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华雄又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啊~!”如此庄严的场面,马纵横却是在打着哈欠,熟通历史的他实在不想再听袁绍的虚伪言辞。据历史记载,这伐董联盟虽然最终还是能够兵逼洛阳,但是后来反而使事情变得更坏。

董卓放火焚烧洛阳,数十万百姓死于非命。眼看正是追击西凉军的大好时机,可袁绍还有其他诸侯却都不愿自损兵力,屯兵不战,唯有孙坚、曹操领兵追袭,两人却是中了埋伏,挫败而回,那时各诸侯也昭显出他们的野心,互相侵犯。桥瑁更被刘岱所杀,义师联盟就此瓦解。

“所谓伐董大业,不过是用来拉开诸侯逐鹿中原时代的序幕罢了。”马纵横暗暗腹诽,这时到了滴血喝酒的环节。却见袁绍举起匕首,在掌心割出一道血痕,一滴滴鲜血流入酒坛之内。众将士见了齐声震喝,紧接着韩馥、刘岱、张扬、张邈、桥瑁、鲍信、曹操、公孙瓒、孔融、马纵横、王义(王匡之子)依次效仿袁绍,在掌心划出一道血痕,把鲜血滴入酒坛内。

少时,再由身为盟主的袁绍,倒了十二碗酒水。

“为汉室大业,喝!”

“为肃清乱贼,喝!”

“为芸芸众生,喝!”

“为秉持忠义,喝!”

众人纷纷齐声大喝,围成一圈,碰碗后,举碗喝尽,再把酒碗砸碎。

一阵阵啪啦啦的破碎声响起,仪式再到一次**,无论是祭坛下的将士,还是外围的观众,近十数万人,都竭斯底里的吼了起来。

“联军必胜~!”“联军必胜~!!”“联军必胜~!!!”

这一刻,站在祭坛之上的马纵横,心头却也变得炙热、躁动起来,他俯视着面前的光景,仿佛只要一声令下,这十数万的将士便会化作千军万马,摧枯拉朽一般,攻城拔寨,卷席天下!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为何历史中从来不乏愿抛弃家室,远赴边疆,甚至不惜性命,马革裹尸,也要提戈上马,征战沙场的将士。

因为这是在冷兵器时代,男人唯一能够发光发热的舞台。大丈夫就是如此,宁愿死得壮壮烈烈,也不愿卑微如同狗犬的活着!

热血如潮,豪气迸发,风起云动间,似乎把寒冬驱去,酸枣这里俨然成了一片炙热之地!

一众将士、兵卒,士气如虹,各都是摩拳擦掌,各个都准备好抛头颅洒热血,来换取扬名天下,名流青史的机会!

两日后,各军尚在整顿。忽然,斥候来报说,牛辅在河东大起雄兵八万,先由大将华雄率兵三万为先军,杀往酸枣。袁绍闻报大惊,忙下令命各诸侯前来商议。

“华雄乃西凉虎兽,勇猛异常,深受董卓器重,此人厉害,恐怕不逊于吕布。此番华雄率三万西凉兵来犯,万不可大意。不知诸位有何高见?”袁绍沉声问道。

左席的孔融,不由一皱眉,道:“我北联军足有十数万众,更兼猛将如云,这华雄也未免太过自大,只带三万兵力便敢与我北联军相争耶!?”

“呵呵,恐怕是这华雄以为奸计得逞,杨丑如今正捣得我联军军心动荡,故火速进军,杀我等一个措手不及!”曹操一搙他那精致的短须,不紧不慢地笑道。

“哼,都说西凉蛮子粗鄙不知用计,看来却是小觑这些人了!还好曹大人早先发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时,张扬身后的陈韩忽然说道。

张扬一听,顿时色变,勃然道:“诸位大人正在议事,哪轮到你说话,退下!”

陈韩和张扬这一喝叱,面色顿是变得黑沉,又见庞德、胡车儿两人都是怒目瞪来,冷哼一声,便是退出帐外。

“马将军,这陈韩一介莽夫,不知礼数,还望你莫要介怀。”张扬见陈韩退出,忙拱手向马纵横谓道。

马纵横却是满脸笑容,道:“无碍。我一般不与小辈计较。”

张扬不由一愣,各席上的诸侯不少人都颦起眉头,觉得马纵横放肆自大。而这时,马纵横却是站了起来,拱手道:“区区华雄不足为患,众人道他是西凉虎兽,我却道他是断耳兽也!我愿引三千精兵,必可破之!”

马纵横此言一出,帐内众人大多赫然变色。曹操却是笑谓道:“纵横,何来断耳兽之称耶?”

“哼,昔年我受诏前往洛阳,华雄于路中伏击,却被我断去一耳,故称之!”马纵横眼睛,猝地迸射两道精光,字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而且语气里充满不屑,牛气冲天!

当然,马纵横却是故意做出一副有勇无谋,粗鲁莽撞的样子。毕竟,王匡被诛那役,因无袁绍诏令,并不算是首战。而这首战,至关重要,不但能提升士气,更能振奋人心。当然,领军的统将,更可借此扬名。而马纵横如今最为迫切需要的恰恰就是名望,能够吸引天下豪杰贤才来投的赫赫名望!

