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董璜之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董家小儿,前番我看你一改以往弱态,大胜我军一回,还以为你十分厉害,没想到只不过是个左右都要依仗别人指点的纨绔公子罢了!没了李儒在你身边,你狗屁都不是~~!!”笑声一起,顿在谷道小径中回荡起来。

董璜听了,怒不可遏,也不知那人在何处,忿忿地随便手指一方,扯声吼道:“狗贼,休要张狂,老子迟早把你主和你一起给剁成肉酱!!”

“哈哈哈哈~~!!好怕,好怕!!我这人最怕被人惦记,那么更是不能让你逃去了!!”那人再次回话,笑声变得更加放荡嚣张,气得董璜破口大骂。就在这时,蓦然间,上头传来阵阵轰隆隆的滚动声,顿令董璜闭上嘴巴,浑身发抖。

啪~!先是一声骤响,谷上似乎有些什么重物滚落下来。也不知是谁先大喊了一声逃,董璜吓得连忙拍马就逃,紧接着只听一声声轰隆隆的巨响猛地炸开,一时间这狭窄的谷道小径如化作了地狱深渊,一阵阵竭斯底里、充满恐惧的凄厉喊声,不断回荡,就连那些在谷上推落落石的兵士,也不禁为自己的残酷,而有些犹豫起来。

“别忘了,不久前你等有近二千同袍就是死在这些乱臣贼子手上,恐怕这时他们的冤魂正在看着呢!”这时,只见一处火光闪动,正照着一张冷酷中又带有几分快感的面庞,正是高览也。

原来就在董璜大举袭击马纵横的营寨同时,高览却又有一部善于爬山涉险的部队,伪装成董璜的部队,就在山下大乱,火势大作时,诈称董璜遇袭,骗过了谷上驻守营寨的统将,待其正整顿兵马急要出时,高览又领一部敢死队,借着夜色遮掩,暗通小径,袭击敌寨,成功击杀了敌军统将后,后方的部队也杀了上来,西凉兵被杀得大败,一些欲要前往通风报信的人,却被守在入口的高览部下一一杀死。

高览行事雷厉风行,待董璜逃回横乌口时,一切都已准备完毕。

话说,那些兵士听得高览的话音一落,不是满脸气忿,就是在打了寒战,旋即都不敢怠慢,急推落石。霎时间,谷道里回荡的惨叫声,顿便更烈,凄厉如同鬼哭狼嚎。与此同时,高顺引兵赶到时,见得谷上落石不止,又惊又怒,侯成等将皆畏而不敢轻入。哪知高顺大喝一声,率先冲入,陷阵营将士见得高顺冲入,皆毫不犹豫纷纷冲了进去。侯成等将反应过来,无奈之下,才引着部队随后跟上。

“入口处又有贼人冲入了,望那投去~~!!”这时,谷上一员将领大喊了起来,不一时,入口处又屡起如雷鸣般的炸响。昏暗之中,却见高顺还有那些陷阵营将士毫无畏惧,健步如飞。因为其部速度太快,往入口处赶去的投石的兵士来到时,高顺和他的陷阵营便已过去,再是投落,砸到的却都是侯成那些将士的部署。

轰隆隆~!饶是如此,幸运也并非一直眷顾着高顺,蓦然一块巨大的落石从天而降,高顺眼睛一瞪,怒声一吼,好似一头疾奔加速的猎豹,倏地冲了过去。

嘭~~!!巨石暴碎,溅射的石块也是威力骇人,不少陷阵营的将士被当场砸死,一些也被击得头破脑裂。

“别慌,别怕!!这个时候,越是慌乱,越是害怕,就死得更快,出口就在不远!!都给我打起精神~~!!!”高顺一声吼起,陷阵营将士便如忽然打了鸡血,竟又振作起来。

渐渐地到了夜里四更,待高顺残兵拼死冲出的时候,却见前方一片火光照明,竟早有上千人在等候,而在前头,被所有火光所照耀,显得尤为显眼的有两个人。

一个被五花大绑,再无往日趾高气扬,跋扈嚣张的气焰,此下就如一头丧家之犬,跪在地上的董璜。

还有一个,却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正举着一柄钢矛,顶着董璜的后背,脸上戏谑的笑容,极是灿烂。

在两边那些已被擒住的董璜部下,各个都惊悚害怕,屏住呼息地看着,不敢发出丁点声音,唯恐那大汉把董璜一矛给刺死。

“高伯义,看在同是姓高的份上,我也不刁难你了!如今摆在你你眼前有两条路。一,那就是任由这董家的小儿死在我的长矛之下,强硬突破过去。二,我家主公对你可是极为赏识,更说了你若愿投降,他日他必以上之位而待之!而且看在你对旧主忠心耿耿的份上,还会把这董家小儿给放了,以免害了你那为取功名,弑父投贼,背信弃义的旧主!”只看那正用长矛抵着董璜的大汉,不是高览,又是何人。

“他娘的,分明就是你主杀了丁公,你别血口喷人!!”这时,侯成一听顿是大怒,怒指高览骂道。

高览却是不怒反笑,悠悠道:“我主常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日。尔等若是不信,但可让这小儿死在我的长矛之下,说不定那董豺虎一怒之下,不但会把吕布那白眼狼给杀了,还会把当年他的罪状宣告天下呢!”

