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邪神乱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张先一字刚落,陈聪立刻回应,领着他那些手下先跪了下来。

“二!”这时,大半的陈家人也已跪下,剩下的那些见张先三字快要喊出,周围的伏兵杀气忽起,作势便要扑来,连忙纷纷跪下。

张先眼看只剩下范家人那边尚无动静,脸上凶色顿起,张口喝道:“三!”

“我范家愿降也!”话音一落,范禀领着众人一并跪下。张先见了,不由得得意,纵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去他娘的狗屁忠义,到头来不都是为了小命,都一个个做了背信弃义的小人!?诸军听令,左右两部,都把这些人兵器给收了,然后押下去。南门那里也差不多了,都给我加快动作,老子还要去擒那孙文台呢!!”

张先一脸骄傲的吆喝叫道。于是左右两部西凉兵忙是扑上,让一干俘虏都丢下兵器站到一旁,更威胁,谁敢怠慢,立刻便斩不饶!于是众人纷纷丢下武器,忙是听话站到街道两边,让开大道。

就在这时,蓦然一声宛若虎啸般的咆哮轰然炸起,陡然间,张先宛若看到南方处赫然涌起一面模糊的烈焰巨虎相势。

“我孙文台就在此!!!谁敢擒我~~!!?”却见一小队数百余人的残兵,各个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但身上却都有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凶煞之气,飞冲而来。为首一将,手执古锭虎头金刀,一头乱发,虎目发红,不是孙坚又是何人!?

正在驱散俘虏的西凉兵不由一惊,张先更是勃然变色,被那面模糊的烈焰巨虎相势吓得不禁得连阵颤抖。

突兀之际,又是连声怒喝暴起,却是范禀见是时机,忽地发作,拿起地上的一柄大刀,扑上厮杀。前方正好都是陈家人,这下一看连忙逃开,与此同时范家人亦纷纷发作,各拾起地上兵器,扑上了西凉兵。

“张先给老夫纳命来~!!”范禀手舞大刀,怒声大喝,陈家人纷纷逃去,正遇吓得魂飞魄散,正朝张先那处逃去的陈聪。范禀却也是老当益壮,几个健步追上,一刀砍中陈聪后背,陈聪连惨叫都来不及,便被范禀拦腰砍开两半。就在范禀欲乘胜追击杀上时,蓦地一道弓弦骤响,冷箭猝地飙飞而至,正中范禀眉心。

血花绽放,范禀死死地瞪着面目阴沉的张先,徐徐倒落在地。

“老将军~~!!哇啊啊~~!!老子和尔等这些乱贼拼了~~!!”一个范禀的旧部看得眼切,提刃也扑上厮杀,范家人多有呼应,成哀兵之势,一时搅成一团,杀得大乱。

“主公,范公被贼人杀了,陈家大多投降了贼人,城内四处都是伏兵,昆阳城不能再逗留了!!昆阳东边靠河,我等皆熟水性,望那里向逃去吧~~!!”这时,黄盖复回杀来,急与孙坚劝道。孙坚听话,气得快要钢牙咬碎,看是万般不愿就此逃去。黄盖看了满脸急色,急又劝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保住性命,他日方可卷土重来!!”

孙坚一听,终于还是下定决心,立刻大声喝道:“诸位义士,孙某无能,未能识破贼计,以致落得如今这般险境。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愿继续与贼为敌,伸张正义者,先随我从东门逃去,他日我等再杀回昆阳,誓要手刃今日仇人~!!”

孙坚喝声一起,不少范家人迅速也做出选择,纷纷呼应,孙坚遂留下黄盖、韩当两将断后,自先合众望东门逃奔而去。张先眼看孙坚趁乱逃脱,大怒不已,急引兵扑上,却被黄盖、韩当领着数十猛士杀了回去。

时值二更,天上挂着一轮残月,却还被云雾遮盖,月光稀疏。不过今夜的昆阳城虽无明月所照,但南门的大火,却使得整个快昆阳城都是一片亮丽光明。

话说孙坚领着残部还有范家的人马赶到东门,却见东门空荡无人。孙坚不由面色一变,忙是止步,疑有伏兵。周边不少人都也发觉诡异,纷纷变色,可当他们回后一看,却又见城中四处都是西凉人兵马,再者众人的体力已消耗七八,若是原路折回,恐怕还未找到逃生的出口,就已经活活累死,被追上的西凉兵砍成肉酱!

