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夜袭横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高顺话音未落,蓦然间营地后方响起了一阵阵弓弦震响,漫天火箭如同流星雨一般铺盖而来。高顺急喊防备,八百陷阵营将士临危不乱,一齐招舞长枪,竟是打落了不少箭矢,至于那些不慎中箭的将士,反应也快,立刻往地上就倒,旁边的同袍立即帮他以沙土灭火,一看就知平日有过防备火箭袭击的训练。另一边,程隆那八十黑豺虎倒也反应迅疾,随着程隆一声厉喝,其队伍立刻往营中散开,各凭自身能力,挡下了这一轮火箭的袭击,当然却也有七、八个人被射落马下,面对如此密集的火箭攻势,损伤这般轻微,已算是极其了不得了。

而另一部的兵马却没陷阵营和黑豺虎这两部精锐这般了得,一下子被射得人仰马翻,瞬间近数百兵士中了火箭,身上纷纷冒起了火。

“敌袭~~!!敌袭~~!!我等中了贼人埋伏,快快逃命啊~~!!”一个西凉将领眼看第二波火箭便要射来,吓得面色剧变,连忙叫道。

“别慌~~!!后面的人先快撤出营外,这营地不少帐篷,更堆满了易燃的干柴,贼人定是早有准备,待火势一起,我等便都要葬身火海!!”另一边,高顺却是临危不乱,向后方的部署喊道。前方的人不急,后面的人自然也不会乱,于是其军一边徐徐撤退,一边抵挡火箭,死伤不多。

至于两支西凉兵倒没这般有条有序,各是往后急撤,前后兵马搅成一团,随着火势冒起,不断蔓延,顿使局势愈来愈乱,到处都可听西凉兵凄厉的惨叫声。

“这!!这到底是怎一回事啊~~!!?谁又能告诉老子~~!!?”董璜眼看着自军过半人马都被困在营内,四处烈火冲天,又惊又怒,简直无法相信面前的景象。

转变实在来得太突然,太快了!

“黑豺虎听令,都往后营冲去,和贼子拼了~!!”这时,程隆猝地一拨马头,打飞一根何处射来的流矢,嘶声喝道。

程隆已知自己犯下大过,董家的死忠之士从来就不会少。程隆明白到,自己若不能戴罪立功,莫说日后飞黄腾达,恐怕连小命都难保!

这下,一众黑豺虎听程隆喝声一起,立刻振声呼应,竟全都毫无畏惧,跟随着程隆往后营奔杀而去。

与此同时,在后营却也蓦然响起了一阵马蹄踏地骤响,火光闪烁处,只见一员身强力壮,坐下一匹神驹,赤红妖艳,浑身似有烈火燃烧,手提一柄龙炎偃月刀,宛若鬼神一般地霍然出现。

“马纵横在此,贼人何不速速投降,尚且可饶尔等小命!!”马纵横喝声如雷,幸好程隆那八十余黑豺虎各个都是无畏死士,这下听了,不但不见畏惧,各个却都是面色大震。

“哈哈哈哈~~!!天无绝人之路,若能斩杀这马家小儿,我等弟兄不但能扬名天下,更能得到太师和大公子的赏识!!”

程隆眼露精光,犹如一头走投无路的恶兽,忽然看到了生存下去的希望,极是亢奋地一吼,立即拍起战马,便向马纵横处奔杀过去。

“不知死活的鼠辈!!”马纵横面色一寒,坐下赤乌猝地奔起,瞬间犹如一道赤红的火光朝着程隆迎了过去。电光火石之间,两马猝是交锋。程隆大吼一声,拧枪手中长枪暴刺猛攻,全然一副不要命的架势,欲要迅疾杀败马纵横。

原来程隆却也知马纵横的厉害,深知自己并非他的敌手,而如此面对强敌,想要取胜,唯有以拼死的斗志和精神,在气势上压住对方,待其一乱时,正是他得以取胜的好时机!

这番道理,是程隆在无数次生死磨砺之中领悟出来。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他从来没有遇过像马纵横这种等级的对手!

“哼!雕虫小技!”面对程隆无孔不入的攻势,马纵横选择应对的方法,却是简单而快捷。

说时迟那时快,却见马纵横连是闪避过程隆的攻势后,一对鬼神般的恶目陡地圆瞪,力劲一起,那条精壮的手臂霍地涨大,手中龙炎偃月刀盛势而起。所谓一力降十会,在程隆接住暴飞砍来的龙刃时,他瞬间明白其中道理之极致。

暴飞的龙刃,如蕴藏万钧之势,就在程隆长枪与之接触的瞬间,立刻发出一声暴响,随即程隆整条手臂发出一阵啪啪暴响,唰的一下,战袍崩裂,整条手臂满是血迹。

一条手就是这般废了!

紧接着,早已被吓得魂魄飞散的程隆,只看得寒光一道,正见龙刃盖头劈去,程隆最终连惨叫都来不及,就此被一刀从头壳开始劈开了两半!

哗啦,一大片血肉从马上往两边倒去。如此惊悚的画面,就连那些早已见惯了生死残酷的黑豺虎将士不禁陡然变色,心生畏惧。

人都有底限,所谓无畏者,那是因为他尚未曾见过超越底限的恐怖!

血色之中,马纵横的眼神如在发光,就连程隆那匹宝马都吓得趴伏下来。

他就是那能令人心中滋生恐惧的鬼神!

