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鬼才’之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即时诸侯争斗,我军便能保存大量的兵马和赢得充足的时间,轻而易举地撤回三辅。毕竟太师把十八个皇陵都给挖空,大量的物资正需时间从洛阳撤离,还有洛阳近数十万户百姓也要随我军赶往三辅。

因此依末将愚见,马家小儿若取平阳,对我军有利却是无弊。大公子何不教人一面通知其军沿路过往城县守将,让之不必派兵拦截,同时又教细作散布消息,使得北南贼军军心动荡,如此一来我军各部便能有空隙可趁。

待事情已成定局,太师得知大公子所为,必定加以赏识。大公子飞黄腾达之日,指日可待也!”程隆疾言厉色,说得董璜是心花怒放。

董璜闻言大喜,竟起身向程隆鞠躬一拜,道:“程将军今日所教计策,璜必谨记在心,将来落得荣华富贵,绝不会忘记程将军今日献计之恩!”

程隆闻言,受宠若惊,连忙站起回礼,口称不敢。这时,忽然外头兵士报说,说高顺求见。程隆面色一凝,低声道:“大公子这高顺毕竟是并州人,而且听闻吕布一派早有取并州为基业之心,自不想别人得到平阳,你得小心。”

董璜闻言,点了点头,便是明悟,遂把高顺召进。须臾,高顺走入,一脸凝重之色,拜礼毕,便道:“大公子,我军斥候探知马贼有一部大军正往平阳而去,平阳屯兵不多,以免被袭,我以为当派一军前往追袭,再通知沿路城县的守将,派兵合击,早将其歼灭是好!”

董璜听了,倒是不慌不忙地笑了笑,道:“高将军不必多虑,此事我早已料知,而且已在平阳布下伏兵。”

高顺闻言,先是面色一变,然后又想李儒不久前来,或者是他早有预料,暗暗敬服李儒的谋略之余,遂也放心,道:“如此,却是末将多虑了。”

这时,程隆忽是面色一震,似乎发觉到了什么,向董璜谓道:“大公子,贼人竟已拨去大量贼兵,如今营寨正是空虚…不如…”

董璜听话,顿时面色大震,在马纵横手上尝试过胜利果实的他,至今还记得那股无与伦比的快感。毕竟马纵横自成名起,败在他手下的西凉名将不计其数,如果他能把马纵横再次挫败,甚至歼灭,如此他在西凉军中必定军威大震,一跃成为与徐荣、吕布比肩的大将也不是不可能!

就在董璜暗暗激动的时候,高顺却是皱起眉头道:“贼军虽调拨走不少兵众,但却也别忘了不久前,刘、桥二贼也派来了援兵。此下贼军尚有三千余众,更有马家小儿镇守,不可轻敌!”

“哼!据我所知,那来的援兵中,有一半都是新兵,而且贼军先前惨败,如今元气还未恢复,此时正是我军一举破之的大好时机!”虽然李儒向董璜提醒过,要与并州一派团结起来,多听高顺的见解。

不过眼下的局势实在太好了,董璜岂能放过这扬名立万的大好时机!

“高将军所言差矣,我谓,天时地利人和,我军无一不占也!”程隆似乎看出了董璜的决意,忽然慨然站起,凝声说道。

高顺听了,面色一沉,道:“愿洗耳恭听!”

“眼下冬季已过,每天入夜更早,兼之横乌一带山林围绕,所谓一叶蔽目,不见泰山,此为天时也。再有,我军熟悉横乌地势,各小径大道,皆知如何通达,此为地利也。最后,马家小儿暗取平阳,袭击前我军却可命细作在其军散发谣言,刘、桥部将必会生疑。而我军却能上下一心,破之贼人,此乃人和也!”程隆跟在李儒身边许久,倒是学会了一些本领,这下说得高顺脸色连变,一时也无言反驳。

董璜见了,顿是信心大震,哈哈笑道:“程将军妙语连珠,璜佩服得五体投地!”

于是,董璜便是和程隆、高顺一起商议,当然高顺始终还是心存疑虑,所以少有发言,大多都是董璜和程隆决议。两人议定。董璜遂是依计行事,各做调拨。

两日后,果如董璜所料,马纵横营中流言四起,细作急是回报,董璜为之一震,遂令各军准备,就在黄昏之前起灶做饭,天色一黑,各路人马便往敌营袭击。

另一边,在马纵横帐内,高览还有江铭、陈式等将却都在等候马纵横的调拨。

“若我所料无误,贼人今夜便会来袭击我营,不过未免万一,我已教细作在横乌口周围打探,但若贼人提前起灶,那便是无疑了。到时,我会速发号令,诸位当速依早前所计,不得有误!”

马纵横此言一出。江铭倒有些犹豫起来,问道:“将军计策虽妙,但贼人死守横乌多日,莫真会弃固地而不守,前往来袭耶?“

马纵横听了,不由咧嘴一笑,悠悠道:“江将军你却是小看人的追求名利的贪欲之心了。董璜年幼,且又深得董卓宠爱,身份尊贵非常,自是想早日扬名,好为将来打算。而且,我军如今兵力空虚,军心动荡,将心比心,若然换做是你,又会如何?”

