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奔赴虎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纵横一摆手,示意众人起身。哪知高览等人却是不敢。高览面色一变,脸上不由露出几分愧色,道:“末将无能,当时虽已把董家小儿擒住,哪知就在谈判的时候,不料高伯义的部下竟有善于箭艺的好手,趁机把董家小儿给射杀了,当时正乱,董家小儿的部下却都以为是我军下的手。而高伯义也趁乱率兵拼死杀破而去。坏了主公好事,末将甘愿受罚!”

高览此言一出,马纵横先是面色一变,随后想起在酸枣时,曾与高顺军中一员骁将以弓弩对射,这才反应过来,却已是悔之不及。

“这好手当初我在酸枣时,也是有过交手,却是忘了与你提醒。你与诸将已尽力而为,事已至此,也是无奈。我不怪你,都起来吧。”马纵横赏罚分明,从来不欲勉强部下,只要尽力而为,马纵横多数都不会责罚。高览听了,心中一阵感动,忙是起身谢过。

约是半个时辰后,江铭受伤归来,却是遭到了穷途末路的高顺军拼死反击,虽击杀不少敌兵,不过江铭也被高顺所伤,兵士折损不少。

马纵横听罢,只是叹息了一声,便令诸部到横乌口上的营寨歇息,夺下董璜军极多的辎重、军器,遂是犒劳诸部,军中上下无不喜之。

话又说回来,郭嘉的计策精简,并非详细地给了马纵横全盘计划。当然战场上瞬息万变,要在战事未曾发生之前,更远在千里之外的郭嘉,全都了如指掌,那是绝不可能的。不过马纵横却能经过郭嘉计策的指点,加以布局,最终取得胜利,真不由让人赞叹这对君主、谋臣,还真是天作之合!

却说就在马纵横依照郭嘉的计策,各做布局的同时。且看在洛阳通往虎牢关的官道上。

所谓人不风流枉少年。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男人三妻四妾那是很寻常的事,各地贵族豪强往往更是妻妾成群。

说实话年仅二十三岁的马纵横的女人也并不算多,不过他那三个娇妻却都是各具姿色,容貌姣好。而且与马纵横有了婚约的桥婉更是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且擅通琴艺,不知多少兖州的贵公子震破了头,却只是想见上她一面。

不过马纵横还有一个女人,恐怕就算这四个女人加起来,都比不上她那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绝世无双的美貌。

她曾是天下闻名的绝色公主—刘雪玉。而随着汉室没落,董卓拢权,绝色公主早就不复存在,如今的她只不过是一个被大司徒王允赏识,而赎回身子的卑贱歌女—貂蝉!

官道之上,一架马车正在奔驰飞去。马车上有两个马夫打扮的汉子,细眼一看,竟是王鹤和张坤!

“公主,你休怕,昔年马大人对我俩视若兄弟,我俩平日家中有困难时,都是受马大人照顾。虽然马大人一直不在乎那十几银两,但对于我俩来说,却是恩重如山!有我俩在,就算拼了命,也要送你过去虎牢关!”王鹤一脸坚定之色地叫道。在旁的张坤听了,也震色道:“王哥说得是,更何况我俩答应了王司徒一定要保护你的安危。你放心便是!!”

原来当年王鹤、张坤并无举家迁移,而是带着家小离开洛阳后,各自回乡,把家小都安定了,却又潜回了洛阳。听说当时王允在府中以招纳食客之名,暗中聚集义士,要与朝中以董卓为首的恶势力纠缠。于是两人便来到了王允府中,成为其府中食客,打算要与董卓对抗到底。

哪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王鹤正与张坤谈及马纵横的事情时,正好被楼阁上的貂蝉听到。貂蝉一直不敢把自己与马纵横的事情告诉王允,平日里王允也不让她轻出闺门,因此当时听到有关马纵横的消息,自是欣喜落泪,一时激动之下,急教贴身丫鬟教两人来见。后来貂蝉得知,王、张两人受过马纵横的恩惠,又见两人都是堂堂汉子,遂也不隐瞒,把自己的身份和马纵横的故事告诉了两人。王、张曾经也替马纵横打听过绝色公主的消息,当然也知道两人的故事,当时他们还被貂蝉的美色所惊艳,正暗叹间,听说她正是绝色公主,先是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却也觉得天下间也只有这般女子,才配得上绝色二字。

而就在貂蝉含泪修好一封书信,请王、张两人想办法前往兖州给马纵横报信时。王允忽然赶到,见得王、张两人大怒,王、张两人吓得连忙跪下。当时大怒的王允,从王鹤手上夺下书信,打开一看,顿是神色大变,才知貂蝉在宫中时便与人有了私情,自是怒火更胜,便要教人把王、张两人拖出乱棍打死。幸好貂蝉苦苦求情,才得告免。

而又因马纵横杀了丁原之事,当时整个洛阳城已是人人皆知。王允更是痛恨当年马纵横背信弃义,否则董卓岂能如此轻易入得了洛阳京城,因此要貂蝉断绝与马纵横往来。

至于王、张两人,王允恐走漏风声,却又答应貂蝉不杀这两人,便把他俩软禁起来,平日做一些家务杂事,不过到哪到会有人监视。再有王、张两人也是对貂蝉放心不下,便也没有逃出王府。

