敢率先承让细作之事的勇气,我等若再怀疑,那就是心中有鬼!”张扬一听,扶须笑道。

“老夫亦觉阿瞒可信!”韩馥亦是一颔首,震色而道。

“好!未免走漏风声,打草惊蛇,我会派我麾下两员将领同时在潘将军、杨将军带领之下,前往两人军中。在两位将军眼皮下,指出细作,当然这其中只有一人是真实的,然后再由两位将军和我的麾下带回来,最终我会让那细作向诸位禀明谁才是私通董贼的奸细!”曹操疾言厉色,似乎不想给杨丑和潘凤机会多想。潘凤大喝一声,便是走出。杨丑却是有些犹豫,但唯恐露出马脚的他,还是强压心中慌乱走出。

随即,曹操又向乐进、李典低声交付如此如此。两人却都是面无表情,杨丑后背却已湿透,只觉是度日如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