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奇策险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纵横眼神烁烁,如有两团火焰在闪动一般,亮丽至极,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先望向张辽道:“文远,你速备二千轻骑,往北上袭击平阳,却无需与之硬战,将把守平阳的并州军调开,再往三辅冯翊而走,随又如此如此。你可清楚!?”

马纵横此言一出,庞德、高览两将全都听得瞠目结舌,不可置信,甚至可以说是匪夷所思。

高览甚至在想,要不是马纵横是他的主公,而且比他厉害,他一定立刻冲上去毒打一顿,替张辽出这一口恶气!

而张辽亦先是一阵惊愕,不过看着马纵横眼里闪动意味深长的目光,很快又冷静下来,虽还不知道马纵横所意何在,还是一拱手慨然道:“末将必效以死力,完成使命!”

“慢!主公,这三辅可是董豺虎的虎穴,周遭一带的百姓可都对他极为拥戴,文远过去,可将是草木皆兵!而且平阳乃并州边境要地,主公你让文远前往平阳已是十分危险,却又让他连闯狼窝虎穴,这岂不是教…是教…”庞德急急说道,话到最后,却又犹豫不敢明说。

“是教他送死么?”马纵横面色一板,冷声问道。

庞德闻言,眼珠子一溜,连忙低头,便算是默认了。马纵横倒是一笑,望向张辽问道:“你也这般想么?”

“主公素来爱惜将士,不愿一将一卒牺牲,如今不惜涉险至此,必有深意!主公却又把如此重大的使命交予辽,辽不胜惶恐,只求竭力完成!”这时张辽已经下定了决心,精神焕发,似乎已准备好面对接下来的挑战,振声说道。

“好!”马纵横先笑着叫了一声,然后伸出一根指头,指向张辽,面对庞德、高览,肃然说道:“但若十年之后,文远却能捷足先登,成为军中统帅,不但因为他智勇能具一身,更重要的是,他不会怀疑他的主公!”

马纵横此言一出,宛如千钧重石,压在了庞德和高览心头上,两人一听,忙是单膝跪下,齐声叫道:“主公知遇之恩,末将等万死难报!甘受主公惩罚!”

马纵横听了,轻吐一口起,抬了抬手道:“起来吧。”

其实他很清楚,在这里最相信自己的,并非张辽,而是比张、高两将跟了自己更久的庞德。但有时候,相信却并不代表不会怀疑。

庞、高两人遂一对眼神,忙是站起。其中,庞德更是满脸急色,正欲解释。

马纵横却忽然一震色,道:“赤鬼儿何在!?”

“赤鬼儿在此!!”庞德一听,忙是强震神色,拱手大喝,仿佛在表达自己的忠心一样,声势之大,震得整座帐篷都要摇晃。

“我有比起文远更是危险的任务要交付于你,你可敢接命!?”马纵横目光凛凛,望着庞德问道。庞德听了,不假思索,立便答道:“主公待我恩重如山,纵是刀山火海,赤鬼儿若是皱半个眉头,就是狗娘养的畜生!!”

“好!赤鬼儿听令,我给你三千精兵,随张辽先同往平阳,却又半途寻机分兵,复回直插河东安邑,但若敌军杀来,且战且退,坚守十日,十日之内,我必引兵前来接应!即时,河东可破也!”

马纵横此言一出,庞德想也不想,立刻领命。其中高览却还没必所谓的忠心蒙蔽了理智,这一下觉得马纵横一定是疯了,所以才会做出这天马行空,简直是乱来的调拨!

可知牛辅麾下大军,正把守在安邑,兵力之多,近有五六万之众,庞德却只引三千兵马,这不是教他去送死!?

“好!你俩立即下去整兵,即日出发不得有误!!”马纵横听了庞德的回答,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张、庞两将领命后,各是给了马纵横一个坚定的眼神,遂是同出帐外。

高览见军中两位大将相继离开,不由面色一紧,又见马纵横一脸笑盈盈,深不可测的样子,忙是问道:“主公,这般一来,我军兵士几乎都被张、庞两位将军调走,我等只剩下不到一千兵士,还有刘、桥两位大人的援兵,加上不到三千人。而且桥大人的那一千援兵还算是精锐,可刘大人那部却全都是新兵,如何能破之横乌口?”

“我自有妙计,伯阳你自不必多虑!”马纵横听话,依旧一副笑容,高览却觉得自己的心思已被马纵横弄得乱成一团,眼下也只好期望自己这位主公不是疯了。

高览却不知马纵横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此番布局,他却有十足的信心,能够成功!