“嗷嗷嗷嗷哦~~!!!谁敢与我一战~~!!”又是一声如雷般的咆哮,这一回众人的胆子就似碎瓦一般,被这雷声震得瞬间粉碎。几乎在一瞬间,那些身为董家最为精锐死士的黑豺虎,竟纷纷拨转了马头,四处逃命而去。

“哼,鼠辈哪逃!?”可马纵横似乎早有所料,就在那些黑豺虎撤走的瞬间,赤乌已是跃起,飙飞犹如飞雀,倏地追在一员黑豺虎将士的身后,那人亦非泛泛之辈,生死关头,蓦地回后一转,施出一招回马枪,却被马纵横雷厉劈出的龙刃,连枪带马残暴地一击生生劈断一截!

‘嘭’的一声巨响,人仰马翻瞬间,马纵横已纵马冲入了人丛之内,手中龙刃赫然舞动,一时间更如听得龙鸣震荡的声音,那些黑豺虎将士眼见马纵横杀入,却无拼斗之心,各自散开逃去。须臾之间,马纵横杀破而出,连斩七、八个黑豺虎将士,与此同时马纵横所率的兵众所后扑上,过半黑豺虎将士皆被俘虏而去。另一边话说营中烈火愈盛,董璜麾下不少部署都被困在火海之中,难以逃出,却见程隆率兵望后营冲去,纷纷反应过来,急往后营方向逃去时,正撞见一身血色凶凛,犹如鬼神一般的马纵横飞马赶来,顿是吓得魂飞魄散!

“尔等这些乱臣贼子,今夜若不投降,便尽数葬身在这火海中吧!!”马纵横怒声一喝,忽地横刀立马挡在了敌众面前。而在他们的后方火势不断弥漫,吞吐出条条狰狞凶恶的火蛇。

因为陈式的弓弩部队,大多都是朝着前营和左右两边营地射去,此时除了后营一带,四处都可见火势冲天。

怕啦啦啦~~!!猝然一阵暴响,却是几个帐篷一起轰然倒塌,一员西凉将领终于忍受不住,怒声喝道:“大伙别怕,敌人只有一个,我等一起围上厮杀~~!!”

那西凉将领一声吼起,顿有数十个兵士强打精神一齐回应起来,便向马纵横扑杀过去。马纵横冷哼一声,随即赤目啼鸣,一是跃动,来到人前,龙刃飞一半旋,只见身破头飞,血色弥漫,立刻死去大半。

此时此刻,马纵横杀人真如砍瓜切菜,已超出了所谓勇猛的范围,更贴切的说,他主宰了这一刻的战场,所有生命在他眼前都弱如蝼蚁。

杀人,只在他一念之间。

说时迟那时快,却有几个人成功趁着空隙冲了过去。马纵横面无表情,并无理会,很快杀声涌起,后方数百个盾牌手汹涌杀到,一遇着那几个逃兵,纷纷怒声大喝,举刃便迎。那几个西凉兵吓得肝胆皆裂,哪敢抵抗,忙是大喝求饶,弃戈投降。

这厢里马纵横以绝对主宰的姿态,统治着整个战场,那厢里董璜却也知大势已去,在数百快骑的拥护下急望横乌口撤回。

不知觉中,待灰头土脸的董璜,狼狈地逃回横乌口时,已是三更时候,眺眼望去,正见山下火海滚滚,如浪涌潮翻,惨叫声惊天动地,响不绝耳。

“该死的马家小贼,我与你势不两立,势不两立啊~~~!!!”董璜猛地揭下头上盔甲,奋力砸在地上,满脸的狰狞凶戾,竭斯底里地吼了起来。

“大公子,为防贼子趁机来袭营寨,还是早回营地做好准备。”这时,一员将士急赶到董璜的身边,向他低声说道。

董璜一听,不禁一咬牙,道:“胜负乃兵家常事,早有一日,我定会亲手擒下那马家小儿!”

说罢,董璜打起精神,便领残兵望横乌口回去。就在此时,谷上蓦然火光一连闪动,一个个璀璨的小点,此时此刻又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射~~!!!”一声喝令,火箭顿是如骤雨一般盖头扑落。董璜吓得面色剧变,正以为必死无疑时,尚好有几员西凉将领,奋身来救,替他挡住了乱箭的袭击,有一个更是身中数箭,当场倒翻落马。

“大公子!营寨恐怕已被贼子夺也,山下却又是贼子腹地,如今之计,唯有硬闯谷道小径,尚有一丝生机!!”一员西凉将领疾声叫道。

董璜也知大难临头,只好拼死一搏,大喝一声,便引兵望谷道小径冲去。这时,高顺引陷阵营赶了过来,见得谷上乱箭如雨,顿是面色大变,又听那些中箭倒地的西凉将领急喝,说董璜朝谷道小径赶去了,不敢怠慢,连忙引兵去救。

“伯义!将军那董家小儿素来跋扈嚣张,不但轻视我等并州人,更屡屡故意刁难、陷害,如此小人,我等又何必奋身去救他?”这时,侯成策马赶上,叫住高顺,疾声叫道。侯成话音一落,不少将士都是应同,似乎对董璜都怀有怨气。

“我并非是要救那董璜,而是要保住温侯在太师心中的地位,若是董璜有所折损,我军却能得以生还,太师定会以为我等保护不周,甚至有意而为,到时怀疑到温侯头上,如何是好!!?”高顺听话,脸色一急,扯声叫道。侯成等将一听,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便随高顺追上营救。

却说董璜带着七、八十骑先朝谷道小径冲来,又因刚才遭到伏兵袭击,混乱之中,火把大多都掉在地上。这下董璜一队人马,仅有两把火把照明。眼看这蜿蜒狭窄的小径,在昏暗的夜色中,比起往日更显可怕,董璜却也来不及多想,纵马突入。

就在董璜冲入不久,上头忽然传起了一阵嗤笑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