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小霸王初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有了赤兔马的吕布,简直是如虎添翼,看他一副轻松杀敌的样子,恐怕就算是在千军万马之中,亦能来去自如,所向披靡。

“贼人休想以多欺少!温侯,我等来也!!”与此同时,郝萌引兵先是扑到。

哪知吕布却是一声大吼,惊得郝萌连阵变色。

“区区贼人,何须尔等来援!先抵住城外贼人,片刻我便取孙文台首级,再复回助战!!”

吕布吼声一起,这时在城外已然登上案的孙策,急于其父安危,连声大吼,如有势破山河之威。郝萌恐后军不保,遭吕布喝叱,忙是一咬牙,竟就引兵回后厮杀。

孙坚那一干人见状,全都暗暗松了一口气,一个吕布就如此可怕,若是再有他的部署在旁助战,他们这些人恐怕须臾就会被剿灭。

可就算如此,却见在人丛之中,纵马飙飞的吕布杀人的速度,倒也是可怕迅疾。赤兔快如风雷,周围的人根本拦截不住,吕布手中画戟挥使快猛,往往还未反应过来,他的画戟便已刺了过来。

就一阵间,又是死了数十人不止。吕布冲开一条血路,斜刺里望孙坚奔杀过来,邪目杀气大盛,喝道:“这一戟取你狗命!!”

在吕布喝声起间,那面赤炎邪神相势轰然又起,孙坚只觉自己浑身毛孔都紧缩起来,从吕布身上散发的可怕威慑力使得他连自己的呼吸都快感觉不到了。

孙坚不得不承认自己畏惧吕布,但却不代表他会束手就擒,放弃战斗!

“众人听令,全都往赤兔扑去。我今日就算这命不要,起码也要杀了他的赤兔!!”孙坚蓦地一声大吼,其相势一起,竟不理会吕布,只看那匹赤兔,举刀飞步猛地扑了过去。同时,周边所有人全都振声呼应,各举兵器都朝赤兔马扑杀过去。

天下人皆说马中赤兔,人中吕布。但无了赤兔,吕布还是那个人中吕布耶!?

“尔等这些鼠辈,休想伤我赤兔~~!!!”果然,吕布被孙坚的举动激怒,大声一吼,急一勒马,舞戟一阵急扫乱砍,砍翻无数逼来的兵士。须臾,孙坚趁势冲到,举刀正砍向赤兔马首时,吕布飞戟急刺,立又把孙坚震开。

孙坚合众人之力,却连吕布坐下的赤兔也伤不到,孙坚麾下还有范家人士气自是大受打击,同时体力也快要用尽。

却说,就在孙坚率一干残兵和吕布纠缠的同时。其儿孙策手挺吞天唐猊金枪,健步如飞,猛冲乱撞,霸王枪法一出,果是气吞万里,吕布后军被杀得一片混乱。郝萌见状,不由心怯,这时程普领一部杀了过来,郝萌急是应战。

说时迟那时快,郝萌才与程普激战十数回合,孙策却已引兵杀出了一处破口。郝萌不由一惊,刚一露出破绽,程普眼疾手快,一枪急刺,郝萌即是中枪落马。程普忙是抢过马匹,引兵扑上。郝萌幸有麾下数十兵士拼死来救,成功逃脱。

另一边,却说吕布刚是杀开孙坚,忿怒不已,正欲乘胜追击,蓦然却见一少年小将率兵从一角杀突过来,顿是神色一变。

与此同时,黄盖、韩当两将不知何时抢了马匹,杀奔来救。其后却是杀声震天,正是张先率兵在后掩杀。

吕布脸色一变,这时孙坚那一众残兵见逃脱有望,都是连吃奶的力气使出,一齐扑杀。吕布见本是大好局势,却连生变故,一怒之色,浑身邪煞之气更是狂盛,奔马急杀开一条血路,朝孙坚处赶去。

“孙文台,你休想活着出这昆阳!!”吕布怒声大喝,飞马疾奔,赤兔马快,眼看就要追上孙坚。蓦然,一道破空暴响,吕布面色一变,急一挥戟,戟如虹光,猝地击中一道飞影,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暴响,那飞影顿是荡开,乍眼一看,竟是一柄重量十足的巨枪。

“谁敢伤我父,我孙策便和他玩命!!”电光火石之间,正见孙策高高跃起,一把在半空中接住巨枪,瞪圆一对霸者怒目,喝声吼道。

“好了得的小儿!”吕布邪目一眯,望向孙策,刚才他震开那柄巨枪时,能感受到枪支的浑重,起码有八十斤以上,再加上他力气的使然,刚才弹回去的巨枪起码有千斤之势,可孙策却能轻而易举地接下,不但说明他的力气可怕,而且若无一定的技巧,绝对不可能做得如此轻松!