江铭听话,心头一抖,细心一想,不由露出几分苦涩的笑容:“若换做是我,还真不会白白错过这大好时机。”

“事已至此,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陈式愿遵从将军吩咐!”这时,陈式面色一震,满脸决意之色,慨然而道。马纵横闻言,不由对他露出几分欣赏之色。

原来在张、庞两人离开那日,马纵横便找来了江铭和陈式开诚布公地告诉他俩,张、庞两人离去,全为攻取河东的作为,不过只怕贼人会加以大做文章,便先与两人说明。

江铭、陈式两人当时听了,当时脸色各有变化。倒是陈式先是反应过来,很快就选择了相信马纵横。马纵横却也被他的态度一惊,一问才知,原来自己当初在长垣所作的种种义举,已传遍了整个兖州,陈式不久才是入伍,早听过马纵横的仁义之名,故是信之。

当时,马纵横才真正的感觉到名声的重要性。而江铭看陈式相信,又想马纵横已与桥家订下婚约,理应相助,便也愿意听候马纵横调拨。

于是马纵横便教两人与各自麾下通报,故意装出流言四起,军心动荡的样子,迷惑敌军。

而令马纵横又没想到的是,无论是江铭的部队还是陈式的部队里的兵士都十分相信他。

后来,马纵横才忽然发觉郭嘉第一个锦囊的奇妙之处,而且为之震撼不已!

话说当初郭嘉首先要马纵横亲近刘岱,不但是解了刘岱对他的忌惮,还让袁绍与刘岱发生疏离。

这般一来,刘岱、桥瑁加上马纵横三人便形成了兖州一派。其中马纵横善于行兵打战,作风勇烈,刘岱自是乐得让马纵横替自己立功,再者又加上素来富裕的桥家作为后军补给。

老奸巨猾的刘岱自然会百般袒护他这两个麾下,而且也不愿意和他俩分开。

而袁绍也没那么愚蠢到要强行把兖州一派拆开,从而得罪刘岱。再者这三路兵马来自同一州郡,融合起来也是容易。

而郭嘉更深一层的深意才在后头。他正是料定兖州一派能在联军中独树一格,而刘、桥两人都无与西凉军决战的雄心,那么就一定会依靠马纵横在前线替他们冲锋陷阵。而随着马纵横不断立功,声威大震的同时,加上他原本就在兖州所取得的名望,兖州一派的军士自然人人敬服。

那么下一步,若是时机来到,只要有一个机会,让马纵横可以收拢两人部署,那么到时候,一切将水到渠成。

这才是郭嘉第一个锦囊的精华所在!

这理由看似很牵强,但有着‘鬼才’称号的郭嘉,想出的计策,又岂是常人能够所想。

而且其实若要证明,倒也很简单,若是第三个锦囊里,若真有提及收拢刘、桥两人的部署,那么一切的疑问皆迎刃而解。

想到此,马纵横不禁又取出最后一个锦囊,犹豫了一下,想到郭嘉吩咐,这最后一个锦囊要在联军与西凉军分出胜负才能打开,最终还是忍耐住心中的冲到,重新放回了怀内。

夜里,马纵横营中灯火通明,在这尤为浓暗的夜色之中,如似头发光的庞然巨物。

也正因如此,董璜还有他的部下欣喜以之为向标,正往各条小径通道,在夜色里潜伏而去。

这时,一连阵狂风猝来,山林枝叶晃动,瑟瑟发响,动静颇大。几路西凉兵士见机连忙加快脚步,逼近敌营。

“天助我也!!今夜过去,马家小儿,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了!!”董璜领一大部人马从一条山道赶落,忽然见得两边猝有火光舞动,然后又很快熄灭,得知两边的部署都已赶到,不由胆气大振。

“大公子,是时候破营了!程隆愿为先发!”程隆一震色,眼光如炬,慨然喝道。

“好!若能破得贼营,程将军当记首功!!”董璜亦是眼光一亮,说罢,一招手势,众将士立即抖数精神,各做准备。

“杀~~!!!”董璜手势一落,喝声骤起,程隆立刻纵马便冲,七、八十骑黑豺虎瞬间一拥而上,如同一头头凶猛虎兽,奔飞而去。与此同时,锣声号角蓦然一齐响起,两边高顺的并州军还有另一支西凉部队立刻一齐喊杀,望敌营夹攻而去。

“陷阵听令,以风雷之阵,速破敌营,给我抢下首功!!”高顺吼声一起,八百陷阵营将士立即齐声大喝,行如疾风,疾奔而去。说时迟那时快,三路兵马一齐扑上,程隆引黑豺虎先是冲入,却见营中只有灯火,却鬼影都不见一个。紧接着高顺亦率陷阵营火速杀入,一看周围不见敌兵,高顺顿是面色大变,心头‘咯噔’一跳,下意识地便喊道:“小心敌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