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董家鼠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尔等凡人鼠辈,焉知吾之神武!?”乱军之中,马纵横一声怒喝,横刀飞砍,西凉兵顿倒翻一片,霍然间,如见血气从他身上如潮而涌,隐约如见一面身穿血色神甲,额长双角,如同主宰万灵生死的鬼神相势赫然而现。西凉兵众无不怯之,有些人更是浑身颤抖,心惊胆战,下意识地向后退去。

就在这时,一员西凉大将策马从后赶来,一锤生生砸死一员兵士,怒声喝道:“谁敢退后一步,莫怪老子无情!!”

此员大将,名叫乾龙,高达八尺,腰围如虎,乃西凉军中有名的猛将。

马纵横听得乾龙大喝,眼神一转,立即拔马举动,倏然杀去,口中喝道:“那我看你退是不退!!”

“西凉只有断头将军,没有退缩鼠辈!!”乾龙见状,怒瞪大目,拍马拧锤忿然迎上。两人刚一交锋,却见刀、锤如若飞虹暴雷,轰然碰撞。

哐当~~!!!震耳欲聋的暴响起间,乾龙痛喝一声,竟是连人带马被马纵横一刀砍飞而去。

“好可怕的怪力!这人武力恐怕还在华将军之上!”乾龙手臂颤抖,脸色连变,虎口已然裂开,眼神惊悚地望向马纵横。只不过马纵横似乎并不想给他歇息的时间,赤乌神驹猛地奔动,倏地悍然逼来。

“嗷嗷嗷哦啊~~!!”电光火石之间,正见马纵横一刀猛劈而落,乾龙竟忽地弃了手中铁锤,以双臂赫然抓住了落下的龙炎偃月刀,顿是满脸通红,眼睛、鼻子、嘴巴猝地渗出血来。

“快围上杀呐~~!!!”乾龙用尽体内最后一分力气嘶吼而出,陡然龙刃骤落,唰地将乾龙的面门破开。周围西凉兵见状,无不愤慨,拼死来搏,马纵横转刀飞砍,瞬间如形成一个刀锋领域,但凡逼来的敌兵,无不中刀而倒。

须臾,随着又是十几人牺牲,热血一过,周围的西凉贼兵又开始畏惧起来。

“真猛士也!可惜跟错了主子。”马纵横冷漠无情的眼神里,忽地多出了一丝敬色,望着倒落在地的乾龙尸体,淡淡而道。

与此同时,一阵杀声骤起,人丛乱处,却是张辽率兵闯突而来。霎时间,西凉兵开始溃散而退,待张辽倏然杀至,马纵横却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文远,你来慢了。”

“主公有赤乌宝驹,来去如风,辽自是比不上。”却见一身白袍染红的张辽,倒显得有些不服气,悠悠笑道,在这两人眼前,此处战场就似自家后花园似的。

“哈哈!好,下回我给你找一匹绝世宝驹,让你输得心服口服!”马纵横听话,仰头大笑,与此同时,西凉兵已都渐渐逼近过来,欲要包围厮杀。

“那辽便先谢过主公了!”张辽闻言,眼神一亮,拱手谢道。

“他娘的,这对主仆实在太欺负人了!!弟兄们,都压上厮杀,我倒要看看他们还有没有这个心思谈笑风生!!”一员西凉将领看得忿怒无比,怒声喝道。

“说得对!盾牌手听令,先举盾压上!长枪手,在后袭击!其余部队各做准备,轮番攻击,今日就算这马家小儿真是霸王项羽再世,老子也要用车轮战把他给耗死!”很快,又是一员西凉将领扯声呼应起来,随着他号令一出,西凉兵似乎又振作起来,盾牌手依令开始举起盾牌,步步紧逼。

“昔日霸王之败,全因后有乌江,退路被断,再以疲兵残将战之,故无力回天!今日我马某与麾下弟兄战意高昂,体力充沛,就凭尔等也敢效仿垓下一役,真是笑话~!”马纵横双眸迸发精光,似有两团火焰在眼中燃烧,气势一起,那面模糊的血色鬼神相势赫然又现,真是凶煞绝伦!

张辽还有一众将士把目光都集中在马纵横身上,宛若只要有他在,自身就有用不尽使不竭的力量。

“文远,护我身后,这回你可要跟上了!!”蓦然,犹如轰雷爆炸,马纵横一声怒吼,人马倏地飞动。张辽眼中寒芒一闪,大喝一声,立刻拍马挺戟追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马纵横斜刺里杀到了包围圈东边一角,两员西凉将领领着盾牌手急是压上。哪知马纵横猛一提起缰绳,赤乌跃如火雀飞舞,刹地飞跃起来。待那两员西凉将领反应过来时,随着一声暴响,马纵横人马已到眼前。

“看刀~!!”在马纵横巨力使然之下,龙刃如有万钧之势,去势是又快又猛,那两个西凉将领根本来不及反应,身子就相接被飙飞的龙刃断开。

一片又一片新鲜温热的血液飞洒,洒了后面的兵士一脸,各个都吓得目瞪口呆,刚才视死如归的气势,骤是消失。

有时候,人的胆气,往往会随着面对的敌人而变化。例如,你在绝境中,若遇到了一头恶狼,尚知要拼死搏杀。可但若你遇到的是一头巨虎,根本无法用人力抵抗的凶兽,这下子,人往往都会选择退避。