原来,在郭嘉的第二个锦囊中,却是写着‘董弃洛阳,必回三辅,若于河东,可上平阳,详攻冯翊,彼必乱之,趁乱而夺河东。若于虎牢,可上计急攻,虎牢若破,不取洛阳,却走上洛,袭敌于京兆!’

郭嘉短短一段文字中,却藏有两计,备以马纵横这时无论在河东还是虎牢皆可用之。也就说明,郭嘉早料到北联盟会分兵而攻之。这一点已经十分了不得,而其中两计,可似简单,但却都是一针见血。当然,最为重要的是,郭嘉在两个月前就以料动董卓会弃守洛阳,而想出这奇袭之计。其智谋之高端,堪称神人!

曾有人说过,东汉三国以诸葛亮最善兵法之妙,又以周瑜最善于兵法之变,又以贾诩最善于兵法之绝,又以司马懿最善于兵法之诡,又以郭嘉最善于兵法之奇也!

郭嘉喜于奇谋,能善用其奇谋者,亦必有善于奇者之心,更要有精奇之部而执之。也就说能他当主公的人,不但要能看通他的心思,而且麾下还要有能够执行他谋策的精锐之部。

也正因如此,正史中的郭嘉离开袁绍之后,宁愿选择隐居生活,也不愿再轻易投主。直到后来曹操组建起十万青州兵,麾下兵多将广,人才辈出,终于显现出枭雄之姿时,郭嘉才愿再次出山投于曹操麾下!

当然,如今的马纵横与历史中那时候的曹操还是无法相比,不过起码他和曹操一样,能够看通郭嘉的心思。而且郭嘉这第二个锦囊,也有要对马纵横考核的意思。

“好一个郭奉孝,你的考核,我接下了!”马纵横眼神晶亮发光,心中暗暗付道,却也是兴奋起来了。

另一边,这些日子过得不由有些枯燥的董璜,心里未免有些烦躁和不甘!他不明白为何他那位素来有雄才大志的叔父,要把洛阳白白拱手让给这些乱臣贼子,可知当年为了得到洛阳,虎踞中原,耗费了多少心思,多少西凉人的性命!

“他娘的!!退回长安,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我西凉人无能么!!也不明白叔父和李儒为何都那么重视那个傀儡皇帝,要是我早把他给杀了,自己当皇帝就是!!”董璜越想越怒,忽地一拳砸在奏案上。忽然帐外来报,说马纵横军忽然有一部五千人的兵马,往北方并州平阳的方向去了。

董璜一听,顿是神色一变,急召外头将士来见,细问之后,遂是叫出,然后自顾想道:“那马家小儿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他不打河东,却取并州,莫非是想趁此时天下大乱,先夺下平阳,好他日取得并州,以为根基!?”

董璜想到此,不由精神一震,脑念电转,急又想道:“这马家小儿本就狡诈,而且那所谓北南联军,根本都是些想要借着仁义之名掳掠土地,划地为王的野心家!这些人勾心斗角,互为利益,那是正常。所以说,这马家小儿忍耐不住,要先下手为强了么!?哼哼哼,好!!实在太好了!!!”

董璜猝是大声笑了起来,急教人命程隆前来商议。少时,程隆来到,董璜遂把事情和所想一说。这程隆看董璜如此信任自己,又想他是董家第一顺位继承人,也有心投靠,想了一阵,说道:“大公子,首先我以为太师撤离洛阳,并非没有了争霸天下的雄心,恰恰相反的是,太师是以退为进,特地留下关中之地,令那些诸侯垂涎相争,互相撕咬。他却趁机在三辅修生养息,韬光养晦。待这些诸侯争得头破脑裂时,再以当今天子,号令天下,卷土重来,将之一一击破,再据中原之时,便是取天下之日也!”

程隆此言一出,董璜面色顿变,眼睛睁得斗大,回过神来,终于领悟过来,纵声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哈,若非程将军指点,我还未能领悟。程将军真乃我之智囊也!!”

“大公子谬赞,我时常跟在军师身边,耳濡目染,倒也学会一些推算分析的道理。”程隆听话一喜,表面却又装出一副谦虚的样子。其实,当初李儒与董卓在商议这番大计时,他就在旁边守候,自然是清楚。

“哎,程将军不必谦虚。叔父对黑豺虎视如己出,日后我还需多多依仗你呢。不知下面又该如何?”董璜一摆手,笑容可掬,满脸都是讨好之色。

程隆闻言,立刻又答:“这些诸侯各怀鬼胎,翻脸是迟早之事。但若有人先是起头,其他人没了道德枷锁,定会纷纷发难,露出真正的面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