侯成闻言,面色瞬间又变,其实对于丁原之死,这些年来多有谣言。说实话就连侯成自己也曾对吕布生过疑心。

另一边,高顺却是眉头紧锁,看似面无表情,实则心头早是乱了。虽然高顺也并不知其中实情,但是对于当年丁原之死,其实他心中有数,不过董卓会不会揭开真相,倒不一定。不过若是董璜死去,他会因此怀疑、痛恨吕布,那却是一定的!

而且那些狡猾的敌人,还故意留下董璜的部下,让这些人作为见证。

“好狠毒的诡计!那高某人便只好和你来个玉石俱焚了!”忽地高顺在心头做下决定,竟是有意先假降在马纵横的麾下,然后趁机把他松懈之时,和他拼个玉石俱焚!

高顺忠义,这种人要想他屈服,往往只会得到两败俱伤的下场。

而就在高顺下定决心的瞬间,蓦地一道冷箭从后急射而出,速度之快,来得之突然,就连高览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

咻~~!!飞箭疾飙,眼看就要射中高览,在千钧一发之际,高览还是险险地避了开来,正是吓出一声冷汗,想要破口大骂时。两方兵士都吓了一跳,正是混乱,生死关头,董璜也不敢怠慢,拔腿就逃。这时,董璜的部下也纷纷发作,局势忽然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忽然又是一道箭破虚空的暴响。正提矛急扑的高顺,猛地瞪大双眼,扯声吼叫起来:“不~~!!!”

眼见那一根疾飞而去的冷箭,蓦地射中了董璜的后背,董璜惨叫一声,猝是扑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大公子~~!!呜呜嗷嗷嗷~~!!我和你们这些畜生拼了!!!”一个被擒的西凉将领,虽是被捆住,但还是凶猛依旧,乱冲乱撞,最终却被扑上的几个兵士,乱刀砍死。另一边,几个董璜的部将也骂了起来,疯狂地和高览部下拼起命来!

“你奶奶个熊!!好一个高伯义,你主如此,你也是如此,你俩主仆还真是够狠辣啊!!”高览早令麾下兵众除了他外,谁都不可碰这董璜,这下董璜却被人射杀,不是高顺那一伙人还能是谁!

“诸军听令,大公子已被贼人所杀,这下但先保住性命,速回安邑与牛大都督报说!!”高顺面色冰寒,大喝一声,提起长矛奔飞就冲。高览亦挺矛迎上,两人一是交锋,都是满腹怒火,自是毫不留情,奋力厮杀,只见两柄长矛交错飞纵,快得惊人。不知觉中,已是五更时候。天色渐渐发白,露出鱼肚皮的眼色。高顺和高览两人杀到数十回合,难分胜负。这时,侯成举刀掠战,后方又忽起冷箭袭击。高览心知高顺心中藏有箭发超群的高手,不敢大意,在诸将拥护之下且战且退。高顺却引一干部署拼死搏杀,连番猛攻急破,竟真是杀开了一个破口,逃脱而去。

“高将军,那贼将实在厉害,可诸部一夜厮杀都是疲惫,恐难追杀!”

“他娘的,那高顺部署一夜之间都是疲于奔命,你等还敢说追不上去!!都给老子玩命地去追,不然别怪老子无情!!”高览大怒,扯声骂道。一干将士听令,见高览绝不是在开玩笑,连忙咬牙强忍,怒声催促兵士追杀。

这时,江铭一脸慨然之色,不知从哪抢来了一匹马,骑马赶来,道:“高将军不必多虑,江某愿替你去取那高伯义的首级过来!”

“贼将不乏悍勇之辈,江将军你且小心!”高览见江铭有马,面色一震,答应地同时,也不由善意提醒道。江铭领命,遂是策马赶去。

而就在江铭离开不久,谷道小径内传来一阵蹄声。正好旭日升起,一缕阳光照在那为首的将领身上,顿显光亮耀人。

“吁~~!”马纵横把缰绳一勒,看到周围有过一番厮杀,而且还十分激烈的迹象,不由颦起眉头。

“主公!”高览忙领着一干将领,赶到马纵横马前,单膝跪下,拱手拜见。

“免礼,厮杀一夜,辛劳诸位了。那董家小儿和高伯义如何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