眼下,巨虎已张开了獠牙,可西凉军治军严明,在战场上,临阵逃脱,一旦被捉到了,那可是要毒打五十军杖,打完了,人也废了。

这所谓进退两难。但巨虎并不给这些西凉人思考的时间,随着一声怒吼,便又挥起了锋利的爪子,猛扑而来。

人溃如浪开,却见马纵横飞刀跃马,一路奔杀,只捣得天翻地覆。与此同时,张辽奔马疾飞,霍地撞入乱军之内,为了追上马纵横,似乎也不再保留实力,气势一起,凶杀之气猛地迸发而出,一头模糊的白毛狮虎兽相势陡然而现,手中银戟如飞虹疾电,一路冲杀过去,尽是血色,不知多少人死在了他的银戟之下。

“报!!敌将实在威猛,我军人数虽众,却都脆如破瓦,根本抵挡不住啊!!”一员快骑,满脸慌乱的赶来急报。董璜一听,顿是面色勃然大变,忿声喝道:“我却不信,定是尔等不肯拼死搏杀,诸将随我前往督战!!”

“大公子,小马贼凶悍,你乃万金之躯,万不可冒险。还是由末将等替你前往督战便是!!”一员西凉将领唯恐董璜有失,忙是劝道。

“不必了!!我董璜一心要助叔父完成改朝换代,完成不世大业,岂是胆小鼠辈!?今日若连这小马贼也对付不得,日后凭甚追随叔父统领天下群雄!?”董璜火气上头,便下决意,诸将见状,只好紧紧追随左右,保护其安危。

却说马纵横从山下杀到山上,再从山上往另一边的山道杀落,忽见敌军的‘董’字大红旗移动,竟朝着自己的方向过来。

“哼,这董家小儿竟还敢前来督战,正好让我取之首级!”马纵横念头一转,立即向后大喝:“文远,领百骑随我速往,大军交由后面的老胡指挥便是!!”

正往杀来的张辽一听,虽不知马纵横的心思,但却也知道他定又要做些危险之事,不过非但没有丝毫畏惧,反而亢奋起来。

“骑一,骑二小队,速跟我前往,魏飞你往胡将军那里报说,就说弟兄们交给他了,教他随机应变便是!”张辽疾声下令,说罢,以戟连拍战马,朝马纵横处奔飞赶去。马纵横在前杀了一阵,须臾,张辽引百骑赶到。马纵横大喝一声,忽又暴起起来,为首当冲,撞入人丛,直飙杀去,张辽与那百骑在后紧随,将敌兵纷纷杀开。

另一边,却说董璜引诸将正来督战,却见前方山道上人若潮翻,往后急倒,顿时纷纷色变。

“不好了!!敌将率百骑前来突袭,大公子还是速速回避,否则待之杀至,我等恐无力相保!!”又是一员快骑,急是赶来禀报。董璜却见在山道上厮杀的马纵横,如若一头饿鬼般鲸吞豪食,收割性命,自军将士根本无一人是其一合之敌!

“可怕,太可怕了!!吕布若是和这人一般厉害,那他日后若是要反,恐怕军中无一人能够保护我和叔父!!”董璜心惊胆跳,却是忽一走神,想到另外的事情去了。

“我恨苍天不公!这般凶物,众生不尽如刍狗耶!?”董衡充满无尽恨意地朝天咆哮,喝罢,终于明白到天下之大,果真有能力敌千军万马,披靡无敌的凶物!

在这样的凶物面前,一切计谋仿佛都变得渺小而不堪一击。试想依李儒之计,先断其粮,乱其军心,截其去路,拥而杀之,无一不为精妙,可这马纵横却单单凭着武夫之勇,逆流而上,强震军心,主动来战,最终还真被他力挽狂澜!

想到此,董璜不禁要向苍天又问,所谓乱世,到底是智者的天下,还是武夫的盛宴?

“大公子倒也不必气馁!别忘了乱贼粮队被我军所截,粮食乃军中命脉,这小马贼恐怕只是在虚张声势,哪会真是不顾?这下拼死来战,想是要擒下大公子,胁迫我等退兵,再教人往后营救,以大公子作为条件,换回粮食!未免贼人得逞,大公子还是速速先退回后方,这里自有我等把守!!”一员西凉将领急是与董璜劝道。这下董璜倒是听了进去,大觉是理,眼睛一亮,喜道:“你说是理,我还几乎醒悟不过来,中了贼人之计!!”

说罢,董璜忙是拔马往后逃回,七、八员将领,急是跟上拥护。

“董家鼠儿,休想逃去!!”

就在此时,蓦然一声怒啸,正欲天色陡变,雷霆阵阵,如有鬼神之威。董璜吓得一惊,急回头望去,正见马纵横忽地加速杀落,合着张辽那百骑更有铺天盖地之势,赫然地在人潮中撕开了一处裂口,飞杀而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