因此他对首战的胜利,是势在必得。但他也明白,袁绍对他素来忌惮,若不使些计策,恐怕袁绍不肯把这扬名的机会给他。

这时,大多人都不知马纵横心里的打算,又是纷纷变色,就连曹操也是露出异色,叹道:“纵横真猛士也!”

“马将军若去,小儿愿随赴往!!”这时,坐在最后的王义,忽然大叫起来。原来他听说是杀父仇人华雄领兵,自是复仇心切,急是请战。

“盟主,因前些日子奸细之事,我并州军受尽屈辱,恳请一战,表明我并州人之决心!”蓦然,张扬忽也忿然而起,振声喝道。正如张扬所言,自杨丑成为董卓奸细之事传出后,另外十一路兵马对并州人不是耻笑就是讽刺。并州人原本脾性就是火烈,但张扬未免事态更加严重,却三令五申,教麾下人不能引起事端,就算是别人挑衅也要强忍。这些日子,不知多少个并州将领都快咬碎铁齿。素来爱惜将士的张扬见之,又是痛心又是愧疚,当下甚至愿拼了这条老命,也要为并州军挽回名声!

袁绍神色一紧,遂把目光投向逢纪。话说,在联军成立的同时,袁绍暗中却已在布置一个惊天大局,因此沮授留在了渤海坐镇,而田丰却尚在后军与辎重部队一同赶来。

田、沮两位智多星都不在,所以,眼下袁绍只好先向逢纪问起计来。逢纪面色一震,暗想这是立功的大好机会,忙是一拱手,先向诸侯作礼,然后震色道:“纪以为,并州军此下正欲挽回名声,定当勇而作战,再有张上党乃沙场老将,不但威风不减当年,且又作风稳重,听闻西凉军中却有不少并州旧部,亦可趁机招降,若前往抵敌,必能胜之!”

逢纪说得头头是道,但他自己却是心知肚明,他所的话,却是为了迎合袁绍,而非为了顾全大局。若是真给他选,他倒是愿意选择素有勇悍之名,且至今少有败绩的马纵横,只不过可惜的是,马纵横得罪了袁绍。而他又知道,以袁绍的脾性,除非逼不得已,否则绝不可能把这个扬名的机会白送给马纵横。

袁绍闻言大喜,正合心意,便欲答应。哪知,曹操忽然道:“只怕并州军过于急躁,坏了大事,曹某以为当派纵横前往。”

“呵呵,阿瞒虽说是理。但并州军正需正名,但若取得首捷,亦能安稳联军,可谓是一举两得。还望纵横把这机会让予张公。”袁绍笑着说道。曹操听了,心里嗤笑其无谋,但也不再多说。马纵横也不想争功,以免加深并州军的敌视,在大事大非面前,马纵横一直都能够保持冷静。

“愿听盟主吩咐。”于是,马纵横一沉气,淡淡答道。

次日,酸枣十数里外,雪地中嘶鸣不断,擂鼓震天,正见华雄率领大军飞驰而来,却见酸枣营前,早有军队立定,摆好阵势。

华雄急一勒马,前方骑兵部队顿是停住,后方各部兵马也纷纷停下,只见西凉军旌旗蔽日,皆身穿黑甲,在雪地上黑白分明,杀气冲天。

“报~!前方军队乃是张扬麾下并州军也!”一员西凉斥候策马来报。

华雄听了,不由笑道:“这杨丑虽死,但也非毫无用处,起码引起张扬老匹夫,急于来战,其军心浮气躁,岂是我敌耶!?”

“话虽如此,但这毕竟是贼军腹地,华将军莫要轻视了天下英雄,还是小心为妙。”华雄话音刚落,在旁的董璜便是提醒道。

华雄听了,却也觉得是理,颔首道:“大公子所言甚是。”

这时,对面张扬军里,猝也擂鼓震起。正见一员小将飞马冲出,提一柄银戟,喝道:“华雄匹夫何在,我乃王匡之子,特来寻你报杀夫之仇!”

华雄一听,立刻咧嘴笑道:“先来一个送死的!大公子善谋,军中就交由你来指挥便是!”

说罢,华雄不等董璜答应,飞马提刀赫然冲出,大声喝道:“华雄在此!黄须小儿,你要替你父报仇,就怕你没这个本领!”

华雄喝声震天,人未杀到,便是先声夺人。王义见华雄魁梧凶悍,不由色变,再想要逃,已然来不及了。

而且,他也丢不起这个面皮!

电光火石之间,华雄悍然杀到,举刀如劈华山之势,骤然劈落。王义急举戟挡住,只听‘哐当’一声,银戟猝是荡飞。

“小儿莫要怪我,怪就怪你不自量力!”华雄刀势一转,眼暴凶光,飞刀砍过时,一颗人头冲天飞起。

眼见华雄不到三合杀了王义,顿时张扬军处变得一片死寂无声,反之西凉军擂鼓震天,喝声高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