而令吕布不由起了一些兴趣的是,眼前这莫约十五、六岁的少年郎,那目空一切、傲然霸气的姿态,却是和他少年时候有几分相似。

“小儿,我乃温侯吕布是也!汝叫何名!?”吕布忽然问道。

“我是孙策,江东猛虎之子!!”孙策大声一喝,眼中尽是激昂的斗志,似乎全然不把天下无双的吕布放在眼里。

“不愧是孙家虎子,我记住你了!日后你可以来找我报杀父之仇!”话音一落,眼见孙坚已赶入前来接应的程普部队的吕布猝是发作,赤兔马倏是飙飞,快如飞鸿。程普见状,急是一震神色,策马迎住吕布,两人刚一交锋,不留余力的吕布展现出天下无双的威风,只用了七、八回合,竟把程普迅速砍翻落马。几个江东兵忙是把他救走。孙策大怒,急是杀去,与此同时,眼看程普被吕布砍倒的黄盖、韩当两将也杀扑过来。

“江东贼人不要脸皮,以多欺少,日后必将受天下人耻笑,诸将不必顾我,快引兵为温侯掠战!!”郝萌看得眼切,怒声喝道。吕布的部署立即奋然扑去,两边人马混战一团。乱战之中,却见一处空地,无人敢是靠近,正见孙策、黄盖、韩当三人与吕布好像走马丁的杀在一起,因恐误伤,两人人马都不敢放箭。电光火石之间,力竭的韩当被吕布一戟震飞落马。黄盖大怒,竟是飞马撞来,孙策健步如飞,斜刺里挺枪来刺。

“江东鼠辈,看我无双戟法!!”也是连番恶战的吕布,终究还是要施出看家门领,一声大喝,天荒八合邪神戟法赫然使出。面对飞马撞来的黄盖,先是以万戟灭宇击之,戟式一起,画戟如化万道,普天盖地般扑向黄盖,黄盖吓得面色骤变,眼看无从可躲,以为必死无疑。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柄飞枪不知何时射出,却不是射向吕布,而是须臾地射中了黄盖的坐骑,顿时黄盖连人带马顺势一倒,竟这般诡异di避过一劫。而此时,赤兔猛地骤起,转身来时,吕布正面对着冲来孙策,一招邪戟荡天施出,戟影虽只有一道,但其势之猛之烈,真似能动荡苍天。

“嗷嗷嗷!!拔山式!!”孙策大吼一声,使那吞天唐猊金枪猛地一拔,两柄神兵碰撞,不过却是吕布胜了不止一筹,孙策顿是整个人弹飞而去。

不过吕布却还没开心起来,周围传起的喊声,顿令他杀意剧增!

“少主!!各位将军,主公已上了船,莫要恋战,快快撤走!!”孙策、黄盖、韩当等将一听,似乎刚才一番交手,却都被吕布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立是拔腿就逃。吕布还有其麾下立刻拥起掩杀。张先从后赶来,却听说孙坚未死,自是大喜过望,急欲争功,引兵来扑,却与吕布的部署互相拥挤,乱作一片。

最终,孙策、黄盖、韩当等将终究还是成功地逃上了船只。就在众人正暗暗松下一口气时。

恶如邪魅的吕布猝地从人从里冲出,不知何时手上多了一柄镔铁玄弓,见一艘船上站着的孙策,立刻张弓拽弦,怒声喝道:“杀不了老的,我便杀你这小的!!”

吕布喝声一落,箭如惊虹暴射,船上人见状,无不惊呼大喊,教孙策躲避。哪知孙策不但无意躲开,更是强压惧意,竭斯底里地吼了起来,震天动地!

“我孙策不惧你吕布!!”

霎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被孙策吸引过去,竟仿佛看见在他背后遽然升起了一面狮身牛面长有双角,如若唐猊的凶兽模糊相势。

‘嘭’的一声,就在箭矢以极快的速度,就要射到孙策的面前时,孙策一枪陡刺,亦是快得惊人,‘嘭’的一声,箭矢破开瞬间,孙策整个人往后就退,踉跄数步,陡然脸色连变,‘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

“好一个孙家虎儿,为了磨灭我给他留下的阴影,拼死来搏,不但给他成功得手,还激发了他的潜能,此子日后成就不可限量也!我最好趁在巅峰时期,早把此子除去,否则他必成为我心腹大患!”吕布脑念电转,心中暗付。

原来对于每一个武者来说,他们在追求武学极致的道路上,都必须勇往直前,心存无畏,方能突破重重难关,超越自身极限,最终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

而若是孙策留下了吕布的阴影,任他天赋再高,却因心存畏惧,终其一生,恐怕还是突破不了自身瓶颈,达到超一流武者的境界,更别说达到登峰造极。

不过在最后的关头,孙策还是决定拼死一搏,以大无畏的霸者之心,硬是扛下了吕布的奋力一箭,果然不但磨灭了心中阴影,更是激发了体内潜能,也可说是一番难得的奇遇了!

“少主!!”在旁的韩当看得眼切,连忙要扶。

“站住!我不用人扶!!”哪知孙策大喝一声,咬牙站起,发红犹如唐猊般的霸目狠狠地盯着吕布,扯声喝道:“今日之耻,我孙策早有一日,必将十倍奉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