“事到如今,就算前方是虎穴龙潭,我孙文台也要一闯!!”孙坚一瞪虎目,下定决意。他麾下几个部将,听话亦是神色一震,纷纷主动请缨,去开城门。孙坚应允。于是那数十人各是打起精神,望城门处赶去。

少时,眼看那数十人作势要把城门拉开,孙坚一干人等无不屏住呼吸,暗作戒备。

轰隆隆~~!!眼看城门被拉开一条裂缝,随即裂缝愈来愈大,陡然,孙坚面色勃然大变,只觉有一股从未感受过的可怕邪异之气,从裂缝里猝地涌了进来。

紧接着,孙坚宛若看到了邪魅。

方天戟,赤兔马,如有擒鬼伏神之威的身体,披挂这一副雕刻着邪魅头像的连环铠甲,头戴一束发三叉紫金冠,看似器宇轩昂,天下无双,却又有着令人毛骨悚然,心怯胆寒的邪妖之气。

“是他!”这一刻,孙坚想起了一个名字。

那就是—吕布!

裂缝霍地骤开,刚能过一人一马间,吕布飞马闯入,飞戟动时,人飞血洒,人都往两边倒去。却又看他,一脸戏谑不羁的笑容,冷淡的眼神里,时而流转出几分快意,端的是威风邪恶。

“不好!!是吕布!!大家小心应付~~!!”看这行头,感受到这满身的邪气,孙坚瞬间就认出了来者正是吕布,忙是疾声大喝起来。

电光火石之间,骑着赤兔宝马的吕布却已杀到了孙坚面前,方天画戟挥动刹那,其身后仿佛腾起了赤色的焰火,一面邪恶、威武兼具,如神又如鬼魅般的邪魅相势赫然显现。

只见,那邪魅浑身赤炎绕体,身批神甲,手执画戟,竟与吕布有七分相似,且略显模糊,人与相势如化一体。

而孙坚又一次感受到有生以来的另一种异样感觉。

那就是恐惧,发自内心,无法抑制的恐惧!

“死!!”吕布挥戟劈下时,瞳孔骤缩,就如能够审判人命的主宰,要你死,你就必须要死!

“嗷嗷嗷~~!!你妄想~~!!”生死之际,孙坚也被逼出了体内潜能,大吼一声,一头烈焰巨虎的模糊相势轰然展现。孙坚顿如有那巨虎之力,举刀挡去,猛地与吕布劈下的画戟撞在一起。

‘嘭!’巨响起时,火光一闪而过,孙坚整个人立刻就被弹飞而去,撞翻了七、八个兵士,方才停住去势。

“嗯!?有些意思,难怪那张家小儿不惜向我低头,因为你比他强!”吕布邪性十足的眼眸里露出几分精光,咧嘴笑道。

这时,孙坚已翻身站起,虎目圆瞪,死死地盯着吕布,气势凝聚,却不答话,像足了一头准备好拼死搏斗的猛虎。

与此同时,在城外早已埋伏许久的吕布部署,在郝萌的率领之下纷纷慨然杀入。而孙坚的部下还有范家人却都被吕布的邪威所惊,有些人更是露出了绝望之色。

就在这时,城外蓦然响起了擂鼓震响,却见河上竟有数十艘小船快艇,一声略显稚嫩的喝响猝是响了起来。

“爹爹莫慌,策儿与程叔叔来也~~!!”

只见一艘小船上,一员小将长发宝甲,眸里光芒四射,赫赫生威,手挺一杆吞天唐猊金枪,莫约只有十五、六岁,但却已长得英姿飒爽,更隐约有几分吞天霸气。

此子名叫孙策,不久前才刚满十五周岁,乃孙坚长子。话说孙策自幼力大无穷,更兼有霸者之姿。少时练武,却不愿学孙家刀法,后遇一奇人,得一残书,竟是失传多年,由西楚霸王项羽所创的霸王擎宇枪(俗称霸王枪)。因霸王枪追求力破千军,气吞万里的霸者之风。因此孙策为练好霸王枪,十二岁时,请江东名匠打造了八十二斤重的神枪,正是如今他手上所用的吞天唐猊金枪!

而在孙策身后,又有一个长须大将,身形精壮,面容酷冷,姿态威风,正是孙坚麾下大将程普是也。

话说程普早知袁术心胸狭窄,半月前听说孙坚杀败张济,不喜反忧,又想孙坚远赴中原,辎重补给全要依仗袁术,但若袁术使坏断粮,后果不堪设想。于是,程普先是联系与孙家素来交好的庐江周家,借得辎重和船只,即以水路行驶来救。

“策儿和德谋来也!!哈哈哈,天不亡我孙坚!!!”却说在城内正面对着天下无双的吕布的孙坚一听,顿是欣喜若狂,纵声大笑。“想在我吕奉先戟下逃命,真是痴心妄想!”这时,吕布邪目陡地迸发精光,赤兔马嘶鸣一声,倏地飞起,便朝孙坚杀去。孙坚大吼一声,来者虽是吕布,却勇风依旧,提刃交上。吕布却有赤兔马,来去如风,孙坚未能砍中吕布,却被吕布杀得险象环生,身上连是挂彩。在周边的孙坚部下和范家人虽是急欲来救,却被吕布一一冲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