之后日子,貂蝉因得知马纵横逃过箕关劫难,在兖州站稳阵脚,无时无刻不想前往相见,日夜思念,身形愈加憔悴、消瘦,不到数月整个人瘦了二十多斤,更病倒在床,王允得知,心痛不已。那时二十一路诸侯讨伐董卓的消息已传遍京城。其中马家父子更占上两席。而王允后来冷静下来经过打探后,也发现箕关之变,多有疑点,又见马家父子一齐起兵,倒对马纵横的恨意消去不少。而且王允在朝中空有地位、名望,却苦于无兵无权,想这马家父子乃将门忠烈之后,也有意思与之联合,共同匡扶汉室。

于是,王允便开始告诉貂蝉有关马纵横的消息,更答应日后会寻机送她出洛阳,与马纵横相见。貂蝉听了,自是大喜,如残花沐浴春风,恢复生机,人瞬间变得精神起来,过了一段日子,病情便也好转起来。

王允见了,又是苦涩又是无奈,才知貂蝉已对那马家的小子爱得不可自拔。

可过了不久,董卓竟然挖空十八个皇陵,其欲挟持天子撤离洛阳的消息,更不胫而走。董卓更开始教麾下官吏,查起了朝廷大臣的户口,这一举动,更证实了董卓要撤离京城的猜想。

有一日,董卓麾下官吏来到王府,正要清点人口。府中大大小小包括食客,一一都必须前来登记,就连貂蝉也不能避免。当时貂蝉一出现,如神女下凡,顿是惊艳全场。那官吏见貂蝉美艳绝伦,一问才知王允的义女,诧异不已。当时王允在朝,并不知道,回来后一得知,就知坏事。果然当夜素来好色的董卓便把王允召去,问起了他的义女,有意一见,看看是不是当真有着传言那般的天姿国色。王允只好以貂蝉患病先是拒绝,董卓自是不喜,那一夜王允是如坐针毡,回去后急与貂蝉商量。

这时,所幸忽有北联盟兵逼虎牢关的消息传来。王允也不愿貂蝉一辈子的幸福断送在自己的手上,便想出一个办法,找来王、张两人,教他们带着貂蝉撤离洛阳,更修密书一封,教两人把貂蝉秘密送往虎牢后,再交予伐董联军中的诸侯。王、张两人听说董卓垂涎貂蝉美色,又听王允早有安排,自是义不容辞。

当夜,王允找到自己的好友,洛阳城里一个人面发达的商贾。那商贾听说只是把几个人送出城外再过几个关口便可,也乐得卖给王允人情,便是答应下来。

于是当了次日,王、张两人还有躲在马车里的貂蝉便跟着那商贾的商队出城。而那商贾素来知道变通,和城中的守将也是熟悉,若是换做平常时候,那守将也不会刁难,略是检查一下便可离去了。

哪知正因北联盟兵逼虎牢,董卓严令要彻查来往洛阳之人,无论是百姓、商队还是贵族豪门,都必须严查。那守将也只能严格执行,正好他来到貂蝉的马车,拨开帘子一看,一见貂蝉,顿如似被勾了魂。那商贾忙是赶来,说是自家新立的小妾。而貂蝉也是临危不乱,还微笑施礼。那守将一下子被迷得鬼迷心窍,也不敢唐突佳人。这时,那商贾也识趣的送上了一些银两,守将收了,又听部署说并无发现异处,便也让商队出城。

正巧当日董卓心急难耐,找来了朝中大夫,更和王允同乘一架,一同坐马车回去王府,便是借着替貂蝉看病之名,来看貂蝉。哪知貂蝉的贴身丫鬟忽然说貂蝉不见了,董卓大惊,立刻命随来部署找遍了整个王府,几乎挖地三尺,却都不见貂蝉半个身影。

董卓大怒不已,王允却也是忿怒不已,满脸委屈,推搪说是貂蝉与府中食客通奸,彻夜跑了。

董卓立命人到各城门处,宣告但见有姿色女子,一并相拦,一一全都带去王府,由董卓和王允亲阅。于是,一日之间,各处城门拦下女子共有数千之众,全都被带去王府,整个洛阳城人心惶惶,不知发生何事。董卓和王允从晌午看到夜晚,才是看了一半,后来董卓烦不胜烦,才听东门守将来报,说今日看到城中一商贾新娶小妾美艳非凡。董卓又听左右说,这商贾似乎与王允交情颇深,方才反应过来,立即令一百黑豺虎将士彻夜追回。

却说此时王、张两人,已架着马车,与商队分离,正往虎牢关处赶往。两人恐貂蝉多心,还不忘安抚。

“两位大哥恩情,貂蝉永生难忘。”

马车内,貂蝉一对如有水波流转的大眼微微眨动,抓了抓自己的手,低声说道。

声音虽是轻柔,但王、张两人还是听到了,不由相视一笑。

“哈哈,说起来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年,当初我就说马大人绝非池中之物,如今竟然真的成了二十一路诸侯之一。听闻不久前在酸枣大营中,他和他的部将张辽杀得那西凉虎兽华雄大败,数万大军全被杀得狼狈而逃!”张坤满脸敬佩,笑声说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